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谁没说过谎!

作品:《唐门毒宗

    在慕君吾的指挥下,他们六个人全部走上了一座高台。

    这高台看似是绝境,如果不是慕君吾指挥,可没人敢走上来。

    当他们全部站在这里后,高台晃动起来,紧接着后方升起一座拱桥,连接了出关之路,同时在高台的正中升起一个小小的石柱,上面托着一枚令牌正闪着金光。

    “我们终于破关了!”唐六两说完就疲惫地坐在地上,这一路他走得心惊胆颤,生怕变了刺猬。

    花柔此时也放松下来,立时困意上涌,不禁打了一个哈欠。

    “大家都累了,出去后我们先休息一下再继续吧!我先去拿令牌。”唐箫说完伸手要去拿令牌。

    “等等!”慕君吾突然喝止,令唐箫不解地看向他。

    “我建议这块令牌不拿为妙。”

    唐箫闻言并没有立刻反对,而是思考。倒是唐六两嚷嚷起来:“为什么不拿啊?”

    “是啊,我们这么辛辛苦苦才破关的。”玉儿不能理解。

    “这里显然先有一支队伍来过,他们明明可以过关,却宁可不要此关的令牌,也要用它为我们设下阵中阵,这显然是冲着我们来的。”

    慕君吾继续道:“那我们何不就遂了他们的意,让他们以为计谋已经得逞,而后我们反客为主,掌握全局呢?”

    唐箫沉思片刻后,点头道:“好主意。”

    唐六两有点舍不得地嘟嘟囔囔道:“可我们不拿令牌,这关岂不是白破了吗?”

    “是啊,而且万一别的队进来,岂不是白捡了我们这一个?”玉儿也是觉得不能做白工。

    “那不会啦!”花柔安慰道:“慕大哥肯定会重新在这里布一个阵,保准让别人拿不到我们的令牌。”

    “没错!”慕君吾赞许点头,唐箫立刻表态:“既然如此,我就先不拿吧。”

    “你们先在此休息吧,我去布阵。”慕君吾当下要往外走。

    “我和你一起去!”花柔热切跟上,慕君吾则体贴地看着她,柔声道:“你还是休息吧,你可一夜没睡呢。”

    唐箫闻言,眼光看向别处,刻意地不看他们两个。

    “我不困,再说慕大哥你也没睡啊,一起吧!”花柔的回答,让慕君吾脸上扬起一抹浅笑:“那好,你随我来。”

    慕君吾带着花柔离开,其他人就在高台处各自休憩。

    唐箫靠着台阶,幽幽看着慕君吾和花柔离开的背影。

    而后他低下头闷坐了一会儿,抬头看看四周大家都已休憩了,他摸出了掰断的弩箭,面有愠色地盯着那枚箭矢。

    ……

    慕君吾不断地从包袱里摸出一些东西来设阵布局。

    花柔跟在他身后,有一句没一句地陪他聊天。

    “慕大哥,你说先来的队伍会不会是唐飞燕他们?”

    “除了她队里的唐钰,我想不出还有谁能设下这样的阵中阵。不过,连弩上箭,就太过分了。”

    “你怎么能确定那些弩箭是他们上的?”

    “唐门举办试炼是为了提高弟子的本领和技艺,谁会想要弟子们死在这里?自不应有威胁性命之物。再者,那些弩箭崭新无比,若真是老物件,早就锈迹斑斑了。”

    “可我不明白,杀死我们对他们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那得问唐箫。”

    花柔一顿,皱眉道:“你还在怀疑他?”

    “不是怀疑,而是我肯定他有很多事瞒着我们。”慕君吾看向花柔:“至少关于这场试炼,他就没说实话。”

    花柔不太认同地摇了摇脑袋,却没说话。

    慕君吾见状不得不说明白了些:“为几个可换典籍的令牌就困杀我们,这合理吗?而且我们只闯了两个阵,这两个阵还都被唐飞燕的人抢先了,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花柔一时无言。

    “我知道唐箫帮过你,你信任他……但在我看来,他只是想利用我们过关,达到他的目的,否则,他不会对我们隐瞒诸多。”

    “慕大哥,你比我们都厉害,你说有问题那肯定就有问题,但是……”花柔一脸为难:“我还是觉得唐箫师兄是个好人,他会对我们有所隐瞒,肯定是有苦衷的。”

    “他能有什么苦衷……”

    花柔叹息一声:“慕大哥,难道这辈子你对别人说的每句话,都是实话吗?你从来没撒过谎吗?”

    慕君吾闻言有些语塞,随即却盯着花柔:“你……撒过谎?”

    花柔点了点头:“不过我的谎言不是恶意的。”

    慕君吾看了花柔片刻,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你说得对,谁都有苦衷。”

    他想到了自己,的的确确有一些真话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哪怕是对她。

    慕君吾转身继续布阵,花柔看着慕君吾的背影,静默地跟在后面走了两步。

    慕君吾回头道:“你在这里等我吧,我完成了叫你。”

    花柔点头:“好。”

    花柔当下靠墙而坐,慕君吾继续忙着布阵。

    当慕君吾放下最后一个镜片,脸上露出微笑,回头看时,花柔竟已经靠着墙睡着了。

    慕君吾轻轻地走上前,伸手摸了摸墙壁,眉头微蹙地连忙从包袱里取出披风来将花柔一裹,而后又轻轻地把她移到了自己的怀里,这才闭目休憩。

    ……

    天色大亮,琳琳背着包袱站在主厅的房门前,眼中含泪:“师父,我要出去执行任务了。”

    屋内没有回应。

    琳琳坚持地站在那里,声音有些发颤:“师父。”

    屋内依然安静,她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吸溜一下鼻子,琳琳伸手抹掉眼泪,退后两步,跪在房门前磕了三个头,起身离开。

    琳琳穿过院落,打开毒房院门时,红姑竟已经等在这里:“走吧!”

    琳琳出院,带上了门。

    此时,唐九儿的房门微微打开了一下,但又迅速闭上了。

    ……

    花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睡在慕君吾的怀里,很是惊讶,随即又发现自己裹着披风,这才意识到是慕君吾在照顾自己,不禁脸上飞起红晕。

    她脸上烫烫地,偷眼轻瞄慕君吾的睡眼,看着看着就从偷瞄,变成了凝视。

    慕大哥对我可真好。

    花柔的脸上扬起幸福的笑容,但此时她却发现慕君吾的脸开始泛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