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2章 进入冥府

作品:《无限求生

    紫澜缩了缩舌头,“别,我不是死人,我可不想忘记所有的事情。”

    哈迪斯淡声道“那么,就只有另外一种办法过河了,那就是等待摆渡船,由摆渡船帮忙过河。”

    紫澜笑道“要说我这样一个客人需要摆渡船渡河也就罢了,你可是堂堂冥界主宰啊,怎么连你都要等待摆渡船”

    哈迪斯淡然的说道“这是冥府的铁律,就算是我这个冥界主宰,也不能违反,进入阴间容易,想出去却是不能的,冥河不会逆流,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硬通过四大支流,所以一旦跨过了冥河,谁也别想离开。而这,这也正是摆渡船的重要性。”

    紫澜皱眉问道“等等,你说进入冥河之后,谁也别想离开,那你又是怎么离开的呢”

    哈迪斯回过头来,用冷冰冰的眼眸注视着紫澜,淡然的说道“你觉得,我是活人吗”

    紫澜瞳孔猛然一缩,“你的意思是,你只是用灵魂离开了冥界,你的肉身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哈迪斯淡淡的一笑,“是的,只有在这里,我才是真正的主宰,我才是永生的存在。”

    紫澜皱眉说道“可是,如果连你的肉身都没有离开过冥界的话,那回头等我们合作完毕了,你怎么把我完好无损的送出去呢”

    哈迪斯看了紫澜一眼,没有说话。

    “喂别装深沉啊这个问题很重要好不好”紫澜大声的喊道。

    而哈迪斯却像是入定了一样,稳稳的矗立在冥河河岸之上。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一艘只能容纳两人的欧式小船便划了过来。

    划船的船夫,是一个光着上身的邋遢莽夫,他的头发是棕色的,长久没有梳洗过,都锈在了一起,他的胡子密密麻麻,垂到了胸口,两只眼睛冒着火焰的光芒,手臂强壮,手指的指甲全都是灰色,指甲里的灰渍令人作呕。

    但他划船的姿势真的是非常优雅,非常的有诗情画意。

    这么一艘只能容纳两人的简陋小船,在狂暴的血河波涛中,竟然没有倾覆,而且异常的平稳,真是太令人称奇了。

    当然,这艘小船也是非常特别的。

    船舷上刻着各种西方铭文,船体也不是用普通的木质材料制造而成的,倒像是用驴蹄子上刮下来的角质制造而成的。

    冥河摆渡人看到哈迪斯,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稳稳的停下了船。

    哈迪斯淡然的说道“你好,卡隆。”

    冥河摆渡人卡隆露出黄色的牙齿而笑,“你好,我的主人。”

    “载我们去冥府吧。”

    “请上船。”

    哈迪斯一脸平静的走上了摆渡船,摆渡船连摇晃一下都没有摇晃,就好像哈迪斯没有重量一样。

    没错,灵魂,的确是没有重量的。

    紫澜紧跟着迈步走了上去,冥河摆渡船当即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摆渡者卡隆怒吼道“活人活人不可能登上摆渡船滚下去”

    紫澜回敬道“我可是你们冥王请来的客人”

    哈迪斯淡淡的说道“卡隆,我的确是我的客人。”

    卡隆无奈的说道“哈迪斯主人,冥河喜怒无常,摆渡船只能承载没有重量的灵魂,根本承载不了一具活人的身体,更何况,活人的身体在冥界中本来就是一种累赘和负担,不如我们将她杀死,只保留她的灵魂如何”

    紫澜怒道“你们敢信不信我把你们冥府都给搞得鸡犬不宁”

    哈迪斯淡淡的说道“卡隆,我相信你的能力,一定有办法带我们度过冥河的。”

    说着,哈迪斯便从袍袖里拿出一根金色的月桂树枝来,交给了卡隆。

    卡隆的双眼里顿时流淌出了贪婪的目光。

    他一把夺过金色的树枝,笑嘻嘻的说道“请冥王放心,我一定尽心竭力的把你们送到对岸”

    说着,他就开始撑起满是符文的长杆来,在奔腾狂暴的冥河河流中划行了起来。

    冥河的惊涛骇浪纷纷避开长杆和渡船,摆渡船虽然有些不太轻盈了,但终究还是稳稳的前行。

    紫澜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哈迪斯,我听过关于冥河摆渡人的传说,传说中,他不是只收金币的吗”

