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恩情

作品:《国舅爷,你家偷心贼又升官了

    皇帝不禁一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萧家二郎才贯中西,又愿意为朕所用,朕不还是让他蜗居乡野,一身抱负不得志了?你这点小聪明,当真能比萧二郎更胜一筹?”
    姜宝玉虽没见过萧二郎,但自觉应是比不了的。
    于是她又思索着说道:“那是因为臣无足轻重,入不了大家的眼,是以大家不愿与臣这样的小女子一般见识?”
    皇帝挑眉,觉得这小丫头倒是能屈能伸,方才还自命清高,将自己比作经世之才,眨眼之间,又把自己贬若尘埃了。
    “哼,倒也不必妄自菲薄。”
    又一次被皇帝否认,姜宝玉眉头紧蹙,皱起眉头来,不大愿意承认地问道:“那难道皇帝是看在水寒舟的面子上,才对臣格外开恩?”
    姜宝玉能想到这一层,就不枉皇帝花费心力与她绕了这么大的圈子。
    水寒舟那个傻小子就是太年轻了,还不知道该怎么追求女孩子。
    纵使对人家再好,你不叫她知道你到底做了啥也是白搭。
    可那小子偏偏倔强又倨傲,总不肯主动开口,也只好他这个做姐夫的多费些心思了。
    “有他的原因在,但也并非全部。”
    皇帝说着,便拿起粥碗来又吃了两口。
    还叫姜宝玉赶紧趁热吃,全鸡汤要是凉了,会有腥气,不好喝。
    姜宝玉满脑子都是问号,哪肯老实吃鸡,睁着一双大眼看向皇帝继续问道:“那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呢?”
    姜宝玉说着,忽然想起宫里一直在传的谣言来,也不知道是哪根弦不对劲,忽的战术性后仰,警惕地看向皇帝问道:“大家总不会是——对臣有想法吧?”
    “放屁!”
    皇帝气的将粥碗往案几上一放,声音大到天一赶忙从外头进来,就瞧见皇帝指着姜宝玉的脑门骂道:“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自己,瘦的跟个半月没吃奶的小猫崽儿似的,你是比朕的皇后端庄美艳,还是比朕的贵妃自持稳重,体态丰腴?就算是淑妃的一根脚趾头,也比你这根黄花菜强上百倍。
    就凭你这等鸟都不识的姿色,也敢肖想朕?”
    姜宝玉直接被皇帝骂傻了,心道不是就不是呗,干嘛人身攻击呢?
    她太生气了,又不能骂回去,是以为了表达自己的反抗,跪都不给皇帝跪了,直接转过身去扯下一根鸡大腿,闷头啃了起来。
    没一会儿就双颊鼓鼓,闭口嚼不下,便只能张口咀嚼,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
    看的天一一阵皱眉,忙要上前制止姜宝玉如此不雅之举,皇帝却忽然消了气,冲着天一摆摆手,示意他先出去。
    他自己则端了粥坐到了姜宝玉的对面,姜宝玉啃一口鸡,他便吃一勺粥,就这样不知不觉吃完了一整碗。
    等他再要换一碗吃的时候,姜宝玉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皇帝问道:“大家,我在云门寺时遇到过崔大将军,他说我爹曾救过您和他二人的命,此事可当真?”
    小姑娘总算是问到了点子上,皇帝脸上露出满意神色,点头道:“你别看你爹平日老不正经,不像个爹样,但他的嘴可是严得很,这种事情,他大抵不会与你们详说。”
    “真有此事?”
    姜宝玉也是一惊。
    永福伯可是最爱炫耀之人,家里几任女官升官,他哪一次不是敲锣打鼓,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
    可救过皇帝这等大事,竟全然没听他说过,姜宝玉实在是不敢相信。
    “嗯。”
    皇帝点头,“你爹对崔友雄不过一份恩情,但对朕的恩情,只怕是数也数不尽了。”
    瞧见小姑娘一脸不解,皇帝便也坐得放松一些,独臂在身后撑着,追忆往西道:“当年朕还是落魄皇子时,一次被同村恶霸扔进干枯水渠,是你爹随姜家商队经过时将朕拉出,带回客栈,以烧鹅供朕充饥。
    可朕那时警醒,生怕那队商贾心怀鬼胎,将朕卖做奴仆,是以吃过烧鹅后便趁他不备不辞而别了。
    算起来,那是你爹第一次救朕。”
    姜宝玉在旁听得津津有味,心道这是不能宣扬,毕竟那会儿永福伯还不知道自己救的是皇子,更不知道这个皇子,以后会成为九五之尊呢。
    而且这么久远的事,说不定早就忘了。
    “那会大家的脾胃定是还没有伤到呢。”
    皇帝轻笑,继续说道:“那年朕与崔大将军一道前往冀州攻打福王。不幸被困太行山峡谷,暂避山洞里等待救援。饥寒交迫、饥火烧肠之时,是你爹带着商队从那里经过,将朕与崔大将军救下的。”
    姜宝玉想到崔友雄跟她说,当时是皇帝割下腿上的肉哄他吃下,他才得以保命。
    她还以为皇帝自然能如此做,而不是反过来,想来他自己也该留有余地,只是当年崔友雄的情况更凶险,才会出此下策。
    可她没有想到,皇帝的情况原来也是一样凶险。
    想来他的脾胃就是那个时候伤的吧。
    想到这些,姜宝玉竟对皇帝生出一丝敬意来。
    不得不说,渣皇做兄弟还是没的说的。
    他不光对崔友雄讲义气,他也很疼水寒舟。
    可这毕竟是皇帝痛处,她不好多提,只嘻嘻笑道:“如此看来,那家父还真是与大家有缘,竟然回回都能在大家危难之际出现。”
    瞧见皇帝笑着点点头,姜宝玉便想卖个乖,于是又问道:“家父先前不知大家身份,是以并未有所行动,那会儿知道你二人身份,一定是狮子大开口了吧?”
    皇帝却与她摇摇头,若有所思地问道:“当时我二人为躲避追兵,换了便衣,你爹只当我们是受了伤的猎户,一路护送我们出了峡谷,被等在峡谷外的郑国公截住,才知我二人身份。”
    “噗——”
    姜宝玉忍俊不禁,“那他当时一定吓得尿了裤子!”
    皇帝皱眉,觉得姜宝玉一个女儿家,说出如此不雅之言,竟然面不改色,实在是宫里这五年都白教了。
    虽然她说的也没什么错。
    皇帝于是也不训斥姜宝玉,又继续说道:“朕被你爹搭救送出峡谷的路上,便心生一计,扣下你爹财货,让他带着一小半货物进城为我等探路,运送粮草出来,这才获得冀州大捷,一举拿下福王。”
    姜宝玉:“???”
    人前脚救你命,你后脚就扣人东西让人去为你卖命,白眼狼吗这不是?
    难怪永福伯这么多年都不愿提及当年恩情呀……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ufan.la 不凡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ufan.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