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是一个很特殊的大女主电影。

    大多数大女主电影或者电视剧里,至少会有一两个和女主同龄的男性角色。而风光全剧戏份最大的男性是剧里女主的儿子,影片开场时,这个儿子只有八岁。

    于是开机仪式上,陈绵绵牵着小演员,和一众配角走过场,与姜闻星不过互相看了一眼,随即各自忙碌,一句话也没说。

    陈绵绵瞥了一眼规规矩矩的媒体,对李燃轻声道“真是一群见风使舵的东西”

    即使姜闻星公开澄清女主的选角是制作方公平的决定,陈绵绵出现在记者面前时,也还是总有那么一两个记者来问她关于风光选角的问题,旁敲侧击地打听她与姜闻星的事。但是今天风光开机了,姜闻星本人就在现场,这群媒体反而不敢说话了。

    李燃笑了笑“这不就是娱乐圈嘛”

    捧高踩低,跟红顶白。

    开机仪式落幕,李燃一边掏了掏口袋里的烟盒,一边玩着手机,对陈绵绵说“我去找个地方抽烟”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脸色突变,连刚掏出来的烟都掉到了地上。

    陈绵绵一愣“怎么了”

    “沈光临这个没脑子的,”李燃微微眯了眯眼,方才的错愕消失得很快,眼中立刻出现了些许怒火,“给你惹祸了。”

    “嗯”

    李燃拉起陈绵绵的手,左右看了看,朝着没有人在的化妆间走去。

    没走出几步,一个高挑的身影突然靠近,挡她们的面前。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去哪马上各大平台就要录制采访了。”

    姜闻星半敞着白西装,内里配着黑色衬衫,配色简约,却衬得他格外出挑惹眼。陈绵绵骤然停下脚步,突然这么近距离地看着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姜闻星,呼吸一滞,差点撞进那人乌黑的眼眸中。

    她用眼神询问李燃。

    风光的开机仪式受到各大视频网络和平台的关注,是前期宣传比较重要的一个部分,即使必要的流程已经走完,后面也还有访谈,陈绵绵身为女主,绝不能莫名离场。

    李燃似乎很急,刚停下脚步,也没有心思和姜闻星解释,随口一说“绵绵现在不能接受采访”

    姜闻星的助理在他的身后问道“什么急事吗访谈都是约好的,如果没有急事,陈小姐最好还是要留下。”

    这话也确实没说错,现在走不太好。

    陈绵绵微微抬首,面对疑惑的姜闻星,她拉了拉李燃,刚打算说话,李燃却突然开口道“刻不容缓,绵绵突然来大姨妈了。”

    李燃随即拉起陈绵绵的手,绕过姜闻星径直朝着化妆室走去。

    助理“”

    姜闻星“”

    陈绵绵“”

    姜闻星微阖着双眼望向陈绵绵离开的方向,把“大姨妈”这三个字放在脑子里滚了三圈,这才微微侧过头,对助理说“把我电脑给我。”

    助理没有把刚才李燃说的“大姨妈”和姜闻星现在要用电脑的行为连在一起,他赶忙点了点头,转头就去取姜闻星随身带着的笔记本电脑。

    化妆室里没人,四面墙角堆了些杂物和纸箱,墙上挂了几面镜子,镜中画面相映,将狭小的化妆间衬得宽敞了些。陈绵绵略一转头,望见镜子里自己的倒影。深蓝色的裙子衬出曼妙身姿,裙摆上点缀的亮片被灯光洒过,闪耀得如同星光。妆容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修饰,将她原本就精致的五官描摹得更加耀眼鲜活。

    所有演员在开机仪式前就化好了妆,在外面忙成一团,嘈杂的声音时不时从门缝里漏出,但没有人来打扰陈绵绵和李燃。。

    “到底发生什么了”

    李燃一向有分寸,怎么会突然这么火急火燎的出了什么大事了吗

    李燃近乎咬牙切齿地说“还不是沈光临我之前为什么眼瞎了签了这么个玩意”她把屏幕一解锁,跳出了微博视频的界面。

    沈光临穿着之前和陈绵绵参加电视剧发布会的礼服,非常好认。他站在台上被记者们簇拥着,前方放着话筒,显然是在接受单独采访。陈绵绵眨了眨眼,有些意外。

    那天她被记者堵着是因为风光的事情,沈光临刚出道就能招到这么多记者了

    采访几乎被场中的喧闹声掩盖,李燃调大了音量,陈绵绵刚好听到了记者下一个问题“你知道陈绵绵小姐和姜闻星姜导演之间的关系吗”

