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 老师,你变了!

作品:《当医生开了外挂

    其实陈沧这也不是什么特例,很多外科医生生活里很随性,大大咧咧也无所谓。

    可是手术的时候,因为工作强度和压力,或者是多种因素使然,在手术的时候,如果遇到不顺心的时候骂人是很正常的。

    这个……所有的外科医学生都应该有经验吧?

    跟着导师上手术,那个不给骂几句,哪个人不会嫌弃?

    的确!

    陈沧手术的时候,全身心投入,很难去想别的问题。

    而同样,对于那些精细度很高,手术要求很高的手术,陈沧要求也很高。

    这就造成了陈沧在手术的时候,经常会因为说话做事不注意引起别人误解。

    黄皓被陈沧说的也是多了几分脸红。

    小兄弟啊,我好歹是你领导,是副院长,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注意一点!

    而且,我学生还在身边呢,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啊!

    “别愣着啊,你赶紧,绕过去,那线绳拉住!”陈沧感觉到助手动作停滞,本能的说到。

    黄皓被陈沧说的顿时脸红脖子粗,连忙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现在他忽然之间明白余勇刚为什么刚才说:“小陈,好好带带黄主任。”

    这小子不是故意的吧?

    不会是余勇刚派来故意整自己的吧!

    想到这里,黄皓有些犹豫起来。

    不过,这次老黄院长学机灵了,他算是发现了,陈沧压根没有把自己当成院长来看,要不然也不会说的这么不留情面的。

    人呐,要想不挨骂,就得有真本事!

    不过,一旁的博士生小朱同志一开始还挺爽的。

    毕竟让老师也深刻的体会了一把人批评的感觉。

    不过,毕竟老黄才是亲导师,陈老师呢……算是工具人吧。

    渐渐地,看着陈老师说的老黄脸红的不行的时候,小朱博士忽然开始心疼老黄了。

    怎么就遇到了这样一个主刀呢?

    很快,陈沧分解过程很快,整个手背的解剖结构硬生生的被陈沧给一步步的分解开了,这血管、神经、骨骼,有模有样的分散在两边,中间的铁条子也终于开始松动了。

    这个时候,陈沧转身看了一眼另外一名从头到尾不敢说话的朱博士。

    忍不住说道:“来,你来把它拔出来。”

    小朱一愣,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我吗?”

    陈沧点头:“没错,我和黄主任拉住,你来拔出来,小心点。”

    小朱紧张起来了:“我……我担心。”

    陈沧其实也是双标狗,对待主任级别要求很高,可是对于学生,还是很宽容的。

    陈沧鼓励道:“没事儿,你握着它,我们控制好了,让你拔的时候,拔出来就好了。”

    小朱博士点头,鼓起勇气,握住铁条,伴随陈沧的一声令下。

    顿时开始小心翼翼的把铁棍拔出来。

    没有损伤两侧!

    陈沧顿时笑了笑,鼓励道:“不错!”

    小朱博士一听,顿时内心里也是笑开了花。

    手术继续进行,到了修补的时候。

    首先是骨骼固定,彻底把骨骼两端清理之后。

    陈沧固定好位置之后,这边的黄皓赶紧用克氏针交叉固定,从而把折端固定好。

    好在铁条刺入的时候,没有损伤到关节,否则关节破坏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接下来到了修复肌腱的时候。

    黄皓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准备,想要看看这个常红蕾教授他们说的是不是有些太过夸张了。

    只见这个时候,陈沧看了看两端的肌腱,先是用镊子夹持住拉伸一下,感受了一番他的长度和弹性。

    随后斟酌一番,快速开始了缝合!

    陈沧看了一眼小朱博士,忽然说道:“来,你来帮我拿住镊子。”

    随后把四号丝线缝合针取出来。

    这一次,陈沧开启了凝视,他觉得,他的肌腱缝合还能再进一步,如何把肌腱吻合好,而又不引起粘连,这是很考验水平的。

    陈沧这个时候,快速开始了缝合。

    “这里,使用bunnell法进针,这样一来,有助于埋藏线条,然后使用鱼口缝合,这里,看到没有……”

    “然后是改良kessler缝合法,随后我们这里出线,对,这个时候,张力变小,使用8字收尾……”

    ……

    一个肌腱,黄皓愣住了!

    陈沧足足使用了四五种缝合法吧?

    不对,如果光名字,陈沧至少使用了六七种,每一种只用一点小技巧……

    一旁的小朱博士直接愣住了!

    他咽了口口水,看了看黄院长,又看了看陈老师。

    他忽然在考虑一个问题!

    要不要叛出师门?

    虽然知道这一条是死路。

    但是为什么会这么有诱惑力呢?

    此时此刻,小朱博士忽然觉得陈沧越来越香了。

    黄皓看着陈沧,忍不住问道:“小陈啊,这就是chen法吗?”

    陈沧摇了摇头:“不算是最准确的chen法吧,毕竟chen法比较系统,这应该和常红蕾主任的研究比较相似是一种组合缝合法。”

    “chen法的话,有时间可以去东阳省二院还有省人民,那边,我有两个学生他们的chen法比较准确。”

    黄皓一听,顿时眼睛一亮。

    “有时间邀请两位来我们医院做做演示啊,我现在对chen法越来越好奇了。”

    黄皓忍不住说道。

    而此时,那一旁的小朱博士忽然好奇的问道:“老师,chen法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过?”

    黄皓笑了笑:“过几年,这个chen缝合法就会跟tang法一样响彻世界了,你面前的这个陈老师,就是chen法的创造者!”

    此话一出,顿时这小朱博士面露精光!

    他忽然做了一个决定。

    “陈老师,我能跟着你学chen法吗?”

    陈沧一愣,笑了笑,正要说话。

    结果这个时候,黄皓脸色一变,你这小子,还想当我师兄?我都还没拜师呢!

    忽然说道:“手术完了再说者这件事。”

    小朱博士一脸好奇。

    等到手术结束的时候,黄皓支开小朱,忽然脸一红,对着陈沧说道:“小陈啊,你看……我现在拜师的话,算第几啊?”

    陈沧一愣!

    原来如此。

    而此时小朱博士站在身后,一脸复杂的看着老师:老师,你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