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闻星是业界公认的天才,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一声充满尊敬的“姜导”。他盯着“小姐姐”三个字,心情复杂地点进了自己的主页。

    账号信息一片空白,只有几条陈绵绵相关的微博。

    用户昵称“棉花糖12345”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性别填的是“男”。

    他足足看了好几遍,终于明白,让别人错认他性别的,是那个文艺的粉色棉花糖头像。

    他很少拍照,手机里连自拍都没有,最近拍过的还是陈绵绵练舞的照片,偷拍了不止一张。他挑了其中一个当头像,把那个惹人误会他性别的头像换了,这才回到私信界面。

    陈绵绵的粉丝请他当后援会的会长。

    姜闻星作为一个青年文艺片导演,基本不关注粉圈生态,但是他很清楚,后援会是明星在粉圈的招牌,办得好可以积累人气帮助宣传,出了问题却会拖累明星本人。

    他擅长拍戏,却不会引导粉丝圈。

    棉花糖12345抱歉,我可能做不来,但一切金钱和资源上的帮助都可以找我。

    他打开和陈绵绵的聊天框,按照惯例给陈绵绵发了声晚安便睡了。

    接下来的一周,陈绵绵总能收到小演员递给他的一支白玫瑰,风雨无阻。

    她问过小男孩哪里来的白玫瑰,他都说附近买的。可这附近哪有花店

    她问剧组其他人,都说风光的影棚没搭在影视城中心店铺扎堆的地方,最近的花店需要开车才能到。而唯一的流量女星楚怜罢演女主之后,余下的都是演技上颇有造诣,但人气一般的演员。没有成群结队的探班粉丝,风光片场自然也吸引不到捧着花四处叫卖的小贩。

    眼看小演员就要杀青,陈绵绵将手中的白玫瑰花交到李燃手上,微微皱着眉“燃燃,你有办法吗”

    半大的小孩子,怎么可能为了买新鲜的玫瑰天天跑去离他们很远的花店这事蹊跷。

    李燃接过花,装模作样地闻了一下,自信满满地笑了笑“我是谁我可是赫赫有名的经纪人,这个影视城来了多少次,见过多少粉丝了这朵花来自哪个店,这两天就给你找出来,然后再找个人去蹲点花店就知道了。”

    陈绵绵的眉头却没有舒展,她又看了一眼那朵还带着水珠的鲜花,叹了口气“我还倒希望真的是孩子自己送的。”

    李燃突然喊道“别动”

    “啊”

    李燃迅速掏出手机,快门的声音接连响了七八下,陈绵绵还处于茫然的状态中,李燃却心满意足地收起了手机。

    “你干什么”

    李燃美滋滋“你皱眉起来也挺好看的,我拍下来营业。”

    陈绵绵“”

    她瞥了一眼自家的经纪人,哭笑不得地上了保姆车,往拍摄现场赶去。

    车程不过五分钟,剧组的人到了一半。今天拍雨戏,陈绵绵刚到,就被人拖着去贴暖宝宝。

    换做平时,姜闻星也该在场地周围指导走位,但陈绵绵朝场地角落看去,他还在低头看手机。

    只有坐在姜闻星身边的助理才知道姜闻星在看微博。

    他被“绵绵的棉花糖呀”拉进了人数不算多的后援会群。刚一进群,群里就在讨论探班应援的事情。

    绵绵的棉花糖呀那应援物品的采购就定了,我今天去买,q版的纸袋子也弄好了,鲜花一定要定好当天去拿,不然会不新鲜。

    绵绵的棉花糖呀图片jg

    姜闻星打开那张图片,是给剧组应援物品的清单。

    矿泉水、蛋糕和一个定制钥匙扣,花是便宜的满天星。

    他对着那个简单的清单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心里已经预感到,陈绵绵会被别人暗暗嘲笑应援太寒酸。

    群里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明天的探班时间和计划。

    棉花糖12345她喜欢白玫瑰,不喜欢满天星。

    绵绵的棉花糖呀诶小姐姐,你确定吗

    棉花糖12345不是小姐姐。确定。

    阿豆不是阿斗哦哦妹妹你好可就算绵绵喜欢白玫瑰,我们的经费也买不起啊

    几分钟后,陈绵绵新后援会的会长“绵绵的棉花糖呀”收到了一个私信。

    棉花糖12345有收款账户吗

    棉花糖12345我新列了一个应援物品清单,会长可以考虑一下。

    雨戏拍完,陈绵绵的外衣都湿透了,乌黑的长发在雨水中浸过,一绺绺地贴在纤瘦的背上。这段ng了好几次,她衣服里贴的暖宝宝都凉了。

    等这一条终于过了,陈绵绵被冷水浇了好几个小时,冷得直哆嗦,原地跺了几下地面,不停地搓手哈气。她给大家的印象一直都是从容不迫的,此时在雨里瑟缩起来,平添了几分可爱。

    夏季很少有人带着厚衣服,顶多就只有防晒外套,姜闻星早就让助理帮他备了一件羽绒服放在手边,连回放都没来得及看,赶忙冲过去给陈绵绵披上。众人纷纷侧目,目瞪口呆地看着姜闻星亲自把陈绵绵扶进屋子里。

