第225章 再造意外

作品:《炎黄人间

    从本心来说,徐盛也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要不是没办法,他又怎么真的甘心将这分部的一切删号废止,有机会他也不想放弃。

    可这个机会要承担巨大风险的是童砼,在会中兄弟的安危和一个机会之间,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不过,既然童砼自己也表明了坚决的态度,徐盛也就觉得可以拼一下。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徐盛问道,他是才从童砼口中听闻这些消息,心里还没有太多思路,不过,他相信身为当事人的童砼本身应该已经有些想法了,先问问他的意见。

    不过,他又飞快补充了一句:“不过,这件事情关系太大,还是要立刻报与会长知道,而只要有他在,即便有什么危险,我相信也能够化解。”

    童砼点头道:“我也正好有件事情需要会长亲自出马。”

    徐盛好奇问:“什么事?”

    “将金南岳的那只猎獒弄死,最好弄成意外事故。而且,最好就在今晚,其实这也是我今晚要回来住的一个原因。这样一来,哪怕那只狗白天对我一些异常,也不会有人将此事与我联系上。”童砼道。

    “请会长专门去弄死一只狗?”徐盛微微睁大了眼睛,虽然这狗是肇事者,平日里也能想象到是何等的嚣张跋扈,可他依然觉得童砼这个想法有点“大胆”。

    童砼却郑重的道:

    “这只狗比他们认为的还要聪明许多,要说现在金府里面有谁看破了我这个身份之后还有秘密,那就非这条狗莫属。而且,我能感觉出来,它是真的把我给盯死了。只要有它在,我以后无论做任何事都得缩手缩脚,甚至怕是连和你们碰面都会难如登天。

    再一个,它今日对我的异常金南岳用自己想到的理由解释过去了,可若它以后每次见面都对我这样,这就难免会让人想得更多一些,大大增加了暴露的可能。”

    ……

    西成区。

    炎黄之剑总部。

    柴超第一时间就将徐盛传过来的消息告诉给了莫渊,基本将前因后果都说得很清楚。

    听完柴超的讲述,莫渊点了点头,道:“好,我今晚就去金府走一趟,顺便探探情况。”

    ……

    中心城区。

    金府。

    深夜。

    一泓隐形的流水贴着一处偏僻的高墙进入府邸内部。

    只是稍微转了一圈,探明了消息,这泓流水就来到了一栋特别的小院中。

    房门轻轻打开,两个仆役分别提一个大大的木桶走了出来,木桶中还散发着新鲜的血腥气。

    关门之前,其中一个还笑着对立面招呼着:“宝爷,您慢慢用,有事吩咐一声就行。”

    “呜~”

    屋中传出来一声猛兽低沉的声音,而后,传来猛兽进食的声响。

    将房门关上,两个仆役相视一眼,无奈了撇了撇嘴,但都不敢发出一点异样的声音,他们知道,那个畜生机灵得很,那些对它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仆役,最终都落得同一个下场,被它亲口咬死!

    所以,哪怕心里有再多的念头,都得死死压在心底。安安静静的回到旁边不远的仆役房间中静静的候着,根本不敢睡死了,等着它随时随刻都可能到来的各种需求。

    若非如此,将它当弟弟一般对待的南岳公子又怎么舍得将它另外安排住处,实在是若是住在一起,他就是想睡个清静的觉都不可能。

    这泓隐形流水贴着门缝钻了进去。

    屋中,明亮的壁灯将整个屋子照得通透。

    厅中,铺着软厚的地毯,一只小牛犊般大小的猎獒蹲在一个木盆边,吃着里面那些精挑细选、全是得自猛兽身上精华部分的血食。

    将血食吃完,猎獒站起,绕着木盆走了两圈,仿佛是在消食,大嘴不时一张一闭,就仿佛是在打哈欠。

    而后,它突然变得精神兴奋起来,突然加快速度,向旁边另一间屋子小跑过去。

    这个房间暗了许多。

    可依然能够看见,一个角落蜷缩着一只浑身毛发雪白蓬松的大狗。

    感觉到猎獒的接近,它蓦地机警的站起,想要逃开,可脖子上的链条将它固定在一个小范围之内,根本无法自由活动。

    而且,它虽然也是一条大狗,比之寻常动物也要威猛许多,可在这只猎獒面前确实纯粹的“弱者”,很快,这光线昏暗的房间中的气氛就变得银糜起来。

    化作流水潜进来的莫渊看到这么污眼睛的一幕,心中也是无语到了极点,看来这“小宝”还真的是骄横跋扈的恶少习气啊。

    不过,这也是个机会。

    他瞬间就想到了一个主意。

    没过多久,就当“小宝”一个哆嗦然后想要抽身退出来的时候,它突然发现自己退不出来了。

    而且,它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精华在不受控制的沿着插入蓬松雪白大狗体内的器官外溢。

    “呜~汪……汪汪……汪……”

    它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很快,房门就被撞开,那两个仆役飞快冲了进来,当他们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小宝”的叫声已经变得十足的凄厉。

    两个仆役面面相觑,怎么办,怎么办,没经验啊,只听说有的人有这毛病,没听说过狗也有这毛病啊!

    “小宝,小宝,你怎么啦?”

    就在他们苦无对策的时候,就住在隔壁一栋院落的金南岳已经听到了小宝的吼叫,而且那么凄厉可怜无助,他直接跳墙过来了。

    当他真正进屋看到里面情景的时候,也是懵逼了,问两个仆役道:“小宝这是怎么啦?”

    两仆役一脸的茫然,其中一个用拿捏不准的语气道:“我听说有种病叫马上风,宝爷这情况是不是这个?”

    “那现在该怎么弄?”看着一下惨过一下,明显可见的虚弱下来的“小宝”,金南岳一脸的无助。

    两人摇头。

    “废物!”他骂着,便直接上前抱住小宝往后拖,要把它的狗玩意儿给强行拖出来,结果,小宝的叫声越发凄厉了。

    两人赶紧阻止,其中一人道:“宝爷它们这一族那玩意儿上有骨头,这个时候被卡住了,不能强行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