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绵绵怔了怔。

    不躲着姜闻星吗

    她其实也没有刻意躲着,只不过她这两年迅速过气,一天不如一天,如果不是这一次突然莫名其妙拿到的女主角,她早就沦落到客串和演小配角的地步了。

    本来和姜闻星这样的人就没什么机会再度交集,他也看不上她先前的那些喜欢。

    再加上姜闻星前两部电影都在国外拍摄,她又特意挑着姜闻星不在的时间去看王必芳老师,试镜之前,她和姜闻星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那毕竟是一个拒绝了她告白的男人。陈绵绵自认自己没有一个足够厚的脸皮,让她能在拒绝她告白的人面前淡定自若。

    她回成锦和躲不躲姜闻星没关系,只是我可能脾气上来了吧。

    因为楚怜今天暗地里踩你

    嗯。

    陈绵绵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脾气。

    她只是这两年时运不济,混得越发不好,也就越来越不在意很多细枝末节,只求在这个娱乐圈挣口饭吃。但是她自小就没怎么弯过腰,自己实力不足而错过机会也就罢了,无风起浪的脏水和嘲笑她绝不能忍。

    李燃也曾经恨铁不成钢,拍着桌子惋惜地对她说“你如果愿意不要脸地捆绑当红流量,见缝插针地巴结大导演各种制作人,也不至于拿着最佳女主角的小金人,干着和跑龙套没什么大区别的事情。”

    累赘的自尊心。

    手机又轻微地震动了一下,成锦又发来了新的消息其实就算没有楚怜这件事,我也想劝你接这个剧本的。不用想太多啊傻绵绵,这个女主角如果真的因为姜闻星的存在有什么猫腻,那他怎么前几部电影都不这么干,偏偏这一次突然砸给你一个大馅饼而且你不是说了吗,女主的人设确实很适合你,说不定这就是他们制片方所有人的公正决定

    成锦发来了一大串。

    陈绵绵认认真真地看完了好友的苦口婆心,打开了与李燃的聊天窗口。缓缓地打下了一行字剧本我接,但是签合同前

    我必须和制片方谈一谈。

    “我给你搞了这么大一个机会”莫东升趴在姜闻星家的茶几上,浮夸地做出了一个哀伤的表情,“你居然不感谢我居然还找人堵我居然还让人把我抓到你面前”

    莫东升刚才妄图逃跑虽然失败了,一身嘻哈的套装有点乱,染黄的头发像鸟窝,黑色卫衣上还印着一个骷髅头,整个人十分浮夸。

    姜闻星早就习惯了他这套作风,只是喝了一口刚刚泡好的柚子茶,眉梢微微挑起“你演技太差了。”

    莫东升“”

    知道自己装可怜骗不过去,莫东升立刻放开茶几,刚才那个被抓来的黄毛小可怜,忽然在沙发上坐得挺直,清了清嗓子假装正经“咳,我不就是骗了陈绵绵一下嘛”

    姜闻星瞥他。

    莫东升十分清楚,他这位好友可不仅仅是一个年轻导演,这一眼威胁力十足,他立刻老实了“我这不是看你天天暗地里关注人家过得好不好,就是不敢行动,哪怕是给陈绵绵打个电话也好啊姜大少爷,你真的是一点别的事情都不干所以嘛我就许诺了陈绵绵好处,编了个随便的理由让她来试镜了”

    偌大的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莫东升话痨,一个人絮絮叨叨地撑起两个人的热闹。姜闻星一言不发地听,衬得莫东升像在演独角戏。

    等到莫东升解释完,姜闻星这才说“没有下次。”

    “保证没有下次”莫东升举起手,做了个发誓的姿势。他那正经的坐姿挺不过三分钟,便微微侧过身,凑到姜闻星的身边,低声道,“我有个综艺,刚好需要一个导演作为嘉宾”

    “不去。”除了拍戏,姜闻星从不参加娱乐圈的任何活动。

    莫东升贱兮兮地笑了笑“陈绵绵也是嘉宾。”

    “”姜闻星薄唇展平,深邃的双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综艺的合同给我。”

    窗外下着雨,雨势很大,密集的雨幕自天穹垂落,在玻璃窗外汇成细流,模糊了视野。光线冷白的会议室里,听得到街道上汽车踏过积水的杂音与鸣笛声。

    陈绵绵听着李燃与姜闻星带来的人谈了一会合同和进组的事宜,微微低着头。凭女人微妙的直觉,她感到姜闻星时不时就看她一眼。

    李燃那边说完了,只抛出一句话“绵绵还有一个问题。”

    随即,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到了陈绵绵的身上。

    陈绵绵缓缓抬眼。

    果不其然,坐在自己对面的姜闻星在看她,毫不掩饰的视线一下子就撞进她的瞳孔中,没有意料之中的淡淡冷意,反倒像是一碗盛好的温柔一般,让她一下子就被扯了进去。

    她愣了几秒,这才从姜闻星柔和的眼神中缓过劲来。

    错觉吧

    这个人当初可是毫不犹豫拒绝了她的告白的,现在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看着喜欢的人的那种温柔呢

