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杨的形象气质, 演技性格都无可挑剔,怎么可能还不够好可是她从来没对管杨动过心思,甚至没有察觉到管杨这些年断断续续的交谈里夹杂着暧昧。

    这个圈子聚少离多,但总要千方百计地维系人情,管杨频繁给她发来祝福问候, 她也只当是对方念旧。

    “你已经很优秀了,不用为了我改变什么。”

    她用这句话打破了沉默, 换来的却是管杨更直白的倾诉。

    “当年拍完电影之后, 我越来越忙, 总想着就算你接受了, 也没有时间陪你,索性先不说, 等到有时间再去找你。我不是什么戏痴, 我只是忙得停不下来,我的公司我的家庭我的粉丝,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

    陈绵绵头一次见到管杨敞开心扉倾诉自己的苦痛, 怔忡片刻, 说不出话来。

    她也相信了公司给管杨包装的人设, 信了他那双总是温柔含笑的眼睛,信了他“小天才”和“戏痴”的名号。

    就像她过去几年,每每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都相信自己斗志已逝,只求攒钱糊口,不求重回出道时的风光无限。

    其实她倔得很, 根本就不愿服输。

    原来每个人都戴着面具。

    “我真的很后悔,你和姜导最近一起拍戏,天天见面,感情只会越来越好。如果我早一点”

    “管杨”她想说,作为多年朋友,她愿意听他倾诉,但唯独不能接受他的心意。

    她早就对姜闻星倾心,哪怕被拒绝过也无法忘怀,并不是最近才磨合出感情。

    她说“别再等我了。”

    窗外夜色浓稠,明亮的灯光下只剩冗长的沉默。

    管杨等着她,她等着姜闻星,都是明知无果还要盼一个尽头,谁也没比谁好到哪里去。但至少她该让管杨脱离没有结果的等待。

    “我恐怕做不到。”管杨嘴角习惯性地扯出一个弧度,却笑不出来,“当年一起拍电影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你在我眼里好像会发光一样,导演的要求你都能轻松完成,永远都那么自信”

    “你也许只是喜欢我的演技和自信吧。”陈绵绵无奈地笑笑,“人会改变的,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锋芒毕露了。”

    她刚出道的时候岂止锋芒毕露当年面对想对她不轨的金主,她还摔过酒杯。

    结果你看,这些年她都混成什么样子了

    “不是的,我喜欢的是你。”

    陈绵绵算是听出来了,管杨虽然语气温和,但话里也藏着不愿妥协的倔劲。她劝了半天,管杨就是不愿意放弃。

    “我不能答应你,也不想给你虚假的希望。”

    管杨默默凝视着她,半晌稍稍低下了头“我不想在你面前说放弃太不像个男人了,给我点时间想想好吗”

    陈绵绵明白他需要时间适应,点了点头。

    而后一夜无话。

    陈绵绵记挂着成锦那件事,又被管杨突如其来的深情砸得不知所措,睡得不好。

    一觉醒来,事件已经发酵,李燃直接发了声明,将楚怜罢演风光,耍大牌逼迫制作方淘汰陈绵绵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发了出来,星光工作室随即转发。

    当初陈绵绵不过是试镜选上了风光的一个小配角,却被楚怜处心积虑地打压。楚怜不过是刚出道时当了陈绵绵的配角,却要将陈绵绵赶尽杀绝,在两方人气悬殊,完全构不成威胁的情况下,挤走陈绵绵努力得来的机会。

    如果不是风光剧组慧眼识人,姜闻星自带背景不受威胁,陈绵绵是不是就要因为楚怜的自私,被彻底掩埋

    糊咖与好闺蜜携手陷害当红流量的戏码,就这样反转成了流量爱豆难忘旧仇欺负小透明。

    可是对成锦的网络暴力还在继续,各种不堪入目的词汇仍然在成锦心机gir的话题广场下轮番轰鸣。

    楚怜立了清纯女神人设,有了男朋友就是彻底崩塌人设的黑料。团队下了血本,无论李燃怎么为成锦澄清,对面都有铺天盖地的水军把成锦只是在做突击采访、完全是楚怜自己作死的真相压下去。

    陈绵绵给成锦发消息,对方没回,她更是提心吊胆,生怕楚怜已经给电视台施压,让成锦背锅。

    姜闻星和陈绵绵约在一个咖啡馆,两个人占着足以坐下十个人的包厢。

    陈绵绵头一次发现,姜闻星喝咖啡喝的是最浓的esres,连糖都不加。陈绵绵舌头怕苦,拿着牛奶和糖把咖啡搅成了浅棕色。

    “姜导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她没睡好,和姜闻星难得的独处机会,都因为烦心事而蒙上一层阴影。

