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地狱火

作品:《黑帆信条

    “地狱火?”卡萨听到从罗伯茨嘴里吐出来的这个名字先是愣了愣,随后就被这个充满了不祥的名字惊得身子都颤了颤。

    在卡萨的认知里,所谓的地狱就是神明为了惩罚有罪之人专门创造的禁锢灵魂的地方,所有的罪人都要在地狱之中经受地狱里永远不会熄灭的火焰的炙烤与折磨,能够以地狱火为名,这恐怖的液体难道能够直接伤害人的灵魂?

    那就难怪那个被选派去转移那些液体的海盗一副死了亲戚的表情了,要知道,凡是会被称为海盗的人都可以说是十恶不赦的恶徒,如果地狱火真的像传说里那样直接焚烧罪人得了灵魂,那么这一船的人怕是没有一个能逃得了吧。

    就在卡萨在这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正要把手里装的半满的黑色液体倒回陶制瓶子里,本就不稳的双手忽然颤抖了一下,于是酒瓶里的黑色液体就撒了一点出来。

    卡萨眼看着那滴黑色液体缓缓地滴落,很快就要滴到那个水手的身上,已经为这液体脑补了不得了的威力的卡萨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个水手接触到地狱火之后被烧的皮开肉绽的景象了,不忍心看到这凄惨一幕的卡萨急忙闭上了眼睛,似乎生怕这一幕过于残忍,卡萨还用双手捂住了紧闭的双眼。

    不过卡萨预料中的惨嚎却没有出现,那个水手似乎只是叹了口气,卡萨心想难道这地狱火已经恐怖到一滴就让一个大活人就瞬间烧成灰了吗?

    可是不对啊,一点火焰的热量也没有啊。卡萨如此疑惑道,随后又想到了一个解释:他自己还没来得及作恶,那自然算不上恶人,那么专烧恶人的地狱火肯定也烧不到他身上了。

    心里转过无数念头的卡萨终于还是按奈不住心底的好奇心,缓缓地放开了双手,双眼微微地睁开了一条小缝,还么来得及看清什么,卡萨忽然又把眼睛闭了回去。

    “卡萨,你这是在干什么?”罗伯茨自然注意到了卡萨奇奇怪怪的举止,却哪里会想到卡萨心里已经转过种种念头,眼下正沉浸在自己脑补出的悲惨场景中不可自拔。

    叫了一声,看卡萨没有反应,罗伯茨心里还在奇怪这小家伙在干什么,就看到卡萨终于还是睁开了双眼,他疑惑地网周围看了看,却没看到丝毫火焰燃烧的痕迹,甚至那个水手都还好好地站在那里和一众海盗目不斜视地紧紧盯着他自己。

    卡萨定睛一看,那滴所谓的地狱火还粘在那个海盗的衣服上,难道说这地狱火不接触到皮肤就不会燃烧?

    正这么想的卡萨却看到那个海盗伸手在那团黑色液体上搓了搓,随后苦着一张脸看向罗伯茨道:“船长,剩下的实在弄不出来了,就这样吧。”说完还指了指那个在底部和边缘处粘着一层粘稠黑色液体的水槽。

    罗伯茨看了看,点头道:“那就这样吧,记得把盖子盖好,放的离火药远一点。”

    那名水手闻言如蒙大赦,立刻从一边的地上捡起来一个软木塞塞到陶瓶口上,抱起瓶子就走了。

    到了此时,卡萨终于明白这地狱火和自己所想的完全是两回事,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船长,这东西为什么叫地狱火啊,我看这也不像会烧起来的啊。”

    “废话,你不点火当然不会烧。”罗伯茨没好气地说道,随后指着那个水槽道:“你要是真好奇就拿着那个水槽跟我来。”

    卡萨一脸疑惑地抱起水槽跟着罗伯茨来到了船首甲板上,罗伯茨四处看了看,随后走到船舷处,让卡萨把水槽放在船舷上,罗伯茨掏出来两块打火石,只见罗伯茨轻轻地将两块打火石撞击了一下,一点火星落到水槽之中,转瞬之间,一团火焰就升腾而起。

    卡萨可以发誓,这团火焰绝对是他生平见过烧起来最快的,到了此时他对这所谓的地狱火总算是有了一点认识,这玩意如果用来搞火攻肯定很厉害。

    不过……“船长,这可是大海上,你这么点火除了咱们自己这艘船又能烧到什么啊。”卡萨疑惑地问道,在他想来,这东西应该用来浸泡棉布之类的东西然后点燃了装在投石机上丢出去,没有投石机用来做火箭也是挺好的,可是刚才在下层甲板上他可没看到有用来让人射箭的地方,更别说投石机了。

    罗伯茨却笑而不语,只是突然伸出一脚把那个水槽狠狠地踢飞了出去,卡萨奇怪地看了罗伯茨一眼,不知道船长这是想干什么。

    罗伯茨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燃烧着的水槽翻滚着落到海水里,卡萨跟着罗伯茨的目光看过去,却看到了极其惊悚的一幕:那个水槽明明是先落入水中,那团火焰却没有熄灭,反而是在海面上铺开一层,远远看去,就是一层火焰在水面之上燃烧,这一幕实在是有些突破卡萨的常识。

    “这……这……这是为什么?”结结巴巴了半天,卡萨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看着海面上那还在持续燃烧的火焰,他终于明白了这玩意被称为地狱火的原因:能够在水上燃烧的火焰除了来自地狱还能来自哪里?

    罗伯茨看着那团火焰,忽然半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感谢那个奸商,把这种我以为是存在于神话之中的鬼东西做了出来,不过谁又能直到那家伙是不是把地狱里的魔鬼放了出来呢?”

    听着罗伯茨的低语,卡萨忽然打了个冷战,仿佛听到了什么最恐怖的预言一般。

    等到卡萨终于从地狱火带来的刺激之中反应过来,罗伯茨早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船长室。

    卡萨走进船长室,正好看到罗伯茨正在拿好几分海图作对比,看起来是在确认航线,站在罗伯茨身边旁观了半天,卡萨终于忍不住问道:“船长,我们的目的地到底是哪啊?”

    罗伯茨在地图上做的标记甚至超出了一部分地图的边界,如果卡萨没看错的话,那里应该已经是最北边了。

    “我们的目标当然是从未有人踏足过的北方了。”

    “可是这也太靠北了。”卡萨看着地图上罗伯茨做出的标记,说道:“再往北不会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吧?”

    “既然这地图能画出来,就说明有人到过那里。”罗伯茨指着一副异常破旧的地图说道,“再说我们去的地方也不是最北边啊,离传说中的世界边界还差得远呢。”

    听到罗伯茨这么说,卡萨心里的不安勉强压下去了一点,随后便好奇地问道:“船长,你去那么北边的地方是想干什么啊?”

    也难怪卡萨有这种疑问,实在是罗伯茨圈出来的目的地过于靠北,甚至已经不再最常用的海图上,一艘海盗船跑到那边去是想去干什么?难道说……

    想到这里,卡萨豁然有了点想法,既然那边不存在值得打劫的目标,那么海妖号应该是去那边寻找什么传说中的宝藏之类的地方吧?

    卡萨的想法刚说出来一般,罗伯茨就大笑着打断了他,随后解释道:“我们的目的是去寻找一颗传说中的神树。”

    “神树?北方?”卡萨心里把这两个词转了转,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呼道:“船长你想去找冰晶树?”

    看到罗伯茨点了点头,卡萨心里却添了几分火热:传说中的冰晶树可是一宗神奇的宝贝,据说食用了冰晶树结出的果实的人会永远保持年轻的样貌而不会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