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以后有什么打算

作品:《娘子可能不是人

    冬暖这样子,一看就是在调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是却也是幸福的,善意的调侃。
    寒江楼被说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却也还是拱拱手给冬暖还礼:“多谢秀才娘子夸奖了。”
    听他这样说,冬暖就忍不住在一边笑。
    冬吴氏则是在一边抹着眼泪,怕自己这样太丢人了,又转过身去了后院,跟着冬三春他们一起放炮竹。
    今天全家除了冬曜都在。
    没办法,读书要从娃娃抓起。
    不然的话,学太晚,跟不上,就会特别吃力。
    像是寒江楼这样,他是把上辈子上战场的那股子拼劲儿都拿出来了,才拼出来如今这样的结果。
    这是因为有上辈子读过书当基础,不然的话,估计短时间内,想中个秀才,怕是做不到。
    冬曜从前条件跟不上,开蒙原本就比别人晚,如今可不得努力。
    所以,请假?
    那必然不可能。
    不需要冬暖说,冬三春直接就驳回了。
    一家人好一通庆祝,又派人去曹府报了信。
    正好,曹府也派人过来报了喜。
    冬暖心情好,如果不是寒江楼还需要静心学习,准备八月的乡试,冬暖甚至准备开个流水席,直接吃上三天三夜。
    不在府里办,而是在庄子上办。
    进入六月,果园里已经陆续有果子开始成熟了,正好可以吃吃喝喝。
    有些去年摘果子上瘾的贵人们,今年还要来呢。
    当然,他们说是自己亲手摘,其实就是站在树底下,看着长工,或是自家小厮摘。
    自己动手?
    贵公子们都不敢,生怕自己摔了,跌了的。
    贵女们注意着形象,更不好意思上树了。
    但是,乐趣总归是不同的。
    进园子摘,跟买现成的吃,那价位总归是不同的。
    这放在现代,都是有收费标准。
    不过这些贵人显然不差钱,他们愿意贡献,冬暖还挺喜欢的。
    谁又会介意钱多呢?
    虽然不能摆流水席,但是一家人可以好好吃几顿嘛。
    中午吃了一顿好的,各种肉类安排上。
    厨娘们各种发挥,让午餐变得特别丰盛。
    晚餐的时候,冬曜回来了,一听说姐夫考中了,他打心底高兴。
    冬三春这个时候,也没打击他说,你姐夫都考上了,你不得更加努力之类的。
    好日子,别说这样的话,冬暖也跟他说过了,教育孩子要适度,别让孩子产生了厌学的情绪,那样不好!
    不过冬曜如今已经养成了自律的习惯,所以回来之后,先是说了一通吉祥话,然后才把自己攒着的一些问题,拿过来问寒江楼。
    有些在学堂的时候,问过夫子了。
    有些延伸的内容,夫子的意思是,自己先琢磨着,之后讲到了再说。
    但是冬曜这个人,有点奇怪,他看到的东西,如果因为好奇,疑惑得不到解答,就会难受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反正,就是强迫症,别扭。
    所以,夫子不答,他就回来问姐夫。
    寒江楼很耐心的给他解答了一番。
    说完之后,冬曜就忍不住小声嘀咕着:“姐夫,你说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明明咱们是一起进的学堂啊?”
    所以,如今姐夫已经是秀才了,自己的学习进度,比对方慢了可不止一点半点。
    对此,寒江楼倒是没有炫耀之类的意思,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基础打的牢靠一点也好,这样下场的时候,自己信心也更足。”
    听寒江楼这样说,冬曜心情又变好了,整个人十分欢喜,然后跟着冬三春,又去放了一通炮竹。
    今日京城喜事儿多,放炮的不少,京城的巡防都不管,别人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了。
    皇帝那边自然也是早早就听说了消息,暂时也没派人过去报喜,省得打扰了人家一家人庆祝。
    他想着,明日吧,明日送些赏赐过去。
    也算是对寒江楼的一种鼓励。
    他如今甚至已经在心里想着了,若是寒江楼乡试的时候能高中,那转过年的春闱,他也不会错过。
    只要会试考过了,那皇帝就可以稍稍暗箱操作一下,也不需要特别过分,就提个贡士,他一个皇帝,这样的权利还是有的。
    只不过之后呢?
    皇帝觉得这个是问题,得问问寒江楼,他之后的打算?
    是想就这样在京城吃吃喝喝呢?
    还是想去地方历练一番呢?
    若是在京城吃吃喝喝,就安排进翰林院,找个事少的位置,对方的本就是郡马,一般人也不好得罪他。
    若是想去地方的话,他就得提前看看,有哪些地方是合适他去的。
    不能太偏,太穷了。
    但是太富的话,去到那边,也刷不出什么政绩来。
    皇帝有些愁,然后他去了皇后那里。
    帝后没事儿,又坐在一起说起这件事情来。
    皇后原本并不想在这种事情上面多说的,但是皇帝硬要问,她也不能闷着不说话,所以浅浅的尝试着说一点。
    就是那种模棱两可,含糊不清的。
    反正,让她真正表态是不可能的。
    皇后为人一向谨慎,可不想让人抓到了错处。
    皇帝也不是真的指望着皇后说出什么,他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说白了,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些决定或是想法了,但是他自己犹豫不定,犹豫一阵子就好了。
    别人这个时候,提的建议,他也不一定能听进去。
    皇后也是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夫君了,所以也不怕自己这个时候,说辞不清,对方会不高兴。
    所以,能糊弄就糊弄吧。
    实在糊弄不过去,就提孩子,把话题岔过去。
    另一边的冬暖,自然是不知道,寒江楼乡试还没参加呢,皇帝已经把会试之后的事情,都想完了。
    一家人庆祝到很晚,冬曜也难得放纵一次,晚上没去读书,跟着吃吃喝喝的,还放了不少的炮竹。
    等到夜深人静,大家都各回各屋,洗洗睡的时候。
    冬暖躺在寒江楼身边,轻声问他:“夫君,你对以后有什么计划吗?若是乡试跟会试也中了的话,你要去地方当县令吗?”
    小姑娘一声夫君,差点把寒江楼的魂勾走七分。
    剩下的三分,原本就挂在冬暖身上呢。
    他稳了半天,还是没稳住,猛的转过身,吻住了冬暖。
    ------题外话------
    可爱二更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ufan.la 不凡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ufan.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