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莫东升进了姜闻星家的客厅。

    他瞪着眼睛打量着姜闻星,随即凑近眨了眨眼“你是姜闻星本人吧”说出来的话实在不是姜闻星会说的。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姜闻星换下了被雨打湿的西装,穿着一件白色的宽松卫衣和黑色运动裤,比西装革履的模样稍微平易近人了些。

    “看够了吗”姜闻星问。

    莫东升清了清嗓子“没有,我感觉我在做梦,你你你你你再问一下刚才的问题”

    姜闻星瞥了他一眼“不回答就走。”

    “回答”莫东升立刻乖巧地坐下,他拿起茶几上的瓜子,迅速地嗑了几个,这才说,“了解哥们,我可告诉你,不管是什么款的女人,辣的甜的软的我都了解”

    姜闻星又瞥了他一眼。

    下一刻,莫东升听到他这位好朋友淡漠的声音带着满满的疑惑“她一开始态度很好,突然赶我下车又摔门,是怎么想的”

    莫东升头一歪,当机了。

    “啊”

    陈绵绵没有回家,约了自己的闺蜜,去一家比较偏僻的烧烤店,要了一个包间。

    她憋着一口气,吃得越来越快,成锦才刚吃了两口,就看到陈绵绵面前堆了十几根竹签。

    成锦“”

    成锦目瞪口呆地看着陈绵绵把一整盘的羊肉串都吃了个干净,惊叹道“绵绵,你新戏角色是只猪”

    陈绵绵“”

    她那向来带着三分笑意的桃花眼露出无奈的表情,对成锦说“千万别对李燃说,她肯定要骂我不控制身材了。”

    “你知道要控制身材你还这样吃”成锦和她在影视学院时便是好友,说话也不会拐弯抹角地顾忌太多,“吃成一只猪你连演配角的机会都没有了”

    陈绵绵叹了口气,美味的食物入腹后,她突如其来的脾气消了一些,语气也平静了不少“我就是有点烦躁。”

    “烦躁因为上次的黑热搜吗这不是解决了嘛,摸摸头”

    陈绵绵微微往旁边一侧身,避过了成锦伸过来摸她头的手,嫌弃道“你的手抓过烤串了”

    成锦“”

    陈绵绵喝了一口冰水,叹了口气“我今天把风光的女主角签了。”

    成锦双眸一亮“那不是挺好的吗这可是姜闻星第一部商业片的女主啊,先前可是楚怜那个咖位才能够得上的。我听说楚怜之前还想用她退出剧组来威胁星光把你这个配角换了,没想到星光直接顺着杆把她这个女主换成了你,现在你签了,还不是气死楚怜”

    成锦、楚怜和陈绵绵同期出道,都是同一所影视学院毕业的。成锦和陈绵绵从小练习舞蹈,在学校一起练舞,关系也比别人来得好一些,和楚怜却不是很熟。

    陈绵绵出道拍的第一部电影是王必芳导演的,陈绵绵是女一,楚怜是女二。陈绵绵借此斩获最佳女主角的小金人和年度最佳新人奖,楚怜却毫无收获,被陈绵绵盖过风头。

    谁曾想风水轮流转,如今楚怜虽然在电影圈籍籍无名,但是混成了一个流量女爱豆,与陈绵绵的处境天差地别。

    现在陈绵绵反倒演了姜闻星导演的风光,以楚怜那个脾气,肯定要气死。

    陈绵绵之前接风光,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争这一口气。

    另一部分原因是她心中对演戏和翻红存在的不愿意熄灭的点点渴望。

    “可是签完合同,我又后悔了。”

    “啊刚签完合同你就后悔发生了什么”

    “还能是什么”想起今天送姜闻星回家发生的事情,陈绵绵又忍不住来了气,“除了姜闻星,还能因为什么”

    她将下午发生的事情和成锦说了一遍,接着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当初想也不想就拒绝我的是他,现在来找我拍戏的也是他,拍戏就算了,他还说那样意味不明的话,当我傻呢看不出他在撩拨我我现在都绕着他走了,他还来耍我之前莫东升来找我去试镜我看就很有问题”

    难得听到陈绵绵这么一长串的吐槽,成锦知道她这是真的来脾气了。成锦没有立刻接话,而是思索了片刻,才道“你还记得合同的违约金是多少吗”

