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绵绵久久不能言语, 这四年来逐渐被圈内乱象磨灭的希望随着姜闻星的一句话燃起,但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感动。

    如果等姜闻星来找她的时候,她已经不在这个圈子里,那姜闻星再想找她拍电影,她恐怕也不会答应了。

    这四年他们没有联系过, 四年后却没有错过,再次在电影片场相遇, 也许是命运使然。无论如何, 相遇总是幸运的。

    车停到了陈绵绵的公寓前, 陈绵绵听到了姜闻星略带惊讶的问话“你就住在这里吗”

    “是啊”陈绵绵抬头看向车窗外, 近处的公寓楼像一排排立方的麻将,排列工整, 毫无特点。细看那一面面墙都被爬山虎缀满, 浓密的叶片漏出有些破败皲裂的灰泥墙面。

    麻将般整齐的楼顶之间,夹着一轮埋在薄云之后的月亮。

    姜闻星又说“你这些年有戏可拍, 片酬也不会低吧, 为什么不换个地方住”

    原来姜大导演是嫌这里环境不好。

    陈绵绵失笑, 她知道姜闻星家境优渥, 两耳不闻窗外事,未曾体会过真正的“经济拮据”,也并不介意“这是我的收入能租到的最好的房子了,如果退圈了,我还要存点钱,给以后养老。”

    然后陈绵绵推开车门准备走, 姜闻星下车,要把她送到楼下。

    晚夏的夜风拂过,小区里零碎的落叶飞舞起来,带起一片尘埃,呛到了姜闻星。这种尘埃满地的感觉,对姜大导演来说,肯定是极其陌生的。

    在皎月清辉之下,他的侧脸镀上了一层冷淡的银白色。空气里漫着夏秋交际时,绿叶与枯草混杂的独特气息。

    姜闻星又咳了一声,陈绵绵骤然心动。

    仿佛她把神仙拉下凡了,心里升起甜丝丝的罪恶感。

    陈绵绵走到自家楼下,对姜闻星说“您赶紧回去吧,晚上风大。”

    姜闻星犹豫许久都没有走,最后轻声说“过两天我有一个聚会,很多知名导演和投资人都会来,你要来吗”

    “我就不去了。”

    陈绵绵回绝得很干脆,她明白里面都是大人物,不是她这种人气还没有稳定的小人物能参加的。就算姜闻星带她去,她以什么身份出现呢

    她和姜闻星的事在微博上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真作为姜闻星的同伴出现,还不知道别人要怎么看她。

    靠潜规则上位的糊咖

    那么她这些年宁可从影后的神坛跌落,也不愿向圈内乱象低头的尊严,就变得非常可笑了。

    见姜闻星还不肯走,她补充道“我接到了一些代言,最近要拍宣传谈合作,有点忙。”

    其实风光没播出,大品牌商都在观察形势,不会贸然找她,她至今也只接到了一个小牌子的商家,还没有谈拢。咖位和人气都不够,她绝对不会觊觎姜闻星的资源,蹭姜闻星的名声。

    “拍综艺的时候再见吧。”

    姜闻星只是点点头,没再强求,嘴角却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综艺的主题是同居。”

    陈绵绵骤然脸红了,只是藏在夜色中难以察觉“那不是抽签决定谁和谁住在一起的吗”

    姜闻星道“莫东升是我的朋友,他是投资人之一,而且他占最大的投资比例。”

    陈绵绵早就料到莫东升认识姜闻星,不惊讶,她惊讶的是姜闻星这么正直的人居然会主动提出走后门“那你也不能徇私舞弊吧”

    姜闻星道“我只是给他个参考意见。”

    陈绵绵越想越紧张,干脆转身走了。然而陈绵绵转身之后,姜闻星望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你总拒绝我”

    被拒绝了,他也不生气,反而更期待陈绵绵对他点头的那天。

    姜闻星在杀青宴采访上说的那句“我一直都是她的粉丝”,在网上疯传。

    这句话想怎么解读都可以对陈绵绵作为演员的肯定和欣赏也好,对陈绵绵爱慕多年也罢。一时间谣言和辟谣满天飞,星光工作室和李燃的公关团队忙得不可开交。

    李燃结束公关之后,打电话过来,对陈绵绵叹了口气“姜大导演可太任性了,我和他助理加上微信之后讨论了一整天才把舆论往正常方向引。”

