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闻星的导演天赋是出了名的, 冷漠清高更是出了名的,很多一线二线女星倒贴,都被他拒之门外。

    哪怕是现在,他的声望和热度也都比陈绵绵强。

    像上次采访,陈绵绵稍微和他攀上一点捕风捉影的关系, 就被指责倒贴、捆绑炒作、不要脸。

    可这次是星光工作室发的微博,必然是姜闻星授意的, 舆论直接炸开了锅。

    姜导演以粉丝的身份关注陈绵绵这是什么绝美爱情我的天哪

    这两人到底是谁看不上谁, 我有点晕

    我是之前说陈绵绵倒贴的人的脸, 我现在好疼。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星绵c特别好听吗

    捆绑炒作滚啊。

    男方工作室先发的微博, 谁捆绑谁

    我的瓜掉了。

    我的瓜被水冲走了。

    我的瓜自己长翅膀飞了,楼下保持队形。

    与此同时, “业内冷漠天才给二字柔美女星买卫生巾”的帖子又再次被楼主的一条补丁顶了起来。

    楼主又回来了, 老板这两天真是越来越不正常了。他家里有厨师,以前从来不用做饭这两天天天天天逛超市买肉买菜而且他根本就不会处理肉做出来的饭都是黑暗料理, 厨房也弄的一团糟, 还坚持不懈地祸害我这两天老板一会儿面带笑意, 一会儿面色深沉, 楼主真的快精分了,再不吐槽两句要憋死了。不解码,别问楼主,问就是随口胡编。

    陈绵绵和姜闻星的热搜刚冒头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觉得这个帖子指的是他们两人,但是楼主的补充说明, 反而引起了困惑。

    我又觉得不像jx了,之前看微博上说他厨艺好,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特别喜欢吃。

    懵了,楼主是不是编故事的钓鱼帖还是故意混淆视听

    啊啊啊啊烦死了码这么厚还越打越厚不想曝光就不要发出来啊啊啊啊啊

    楼上你有事吗楼主标树洞说是纯吐槽了,又没标爆料。

    姜闻星正在自己家的厨房里面摆弄肉,看到助理在手机上飞速打字,以为他有事要忙,便说“你先回公司吧,我在家呆着,就不麻烦你了。”

    助理如蒙大赦,点点头就出去了。

    姜闻星照旧开着电脑和平板,一个放处理肉的教程,一个放做菜的教程。

    他不知道,这些教做菜的小视频虽然火,但很多华而不实,步骤不够细致,容易误导人。

    他按照网上的教程,把牛肉放在碗里面腌,上面说要加“适量”料酒,他倒了小半杯酒进去没过牛肉,补上酱油。

    酱油如墨汁在透明的酒中浅浅地晕开。

    然后他照着样子把汁液和牛肉一起放进锅里炒,奇怪为什么汤的颜色比视频上淡了很多,还散着酒味。

    姜大导演相信,自己之前只不过是把糖当成了盐,才弄得菜特别甜,这次他严格按照配料,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而做菜的新手,一般都想不起来尝一尝自己的成品。

    他这样精心做好几道菜装进饭盒,翌日递到陈绵绵面前。

    星光工作室的微博引来了蜂拥的记者,陈绵绵对他的冲动不太满意,只是在无数镜头前也不能驳了姜导的面子。

    她晚上仔细想过,是姜闻星闹了这一出,虽然无法挽回了,但谁也不能说她倒贴。

    至于姜闻星说要追求她,她其实不太相信,也不太想管。

    被拒绝过的人总要竖起坚硬的外壳保护自己,再说她糊了这么多年,对很多事都看得淡了。

    上次的感冒汤虽然没有什么难度,但姜闻星应该不会再把糖和盐弄混。

    陈绵绵微笑着,提起筷子,尝了一口牛肉,然后立刻觉得自己的舌头都打了结。

    这青椒炒牛肉咬下去真不得了,满口都是酒味,细嚼,依然有股微妙的血气。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东西

