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淡淡的,几名试镜的艺人带着经纪人和助理等在试镜房间外。她们的妆容精心修饰过,开阔的场地中漫着淡淡的香水味。

    陈绵绵从试镜的屋子里走出来,纯白的tee恤配上一条简单的牛仔裤,身量纤细修长。

    她肤白貌美,五官精致,连眼妆都没有,一双桃花眼天生带着勾人的弧线,陆续吸引了屋外众人的目光。娱乐圈不缺精雕细琢的美人,但少见陈绵绵这样淡妆也惊艳的。

    门外这些有名堂、有流量的艺人,瞧见陈绵绵出来,都只是嗤笑一声。陈绵绵的装扮就算符合试镜角色的人设,也太素雅了些。

    陈绵绵听见了她们的议论,抬头不咸不淡地说“要即兴表演哭戏,小心眼妆。”

    嗤笑的那几个艺人脸色一变,有个涂了两扇浓密睫毛的女艺人瞪大眼睛“剧本上没写啊怎么回事”

    当然没写,骗她的。

    陈绵绵没理她们嘈杂的询问声,走到拐角阶梯口处去找自家经纪人李燃。李燃穿着白裙,轻烟缭绕之中对着垃圾桶抖了抖烟头。陈绵绵三步并两步走过去抢走那根烟“前天医生还说你不能再抽了。”

    烟在手上,陈绵绵不小心呛咳了几口,嗓音跟着发哑。

    李燃也没和她争,拍了拍手,低头确认白裙上没落到烟灰之后,才调侃道“管天管地还管我抽烟了。试镜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她不过在里面待了两分钟却为此认真练习了一周。可是制片方坐着一排人,都没有在认真看她的表演,能有戏就怪了。

    白瞎了莫东升给她推荐的的这个机会。

    陈绵绵张了张嘴正要说话,不远处的电梯门打开,她听到了皮鞋踏在瓷砖地板上沉重的响声。下意识转头看去,见到一个身着藏蓝色的灰色格纹西装的男人。

    男人挺拔的身姿侧着光,清晨日光下浅浅的阴影映出他硬朗的轮廓,领口别着一枚小小的银色枫叶胸针。他眉宇间的冷意挥之不去,短发利落,额头半露,额前头发微卷,掩住些许锐利。视线交叠的一刹那,陈绵绵忍不住屏住呼吸,心似乎就要冲着胸膛迸出。

    许久未见,乍看到姜闻星的第一眼,陈绵绵瞬间便想溜走。

    可是下一刻她怔住了。

    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皮鞋踏在瓷砖上的响声渐渐接近,她还没来得及拉着李燃离开,男人越过还未散尽的烟雾走到她面前,高大的身影将陈绵绵笼住。陈绵绵有一瞬间的失神,只听他清冽的嗓音近在耳畔,呼吸近在咫尺。

    她被堵住去路,慌乱间憋出一个字“你”

    “你什么时候爱上抽烟这一套了”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从她手中夹过燃了一半的烟,轻轻抛到垃圾桶里。

    他冷峻的神情在与陈绵绵对视之后,好像一下子就融化了。低沉的嗓音清洌动听,如流水淙淙,却让陈绵绵脸颊耳根都烧得滚烫。

    试镜的屋子里出来了个人,递出一个夹着试镜名单的文件夹,恭敬地说“姜导您可算是来了,请进请进”

    姜闻星神情淡漠,没接过来,抬手轻轻一推,只是微微弯下腰对陈绵绵道“别抽烟,对身体不好,还有,你的耳朵。”

    谈话间,她闻得到姜闻星身上淡雅的男士香水味。薄唇贴近,热气游荡在泛红的耳廓,引得她呼吸急促,下意识朝后退了一步。

    “姜导”递名单的工作人员不明所以。

    李燃碰了碰她的胳膊,陈绵绵才回过神来,呼吸一滞。“姜导”两个字在她的脑海中炸了开来,将她所剩无几的理智都搅了个干净。

    莫东升这个天杀的说好的这个剧组没有她认识的人呢

    在场的人都看着他们,姜闻星又恢复了淡漠的神色,理也没理那些探究的目光,径直朝试镜的屋子走去。

    陈绵绵这才后知后觉地抬起手指,摸到耳垂一片滚烫。她刚才脸红心跳的狼狈样,想必被姜闻星尽收眼底。

    她朝姜闻星离去的方向瞪了一眼,轻声咬牙道“我没抽烟”

    经纪人李燃从身后搭上陈绵绵的肩膀,揽着她朝电梯里走。电梯门缓缓合上,陈绵绵最后从缝隙里看到的,是其他试镜的女演员们或猜疑或艳羡的目光。

    电梯里没外人,李燃眯起眼睛探究地看着她“看来你试镜有戏啊”