    哈迪斯淡淡的说道“哦是吗还有这种事我并不知道。”

    卡隆回头恶狠狠的瞪了紫澜一眼,“小妮子,要你多嘴信不信我一长杆把你打进冥河里哼,我可告诉你,冥河的水,跟你们人间的水是不一样的人间的水能浮起羽毛来,但冥河的水,却是浮不起羽毛的只有用驴蹄子熬制的材料,才能漂浮在冥河上你这个活人,只要掉进冥河里,那就必沉无疑永远都别想上岸了”

    紫澜连忙缩了缩舌头。

    正所谓,坐车不能得罪司机,坐船不能得罪船夫嘛。

    更何况,在冥府的地盘上,万一船翻了,受伤的只是自己。

    这卡隆,的确是收钱摆渡的,当然了,他收的都是不愿意忘记前生的灵魂之人的金钱。

    而这种事情,属于“灰色收入”,冥王哈迪斯自然是不知道的,但冥王哈迪斯也清楚,不能让冥河上唯一的摆渡者白白辛苦,于是他就从冥后的花园里折了一根金树枝,送给了卡隆。

    哈迪斯对卡隆的行为也毫不在意,只是如雕像一般站在船尾上。

    岸边,无数亡者看到了哈迪斯,痛哭流涕的哀嚎着,想要扑向哈迪斯,求哈迪斯再给他们一个往生的机会。

    可是,他们的身体一接触到冥河的河水,立刻就被愤怒的冥河波涛给吞没了。

    卡隆咧嘴笑道“看见了没有小丫头这就是冥河的力量冥界里的所有人,包括亡者,包括死灵,也包括神祇,都无法通过冥河都得坐我这条驴蹄子渡船哈哈哈哈”

    紫澜朝血蒙的远方眺望了一眼,“照这个速度,我们什么时候能达到冥府”

    卡隆咧嘴笑道“着什么急你可知道,冥河有四大支流吗”

    紫澜惊讶的问道“冥河还有支流我还以为这就是完全的冥河呢”

    卡隆嗤然笑道“哼,怎么会那么简单这世界进入冥府的人,极少有能活着出去的,为什么很简单,因为冥河的保护如果没有冥河,亡灵们就会大量的涌出冥府,死而复生这世界上每天每时甚至每秒都在死人以冥府的兵力根本就管控不过来所以冥河就是最好的防备”

    “你知道如果亡灵们冲出冥府会有什么后果吗”

    “嘿嘿,死人复生,但他们的灵魂力量又不够支撑,所以他们就会变成丧尸。”

    “所以,如果冥河决口的话,冥府倒是没什么,但整个世界,也就完蛋了。”

    紫澜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丧尸是这样形成的,我以为会是病毒感染。”

    卡隆冷笑道“那是人间的说法,但处在人间里的人,并不真的能相信,除了人间之外,还有冥府世界存在的。因为他们没法证明冥府的存在,所以他们就不相信冥府的存在性,你说说,人类是不是很愚蠢的生物。”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

    紫澜皱紧了眉头,“你刚才说,冥河有四大支流”

    “没错。”卡隆讲解道“我们正在行驶的这条河,是冥河的分支之一,斯提克斯河,也叫愤怒之河,渡过这条分支之后,就是科塞特斯河,也就是悲叹之河,再往里走,就是邱里普勒格顿河,也叫火焰之河,最后一条也就是最靠近冥府的那一条,是阿克戎河,也叫苦恼之河。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只有摆渡船能渡过冥河了吧因为没有人能承受的了这四条冥河的折磨,就算是神也不行。”

    站在船尾的哈迪斯一言不发,就好像自己不存在一样。

    很快,驴蹄子材质做成的渡船,就通过了波涛汹涌的愤怒之河,来到了平静无波的悲叹之河。

    一进入悲叹之河,紫澜的耳边就响起了无数怨灵的叹息之声,她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恍惚了一下,差点从驴蹄子船上掉下去。

    卡隆桀桀的笑道“小丫头,看来你的灵魂力量还可以啊,竟然没有被哀叹之声所迷惑了心智。要知道,正常人到了这里,情绪都会受到极其严重的负面影响,整个人都会意志消沉,根本没有任何希望的。”

    紫澜冷声说道“我好歹是求生者。”

    卡隆冷笑道“求生者哼”