    陈绵绵一愣。

    合同都由李燃和公司的法务部审核,李燃给她的时候说的是片酬价格公道,没有说违约金这种东西毕竟她能够拿到这种大制作的女主就要谢天谢地了,没人想过违约这回事。

    她回忆了一下,断断续续地说“二二十万二后面几个零来着”

    成锦让她看看文件。

    她打开手机,在邮箱里翻到了合同的电子版,一路往下滑,才在电子文件的最后几页看到了违约金数额。

    两千万。

    陈绵绵“”

    成锦“”

    陈绵绵现在只想给成锦表演一个当场去世。

    成锦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乖,今天吐槽完了,把今天的一切都忘了,乖乖去拍戏吧。”

    陈绵绵“”

    天杀的姜闻星

    一周后,电话一直假装“打不通”的莫东升给李燃打了电话,并且发来了之前许诺好的综艺合同。

    他叽叽喳喳地在电话中说完和综艺相关的内容,李燃正准备兴师问罪骗陈绵绵去试镜这件事,莫东升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李燃“”

    她带着的两个艺人下午都要去另一个电视剧的发布会,没有那个闲工夫和莫东升打拉锯战,只好在记事本上记下综艺的时间和注意事项,带着陈绵绵和另一位男演员沈光临参加活动去了。

    这个圈子大多迷信,陈绵绵糊了之后没什么人敢用她,她能拿到的都是戏份很少的配角,这次她参加发布会的电视剧还是李燃动用人脉,给她还有李燃手下另一个男艺人沈光临安插了小配角。

    虽然戏份很少,但越是戏份不多的配角,发布会就越不会缺席行程有问题不来发布会是主角才有的待遇。

    沈光临年纪比她小一些,刚出道,演这部剧是来混个脸熟,和她这种接口饭吃的状态不一样。

    第一次参加发布会,沈光临探头探脑的,一会问问陈绵绵那一堆媒体在干什么,一会紧张地看着台本,害怕一会几分钟的上台会出问题。

    等到陈绵绵和沈光临都按照流程在台上待了几分钟,沈光临一坐下便好奇地问道“绵绵姐,男女主要在台上那么久,你以前参加发布会的时候,不累吗”

    以前

    陈绵绵目光一淡。

    其实也没有参加过几次,她出道即巅峰,年轻气盛,当时还拥有和姜闻星告白的自信。

    后来她几乎没接过主角,现在连发布会都只需要走个过场。她笑了笑,神情如常,语气轻松“当然累,一般这种场合都要穿恨天高,你是男的就轻松点啦。你才刚出道,以后有的是机会体验。”

    沈光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绵绵姐下部戏也是女主了,话说绵绵姐真厉害啊,那可是大导的商业片女主。绵绵姐什么时候也帮我引荐一下姜导”

    听到最后一句话,她淡茶色的瞳孔眯起,标准客套的笑意瞬间消退,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小沈,我和姜导演不熟。”他们很久很久都没有联系了,现在姜闻星的工作电话还把她加入了黑名单。

    至于私人电话,呵,这么久没有打过了,都不知道号码换了没。

    沈光临没有想到平时温声细语的陈绵绵也会沉下脸,尴尬地笑了笑“姐你可说笑了,黑热搜星光工作室都帮压下来,哪能和姜导不熟啊。”

    陈绵绵抿紧嘴唇。

    毕竟都是李燃带的艺人,她表现得太过严肃日后便难以相处,李燃对她的好没话说,她也不想给李燃添麻烦“他可看不上我。小沈,玩笑不能乱开,我没什么,姜导要是听见了,还说你平白掉他身价呢。”

    话音刚落,沈光临忙不迭道歉。

    只是气氛已经尴尬了,陈绵绵和沈光临一直沉默到发布会结束出场。

    她本想把姜闻星的名字长久地埋在心底,这几天却总是频繁听人提起,耐性再好的人也会烦躁。临退场时,好几个记者一窝蜂涌上来,将一堆话筒捧到她眼前“陈小姐,对于传闻你与姜闻星导演有来往,空降风光女主的事情,可以说点什么吗”

    从那日姜闻星对她不清不楚的撩拨态度到现在,她已经听了无数遍姜闻星姜闻星姜闻星,耐性终于到了一个临界点。

    炸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