    “没戏。”陈绵绵答得斩钉截铁。

    姜闻星一走,陈绵绵双耳的绯红褪去,白净端正的一张脸上神色自若,一对乌黑的瞳仁也不再四处闪躲。方才面对姜闻星时小绵羊似的姿态,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你看起来可不像没戏的样子。”李燃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但没说破,眼里带着笑意,“导演都靠你那么近,这么帅,这要是其他人,今晚铁定给自己头上扎一个蝴蝶结去敲他的门,没戏都会变成有戏。不过我了解你啊,你是全场最不可能这么”

    陈绵绵扭头看她“其实我也想。”

    李燃以为自己听错了,把未尽的几个字咽了回去。

    陈绵绵垂下双眸,惋惜道“可惜他只会拿出退货标签贴我身上,关门让我自行离场。所以现在,我看到他只想走得远远的,免得他姜大导演觉得我纠缠他。”

    李燃只当她是在开玩笑,打趣道“你不争取一下怎么知道”

    “是他看不上我,四年前我就和他告白过”

    陈绵绵抬起头,停在电梯显示屏上“一层”两个字上,提示音响起,厚厚的钢铁门缓缓打开。

    她们今天起得早,阳光从东方透过玻璃幕墙洒在浅色的瓷砖上,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他拒绝了我。”陈绵绵重复了一遍,“他看不上我。”

    李燃愣了愣,这句话背后的故事引人遐想,她正想出言安慰几句,只见陈绵绵捂着嘴打了个呵欠,轻轻“切”了一声“没眼光的东西。”

    李燃“”在她面前“切”什么

    那端,排在陈绵绵之后试镜的最后一个女演员演完了,战战兢兢地看着姜闻星。

    姜闻星缓缓抬起头“你可以离开了。”

    姜导身形高挑,姿态优雅,五官线条深刻,近乎完美。然而他的一句话气势迫人,女演员连鞠了几个躬,不敢直视他深沉得好像没有情绪的眼神,只想逃离这个房间。

    门一关上,制片方里其他人问道“姜导有满意的人选吗”

    姜闻星低着头,淡漠的眉宇间,似乎多了一种别样的情绪,连带着他周身的冷意都淡了一些。

    这位年轻的导演虽然票房不怎么样,但拍的都是口碑好的文艺片,多得是艺人奉承巴结。但刚才面对陆续试镜的几个女演员,姜闻星的神色就没有缓和过。

    这是第一次。

    他装着胆子,决定拐弯抹角地试探起了自家老板的八卦“姜导,我给陈绵绵小姐发试镜通过的通知”

    没有回答。

    姜闻星那深邃的双眼像是含着星辰,即便带着冰冷,却仍旧夺目万分,一个对视便能让人不想移开眼,却又不敢迎上这样魄力十足的目光。

    片刻后,冰霜撞上暖阳,那平缓的薄唇突然一动。

    竟是看着陈绵绵的名字,淡淡地笑了一下。

    刚回公司没多久,陈绵绵在这个剧组的试镜照片不知怎地泄露了出去,她妆容极淡的照片被人恶意锐化,同其他人精心打扮的照片放在了一起。配上说她资质不行、对待试镜不认真的文字,再对她“糊咖”的名头嘲弄一番,一看就是有人通过踩她来炒热度。

    李燃被气得不轻,一个下午抽了整整两包烟,忙进忙出地指挥着手下的公关团队挽救,电话打个不停。陈绵绵坐在一旁玩了三十五局连连看,最后只听到李燃气愤地拍桌“这事解决了,我非得揪出来是谁干的说你糊就算了,竟然说你长得不好看,这狗娘养的睁眼说瞎话呢”

    陈绵绵“”

    午后阳光灼眼,空气里的尘埃随着李燃的怒火乱舞。陈绵绵坐在一旁,对“糊”这个字已经习惯了,心里平静得很“狗来咬我,我打疫苗就行了,不用非得咬回去。”

    她打开微博,按照李燃的要求,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加上一句简单的“今天试镜”配上自拍,以此来回应对方团队放出来的刻意丑化的试镜图。

    发完之后,过了三十几分钟,她微博底下的评论也不过才五百条而已。

    私信却多了两条。

    棉花糖12345别看那些。

    棉花糖12345你很美。

    “棉花糖”是她粉丝的名字,昵称后连着一串数字,起得十分随意,头像是一个棉花糖的文艺照片,一看就是从网上随便找来的。

    陈绵绵点进主页,却发现这位“棉花糖12345”一条微博都没有,粉丝为0,关注为2一个是陈绵绵,一个是微博新手指引,像是刚申请的新号。

    许久不曾收到私信,她忍不住扬起嘴角,立刻回了句“谢谢”。

    而后“棉花糖12345”就没动静了。

    临下班前,一整日的公关结束,陈绵绵关了微博、切水果、连连看、斗地主和俄罗斯方块的a,给了李燃一个狠狠的拥抱“感谢您给我这个糊咖公关了一天,挽救了我没什么人在意的公众形象”

