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恶霸薛奎

作品:《蜀汉刘禅传

    这父亲说的很是客气,但是为首那人听完他说的顿时把眼一睁道:“放屁!一个个的要都跟你一样不懂规矩,薛爷以后还怎么在这江夏城混啊!”

    “就是,钱留下人快滚!”身后的人也跟着出声道。

    这父亲听了脸色顿时变的非常难看,他怒视着眼前的几人。为首的这人一脸狞笑看着这父女二人,对他的怒视毫不在意。这个时候躲在父亲身后的女孩扯着父亲的衣服委屈道:“父亲,我饿了!”

    年轻的父亲脸色再变,他对着对面的几人道:“谁人都有落难的时候,我今日也不多拿,这地上的钱我只取十文买些干粮充饥,其余的都给你们了!”

    “嘿嘿!薛爷这里可不是开善堂的,你们坏了规矩,一文钱也别想拿下!那个小妞你要是养不起可以给我们啊,养上个几年买到窑子里也不错啊!”为首之人说完,其他的人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位父亲一听此话,顿时忍不住了。他轻轻的挣脱开女孩的手,然后上前一拳奔着为为首这人的面门就打了过去。这人没想到这父亲真敢动手,他躲闪不及结果被这一拳打得满脸是血,身子一歪就往身后倒去。

    亏了身后几人一起把他给扶住了,要不然这一拳就将他打倒了。“愣着干什么,给我上!”被打了一拳此人大怒,指挥手下上去围攻那父亲。

    不过这位父亲看似年轻,却有真功夫在,三拳两脚边将围上来的四人打倒在地。可正在这时,那为首的人直接掏出一把匕首奔着他刺了过去。

    这人猛地身子一矮,一下子冲到了那人的手臂之下,躲开了匕首,随后他一拳就打在了那人持刀的腋下。拿着匕首的这人,腋下被击中之后,半边身子发麻,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

    摔是摔了,但是他摔倒了小女孩的身前。小女孩尖叫一声就要往一边躲开。正在这个时候,这人猛地起身,伸左手一把将那个小女孩抓在了手里,然后匕首一下子就放在了小女孩的脖子之上。

    “给我td住手!”人质在手,这人更加凶恶了起来。那年轻的父亲此刻脸色大变,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被那人给拿住了。他转身就要上去解救,结果这人匕首在小女孩脖子上一按,一道血痕顿时显现了出来。

    “你在上前一步我就杀了这小妞!”

    “你可别动手,我不上前就是!”年轻的父亲估计自己女儿的安危顿时不敢再往前走了。这个时候手按匕首的这人咧嘴发出一阵狞笑,他对着那四人喝道:“你们给我废了他,他要敢还手我就杀了这小妞!”四人听了命令就要上前。这个时候刘禅实在看不下了,他扭头对张三和李四道:“父亲治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无赖!你们去给我把他们拿下!我倒是很想看看那位薛爷是什么人物!”

    张三和李四对视一眼,二人同时出手,张三一把抓住了手持匕首的这位,拿着匕首的手臂然后一用力将他的手臂折了过来。“啊!”这人一身惨叫身子一软抱着胳膊就堆在地上了。

    小女孩被张三包过来放在了刘禅身边。刘禅看他可怜从怀里掏出一粒糖递给她道:“看你饿了,给你吃吧!”一旁的关索和张苞一脸的羡慕,关索道:“大哥的糖最好吃了!是糜大先生从很远的地方找回来的!”

    张苞也跟着说道:“大哥我也想吃糖!”

    刘禅看着二人白眼之翻道:“你们两个吃的已经很多了,再吃就要坏牙了!”刘禅这边话还没说完,李四已经动手把那四个打倒在地上了。然后他跟张三两人找来一根绳子把五个人绑成一串让他们蹲在一旁的墙角去了。

    这个时候年轻的父亲过来道谢,刘禅问了他的名字。原来他叫做赵毅,而他的女儿叫做赵灵。他们是来荆州投亲的,可是因为之前的战乱,原本住在江夏的亲戚不知所踪了。这不盘缠用光了之后,赵毅这才拉着女儿上街卖艺。

    刘禅听了他的话,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到旁边有一家小酒馆,于是带着他们走了进去。刘禅现在手里攒了不少钱了,关索和张苞根本就不跟他客气直接叫过小二就开始点菜了。赵毅父女有些拘谨,不过随着酒菜上桌,赵灵先忍不住了。

    赵毅比自己的女儿好太多了,他一边跟刘禅道谢,一边询问刘禅的姓名,待以后自己有钱了再来报恩。刘禅笑道:“赵先生怕是也没地方去了吧?你要是一人也就罢了,还带着赵灵多有不便。不如我给你推荐一份职位你看如何啊?”

    “啊!小恩公这一饭之恩我还没报答,哪能让你再为我们的事费心呢?”赵毅连忙开口道。

    “赵先生你不必推辞,我父亲……”刘禅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小酒馆外一个声音响起。

    “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啊!竟敢打我的人,不想活了嘛?”

    刘禅听了这话一愣,随即嘴角一弯道:“看来是那个姓薛的到了,张三李四你们去把他给我抓进来!”

    张三李四应了一声刚要出去,结果从外面呼啦啦冲进来十来个人,为首的一人长得五短身材,那身体胖的就跟肉球相仿,一双肉包眼不时地放着寒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大哥,就是他们把王方他们几个绑起来的!”矮胖子身后一个小弟上前说道。这矮胖子不是别人,正是薛奎。此人原本是屠户出身,后来有个本家侄子参军之后因为之前作战勇猛提了城门守卫,手下有十几个军卒。

    这薛奎便仗着自己侄子的乃是军中之人,于是招募了一帮地痞混混干起了收保护费的活。他也不是什么地方都敢去,只敢在离西城门不远的这一块地方活动罢了。因为他那侄子就在西城门,真出了事情也能帮衬一二。

    他的手下平日里横行霸道惯了,没想到今日被张三李四收拾了。这不薛奎亲自来兴师问罪了,张三李四不管那个,别说你侄子了,就是你自己是城门卫又如何?难道还能大过主公不成。

    所以薛奎刚要开口试探他们几句,张三李四根本就没废话直接动手拿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