    “我就是想问一下姜导,”她终于开口,嘴角扯起,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为什么会选我当女主角”

    姜闻星身旁,助理笑了笑,准备将选角的时候制片方的考虑一一点出他的老板向来是不爱说话的,他得负责解释。

    只是助理还没来得及开口,低沉而又带着磁性的声音缓缓穿透陈绵绵的耳膜“第一,我们观看了所有演员的试镜录像,你的气质和演技很合适”

    他顿了顿。

    姜闻星的助理忘了掩饰自己的惊讶,他是第一次见到自家老板将长串的解释娓娓道来,语气温和轻缓,丝毫不见公事公办的僵硬客套。

    如沐春风。

    陈绵绵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姜闻星的声音伴随着窗外的雨声,一点一点地撩动她的心弦。

    “第二,我相信你。”

    雨声越来越大了。

    入夏的时候没有下雨,这好不容易下了一回,恨不得把所有的雨水都一股脑地倾倒下来,嫌雨声还不够大,她的心还不够乱似的。

    助理手颤了颤,手中的笔差点就掉了下来。

    这样的话,就算是他们工作室工作开会的时候,姜闻星也不曾说过。他们这位老板只会板着脸,淡淡地对他们说“去办”。冷得让人不敢回答。

    近乎于哄着对方一般的温柔语气,一句简洁而深沉的“我相信你”,放在他们老板身上,很难不让人多想。

    只是转念一想,姜闻星说话做事向来直接明了,从不七弯八绕,这句“我相信你”多半是欣赏陈绵绵这个演员的实力,助理这才整理好了表情,继续严肃办公。

    陈绵绵迅速低下了头。

    他这是在鼓励她吗

    她脑海中仿佛一下子燃起了烟花,“砰”的一声,脖颈处便迅速烧红了起来,眼看就要蔓延到脸颊。

    她心里有一团火突然就燃了起来,姜闻星撩拨了她的小心思,更撩拨了她长久蹉跎的斗志。她想证明他没有信错人,她值得这句话。

    感受到自己在吹着空调的房内突然升起的燥热,想起上一回姜闻星凑到她的耳边轻声地说“你的耳朵”,陈绵绵下意识便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还未来得及感受耳朵是不是也红了,男人玩味的眼神便闯入她的视线中。

    这人的薄唇微微勾起,眉宇微动,乌黑的瞳仁对着她,眼中若隐若现出笑意。

    陈绵绵“”忘了姜闻星就坐在自己对面了

    她在姜闻星说完“我相信你”这句话后,当着姜闻星的面摸了自己的耳朵这不就等于告诉姜闻星,她害羞了吗

    她立刻将手从耳垂旁移开,手足无措地坐在那里。

    李燃将两份合同推到陈绵绵的面前,爽朗的声音解救了陈绵绵的窘境“没问题的话,我们签吧。”

    陈绵绵巴不得做一点事情缓解自己脸颊的滚烫,她赶紧拿起笔,装模作样地翻了一眼其实早就看过好多遍的合同,最终在两份合同上签下了字,又将合同推到姜闻星面前。

    期间,她始终不敢直视姜闻星,生怕这人仍旧带着那种玩味调笑的目光看着他。

    姜闻星的助理拿起准备好的印章,在两份合同上盖好,一份给陈绵绵,一份自己留底。

    如此一来,陈绵绵风光的女主角就算定下了。

    事情办完,该问的也问了,姜闻星带着人走出会议室,李燃也拉着陈绵绵跟在旁边,一路送着他们走到陈绵绵公司的大门口。

    雨比来的时候还要大上许多,有人不是开车来的,被这雨堵在了门口。

    姜闻星站在一旁,三言两语给助理和工作室的其他人安排好了车,将自己的司机和车都安排给了下属,把星光工作室的人接了回去。

    李燃和陈绵绵站在后面,看了一眼刚刚送走其他人的姜闻星,轻轻戳了一下耳朵还有点红的陈绵绵,压低了声音说“一句话就把你说成这样了怎么,还喜欢他”

    当然

    她不过就是怂了点,上次告白被拒绝之后,到现在也只敢默默地喜欢着。

    而且傲气还在,她也不想脸面全无死缠烂打,只想着各自安好。

    陈绵绵差点脱口而出,却又害怕姜闻星听到,她目光游离了一会,看向别处,口是心非“说什么呢你”

    这句反驳语气太虚,不用看陈绵绵的表情,李燃就知道她在撒谎。

    姜闻星骨节分明的手握着伞柄,雨水自伞骨处滑落,形成一圈绵长的水幕,雨水砸到地面,迸起溅在他笔直的西装裤脚上。

    他听见了陈绵绵这句反驳的话,修长的指尖在伞柄上扣了两下,在烟雨朦胧中转过身,侧着脸看向陈绵绵,语气悠长“我没车了。”

    “嗯”陈绵绵被这声音一勾,下意识便抬眸,看见了隔着雨幕中的那张侧脸。

    真好看啊。

    即便是这么淡漠的气质,仍旧让她想要凑上去,仔仔细细地打量这天赐的轮廓。

    姜闻星接着道“你不送我回去”

    陈绵绵“”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球球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划水呀、木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