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方才那么淡定地用自己的车将人送走,就没有考虑过自己没车吗

    这不可能

    当她不知道姜闻星一个电话就能找到车来接送

    她抿了抿唇,嘴角扯起微笑,眼尾勾起,带动三分风情“姜导开玩笑了,您怎么可能没车呢”

    他一点都不想和姜闻星再扯上关系、再有任何私下的接触。

    以这人万事运筹帷幄的性格,出来前没有叮嘱工作室的人多开一辆车就已经很让她难以置信了。

    岂料男人挑了挑眉,那向来淡漠疏离的脸上竟然透露出一丝笑意,连展平的薄唇也动了动,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的弧度。他的声音透过雨雾,将她拉入无法转圜的温柔漩涡中“真的没有。”

    他说着,还指了指公司大门,空无一物,一辆车都没有。

    陈绵绵愣了愣,姜闻星却一点都没有平日里话少的样子,接着道“我的裤腿湿了。”

    指着门口的手指轻轻一拐,指向自己沾了几滴雨水的西装裤。姜闻星的语气很是平缓,不带一点冷意,甚至还带着一丝笑闹的感觉,让她无法生出任何反驳的心。

    李燃一眼便看出了她的动摇,拉起她的手,就把她拉到了姜闻星的伞下面,宽大的黑伞将他们两人都遮蔽住,李燃笑道“姜导,我这边其他艺人还有事,下回见。”

    她挥了挥手,对陈绵绵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转眼就迅速窜回公司,消失在了雨幕中。

    陈绵绵“”

    她看着李燃迅速离开,突然有一种被自家经纪人卖了的悲伤感。

    “你的车在哪”她还没来得及转过头看向姜闻星,撑着伞的男人便问道。

    高大的男人富有磁性的低沉声音将她笼住,轻易就能挑动她的情绪。她有些慌乱,想要离姜闻星远一点,可是伞外雨势正浓,雨线将她围在小小的天地,无处可逃。

    姜闻星究竟是怎么想的

    当初拒绝告白的人是他,如今让她送回家的人也是他。

    她只好挤在姜闻星的身边,感受着这人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轻声开口道“那里”

    随即指向不远处停着的一辆白色小轿车。

    两人挤着一把伞,再宽大的伞面也变得狭小,而她心里再局促也不得不向对方贴近。她的牛仔裤腿也被雨水溅到,发梢被溜进伞内的雨水打湿,稍稍贴在了一起。

    伞柄微微动了动,整张伞朝她所站的地方倾斜了一下,将她完好地遮蔽住。

    姜闻星看着无所遁形的她,淡淡地说“好。”

    男人迈开步子,带着她在这泼天的雨幕中穿行。

    在这样的倾盆大雨里,姜闻星也走得从容不迫,她站在姜闻星的右侧,伞朝着她倾斜,雨水打湿了男人左侧的衣袖。昂贵的藏蓝色西装面料因为沾了水,颜色更加深了一些。

    姜闻星却恍若未觉。

    她身上的白玫瑰香水同这人身上的味道夹杂在一起,无时无刻不牵动着她的荷尔蒙。凉薄的雨幕中,姜闻星撑着伞,不让雨水打到她的身上,身上格外温暖可靠。

    可这种温暖的感觉都是假的。

    陈绵绵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男人冷酷起来比谁都无情,那一点自己都不愿承认的心动,抵不过让她远离姜闻星的理智。

    自从姜闻星拒绝了她的告白之后,这是他们第一次并肩走在路上。

    姜闻星为她撑伞,甚至为她扣好了安全带,自己绕了一圈坐到副驾驶座上,收好伞,安静地坐在那里。

    车门关上,一切喧嚣的雨声突然被隔绝在了外面,陈绵绵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耳垂本来已经有些退去的温度和绯红瞬间又烧了上来。

    走得太快了,他就这么上了车,让她连婉拒的话都来不及说。

    陈绵绵只好说“姜导,您的工作室在哪里”

    “不去工作室,”姜闻星侧过头,认真地看着她,黝黑的瞳孔像是盛着星辰的天空,“我回家。”

    回家

    陈绵绵眨了眨眼,问道“我不知道您家在哪。”

    她端起礼貌疏离的态度,生怕说错一个字,姜闻星会以为她还想缠着他不放。

    心动又如何自己的这点面子,她还是要留的。

    雨刮器一声又一声地拂去雨幕,姜闻星从他那微微有些被雨水打湿的西装口袋中掏出手机,对她说“我给你导航。”

