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八章 同归于尽

作品:《乾龙战天

    右边的身影沉默片刻,又叹了一口气,应道“罢了。也是天意你猜的对。正是。”

    沈云听得出来,这位前辈很不喜自己。

    理由嘛,也很充分前辈头戴道冠,言语之间,不掩对真魔的浓浓厌恶,显然是个高阶道修。而他被这位前辈当成了魔修。被封印在此十几万年,前辈生生的耗到只剩下一丝残魂,再也做不到除魔卫道,无法杀了他。但这并不妨碍前辈厌恶他这个“魔修”。

    然而,封印不除去,前辈的这丝残魂怕是也坚持不了多久。而前辈看样子是心中有执念未消,而冰雪秘境已被他炼化,除了他,前辈不可能再等到第二个人进来。所以,前辈不得不捏着鼻子,与他周旋。

    是什么执念,让这位前辈不得不放下偏见呢沈云不由看向旁边的真魔身影。

    果然,他的这一心思也没有瞒过前辈。

    后者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说道“小东西,你别乱猜了。如果不是为了鸿蒙界的道传,本君懒得废话。”

    沈云收回目光,又敛了心思,垂眸应道“小子洗耳恭听。”

    右边的身影又是轻叹一声,缓缓道来。

    原来,他是一名飞升境大圆满的道君。离飞升仅有一步之遥。

    但就在这个时候,鸿蒙界突然冒出一股很厉害的势力。他们制造出种种事端,挑拔道修与魔族为敌。最初时,魔族与道修都中了计。鸿蒙界因此而掀起了腥风血雨。

    后来,两拔人马都意识到情况不对头。种种迹象表明,每一场冲突的背后都藏有第三股势力。

    而且此时此刻,双方都损兵折将,元气大伤。

    于是,他们头一次面对面的坐下来对质。

    都是聪明人,很容易的,他们知道了,果然有第三股势力在背后挑拔。后者的意图也充分暴露了出来,那就是,挑得魔、道互斗,最后,再坐收渔翁之利。

    在对质的过程中,双方都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事实第三股势力已经很强大了。他们任何一方都无法独自灭掉它。

    不得已,双方头一次联起手来,结成魔道同盟,共同对付第三股势力。

    敌在暗,我在明。且敌方的实力远超过他们的预计。魔道同盟在刚开始的时候,仍然处于劣势。

    但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生存之战。容不得半点迟疑与退缩。

    是以,魔道同盟咬牙坚持着。

    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与牺牲,一点一点的扭转劣势,渐渐占据上风,让第三股势力在鸿蒙界无处遁形。

    又用了百来年的时间,终于将第三股势力削得只剩下祸首,封印起来。

    可是,祸首实在是太厉害了。不到两年,合魔道同盟全部之力的封印,就有被强行破开之迹象。

    而前后经过一百五十三年的血战,魔道同盟也实力远不如从前。换而言之,一旦祸首破印而出,魔道同盟也没有把握一定能将之再次封印。

    所以,必须加持封印,将之死死封印住,不能再放虎归山。

    怎么加持呢

    魔道双方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法门,即,双方各选出一人来,以肉身加持。

    因为祸首实在是太厉害了,手段又邪门得很,是以,这两个人选必须也是修为高深的顶级强者。

    “当时,本君是道修这边的领头人。这个法门也是我最先提出来的。所以,本君自荐,做了道修这边的加持者。”右边的身影说道,“如此一来,魔族那边便没得选择了。他们如果不想毁盟,就只能让他们的魔尊出来做加持者。经历此番浩劫,魔族也是伤亡惨重,实力大不如从前。翻脸毁盟的后果,他们也担不起。魔尊考虑了三天三夜,最终答应了做加持者。自那以后,我与他两个就被封印在这里了。”

    沈云听到这里,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当日通过那枚巨大的封印“看”到的情形,扯起一边嘴角,笑道“前辈从一开始就没怀好意。在加持封印的最后一刻,暗算了魔尊,是吧”

    右边的身影身形一晃,厉声问道“小东西,你怎么知道的”

    这反应也未免太大了些。沈云冷笑“当时的部分残影被封印记录下来,而小子恰好看到了。”

    右边的身影沉默片刻,又哼了一声“老东西果然留了诸多后手”

    在刚才的讲述中,他一直用“老东西”来找指魔尊。是以,沈云不难猜出来,两人其实是各怀鬼胎,谁都信不过对方,全留了后手。右边的黑影是在封印加持快要结束的时候,对魔尊下黑手。而后者除了封印上动手脚,记录当时的情形,象是还有其他设计。不然也不是“诸多后手”了。

    果不其然,右边的身影接着说道“本君也是到了这里后才知道,老东西要我们容他考虑三天,其实是幌子。那三天里,他偷偷的混进封印之中,做了手脚,在这里布下了禁灵阵等诸多手段唉,我们俩害人又害己。事先说好加持封印孤时间是五百年。因为我们两个都做了手脚,所以,五百年的期限到了,老东西只剩下半成修为,再无解印之力。本君倒是还有七成之力,可是,被他的后手限制,也使不上力。五百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外面的人也象是忘掉了我们俩没有想到,五百年最后变成了十几万年。老东西的天寿原本远远长过本君,最终只坚持了不到十万年,连最后一丝残魂也消耗殆尽。而本君怕也是坚持不了多久了。也不知道如今的鸿蒙界变成了什么样子。”顿了顿,他问道,“小东西,当年的情形,传下来了多少”

    没想到两人竟弄巧成拙呃,这也算是同归于尽了。沈云有些发蒙,半晌才摇头“前辈不言,小子从来不知上古时候还有这样一场血战。”

    右边的身影长叹道“果然那祸首被封印时,现出原形来,只是一只巨掌。本君不知道,这世上会不会还有另外一只巨掌,或者其他,贼心不死,回来继续做乱。思来想去,当年的情形,如有机会,还是要亲口说出来,以警示后人,免得又着了道儿,危及我鸿蒙界的道统。”

    因为没得选择,所以,哪怕自己是“魔修”,道君大人也捏着鼻子认了。沈云在心里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