    陈绵绵一愣。

    原来记者们堵着沈光临是因为她跑了,指望着从沈光临这个同公司同经纪人的艺人口里掏出点什么呢。

    只见视频中,沈光临笑容停了一下,似乎没有预想到会被采访关于陈绵绵的问题。

    “绵绵姐啊,”他迅速管理好了表情,再度恢复和善而又帅气的笑容,“大家不要捕风捉影啦,绵绵姐和姜导演没有什么关系,绵绵姐刚才亲口和我说的,说姜导演看不上她。”

    记者得到了满意的回答,随后象征性地问了沈光临一个问题便结束了采访。

    陈绵绵总算知道李燃为什么脸色突变了。

    “你现在不能出去”李燃是真的气得急了,顾不上是在室内,拿起一根烟就点,这才缓解了一些暴躁,“绝对不能出去这都是一个月前的采访了,放在今天发出来,不就是为了让我们没有准备吗”

    陈绵绵也有点慌了。

    她接了风光女主角,本该走出翻身的第一步,可是风光才刚开机,就猝不及防地被黑料送上了热搜。

    而且

    她这样空降热搜,姜闻星如果看到了,一定会在内心嘲笑她吧

    穿着细高跟的脚底酸痛不已,黑料热搜更是让她心里一紧,被铺天盖地的疲惫感占满。她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掏出手机,说“你的意思是,那几个采访的媒体商量好了,今天风光开机采访的时候要在小沈的回答上做文章来问我”

    “不然呢媒体又不是做慈善的,这种采访帮你压到现在发,不就是为了等一下开机访谈的时候杀你一个措手不及就是怕发太早了,我们准备好了措辞”

    李燃吐出一口烟,打了公关团队负责人的电话,一边对陈绵绵道“就算被别人说是你摆架子不去采访,你都不能现在出现在记者面前沈光临当我傻呢看不出来他这句话是故意的在娱乐圈混,他那点小心机,还真当自己是根葱”

    电话接通了。

    李燃立刻放下烟,同电话那头商量起了公关策略。

    陈绵绵打开自己的手机,点进了陈绵绵的超话。

    这个超话的量和讨论量都不算低,但是以往点进去,从话题的广场往下滑,能看到寥寥无几的路人,在讨论她究竟哪年拿的影后,感叹一下娱乐圈还有她这么个人,或者曾经关注过她的人,感叹她现在越来越糊。

    量和讨论量都是当初她刚拿影后的时候冲上去的。

    可是现在,这个广场又活跃了起来。被沈光临的采访视频填满,许多媒体官方微博甚至剪掉了前后两个客套的问题,只留下了陈绵绵与姜闻星的问题。除了现场采访的媒体,还有许多都是借着热度,跟风讨论的营销号。

    还有人把当初陈绵绵说的“我和姜闻星的关系就是没有关系”和沈光临的“绵绵姐刚才亲口和我说的,说姜导演看不上他”这两句话剪辑在了一起,用讽刺的配文为舆论煽风点火。

    李燃滔滔不绝,语气急促,足以看出这件事有多么严重。

    但是李燃的反应再快,姜闻星看不上陈绵绵这个话题也以极快的速度空降热搜第三十四位。

    半个小时后,姜闻星看不上陈绵绵直接窜到了第六位。

    这话她只是说来自嘲的,可如果出现在采访里,就有无限断章取义的空间,由沈光临说出来,更是暗示她和姜闻星必然有一些来往,甚至还可能是她倒贴姜闻星遭拒。

    这种一看就是吃瓜群众最喜欢的八卦,出现在后排热搜也算正常。

    但是以她现在的人气,这个话题半个小时内直接窜到前十,必然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了。

    陈绵绵眉头紧皱“有人下场了”

    有人敲了化妆间的门。

    清脆的敲门声响了三下便停了下来,随后安静了。

    陈绵绵和李燃面面相觑,李燃连正在打的电话都给挂了,没有出声。

    过了片刻,规律的敲门声又响了三下。

    陈绵绵将手放在嘴边,低声对李燃说“来用化妆间的”

    李燃神色一凝,也低声道“也有可能是找过来的记者”

    陈绵绵噤若寒蝉,更是不敢出声了。

    敲门的人似乎猜到了她们的心思,醇厚磁性的声音透过厚厚的木门传来“是我。”

    这道声音像是远方传来的悠扬歌声一般,平静低沉,让愈发焦急的李燃和陈绵绵都是一愣。

    陈绵绵这才站起身,将李燃方才锁上的门打开“姜、姜导”

    姜闻星原本毫无波澜的双眸瞬间浮现出些微笑意,他抬起手,将白色的透明塑料袋举到了陈绵绵面前。这个塑料袋上印着一个药店的标识,装着好几盒不一样的药,陈绵绵随意一瞥,就看到了暖宝宝还有卫生巾

    姜闻星见她没动静,往前推了推塑料袋,放到了陈绵绵手中“给你的。”

    “啊”

    “怕你不舒服。”

    陈绵绵“”,,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