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绵绵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恨楚怜还是同情楚怜了。

    姜闻星不爱卷入娱乐圈斗争,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曾经有几次针对姜闻星的舆论抹黑,他不闻不问不辟谣,转头继续拍自己的戏,下一部影片照样立了口碑拿了奖,没人奈何得了他。

    但这不代表姜闻星是个好捏的软柿子, 他的家族颇有势力和威望,真动起怒来, 恐怕楚怜和她背后的资本都要遭殃。

    “这不像楚怜会做出来的事。”陈绵绵思索片刻, 对电话另一端的成锦说道, “她没这么大的胆子。”

    成锦也同意“确实, 她看起来白莲花,其实是欺软怕硬, 怎么可能不知道姜闻星不好惹, 非要往风口上撞估计是她男朋友授意的吧。”

    陈绵绵有点惊讶,问道“她男朋友是圈内人”

    “不是, 是一位姓林的总裁, 两个人是合作代言品牌认识的, 感情有多好我不知道, 不过那位林总确实很捧她,给她砸了不少钱和资源,对外也承认她正牌女朋友的身份,只跟她一个人,都三年了,还挺专一的呢。”

    陈绵绵愣了片刻, 喃喃道“林”

    “嗯怎么了”

    “没什么。”这个姓让陈绵绵想起了不好的回忆,她刚斩获影后那年也遇到过一个姓林的总裁,对她图谋不轨,她当着对方的面摔了酒杯夺门而出这也是她资源一路下滑的开始。

    不知那位姓林的总裁有没有封杀她的资源,但她后来越来越糊,绝对和那人脱不开关系。

    成锦作为综艺主持人,当然掌握着很多陈绵绵不知道的风声,开了个话头便滔滔不绝“不过这位林总都是单独带楚怜出去度假,很少带她参加那些上流人士的圈内活动。据说楚怜挤不进那个圈子里都快急死了,想分手找一个愿意带她混那个圈子的,又不敢分。她想参演姜闻星的电影,也是想攀上姜闻星这条线。”

    陈绵绵忍不住惊叹道“你知道得这么多啊”

    成锦颇有几分得意“当然了,综艺节目接触的人更杂,我们电视台就是个情报中转站。不过知道得太多容易被灭口,诶对,绵绵,要是哪天我被抓走,在对方的监视下给你打电话,咱们得对个暗号啊,我不爱吃棉花糖怎么样”

    陈绵绵“”

    正在陈绵绵以为话题要越聊越偏的时候,成锦忽然严肃道“不管怎么样,我不能放任她继续黑你,今天你们不是要去姜闻星家开arty吗我先找楚怜谈谈,看她到底打算做什么,万一是她的金主男友要整你”

    陈绵绵下意识地说“你不用去,姜闻星答应帮我了。”

    成锦却好像一点都不意外“他肯定会帮你的,但我还是得去找楚怜一趟。”

    陈绵绵眯起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会帮我”

    那种莫名其妙的直觉又来了,她总觉得成锦知道些秘密,否则仅凭网上的暧昧传闻和自己的只言片语,成锦不可能断定姜闻星会帮她。

    连她自己都不确定姜大导演能为她做到什么地步。

    “咳咳”成锦似乎是看瞒不住了,清了清嗓子,犹豫了半天才说,“其实吧”

    “莫东升来找我聊过”

    陈绵绵懵了,随即脑海中把所有线索都串了起来,半晌没说出话。

    “嘤嘤嘤绵绵你别生气啊”成锦在她沉默片刻之后有点急了,“莫东升说他只是想帮姜闻星一把,为了让你们好好培养感情消除误会,所以才给你风光里小配角的试镜,还给你争取到了台里同居的你这个综艺,劝姜闻星也来当嘉宾。”

    陈绵绵倒没有生气,她对成锦足够信任,相信对方不会害自己。但还是摆出严肃的语气想逗逗成锦“你怎么不告诉我他们两人认识”

    她当时还猜了半天。

    成锦果然更着急了“哎呀,后来姜闻星签约,莫东升投资了这个综艺,指名让我来当主持人,方便照顾你们两个,我正好也是这么想的,就和莫东升多聊了两句。他说啊,姜闻星这些年一直都在关注你,一直都喜欢你,我不太信,毕竟他当年拒绝过你,所以我不敢贸然说出来啊。”

    陈绵绵久久不能言语。

    既然一直都喜欢,为什么当初要拒绝呢

    她最初还以为姜闻星不过是确定合作风光的时候,才对她动心,不断侵略撩拨。

    “莫东升还说了什么吗”陈绵绵问。

    “没有,他说他自己都不知道姜闻星到底在想什么。”成锦继续滔滔不绝,“绵绵,你也别想太多啦,你和姜闻星今天就见面,不如找个机会问他”

    陈绵绵哭笑不得“我拍戏的时候问他好几次了,他非要说他没拒绝过我,翻脸不认账。”

    成锦叹了口气“那你得找个合适的时机再问一遍,说清楚当时的细节不过先不要轻举妄动,莫导这人满嘴跑火车,逻辑经常掉链子,万一他哪句话是瞎掰的,就太尴尬了。”