    “你不开心。”姜闻星看向她,“让你开心一下。”

    这算什么理由陈绵绵哭笑不得。

    而后她注意到姜闻星一直放在手边的纸袋,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从袋子里拿出一个浅紫色的长方形盒子,打开之后是一条项链,银色链环下坠着眼睛形状的吊饰,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姜闻星把盒子捧到她眼前,如实说道“这个最近很火。”

    听这意思就是,因为他不懂项链,所以买了时下最火的款式。陈绵绵伸出手接了过来,烦躁的心情早就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填满。

    “谢谢姜导,我”

    “别喊什么姜导了。”姜闻星稍稍朝前,离他近了一点,灯光映出他深邃的眼眸,“绵绵,我们已经很熟了。”

    陈绵绵一下子脸颊发烫,后仰把自己埋在沙发里“姜导说笑了,我不敢当。”

    姜闻星嘴角泛上笑意“约会的时候不用这么客气。”

    陈绵绵觉得自己要喘不上气了,他在说什么约会出来喝个咖啡送个礼物就能叫约会了吗不对,这好像就是约会

    姜闻星起身坐到她旁边,手掌拂过银链,双手环着她戴上了项链,几乎要把她困在虚晃的怀抱里。

    “戴回去,让他看着。”

    陈绵绵听出来他是在说管杨了,但无力反驳,只觉得男人的气息太近,曾经朝思暮想难以企及的人就在眼前,根本无法镇定。

    “姜导,这不太合适啊,出去会被拍到,家里有摄像机,在节目里会变成把柄”

    “不要叫姜导了。”姜闻星语气不悦,“绵绵,我怎么叫你,你就怎么叫我。”

    “那星星星”

    姜闻星“”

    他失笑,松开怀抱,退到了让陈绵绵能放松些的区域,聊起了她眼下最挂心的话题“我不会让成锦出事,必要的时候,我会联系姜家的人。”

    “好”陈绵绵平静了自己的呼吸,有姜闻星这句话,她对成锦的担忧就少了许多。

    舆论本质上是资方的较量,姜闻星顺着罢演风波拒绝与楚怜合作的时候不怕楚怜,现在就更不会怕。

    姜闻星继续说“现在不能轻举妄动,要等楚怜下一步反击。”

    陈绵绵点了点头,有时候辟谣是需要打回合战的,过早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事件发酵不够,结束得太早,反而不能让更多人看到辟谣真相。

    最后她戴着项链出了门,四下环视,确定没有人跟着,才放心回去了。

    雨下着下着,就要入秋了。

    透过公寓的玻璃落地窗,浓深的乌云撒下细小的雨幕,笼住整个城市。

    管杨还没回来,陈绵绵把项链收了起来。

    管杨知道她今天和姜闻星见面,虽然她确实想让管杨放弃,但她做不出当面捅刀子的事。换位思考,如果她知道姜闻星和别人关系亲密,前脚见了面后脚就送了礼物,礼物明晃晃地挂在她眼前,她一定会心痛得无法入睡。

    钝痛并不比锐痛更轻松,可是她也不必给管杨留下一个血淋林的伤疤。

    保持朋友的距离多劝一劝,让他想开一些就好。

    她密切关注着微博,时不时和李燃通话商量对策。成锦也终于给她回了电话,说暂时一切都好,电视台里没给她什么压力。

    成锦在电话里说“我在台里人缘很好,没那么容易被撤走的。我反而比较担心你,楚怜这次是借着我的名头打击你,就怕她还有损招。我现在盯着微博呢。”

    陈绵绵道“我也盯着呢,她的团队太厉害了。”

    楚怜的团队在出事当晚,就把楚怜自己的口误引导成了一场对陈绵绵和成锦的声讨,直到现在也没有洗清关于成锦的真相。

    惹谁都别惹流量明星的公关团队,黑白颠倒的能力让凡人望尘莫及。

    两人都记挂着这件事,打了半天也没挂电话,直到成锦刷出一条微博,在电话另一头倒抽了一口凉气“我的天呐她是不是傻姜闻星也是她能内涵的吗”

    陈绵绵也刷出了微博。

    楚怜v罢演是我的错,占用资源也是我的错,我也不想得罪大导演,咱们停手吧。,,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