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绵绵见管杨脸色也不好, 赶忙劝道“你先把直播关了吧,咱们做完任务再直播吧。”

    管杨也瞥见了屏幕里自己别扭的表情,稍稍调整了一下,对楚怜笑道“是啊,怜姐回头再直播也不迟。”

    楚怜面子上挂不住, 手指放在停止直播的按钮上,不愿意按下去。

    这时姜闻星从楼底下走了过来, 他不知道楚怜在直播, 在楼梯转角道“绵绵你过来。”

    这一声当然被楚怜直播间里的粉丝们听到了, 顿时一条条弹幕在楚怜眼前晃过。

    卧槽这是姜导吗

    哇他喊了什么他喊的是绵绵

    他喊了绵绵绵绵绵绵

    直播间观众弹幕跟风比微博评论更甚, 很快楚怜就看到了满屏幕的“绵绵”二字,心头无名火起, 气得连道别都来不及, 手指就先按下了退出。

    她可不想让自己的直播变成姜闻星和陈绵绵秀恩爱打广告的地方。

    陈绵绵听姜闻星当着别人的面叫得这么亲密,脸不知怎么地又烫了。

    “姜导有事吗”

    像是为了掩饰什么, 她的称呼还是如往常一样客气疏离。

    姜闻星听了, 明显有些不悦“跟我来。”

    陈绵绵先去厨房洗了手, 跟姜闻星一路到了二楼的一个小房间, 看起来像是书房,一排书橱贴着浅色墙壁,书桌上摆着两个大屏幕的台式电脑。

    这个书房没装节目组安排的摄像头,因为姜闻星自己也不常来。

    “我给你的项链,你放到哪里去了”

    陈绵绵本来打算录完节目再戴项链,被姜闻星再次问起, 却莫名心虚“节目拍完了之后会戴的,现在这里到处都是镜头。”

    “你怕被管杨看见”姜闻星压低了声音,像忍极了怒火,“你们挺有默契的。”

    陈绵绵想了半天才明白,他指的是自己和管杨早上听到打扫卫生,异口同声说“好”之后的对视。她看着姜闻星紧握的拳头和慢慢贴近的英俊面孔,脸颊烧红的同时,还有些委屈。

    “姜闻星我没有收过他的礼物,也没有答应他的告白,但我们还是在一起录节目,要住在一起,难道我不可以和他交流吗”

    她还对四年前表白遭拒的事心有余悸,还没有和姜闻星站在同一个高度上,姜闻星却站在她面前,为了一个项链,和八竿子打不着边的琐事和她置气。

    这是吃醋吗

    姜闻星也会吃醋吗印象里,他从来都是冷漠的。

    “我不喜欢你靠近他。”姜闻星言简意赅,靠近她耳侧,呼吸扑在耳边,“你只答应让我追你,还没答应和我在一起,任何接近你的人,我都不放心。”

    这男人自己都说了还没追到手,就要管着她,哪有这样的道理

    陈绵绵哭笑不得,尽量心平气和地说“姜导,说实话,我们家境相差很多,在圈子里地位悬殊,我们的名字一起出现在热搜上,别人都会说我倒贴。我的谨小慎微并不是空穴来风,我这些年哪怕一路没落也没想过捆绑别人,不想因为你落下一个捆绑炒作的名声”

    最后她说“下了节目,我就戴,好吗”

    姜闻星漆黑的眼睛望着她。

    “我会让你站在比曾经更高的巅峰上。”姜闻星一字一句,像是要把这些话敲进她的心里,“我保证,以后再也没有人会说你倒贴别人,好吗”

    陈绵绵极少听到姜闻星轻声询问别人的意见。

    正因难得,这话轻柔地拂在她的心上,忽然就扫去了一条项链闹出的不愉快。

    姜闻星很了解她,每句话都能说到她的心坎上。

    他知道陈绵绵渴慕重回巅峰,做足了准备,要牵着她的手再次登上那个耀眼的舞台。

    陈绵绵忽然从姜闻星深潭般的眸光里读出了翻涌的情绪。那里有她熟悉的少年般的狂傲和单纯。

    他们不再是以前不谙世事的年轻人,但姜闻星还保留着初入世的锋芒,稍稍比从前那个冷冰冰的样子多了点温暖。

    而他作品的风格,也从纯粹追求画面和美感的文艺意识流作品,转变为探讨人性的深度剧情作品,慢慢从文艺片向商业片转型。

    他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

    是像他说的那样,等到票房打爆之后,用自己的资源,请她来当御用女主吗

    他这些年,一直关注着她吗

    思绪翻飞之后,陈绵绵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最后她说“姜闻星,你是真的想捧我真的想让我回到出道时的人气”

    她的称呼不知不觉少了疏离的敬意。

    “是。”姜闻星答得坦坦荡荡,“你一出道就是影后,那时候我还没有奖,是我配不上你。我虽然第一部作品就拿过奖,但也是仰仗王老师的技巧和名声。这些年,我一直在提升自己,最后才发现,要迎合市场,不能只看到自己的内心世界和自己的风格,要明白观众内心求而不得的渴望。”