    李燃给她分享了一根烟,算是认了这个革命情谊。

    第二天一早,陈绵绵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这个时间,会毫无人性打给她的只有李燃。

    她看也不看,滑了一下屏幕就接起电话,语气困倦懒怠“燃燃,说好的今天没工作呢”

    李燃激动的声音从屏幕另一头冲了出来“你昨天的试镜通过了”

    陈绵绵困得厉害“好了好了知道了没别的事情我就继续睡”

    陈绵绵愣了片刻,一下子睡意全无,猛然坐起身来,抓了抓额前的碎发“什么”

    飞鸟盘旋在老城区的街道上空,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一点也没进陈绵绵的耳朵。她以为自己睡出幻听了,专注听着李燃的动静。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杂,李燃似乎开了外放。

    “你这么多年终于再次演到女主了说起来你还要感谢一下姜”

    “不是,姜闻星这个天杀的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把我的名字剔除备选名单”回想起昨日那人凑在她耳边说话的模样,还有那十年如一日的淡漠神情,陈绵绵不自觉地攥紧了被子,淡茶色的瞳仁中闪过困惑。

    她恍然间如同飘忽在云端,云端上盛着烈火,烧得她心口灼灼。

    太不真实了。

    该不会在做梦吧

    下一瞬,有人拿走了李燃的电话。

    男人的声音低沉优雅,如涓涓细流注入她的心间“天杀的”

    他的语气波澜不惊,和他本人一样冷淡,简短的疑问被优雅的声线衬得像句调笑,细想起来又像质问。陈绵绵瞬间失神,攥着棉被得手更紧了,不自觉坐得笔直,甚至想立刻挂掉电话。

    还未开口,那边又道“剔除备选名单”

    是姜闻星。

    即便隔着电话,那人声线的磁性仍然引人遐思。陈绵绵电话仍旧举在耳边,低沉而又近距离传来的嗓音像是姜闻星凑近她耳边说话一般。

    这人昨天凑在她的耳朵旁,不疾不徐地对她说“别抽烟,不好”。

    昨日清晨日光正好,光影交叠着尘埃,衬得姜闻星愈发出尘。他从自己手中拿过烟随手一抛,指尖擦过她的手背,距离那么近,一切恍若梦境。

    她躲了这个人这么久,连自己的电话都换了,结果骤然在早晨半睡半醒间听到姜闻星的问题,下意识抿了抿嘴,双唇微张地道“你谁”

    姜闻星“”

    李燃“”

    作者有话要说  言情接档文,点进作者专栏可收藏

    影帝的流量前妻娱乐圈

    1

    温言年少出道,当红流量,已婚。

    她的丈夫据说是顾家老夫人的儿子,顾氏唯一的继承人。

    婚姻不过一年,温言遭人陷害,声名狼藉,貌合神离的丈夫便让人送来了离婚协议书。

    后来她失忆了。

    失忆后的温言在酒吧冲着坐在隔壁的男人挑了挑眉“帅哥,加个微信”

    沈行风将她揽入怀中,咬着她的耳朵“好。”

    2

    人人都嫉恨或者羡慕温言攀上了顾家的高枝,当温言与影帝沈行风出入酒店的视频流出时,人人都道温言不甘寂寞,顾家继承人头顶一片绿光。

    后来温言被赶出顾家的消息流出,当年的对头纷纷落井下石,舆论也充满了对她的冷嘲热讽。

    有一天,沈大影帝发了一条新微博。

    “不巧,我的母亲姓顾。”

    1v1he

    幻想言情接档文,点进作者专栏可收藏我无所不能快穿

    系统本系统每个世界都会为宿主选择最有钱有势有脸有实力的角色,请问是否绑定系统

    孟妩绑绑绑

    第一个世界,她穿成了家财万贯却五音不全的白富美。

    系统任务发布,请宿主凭自己的实力发唱片。

    孟妩

    第二个世界,她穿成了高冷的天下第一高手,武林中人的梦中女神是个手残。

    系统任务发布,请宿主在画坊凭实力卖出一千张画。

    孟妩

    第三个世界,她穿成了统御万妖,唯独不会人类捉妖师术法的朱雀妖主。

    系统任务发布,请宿主使用人类捉妖师的方法降服一百个黑妖。

    孟妩

    第四个世界,她穿成了帝国最厉害的机甲战士。

    系统任务发布,请宿主前往帝事学院学习机甲维护。

    孟妩

    江湖传说,有那么一位无所不能的人她总爱扮猪吃老虎。

    所有世界合起来就十项全能的男主x被迫扮猪吃老虎女主

    男主是一个人

    无脑苏爽甜

    世界顺序可能会变或者任务内容调整

    打滚求收藏作者专栏,,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