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投资人望着陈绵绵和姜闻星的方向, 窃窃私语不敢接近,等他们交谈完,才有人凑过来。

    靠近他们的也是一位年轻的电影导演,不像姜闻星那样诸多奖项加身,但也是家底雄厚, 说起话来格外有底气“听说陈小姐是科班出身”

    姜闻星抿了一口酒不理他,陈绵绵倒是和他聊了几句, 聊着聊着, 才听出来这位导演竟然有意和陈绵绵合作。

    “虽然陈小姐过去几年没有踏足电影界, 但本人从陈小姐过去的作品中, 能看出来您是一位天赋与勤勉并存的演员,外形条件也非常适合大荧幕”

    对面的夸赞还没有结束, 一旁沉默着的姜闻星却接了话“陈小姐过去几年明珠蒙尘, 最近人气回暖,对她感兴趣的资方不少, 我已经在与她洽谈下一部合作了, 您该早点来的。”

    陈绵绵“”

    陈绵绵稍稍细想, 就知道姜闻星这话说得很有水平。

    讽刺对方没有在她落魄的时候早点过来谈合作, 又暗示她现在很抢手,无意中抬高了谈判的价码,却话锋一转,提到姜闻星自己,更像是在下逐客令。

    这男人的情商是个谜,他似乎不擅长八面玲珑的应酬, 却能风度翩翩地把谈判的对方气得七窍生烟,敢怒不敢言。

    陈绵绵实在有些气,等和这位导演交谈完毕,努力留下了转圜谈合作的余地,便斜了姜闻星一眼“你不是我的经纪人,为什么替我说话”

    “这种人在风光上映前找你合作,是想趁着你人气还不够高的时候杀一个低价位。”姜闻星竟然十分耐心地解释道,“投机取巧,没安好心。”

    这话乍一听很有道理,然而姜闻星这样堵回第三个导演投资人之后,陈绵绵终于觉察出异样,语气也生硬了起来“姜大导演,您如果要破坏我广交人脉的机会,我还是自己去和在场的宾客谈话吧。”

    姜闻星饮下葡萄酒,沉默着与她相望,似乎有什么情绪在漆黑的眼眸中翻涌。

    “别去。”

    陈绵绵问“为什么”

    姜闻星嘴唇动了动,终于承认了“我不想让你和别人合作。”

    “姜闻星,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哪怕你对我伸出橄榄枝,我也不可能把我下半个演艺生涯都托付给你。我有我自己的事业心,我要去尝试不同的角色。”

    “这两者并不矛盾。”姜闻星似乎认了死理,就是不愿意松口,“我们可以共同开辟属于我们的事业,你想尝试的风格、角色、题材,电影或者电视剧,我都可以给你。”

    最后他小心翼翼地说道“别去找其他人谈合作。”

    好像怕打碎了他们之间难得平静的相处。

    陈绵绵在短暂的怒意之后,满心的情绪又被惊讶占满。

    姜闻星要给她织的梦,比她想象得还要细腻沉重。他竟然已经规划了他们两人在演艺圈的未来,尽管这个未来,不允许其他任何人参与。

    他想送给她的,不仅仅是名贵的珠宝,不仅仅是专一的爱情,还有他的整个事业。这不是一次情意浓时耳边低诉的软语,不是空口白话的虚假承诺。

    说这话的人是姜闻星,她知道简单的一句话背后分量有多重。

    “姜闻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姜闻星唇角勾起浅笑“我为这句话,已经努力了四年。”

    “你你让我想想。”陈绵绵一时竟然有些接受不来,“我会回答你的。”

    “好。”

    姜闻星说着,把礼物盒递到陈绵绵眼前,她犹豫片刻没有接过,姜闻星捧着礼盒的手停在空中。

    悠扬的乐声在耳边回荡,姜闻星满心的期待凝在紧握礼盒的手指上。然而陈绵绵最终轻轻将它推了回去“太贵重了,等我考虑好了,再接受你的礼物还有你的规划。”

    姜闻星有些惊讶,默默把礼盒收回来,在陈绵绵和礼盒之间来回看了好几眼,才最终答应。

    她本以为富家公子一掷千金,讨女人半刻愉快,未必就有多少真挚的感情。然而听完那一席话,她觉得姜闻星要交过来的不是一颗银镶猫眼石,而是整颗心。

    她得慎重一点,不然伤了人家的心,就算是心思不够细腻敏锐的男人也是会难受的吧

    晚宴结束之后,李燃带着车在场地外等着陈绵绵。街边传来呼啸而过的车声和短暂而又尖锐的鸣笛,陈绵绵拖着黑色长裙,在浓深的夜色中钻进车里。

    李燃看出她神色紧张,问“怎么了”

    而后又问“是姜导的事”

    陈绵绵缓了口气,道“嗯,他要送我个东西,我没接。”

    李燃拧着眉,嚼了口戒烟糖“你们还闹矛盾啊”

    陈绵绵摇摇头“不是,他跟我提到了未来的规划,我要慎重考虑一下,再收他的礼物。对了,这事我也得和你商量,跟以后的合作有关。”

    李燃点点头“这是对的,不管是什么人,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你收了别人的礼物,他的要求你难免就得答应了。不过他本来打算送你什么啊”

    陈绵绵往座位上一仰“今天的拍卖品,银镶猫眼石,挺大的一块。”她比了一下自己的拇指,“大概这么大吧。”

    李燃以为她说的是拇指和食指之间的缝隙,“切”了一声“这才多大一点,有一克拉吗姜闻星追你,出手这么抠门吗”

    “不是,是这么大”陈绵绵又捏着手指头比了一下,“整个指头这么大。”

    “我去”李燃刚送到嘴边的戒烟糖滚落到了地上,“陈绵绵,你暴殄天物啊”