    她以为自己百毒不侵,结果在媒体的镜头面前还是没有管住表情,紧紧蹙着眉头,艰难地把那块牛肉咽了下去。

    然后捂着嘴,好险,没吐。

    她看见对面的姜闻星脸上微不可查的笑容在渐渐凝固,心想,他活该。

    说那么莫名其妙的情话,做这么难吃的东西。

    她该按着姜闻星的头教他做饭。

    不出半天,两人刚刚平静下去的话题又被媒体的采访视频炸了起来,这次爬上热搜的是姜闻星做饭被陈绵绵嫌弃。

    微博上的吃瓜群众被瓜塞得脑满肚圆,无力再战,但论坛上顶帖的人却越来越多。

    楼主别跑,你是不是星光工作室的人

    楼主别跑1,神t二字女星,这帖子里的女主就是陈绵绵本人吧

    这位层主说如果女方真是陈绵绵就给风光包场一百次,敢不敢在电影上映之后晒票

    你们不觉得星绵太好听了吗组个词叫星河绵延想想就是绝美的画面啊啊啊

    大家都冷静一下,这个帖子说姜闻星给陈绵绵送东西,热搜说姜闻星被陈绵绵嫌弃厨艺,星光工作室证实了姜闻星是陈绵绵粉丝,也就是说,陈绵绵从头到尾都没有答应过

    卧槽,楼上你发现了盲点。

    卧槽,是姜闻星倒贴

    陈绵绵其实只想好好拍戏,偶尔看看微博。

    她的每一场戏难度都很大,奈何最近她的话题总是炸,李燃为了公关,也马不停蹄地给她打电话。

    姜闻星,姜闻星,姜闻星。

    陈绵绵真想把这三个字从脑子里挤出去。

    没过两天,她从大学时期就关系很好的朋友成锦录完一期综艺节目,特地坐飞机来风光剧组探班了。

    成锦是热门主持人,比陈绵绵忙得多,上次她们见面还是在陈绵绵常住的城市吃烤串,痛斥风光天价的违约金,之后只在微信上断断续续地聊过。

    圈内演员多少都与成锦接触过,平时喊陈绵绵都叫“绵绵”,成锦来了却毕恭毕敬地喊“成姐”,哪怕她们两人同龄。

    成锦比陈绵绵稍高,弯起眼睛笑着揽过陈绵绵的胳膊,柔声柔气地说“绵绵累不累累了咱们去吃火锅。”

    陈绵绵撕开一包从应援那天至今没吃完的小零食,斩钉截铁道“不去,我现在不能起痘。”

    成锦“那这包零食也不能吃了,给我。”

    陈绵绵“可是我想吃。”

    成锦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好吧,你吃吧。可是你吃完就得陪我去吃火锅,不然我就告诉李燃你拍戏期间拒绝保持身材。”

    陈绵绵“”

    成锦看着她吃完,赶忙起来“走嘛绵绵,司机在外面等我们呢,我真的馋了,你看我大老远飞过来,一个人吃火锅多没意思啊。”

    旁边的剧组众人“”

    成锦在综艺舞台上穿亮眼的演出服,平时打扮以黑白红为主,台上台下都走御姐风,以犀利嘴毒闻名。

    剧组众人听到她和陈绵绵说话的时候,都以为成锦吃错药了。

    综艺毒舌女王成锦语气幼稚又温和地请求陈绵绵一起吃火锅,这种崩人设的爆料也足够掀起一小片水花。

    可惜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两人抹了抹刚吃完零食的嘴,走了。

    成锦和陈绵绵换上不怕脏的衣服,让司机开到离影视城很远的一家店里开了个包房,点了鸳鸯锅。

    陈绵绵没敢太放肆,只吃清汤锅。成锦主要吃辣锅,店里冷气开得很足,但她还是辣得嘶嘶吸气。

    “嘶我有一个好消息,之前莫东升帮你联系到的综艺节目,台里确定让我来主持了。”

    陈绵绵眼前一亮,安心了不少“有你在就好,我还没上过综艺,说实话真的有点怕踩坑。”

    “还有两个坏消息。”成锦喝了口酸梅汤,神秘一笑。她稍微有点职业病,透露消息时喜欢拉长悬念卖关子,陈绵绵已经习惯了。

    “说吧,我承受得住。”

    “第一个,楚怜也上了受邀名单,正在谈合同。她知道你也在这个节目里,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在节目里踩你的。”

    陈绵绵深吸一口气“怕什么来什么。”

    成锦摆摆手“放心,有我在,整个综艺舞台就是她的沼泽,她随便一踩都是坑。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

    陈绵绵脑筋灵光一闪“你别告诉我姜闻星也受邀了。”

    成锦夸张地“哇”了一声“绵绵你好聪明。”

    陈绵绵呛到了,一口肉差点没咽下去,赶忙喝了几口水。

    紧接着她想起莫东升那吊儿郎当不正经的样子,想起她几乎是同时接到并签下风光与这份综艺的合同。

    一个猜测在陈绵绵心里慢慢浮现。

    “你说,莫东升和姜闻星认识吗”

    成锦眨了眨眼睛,没有正面回答她“你想到什么了”

    “他会不会是故意让我拍姜闻星的电影,和姜闻星一起参加综艺”

    成锦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但姜闻星拒绝过你啊,怎么可能让朋友出面制造机会是巧合吧。”

    陈绵绵抬起头,看到成锦吃辣吃得脸颊泛红,满头是汗,叹了口气“不想这些了,好好拍综艺才是真的,一个楚怜一个姜闻星,都够我烦的了。”

    “姜闻星也不烦吧,顶多就是没有综艺感,上了节目我还得想办法带他融入进来。”成锦边说边刷微博,忽然手指停在一个地方,“哇。”

    “怎么了”

    成锦眯起眼睛,方才轻松的神态一扫而空,带上了几分厌恶“有人说你是糊神,五官风水不好,会带得风光票房惨败。我看又是楚怜搞的,他们公司也不知道换几个营销号出来作妖。”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更新没啦明天凌晨继续更新么么哒,,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