    陈绵绵感受到男人握着她肩膀的温度,只觉得脸颊滚烫,还有点发晕,不知是不是累的。到了晚饭时间,她没什么精神,盒饭吃了几口,恹恹地回房间休息了。

    她把自己慢慢沉在干净的被子里,连手机都不想碰,直到天光渐暗,窗帘透过模糊的月色。

    静谧的夜晚里有人敲门,轻柔地叩了三声。陈绵绵勉强起身开门,竟然看见姜闻星提着小保温壶和一个药店的袋子,背着走廊的光,模样隐在暗沉的阴影里。

    “姜导有事”

    她思维不太清楚了,只觉得这人好看得很,提着个壶,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而后她的视线扫过药袋,恍然明白,这男人是来看自己的。

    “你回去躺着,吃药。”姜闻星言简意赅,顺着往前一步就进了门,比进自己家还理所应当。

    陈绵绵身上乏力,懒得和他计较,坐到床边,背靠着墙。

    她凝眸一看,姜闻星在她屋子里烧了点水,把那罐粥的盖子打开,丝丝热雾腾起,飘来极淡的香气。

    姜闻星还在装药的袋子里用纸巾包了个勺子,舀了一口汤,送到她嘴边。

    陈绵绵愣住,迟迟不肯动作。她躺了半个晚上,知道自己多半是感冒了,可姜大导演喂她喝汤,这是在做梦吗

    “没力气”

    她一听姜闻星这话,就知道他会错了意,然而想反驳也晚了。

    姜闻星的手轻轻扶着她的腰,灼热的温度立刻贴了上来,动作却是尊重的,没有一丝逾越,只是要扶她起来喝汤。

    勺子送到嘴边,陈绵绵只能任由男人半抱着自己,一口一口地喂。

    葱白、姜片、红枣炖的汤,像网络菜谱里的感冒汤。难为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姜大导演考虑得这么周全。

    她等喝完,又就着汤喝药,半晌才想起哪里不对劲。

    姜大导演煲的汤,居然不是甜的。

    这人不是糖和盐分不清楚吗

    姜闻星好像与她心有灵犀似的,也忽然说“那天的菜,你没吃,我就自己尝了几口。”

    陈绵绵有点尴尬“嗯”

    姜闻星低声说“这次我提前尝过了,不甜。”

    此言一出,陈绵绵不仅胃里温热,心里暖和,脸也更烫。

    “谢谢姜导。”

    陈绵绵没来由地紧张,不想让他继续呆在这里,但没有力气赶走他“您回去吧,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那怎么行。”姜闻星拒绝得毫无余地,一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要多看一会儿。”

    陈绵绵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之后,只觉得脑海里有大把的烟花炸开,分辨不出气愤和羞恼了。

    等姜闻星出了门,陈绵绵把自己的半张脸埋进被子,下意识地遮住可能发红的耳朵,去听被子里的呼吸和心跳。

    第二天,陈绵绵没有请假,坚持拍戏。剧组的人劝她休息,但她心里清楚,整个剧组的进度都压在她一个人身上,她感冒休息一两天,之前为赶进度练舞的力气就可能白费。

    李燃知道陈绵绵生病之后,第二天就赶来看她,早上正好和陈绵绵在门口遇见,才刚一起踏进片场,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风光开机以来,剧组只从几个配角演员粉丝那里收到过零零散散的小物品。可今天片场外围的空地上,摆了一大捧簇成爱心形的白玫瑰,大得能让人躺在这片花海里。

    旁边立着用陈绵绵的风光海报形象剪出的人形立牌,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在拍照。

    “我的”

    陈绵绵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粉丝应援可以这么抢眼。

    李燃也拿起手机连拍了好几张,把手里刚点上的烟都掐了,低声凑到陈绵绵耳边说“绵绵你看看,你的粉丝都是土豪啊。”

    陈绵绵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白玫瑰花海旁拼起了几个折叠式的台子,堆放了很多精致的小挂饰,不同口味的饮料和小零食,种类五花八门。夏天用的毛巾、洗发沐浴套装、遮阳伞和雨伞、男士女士墨镜一应俱全。

    看数量,是给整个剧组用的,细看包装,都不是平价商品,甚至还有轻奢品牌。

    她现在连手头唯一一部女主戏都没拍完,才多少人气哪怕是一线流量明星,也很少有粉丝应援会送这么多贵重的东西。

    即便有,也都是流量明星代言的品牌为了宣传才赞助的。

    她可没有这些轻奢品牌的代言。

    陈绵绵脑子还有点晕,一时不知如何表达,愣愣地对李燃说“我先进去拍戏了。”

    “等等,跟你商量个事。”李燃灵感乍现,赶紧拦住她,把她拉到一边的角落轻声说“楚怜这样的咖位,我都没见她的粉丝晒过这么大排场的应援。她现在在隔壁剧组和管杨演戏,她是女配,我去找管杨叙叙旧,看她的应援如何。可以搞个对比热搜。”

    陈绵绵恍然大悟,赶忙点点头。

    她这些年来,心里也憋着一口气。风光开机前楚怜在背后的种种刁难她都记在心里,楚怜可以咬着她,她也可以反击。

    李燃思考片刻,继续说“她最近演戏也越来越敷衍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把你们俩的应援和敬业程度一对比,稳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