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你什么都没听到

作品:《唐门毒宗

    磺石准确地击打在石砖上,立时周遭的石砖开始陷落或升起。

    就在最后一枚磺石砸在方砖上时,前方靠岸的整个区域全部下陷,周遭的墙壁打开,四面机关匣乍现。

    唐六两惊讶得大喊:“是连弩!”

    他话音刚落下,机关匣就对着下陷区域开始放箭,那箭矢的速度极快,射出的箭也是密密麻麻!

    他们几个站在原地,看得头皮都发了麻!

    会武功又怎样?在这样下陷的区域内,根本就是关门打狗无处可躲!

    这些箭矢的密度还有速度,摆明了他们几个若是在里面,这会儿全要被扎成刺猬!

    当箭雨结束,四面数十个机关匣停止了运作。

    关卡内,一片死寂,站在砖石上的人除了慕君吾外,全都大眼瞪小眼。

    “怎么会这样?”半晌后唐箫难以置信地大吼,而唐寂寞却朝着那下陷处一甩胳膊,弹射出了一枚铁爪,抓回了一支弩箭。

    唐寂皱着眉头把弩箭递给唐六两,唐六两看后立时高声叫骂:“md!这是新箭!“

    “给我看看。”唐箫接箭看后,脸色登时铁青。

    慕君吾此时冷笑道:“将九星诛日阵佯作九星幻日阵,本来已经够狠,现在居然还给连弩的机关全部续上了箭,看来这是要我们都死在这里啊!”

    “啪!”

    唐箫掰断了弩箭,他压着怒火低头道:“对不起,是我太过自信,险些害大家丧命!慕君吾,我向你道歉,请你带大家先破此关。”

    慕君吾眨眨眼:“我说过,这两关的生死之门正相反,如今我们先往死门而去,破掉这九星诛日阵后,再重返九星幻日阵的生门,便能出关。”

    “你说怎么走,我们就怎么走!”唐六两大声嚷嚷,大家也纷纷点头。

    慕君吾此刻一转头冲唐寂说道:“天玑,己土。”

    唐寂立刻会意转身,当下大家手牵手开始行走,已居于队伍最末的唐箫此刻脖颈上汗水津津,心中一片惊恐:

    是谁动的手脚?

    是谁想害死我们?!

    ……

    “不要!不要!”楚王宫的牙床上,睡梦中的马希声额头密布汗水,脑袋不自觉地晃动着,口中含含糊糊地嘟囔着这两个字。

    “不要!不要!”

    大喊一声,惊醒坐起,马希声一脸惊惧地大口吸气,像是丢了魂。

    太监丫鬟闻声跑了进来,当值的刚凑上前去要询问,马希声已经冲他吼道:“赵吉昌呢!叫他过来!孤要见他!叫他快来!”

    大王急召,岂敢怠慢?

    小太监跑了出去,没多久,略扎了头发的赵吉昌匆匆入殿,来到马希声床边。

    此时的马希声正抱着被子坐在床上,一副心慌不安又神在在的模样。

    “陛下,您……”

    马希声冲着四周一喝:“你们都下去!”

    殿内守着候着的小太监和丫鬟匆匆退出后,马希声拍了拍身边的空处,示意赵吉昌坐下:“这儿!”

    赵吉昌没有任何惊诧与意外,他很坦然般地坐在了床边,挨着马希声轻声道:“陛下,您这是……”

    马希声猛得抓住了赵吉昌的胳膊,盯着他道:“孤做了个恶梦,梦见老六要杀我!”

    “不过是个梦罢了,陛下您这是忧虑太过了啊!”

    “忧虑,孤能不忧虑嘛!以为没了老四就能高枕无忧,结果,又冒出个老六……不行,你得给孤想法子,孤决不能看着老六做大。”

    赵吉昌眼珠子转了转:“陛下,奴才有法子为您解忧,但奴才一己之力却是不够,恐怕得借右相之手。”

    “只要能帮孤分忧,不管你要借谁的手,孤都准!你快替孤了了这心头大患!”

    “那奴才这就连夜去见右相。”

    “准准准!你要见谁,几时去,都准!”

    于是,夜间应该紧闭的宫门打开了,一辆马车急奔而出。

    ……

    “赵公公!”许府的书房内,披着发、穿着便服的许德勋一脸不安地看向赵吉昌。

    “右相,深夜打扰,实不得已啊!”赵吉昌披着黑色斗篷,带着兜帽,脸有无奈之色。

    “公公说哪儿的话?来来,快请坐。”

    赵吉昌坐下后,许德勋亲自斟茶:“公公深夜过府,不知是何要事?”

    赵吉昌没有作答,而是端着茶慢条斯理地润了一口:“嗯,好茶……”

    许德勋立时笑道:“幸得公公欢喜,这紫笋贡茶原是专供宫里的,我手里这点,还是先王赏赐的。”

    赵吉昌闻言笑呵呵:“右相这可是费心了,我也终于喝了一回儿这社前茶。”

    许德勋一顿:“公公若喜欢,回头我找人再去收一些,还请公公不要嫌弃。”

    “右相费心,这我就却之不恭了,呵呵。”赵吉昌此时忽而收敛笑容道:“说正事。”

    许德勋忙凑近了:“您说。”

    赵吉昌小声贴着许德勋的耳嘀咕了一番,那许德勋表情有些变化,最后却是笑了:“公公的意思,我明白了。”

    赵吉昌笑中带着机锋:“右相,这可不是我的意思,这是大王的意思。”

    许德勋眨眼笑道:“是是是,这……自然是大王的意思。”

    赵吉昌再次端起了茶杯:“这事儿要是办好了,左相那边的气焰也会下去一些,右相,你也能捞着好儿。”

    许德勋给赵吉昌再次斟茶:“为陛下办事,自然是好。公公您就放心吧!”

    赵吉昌笑着饮了一口:“大善。”

    ……

    初夏,川西雨密。

    成都府一连数日的阴雨,好不容易爬起的热都去了大半。

    与夫人李氏早已休息下的孟知祥担心凉气浸了妻子的体内,便爬起来亲自为李氏那边加了一层薄毯。

    此时,门扉被轻轻叩响。

    孟知祥看了一眼身边的李氏,抓起了外袍,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老爷。”宋志见孟知祥出来,立刻帮着把门给拉上。

    孟知祥将衣服披上了肩:“何事?”

    宋志把手里小小的绢布递上,孟知祥打开扫了一眼绢布上的内容便笑了:“传话过去,继续在唐门里散消息,我要看看有没有鱼儿上钩。”

    “是。”

    “现在正是准备的好时机,叫他们别放松,只等试炼结果一出,便可动手。”

    “明白。对了老爷,您要的五十名铁匠已经找齐了。”

    孟知祥满意地点头:“很好,那就赶紧开工吧!”他说着看了一眼寝室,声音压得更低了:“别闹出动静来,守备务必严密。”

    “老爷您就放心吧,保证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