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话 我的好兄弟在里边

作品:《六道佩恩重临末世

    “草!”

    项天佐怒骂了一声,使劲把头往左一偏,那丧尸同学一口咬在了空处,随之丧尸便被爆发肾上腺素的闫肃和佟小娅硬生生给扯到了一边。

    “嗬嗬……”

    丧尸同学发出了一声怪叫,一翻身,单手把佟小娅的前胸衣襟撕住,进而一把将佟小娅扯了个趔趄,佟小娅完全吓呆,松开了抓住丧尸头发的手,只顾闭眼尖叫起来!

    “噗!”

    利刃入肉的瘆人声音响起,佟小娅只感觉温热的液体喷了满脸,随之便被项天佐往前拽了一下。

    “快走!没工夫磨叽!”

    佟小娅睁开眼睛,脚下是那名丧尸同学被砍掉的半边脑袋,而闫肃已经跟着项天佐冲出了教学楼大门。

    “呕!”

    佟小娅干呕了一声,身躯摇摇欲坠,一把扶住了墙壁。

    “嗬嗬——”

    楼梯上有五六头丧尸同学发现了佟小娅,立即迈开步子靠近。

    “等等我!”

    佟小娅尖叫一声,强大的求生欲望使得她又冒出了力气,拼命追逐项天佐的背影。

    “方向不对!”

    跟在项天佐身后的闫肃突然出言提醒,因为他发现项天佐跑的方向根本就不是学校大门的方向,反而是另外一座上课学生更多的机电楼的方向!

    “方向不对啊!这不是去送死么!?”

    闫肃见项天佐无反应,忍不住从背后拉了他一下,并且再次出言提醒。

    结果他看到了一副极度狰狞而嗜血的面孔,让他差点以为项天佐也被丧尸化了,吓得一下子停了下来。

    “我的好兄弟在里边!”

    项天佐就撂下了这样一句话,随之头也不回地往机电楼冲。

    闫肃突然安静了下来,愣愣地注视着项天佐那带血的背影。

    “还不快跟上呀!”

    佟小娅大喘着气跑到这里,顺手扯了闫肃一下,随之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闫肃此刻的脑海里,则是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觉。

    在当前这种极度危机的状况之下,明明有机会可以直接冲出校门外,脱离人流量密集的学校修罗场,逃出生天,项天佐这家伙竟然会选择跑到更危险的地方去救人……

    自己要趁机跑掉么?这是最好的机会!

    闫肃转身面向了学校大门的方向,一股子无法形容的冰冷的死寂感觉从灵魂深处升腾起来。

    闫肃又立即转向了项天佐背影的方向,冰冷的死寂当中,诞生了丝丝温暖的感觉,这叫安全感!

    莫名的,闫肃心中下了某种决定,他的眼眸变得坚毅,仿佛豁出去了一样,一咬牙,顺着项天佐的轨迹追了上去!

    清河大学的机电楼建有八层,但是没有电梯,当初设计的时候就故意不建电梯,这对于擅长挤电梯并且缺乏锻炼的大学生来说反而是好事,但是,到了如今这个末世降临的节骨眼上,简直就如同是封闭了一条较为安全的求生之路。

    机电楼上早已乱作了一团,各层之中都是撕心裂肺的尖叫和痛苦的哀嚎,丧胆的同学们一窝蜂地往楼梯口跑,项天佐知道苏吉利今天上英语的语音课,就在四楼的语音室里,但他根本冲不上去,实在是往下狂蹿的人流大军实在不是一个人的力量能够挡住的。

    吓破胆发了疯的人谁还管谁?谁还认识项天佐这个吊丝,闫肃这个学霸,佟小娅这个拿得出手的班花级精妆美女?

    没看见外国语学院的院花刘语莜都被踩在地上了么!奔跑中被挤倒在地,然后再也没起来,尖叫痛叫由强转弱,硬生生没了气息,根本就是被一双双压过她身体的脚给活生生踩死的!

    项天佐一脚踹飞了一个慌不择路往他身上撞的高颜值女生,眉头一皱,身躯迅速闪向了一边,他三下五除二撕破上衣,成为条状,将消防斧背在了身后,然后攀上了窗沿,竟然顺着紧贴楼壁的集雨管蹭蹭蹭往上攀爬上去!

    跟着跑过来的闫肃和佟小娅一看傻了眼,他们根本没有项天佐的身手,更没有项天佐的胆量,这么光滑笔直的管子他们真不敢爬!

    “在这等着!”

    项天佐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一般,头也不回给了他们一句话。

    “呯!”

    窗户碎裂的声音,随之一个胖乎乎的丧尸同学在嗬嗬怪叫中被推了下来,正从项天佐旁边嗖地落下,摔在地上成为了肉泥!

    胖子落下?

    项天佐吓了一跳,定睛细看,不是苏吉利的衣服,虚惊一场,赶紧往上一个虎跃,窜进了窗台之中。

    “胖子!快跟老子走!”

    混乱的语音教室死得已经剩不下几个活人了,倒是丧尸有十七八个,手中拿着断臂断腿什么的在啃食着,看到项天佐这个大活人跳进来,带血的嘴角裂开,放开手中的残尸,步履蹒跚向着项天佐聚集过来!

    “老大!我在这呢!在这呢!”

    一个极其微弱的声音从角落处传了过来。

    项天佐一斧头劈倒了一头丧尸,貌似还是苏吉利班上的英语老师,大吼着:

    “在哪!?”

    “这!这!”

    项天佐这次听仔细了,声音竟然是从讲台上传过来的!

    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讲台上,项天佐顿时又气又乐。

    这苏胖子竟然把自己二百五十斤的肥膘给硬生生塞进了讲台下的桌柜里!

    这得多么大的毅力才能将这个顶多一米见方的空间塞进苏吉利这个大活人!而且这家伙还把橱门给关得死死的,胆小如鼠的他连呼吸都被压制到了最低,竟然就神奇地一直没被发觉!

    而项天佐拉了一把橱门把手,竟然没拉开,可知苏胖子是如何死命咬牙从内部扣紧门栓的了。

    “快打开门!是我!”

    项天佐大吼了一声,随之一把将门拽开,苏吉利脑袋都扁了,身躯挤成一个大肉球,瞪大的眼睛里满是喜意。

    项天佐心中松了一口气,看向苏吉利的眼神太过深刻,怕是苏吉利自己都看不懂。

    苏吉利,是项天佐承认的第一个好兄弟,也是唯一一个从学校里跟着他走入末世,并且并肩战斗了很长时间的过命伙伴。

    项天佐之所以会在学校里跟学生会自律部长方杰打那一架,就是为了苏吉利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