    紫澜努力的稳住了心神,尽量不去受哀叹之声的干扰。

    她偷偷的看了哈迪斯一眼,发现哈迪斯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站在船尾上。

    也是,作为冥王,要是还会被冥河上的哀叹声所影响,那就太搞笑了点。

    不过,这些哀叹之声所携带的灵魂力量,着实是非常强的。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死人,每天都在有人叹息,而所有的绝望叹息,都化作了悲叹河的河水。

    其实,最令人发毛的,还不是那经久不断的悲叹之声,而是悲叹河水实在太平静了,连一点点波纹都没有。

    就像是一潭死水一样,而且没有方向,望不到头,令人绝望到快要窒息,也忍不住想要跟着哀叹一声。

    但是,紫澜忍住了,她心中的种种不安和不好的情绪,也被她努力的压制了下来。

    又不知道划了多久,气温骤然升高,周围全是熊熊烈火。

    这里已经不是悲叹之河了,而是火焰之河。

    这里的水,就像是燃烧的岩浆一样,渡船所过之处,狰狞的火苗疯狂的舔舐着,就像是要把渡船彻底烧掉一样。

    紫澜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不让火苗舔到她的秀发。

    卡隆嗤笑了一声,继续划船。

    而冥王哈迪斯则仍旧保持这雕塑般的站姿,矗立在船尾。

    他的黑色长袍沐浴在火焰之中,但却并没有被燃烧的迹象。

    这是冥王长袍的特殊效果吗

    紫澜微微皱了皱眉头,立刻意识到哈迪斯身上这件长袍跟普通的长袍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哈迪斯的头发,也被火苗舔舐了,但发丝却并没有被燎。

    这只有两种解释,一,哈迪斯免疫火焰,二,这里的火焰并不是真正的火焰,而是一种如火焰一般的怨念。

    紫澜更倾向于后一种。

    毕竟,这个哈迪斯并不是本体,而只是类似于分身一样的灵魂体。

    所以这里的火焰,应该就是怨念之火。

    当然,紫澜可不敢轻易尝试,毕竟不作死就不会死。

    卡隆缓缓的划动渡船,不知过了多久,火焰之河终于过去了。

    紫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紧接着,渡船就来到了阿克戎河,也就是苦恼之河。

    这条河就更像是正常的河了,河水不汹涌,也不会化成叹息和火焰,而是实实在在的液体。

    卡隆桀桀的笑道“小丫头,喜欢这条河吧”

    紫澜淡淡的说道“这条河还算不错。”

    卡隆笑道“你要是知道,这条河全是亡者亲属的眼泪,你恐怕就不这样想喽。”

    紫澜一怔,“你说这河水,全是眼泪”

    卡隆笑道“是啊,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死人,所以每天都会有死者家属痛哭,因此这条苦恼之河才会源源不断。”

    紫澜笑道“如果哪天不死人了,你们这条河不就干了”

    卡隆笑道“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可能不死人,当这个世界不死人的时候,也就是世界末日了。”

    紫澜笑了笑,“那倒也是。”

    站在船尾的哈迪斯突然说道“到了。”

    紫澜一怔,茫然的向四周望去,发现自己仍旧处在苦恼河的中央。

    卡隆咧嘴一笑,伸手抓住一根绳索,将渡船固定在了一处突然出现的栈桥上。

    紫澜突然有种眩晕的感觉。

    等这种眩晕感消失之后,眼前的场景也豁然一变,阴森而宏大的尖塔城堡出现。

    这就是冥府。

    一队全身都包裹的黑甲的冥府守卫出现在栈桥旁,哗的一声,单膝朝哈迪斯跪倒。

    “恭迎冥王陛下回府”

    哈迪斯一言不发,迈步穿过冥府守卫。

    紫澜也从船上跳了下来,灵巧的渡船随即引起了一阵剧烈的晃动。

    摆渡人卡隆急忙稳住重心,这才没有让驴蹄子渡船倾覆。

    紫澜回头笑道“抱歉啊卡隆老哥,对了,我回去的时候,还能找你吗”

    卡隆冷声一笑,“可以,只要你有报酬,然后心里默念三声冥河摆渡人,我就会划船过来的。”

    嘴上这样说着,卡隆心里却想道“小丫头,你还离开冥府你去问问冥后,她可是神祇啊,连她都离开不了”

    一边想着,卡隆一边划船离开。

    苦恼之河再度恢复了往昔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