    另一端,姜闻星回了家,点亮了卧室的灯光,拨通了莫东升的电话。

    追女人频频遭拒,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姜闻星实在需要一些经验丰富的人来指导。

    而他的小圈子里,人品信得过,又不玩弄别人感情的,数来数去,竟然也就莫东升一个人了。

    莫东升接通了电话,姜闻星开门见山地将今天的事情和他一说,他沉默半晌,才说“这个如果是其他妞,我会觉得她欲擒故纵,故意吊胃口,但既然是陈小姐嘛,肯定没有那么多歪心思。我只能说你们俩都是奇葩哦不,我是说,你们出类拔萃,天生一对。”

    姜闻星问出了自己埋在心底的疑问“女人不是都喜欢珠宝吗”

    “听你的描述,陈小姐明显也喜欢那块猫眼石啊,这不是重点你还没把人追到手,就画了这么大一个饼,非要人家把后半部分演艺生涯都托付给你,这谁受得了啊换其他女人可能高兴都来不及,可是陈小姐如果是这种会被眼前利益诱惑的人,你还会喜欢她这么多年”莫东升难得叹了一口气,滔滔不绝,“姜大少爷,你四年都等了,能不能别心急好好等她的回复吧。”

    “是我太心急,吓到她了。”姜闻星缓了口气,低声道,“我得哄她。”

    “这就对了嘛。”莫东升刚说完,又哀嚎了一声,“不对,姜少爷你先别激动,你知道怎么哄女人吗”

    姜闻星“不知道。”

    莫东升“”

    陈绵绵乍然从方才纸醉金迷般的晚宴中回到她一客一居的家里,手中的包随意一扔便扔到了沙发角落。酒店亮眼璀璨的灯光远远比客厅里淡蓝色的夜灯来得夺目,陈绵绵却觉得累得很。

    她对待自己也如同对待自己的包一样,往下一倒,带着浑身挥之不去的香水味和那早就被香水味冲淡的烟味,窝进了棉布罩子套着的小沙发中。

    她进门时灯也没开,只有沙发旁的茶几上,那小巧而又泛着点点淡蓝色光芒的星光灯亮着,仿佛将星空带进了她的家。

    她看似波澜不惊,但她知道所有人都在暗自注意着她,从前这种饭局她坐在旁边当个摆设,主角永远是别人,上次她作为视线的焦点出现,还是刚拿了最佳新人奖的那个夜晚。

    那些投资人和导演们,虽然也有不少来找她谈合作的,但更多的人都旁敲侧击地试探她和姜闻星的关系,想必早就猜过她是怎么拿到风光女主角的位子,又是怎么得到姜导青睐,参加高级珠宝品牌的展会和晚宴。

    别说他们,她自己现在都很迷糊。

    姜闻星的话在她耳边挥之不去。

    他很认真,认真得她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琢磨他说过的话。

    不过虚与委蛇了一晚上,还是太累了。

    陈绵绵翻了翻身,仰躺在了沙发上,盯着天花板上的星空投影眨了眨眼睛,最后还是懒懒地洗漱,回到自己卧室了。

    她和姜闻星情浓意乱过的地方。

    陈绵绵和姜闻星各怀心事,一夜辗转难眠,而微博上忽然又爆发出了一个“绯闻”,炒得沸沸扬扬。

    话题很简单,是楚怜林襄分手。

    林襄是商人,在娱乐圈当然没什么名气。但是前些日子姜闻星让人把楚怜恋爱的证据公布,早就有人扒出了照片上和楚怜牵手逛街的人就是林襄。

    楚怜刚刚被迫公布恋爱,就忽然杳无音讯,据说一整年的通稿都莫名其妙被停了。有人说这是炒清纯人设崩塌之后合作方选择解约,而更多人认为有人打压楚怜,掐断了她的资源,而且这个人比她的总裁男友面子还要大。

    楚怜的团队选择发通稿立恩爱人设,大肆渲染楚怜是个温柔贤惠的好女友,和林襄恩爱两不疑,真爱无敌,是奔着结婚去的。

    通稿还没凉,两位正主立刻就分了手。一路吃瓜的群众都纷纷“怜爱”她的遭遇,当然,是抱着看热闹和嘲讽的心情。

    楚怜被封杀了资源,但还是可以照常发微博,立刻上线,却不是发辟谣,只是说林先生原本与我志同道合,可惜中间经过了太多波折,我已经太累了,所以才提出了分手。

    清纯女神、国民初恋的人设可以崩,但是白莲花无辜人设不崩。然而她过去这段时间正炒反炒,已经消耗了粉丝和观众太多的热情,一时之间没有多少人支持她。

    而且她微博里提到所谓“波折”,只说自己“太累了”,明显是引导大众把事情往第三者插足的方向引。

    事实上,她的团队也早就准备好通稿,准备引导风向,让大家猜测林襄和楚怜感情破裂,与陈绵绵有关。

    风光即将上映,管杨和楚怜合作的电影也即将上映,两部作品在同一时间对打,能得到粉丝青睐的女演员只有一方,这时候攻击大女主电影风光唯一的女主演,能给楚怜稳固人气。

    然而通稿都准备好了,林襄那边却出了问题。

    他直接发了一条微博买上热搜第一,语气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很好,以前我事业稳步攀升的时候,楚小姐对我笑脸相迎,百般温柔,现在我落魄了,楚小姐一个笑脸也没有,翻脸比翻书还快。三年的感情,哪怕没有热情了也不至于如此。还好,我还有点闲钱,可以买个热搜,让大家都看到楚小姐真正的嘴脸。

    于是陈绵绵一早上起来,就收到了各路好友加在一起一共十几条的微信消息绵绵你快看微博

    陈绵绵“”,,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