    陈绵绵同意“他有任性的资本。”

    李燃一听这话,脾气都上来了“他那个助理追着我旁敲侧击地问你们俩什么时候看对眼的,我跟他说肯定早就看上了。那助理说不可能,他们老板清心寡欲堪比石像,肯定是最近才动了凡心。你说他是不是扯淡”

    陈绵绵心思一转,问道“燃燃,你套我话”

    那边李燃沉默了一会,才说“咳,看在我公关一整天的份上,你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

    陈绵绵如实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看上我的,我只知道他四年前拒绝我的时候毫不留情,但他自己不承认有这事。”

    李燃的语气立刻充满了警惕“小心点,男人翻脸不认帐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知道。”陈绵绵嗓音里满溢着笑意,被人关心的感觉让她心里愈加温暖,“他的意思是,他早就打算先在商业片票房上有所成就,再请我当他的御用女主。”

    李燃对姜闻星的印象似乎走偏了,气不打一处来“他拒绝过你却翻脸不认帐,嘴上说让你以后都当他的女主,谁知道会不会转头就请别人呢这是在给你画饼”

    “他不是这种人。”陈绵绵了解姜闻星,他说到做到,言行一致。

    他自视甚高,却从来不应下自己办不到的事,也从不用虚假的期许来吊别人的胃口。

    “哟,这就开始帮他说话了”

    陈绵绵脸颊微烫“你说什么呢”

    电话那头李燃轻笑两声,继续说“我打给你是想告诉你,同居的你这个综艺名单定了,第一期就四个人,你,楚怜,管杨,姜闻星。”

    陈绵绵问“管杨他怎么会参加综艺”

    众所周知,管杨不仅是天才还是戏痴,别说综艺了,连代言都没有几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被电影和电视剧排满了。

    “是他自己要求来的,而且节目组的人悄悄跟我说,他特别要求把原定第一期的其他嘉宾挪到第二期。”李燃的声音渐渐泛上戏谑,“同居的节目组都乐坏了,什么要求都答应他。以前各大电视台的综艺想请他都请不来,现在管杨自己跑来了,你说这是为什么呢我的绵绵”

    陈绵绵“我不想知道为什么。”

    “咳,这个节目抽签决定室友,他当然是为了三分之一的抽签几率来的。”

    陈绵绵想起她和管杨最后一次交流,又想起姜闻星暧昧不明的笑容,忽然觉得很头疼。

    李燃听她不说话,倒也不再多说了“你小心楚怜,她那么大一朵白莲花,稍微抖抖花瓣就能挤到你。”

    陈绵绵被她的比喻逗笑了“没事,成锦是这期节目的主持人,我很放心。”

    那端,姜闻星拨通了莫东升的电话。

    他只是综艺嘉宾,莫东升是最大投资人,他如果真有什么特别的要求,还是要通过莫东升转达。

    莫东升还是秒接电话,好像他一天到晚都没什么事可忙“哎我的姜少爷,我看见你杀青宴上说的话了,都感动哭了,你要是早点说这些话,陈小姐说不定早就感动得稀里哗啦了,你怎么情话技能都点不到关键时刻上啊”

    “我以前还是个小导演,说了这些话也不管用。”姜闻星虽然不太想承认,但确实被他戳中了心思。

    莫东升愣了“你出道第一部电影就拿奖,这叫小导演”

    姜闻星道“那是沾了王必芳老师的光。”

    “哎哟我去,在下就佩服你这种有艺术追求的富二代说吧今天找我啥事”

    姜闻星也不隐瞒,直言“同居的你开头是抽签决定谁和谁一起住对吗”

    莫东升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姜少爷,你不会是打电话来找我走后门,让节目组在抽签上做手脚吧不对,你不是这种人,你怎么可能”

    “你明白我的意思就好。”

    “”

    姜闻星道“我不会干预节目组的最终决定,我只是把我的偏好传达给你,麻烦你通知节目组一声。”

    那边莫东升夸张地倒吸一口凉气“嘶少爷你别为难我了,不瞒你说,第一期一共四位嘉宾,除了陈绵绵啥也没说之外,你们三个人各有各的要求,还都互相矛盾。”

    姜闻星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漫长的沉默之中,只有窗外的风拂过树丛沙沙的声响。

    莫东升叹了口气“我这么说吧,一共四个人,有三个都想和陈绵绵住在一起。”

    姜闻星“”,,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