    陈绵绵扭头看向姜闻星的手机屏幕,屏幕一解锁,天气预报的界面就跳了出来,不用细看,接下来的时间里都是暴雨的标志。

    陈绵绵“”

    她的表情微不可查地挣扎了一下,思绪纷杂,满脑子都是姜闻星刚才故作无辜的样子,怎么想怎么可恶。

    姜闻星从他们签合同到现在,第一次打开手机。也就是说,这人在来之前,分明就看过天气预报了

    明知道会有暴雨,还让助理和工作室的员工坐着他的车回去,自己一个人留在她公司门口

    她突然来了火气。

    姜闻星在耍着她玩吗

    导航的声音响起,陈绵绵踩动油门,双唇微张“你”

    是不是故意让我送你回家的

    这句话在她喉咙里绕了一圈,还是说不出口,太自作多情了。

    “我”姜闻星挑眉。

    陈绵绵不再说话。

    过往已逝,面前的姜闻星毕竟还是一个人脉财富具备的导演。

    她忍着火气,一路上两人之间横亘着沉默,即使有导航语音偶尔出来缓解尴尬,她也还是窘迫难当。

    姜闻星自始至终都侧着头看她,乌黑的眼眸中倒映着陈绵绵的影子,不见丝毫冷淡。

    就快要到了,陈绵绵在红绿灯前刹住了车,导航的声音也戛然而止,她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微微一紧,姜闻星的气息将她环绕,让她无所遁形。

    她顿时有些无措,想赶紧离开这小小的空间。

    “姜导,制片方选择我理由真的就是这么简单吗”她问出自己的疑惑。

    车内沉默了几秒,陈绵绵方才听到那人清冽的声音“什么原因,这么重要吗”

    “我只是”她看着在雨中仍然川流不息的车辆,顿了顿,“不想真的成为一个莫名其妙空降女主的人。”

    雨势似乎小了一些,淅淅沥沥的雨声被车窗削弱了不少,微弱地在耳畔响起。

    “没骗你。”

    陈绵绵没懂“嗯”

    “刚才说的两个理由,”姜闻星看着她,突然微微倾着身子,凑到了她的耳边,“是真的。”

    红灯还剩下十秒。

    “但还有第三个原因,你猜。”男人说话的气息带着温度,一字一句的,一点一点灼烧着她的心。

    绿灯。

    陈绵绵踩着油门,白色的小轿车在十字路口转了个弯,随后停在了一栋别墅前。别墅很新,同她先前去的王老师的家截然不同,是带着现代风格的新颖设计。

    她停好车出门,利索地绕到另一边,开门解开副驾驶上的安全带,毫不拖泥带水地把姜闻星拉了出来。

    雨已经小了很多,毛毛细雨朦胧如烟,陈绵绵把姜闻星的伞扔到他手中,“砰”地一声关上副驾驶座的门,二话不说钻进车里,开车扬长而去。

    姜闻星怔在雨里,忘了撑伞,细小的水珠在睫毛上颤动,掠过他茫然的双眸滑落下来。

    陈绵绵一向脾气好,方才却一个字都没说,怒气全藏在紧抿的嘴唇里。。

    她拽他下车时那么用力,活生生像是这位过气影后将姜大导演赶下了车。

    姜闻星看着白色小轿车随着马达的轰响越开越远,逐渐消失在他的眼中,眉宇一动,透露出疑惑。

    他身后就是别墅的大门,可他却一直没有挪动,只是盯着陈绵绵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而后他才在毛毛细雨中掏出手机,也不顾那已经被雨水弄得有些耷拉的头发,站在自家门口打起了莫东升的电话。

    电话响了不过三声,那边就接通了。

    “稀奇啊姜大少爷”莫东升还是一贯贱兮兮的语气,“我的天呐你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在你的世界里,只有我打电话给你,和你派人把我抓到你家去,这两种联系方式呢。”

    姜闻星“”

    突然有点后悔给这个不靠谱的货打电话。

    莫东升那边没有听到声音,又咋咋唬唬道“喂喂喂喂喂姜大少爷姜大导演该不会是手滑了吧”

    姜闻星被他吵得升起了好几次按掉电话的冲动,可一向态度温和的陈绵绵一下子怒意冲冲,实在让他困惑,他还是忍住了没有挂电话“你谈过那么多次恋爱,了解女人吗”

    姜闻星随即听到了那头手机掉到地上的声音。

    过了几秒,莫东升似乎将手机捡了起来“卧槽你被绑架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