    这是他们第一次聊戏、聊市场。可惜现在不是适合聊天的时候,他们还有打扫卫生的任务没有做完。

    陈绵绵慢慢睁大了眼睛。

    姜闻星说配不上她

    “那你当初拒绝我是因为这个吗”

    姜闻星抬眸,有些茫然“我没有拒绝过你。”

    陈绵绵骤然泄了气。

    你看,又来了,怎么一提到当初拒绝她表白的事,姜闻星就翻脸不认帐

    “那天,在酒店”

    忽然她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莫东升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嘿,姜大少爷陈大小姐,别躲在里面不开门我知道你们在这”

    陈绵绵“”

    姜闻星“”

    敲门声和呼喊声把两人都拉回了现实,方才浓稠的暧昧气氛也霎时间消散。莫东升推门进来的时候,姜闻星猛地扭过头,脸上浮现出了微妙的肃杀。

    莫东升打了个寒战,差点结巴了“姜姜大少爷你怎么了”

    姜闻星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你说。”

    莫东升反手关上门,神神秘秘地说“姜大少爷,你认识林襄吗”

    陈绵绵脸色微变。

    莫东升显然不知道林襄和陈绵绵有什么过节,只知道陈绵绵也是楚怜微博里牵扯到的当事人之一,自然而然地说了出来。但姜闻星很快注意到陈绵绵脸色不对,问“怎么了”

    陈绵绵调整情绪,说“没什么。”

    她从来没有后悔自己坚持了原则和底线,但当年受公司之名赴宴,被不喜欢的金主凑近,言语调笑,她不想屈服,最后摔碎了酒杯也摔碎了前程,一提到这个名字,还是会觉得别扭。

    姜闻星将她微妙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

    “不认识,怎么了”

    莫东升说“哎呀,成锦小姐姐跟我说,这个人是楚怜的男朋友,而且看你不爽,好像是和你家里人有什么生意上的过节但我实在想不起来林襄这号人物,是骡子是马也鉴别不出来啊。”

    姜闻星道“我给家里人发消息问一下。”

    在他们等待消息的空挡,姜闻星问陈绵绵“你认识那个林总吗”

    陈绵绵不太想让过去的这些不愉快的回忆,再干扰她现在的生活。娱乐圈里这样的事屡见不鲜,她不讨好金主,自然有更多的人前赴后继。楚怜又何尝不是一个例子

    告诉姜闻星,也只是徒增烦恼,如果不是楚怜刻意提起,她已经早就忘了这些打算向前看了。

    何况这里还有莫东升,再怎么平易近人好相处,也是个和她只有几面之缘的外人,不方便说这些事。

    莫东升及时打圆场“别管那个林某某是谁,反正你们两人都被楚小姐和她男朋友盯上了,这点没错吧”

    姜闻星道“嗯,我和她说得很清楚,我不会放过她。”

    陈绵绵这才明白为什么,昨天楚怜会这么着急来找自己,求自己说点好话。

    但她没那么好心,只说“还是先弄清楚那位林总是什么来头吧。”

    她依稀记得林总并非出身豪门,事业是靠自己打拼起来的,能和姜家有什么仇怨

    陈绵绵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李燃火急火燎地在电话那头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串“绵绵看微博了吗管杨和楚怜的粉丝撕起来了,这是咱们的好机会。管杨的粉丝太多太有纪律性了,只要咱们下手,引导一下管杨的粉丝,先把楚怜不受节目组欢迎的人设立起来,再把成锦的辟谣强调一下,你嫉妒楚怜的谣言不攻自破,两边就都齐全了”

    陈绵绵愣了“啊什么撕起来了怎么撕的”

    “就管杨在楚怜的直播里对楚怜不客气的视频啊,你不是也在旁边吗”

    “哦”陈绵绵这才反应过来,“那管杨表情失控这事怎么洗”

    她只是随口问一句,毕竟管杨都是以笑脸示人,万一因为太厌恶楚怜翻了个白眼什么的,留下证据,就是人设崩塌了。

    要是楚怜的水军抓住这一点来踩,反而对陈绵绵和成锦的辟谣不利。

    李燃道“这个你放心,目前没有人能在管杨的主场里撕赢管杨的粉丝,派水军也不能。”

    陈绵绵答应着挂了电话,姜闻星不悦的眼神立刻朝她投来“管杨”

    陈绵绵“我在和经纪人聊楚怜的事。”

    “她不是说,自己纯粹口误,是成锦故意引导她说有男朋友吗”姜闻星冷冷道,“我打算收集他们恋爱的证据发出来。”

    上次姜闻星动怒,还是在片场,楚怜把闯进片场毁了风光剧组拍了一整天的戏份。莫东升看得出姜闻星是真生气了,不禁咋舌道“姜大少爷,我还从来没见你这么狠过,这是直接断人家前途啊。”

    姜闻星道“她先动了手。”

    莫东升“啧啧,不愧是有了心”

    “心上人”三个字还没说完,姜闻星就瞥了他一眼,莫东升赶紧闭嘴,转头意味不明地对陈绵绵笑了笑,忽然伸出大拇指来对她比了个“赞”。

    陈绵绵“”,,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