    聊过之后,成锦挂了电话,说要去找楚怜谈判。

    陈绵绵陷入漫长的思索中。

    四年过去了,当年表白遭拒的记忆愈加虚浮,很多看似真实确凿的细节,在梦境与痛楚的轮番碾轧之后,也变得模棱两可了。

    姜闻星有没有看着她的眼睛说“滚”

    姜闻星是不是已经把这件事忘了

    表白遭拒这件事本身究竟发生过没有

    她被拒绝之后,拉黑了姜闻星的微信号,又为了讨论剧本而恢复联系。她很久没有打过姜闻星的私人电话,最近也频繁拨打因为姜闻星刚刚重逢,就在工作电话上把她的号码拉黑了。

    仔细回想起来,微信和私人电话的事,都可能是姜闻星有意为之。

    无论如何,一切都在慢慢恢复,以至于她连当年痛彻心扉的痕迹都找不到了。这也许是她日渐成熟的表现,也许只是一种趋利避害的遗忘。

    成锦踩着低跟凉鞋踏进姜闻星的别墅,按了门铃。

    陈绵绵担心她因为楚怜的破事被电视台雪藏,但她对电视台和楚怜的实力很清楚。楚怜就算撕节目组,能得到的结果无非就是双方炒热度再和解,互惠共赢,但楚怜和她男朋友绝对没有实力让成锦背锅辞职。

    不过陈绵绵的担心,还是让她觉得温暖。

    而成锦更担心楚怜借力打力,封杀陈绵绵的资源。

    姜闻星不在家,是楚怜开的门,正合她的意。

    屋子里有摄像头,她们索性坐在花园里谈。

    她们两人着装风格不同,成锦偏爱鲜明的颜色,楚怜则都是小清新浅色系,两人坐在长椅上,风拂起长发,卷起地上零星的草叶,远看是一副很美的画面。

    可惜她们之间味太重。

    成锦开门见山,用的还是客气的称呼“怜怜,咱们两人的事没必要扯上绵绵吧我可以和节目组说,让后期剪掉你口误的片段。”

    其实如果楚怜没闹出倒打一耙的恶心事来,成锦一定会帮她兜着。可楚怜先发难,她也不会示弱。

    那个片段还没有删除,节目组一般会把原素材留档到节目播完之后,以对抗播出时的舆论风波。成锦在自己的工作电脑里也存了一份。

    这是楚怜留下的把柄。

    楚怜甩锅给主持人,已经算是和节目组撕破脸了,乍看还风平浪静,是因为电视台一般不愿与合作的明星撕起来。

    楚怜听完只是笑笑,柔声柔气地说“可是我的团队好不容易给我想出了解决方案,我也不能糟蹋他们的心意啊。”

    成锦“”

    卧,槽。

    她把甩锅抹黑,拉别人下水,调动粉丝对无辜的人网络暴力,叫做“团队的心意”

    良好的教养和主持人的职业素质阻止了成锦翻白眼的冲动,呕吐感在喉咙里翻滚。

    对方这么不要脸,成锦也不打算和她客气,直接问道“楚怜,做人留一线,你在圈子里得罪的人不少,除了林总没人愿意保你捧你,这次你把姜导也得罪了,你觉得姜导是会站在你这边,还是陈绵绵那边”

    楚怜脸色一沉,成锦知道这话有效了。

    成锦在节目上以毒舌出名,但综艺主持界没有真正毒舌的人,何况一针见血的激将法,对楚怜的厚脸皮是无效的。

    她便假情假意地叹了口气,继续对楚怜说“咱们好歹也是同届的校友,我这些年陆陆续续和你有接触,知道你是怎么一步步走到这个位置的,我知道你不容易。”

    其实这话可以对任何一个流量明星说,因为高人气背后全都是打掉牙和血吞的辛酸屈辱。

    “虽然不知道你团队里的人为什么会让你去挑衅姜闻星,但惹到他绝对没有好下场的,你也不想让这么多年的努力就这么毁了吧”成锦声情并茂,演出了小姐妹诉衷肠的真诚,“我当主持人都被骂习惯了,其实早就对网上的流言看开了。姜导那样的人物肯定眼里容不得沙子,你公开暗示他,他能放过你吗”

    见楚怜的表情略有松动,成锦知道自己猜对了,恐怕在微博里内涵姜闻星并不是楚怜的本意。

    楚怜说“不想得罪大导演”,会给路人造成陈绵绵傍上姜闻星,仗势欺人的负面印象,这对陈绵绵的公众形象打击是致命的。

    可楚怜一旦因此惹到姜闻星,风险就太大了。

    成锦乘胜追击,继续劝道“关于绵绵的事,你好好发个声明,别让这件事继续发酵了。姜导已经联系节目组说他非常生气了,你趁早认错,姜导也许还不会追究。”

    “认错也没用了。”冷冰冰的男声从头顶响起。

    成锦和楚怜都扭头一看,姜闻星穿着休闲衬衫,挺拔高挑。

    手里提着几个大袋子,其中一个网编袋里有几只螃蟹在张牙舞爪。

    姜闻星面无表情,眼睛像尖刀一般扫向楚怜“你做过的事我都看在眼里,就算你现在给陈绵绵认错,我也不会放过你,望你不要心存侥幸。”

    成锦“”

    她刚刚还在劝楚怜改过自新求姜闻星原谅这男的为什么一来就拆她的台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爆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条咸鱼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