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雷霆?还是试探?(第二更)

作品:《大明劫:我助娘子当皇帝

    朱厌也知道俞大猷和魏贤忠的仇怨,“魏公公那里朱某来安排,只是俞总督不要上火就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俞大猷当初知晓魏贤忠要来浙江织造局时,可是调集了数千精锐要给魏贤忠好好上一课,结果魏贤忠并不接招,趁夜钻进织造局官邸。
    而后只要是俞大猷出现的地方,魏贤忠总躲着走,避免冲突。
    魏贤忠得势时,权倾朝野,俞大猷的三位远房亲族被魏贤忠构陷,悲愤而死。
    俞大猷当时只是随军校尉,人微言轻,敢怒不敢言,但而今他手握重兵,要弄死魏贤忠和碾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但这都是俞大猷一厢情愿的看法,在朱厌看来俞大猷若贸然与魏贤忠冲突,他是一点好果子都讨不到。
    魏贤忠老谋深算,实力更深不可测,俞大猷带着五千多大头兵就能杀了魏贤忠?这不是开玩笑吗?所以避免冲突是对俞大猷的保护。
    “只要魏千岁不来,俞总督不会冲上去寻他晦气。”刘骜说道。
    朱厌轻笑,“俞总督此来怕不是为了寻魏公公晦气,而是来找朱某麻烦的。”
    找朱大人麻烦?怎么会?刘骜愣了一下。
    “朱大人莫要玩笑,俞总督虽说粗枝大叶,但还不至于冲您无故发火。”刘骜讪笑道。
    朱厌不置可否,俞大猷此行到台州分明是冲着他来的,毕竟山阳与富春乱民之事赵中丞可是红口白牙地答应自己。
    而今罗教几乎全军覆灭,赵中丞不会再阻拦释放山阳与富春的乱民,但俞大猷可不曾答应过。
    因而俞大猷兴师动众,绝对是冲着山阳富春乱民而来。
    …………
    翌日,晨光熹微。
    朱厌已然穿戴整齐坐在府衙大堂等候俞大猷。
    刘骜看了看屋外日头,冲朱厌拱了拱手,“朱大人安坐,俞总督估计快到了,下官去门前迎一迎。”
    “应有之义。”朱厌抬手道。
    俞大猷乃正二品,在官阶上压巡抚一头,刘骜虽是文官,前去迎接也合情理。
    罗教余孽跟着海族跑了,蝴蝶之翅震颤,俞大猷的命运已被悄然改变,俞大猷而今最好的归宿便是北上戍边,否则以他的战功留在浙江道只会屈才。
    “老子就说他魏阉不敢来,否则老子要了他的狗命!”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朱厌抬头望去,只见一魁梧大汉,面庞方正黝黑,身披铠甲,腰挎长刀,脚登步战长靴,龙行虎步迈入大堂。
    朱厌起身拱手,“下官工部左给事中朱厌,见过总督大人。”
    俞大猷无视朱厌,环视大堂四周,“那阉人呢?躲着不见老子?”
    “魏阉!魏狗,给老子滚出来!”俞大猷放声咆哮。
    怒吼声震耳欲聋,朱厌听着聒噪。
    “总督大人,魏公公天不亮便出门去了。”朱厌抬手道。
    俞大猷闻言面色铁青,如发狂的狮子一般,“魏阉跑了?竟然给他跑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俞大猷赶了一夜,就想着趁魏贤忠滞留台州城之际,一报当年亲族被杀之仇。
    可魏阉现在竟然跑了,如何能让俞大猷不怒?
    “尔区区工部小吏,怎么会和魏阉如此亲近?你定是阉党!”俞大猷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要扯朱厌衣领。
    一旁的刘骜见此情形,心惊肉跳,他虽没见过朱厌全力出手,但也知道朱厌绝非好惹的。
    能让魏贤忠服服帖帖地跟在身边,朱厌能是一般人?
    朱厌侧身躲过,“朱某刚带人剿灭了罗教余孽,俞总督如此对待朱某,有些不妥吧?”
    俞大猷睁大眼睛看着朱厌,心中惊讶道,自己已是铜皮境大成的高手,刚才愤然出手竟拿不住这工部小吏?
    刘骜急忙帮腔,生怕两人打起来,“总督大人息怒,朱大人散尽家财助我浙江渡过难关,更是亲身犯险肃清罗教妖邪。”
    “他是浙江,是我台州,是下官的大恩人,没有朱大人前来,这台州城怕是早已亡于罗教妖邪之手。”
    刘骜苦口婆心,俞大猷也不是全然被仇恨冲昏了头,能出任一道总督的,岂会是莽夫。
    俞大猷闻言怒气渐消,“诛灭罗教,本总督记你首功,但本总督还要告诉你,莫要沾染阉党之事,否则万劫不复,没人能救你。”
    朱厌抬手道,“多谢俞总督提点,下官晓得。”
    俞大猷见朱厌冥顽不灵,冷哼一声,拉开一把太师椅,一屁股坐了上去。
    刘骜见俞大猷消了气,当即大喊道,“来人,还不看茶!”
    大堂门外的府衙仆从刚见俞大猷雷霆震怒,哪个不要命的敢上来添茶倒水。
    俞大猷可是尸山血海中趟过来的,周身杀气萦绕。
    寻常百姓避之不及,荒野恶鬼见之胆颤。
    一名小厮颤颤巍巍地托着茶水盘进入大堂,颤抖着双手为俞大猷添了杯茶,又转身给朱厌倒了半杯。
    俞大猷如牛饮一口闷干茶水,吐出一口浊气道,“罗教妖邪势大,你是如何攻破他们营地的?”
    他带着五千多人,四处追赶罗教,历时三个月之久也未让罗教伤筋动骨。
    眼前工部小吏抵达浙江不过旬日,竟将罗教赶尽杀绝?如此离奇之事俞大猷自然不信。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总督大人有总督大人的法子,朱某有朱某的方法。”朱厌并未正面回答。
    几日前朱厌告诉刘骜,罗教已除,刘骜还不相信,派人一番寻觅竟发现罗教妖邪真没了。
    俞大猷面色不善,眼前这小子真如传闻中般硬气?
    入城前,他身旁的随军书吏已将打探到关于朱厌的消息呈送给他。
    是以俞大猷知道朱厌舌战翰林,脚踩锦衣卫之事。
    不过比起这些他更好奇朱厌到底是谁的人?
    所以刚进门他佯装暴怒,想着吓唬吓唬朱厌,没承想纸老虎被朱厌给戳破了。
    阉党?清流?抑或是柳党之人?
    能放弃长安的安乐窝,跑到浙江泥潭打滚,朱退之绝非凡人,但他背后到底是谁在支持呢?
    其实不单单是俞大猷想不明白,整个浙江官场大大小小的官员也弄不清楚。
    毕竟没人会相信,朱厌只是遵从本心,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ufan.la 不凡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ufan.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