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秘密武器

作品:《黑帆信条

    对海盗们来说,目送着一名传奇的海盗船长和自己的船一起以一种极其惨烈的形式坠入海中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做了海盗这行的人几乎可以算是在刀口上找食吃,一场风暴可能会死人,一场冲突可能会死人,没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

    洛伦佐的死也不过是看起来悲壮一点,然而谁又不会死呢?海盗们为这位算是前辈的大海盗送了最后一程之后就也不去在乎了,对他们来说,洛伦佐的死还不比不上今晚吃什么更重要。

    “原来是这样。”卡萨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他在看到船上的水手们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恢复成了平时的状态之后感到分外的不解,便向罗伯茨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向罗伯茨提出问题的卡萨的状态看起来分外低落,似乎是因为看到洛伦佐的死而备受触动,虽然也没有到流泪的地步,但是卡萨红红的眼睛放在一众看起来非常没心没肺的海盗之中可以说是相当显眼了。

    罗伯茨听到卡萨的疑惑之后,略一沉吟便给卡萨解释了一下海盗们的处世哲学:“既然说不准自己哪一刻就会死,那么别人的死亡也就不值得自己为之哀叹。”

    “是因为见惯了生死才会对别人的死亡这么平静看待吗?”卡萨点了点头,看起来他对海盗们的生活又多了几分理解,不过看着水手们忙碌的样子,卡萨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船长,我记得你之前说让大副先生准备好秘密武器来着?您说的秘密武器到底是什么?”

    在看到那头鲸鱼的踪影之后,罗伯茨就命令索恩准备好所谓的秘密武器,然而和独角鲸的一场冲突下来,虽然无论是船首的巨弩还是下层甲板的火炮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是秘密武器的样子却一点都看不到。

    刚刚沉浸在目睹一位传奇人物的陨落带来的悲伤中无暇思考其他事情的卡萨自然不会想到这件事,但是在被罗伯茨一番开解之后,卡萨忽然想起了这件事情便向罗伯茨打听所谓的秘密武器到底是什么。

    罗伯茨低头看了一眼卡萨,想了想,点点头说道:“你想知道的话就跟我来看看吧,那玩意还挺危险的。”说完,罗伯茨就领先走到了通往下层甲板的楼梯口。

    卡萨怀揣着满腹的好奇心跟着罗伯茨的背影走到了下层的火炮甲板上,在这一层甲板上分列两侧摆着四十门黄铜火炮,炮手们正忙忙碌碌地将之前备战时拆开取出来的炮弹和火药放回原位。

    看着这层甲板上一副忙忙碌碌的景象,卡萨好奇地看向四周,却没发现什么秘密武器的样子。

    倒是这层甲板上弥漫着一股火药燃烧后的味道,抽动了几下鼻子,卡萨觉得这火药的味道似乎有些不对劲,不过想想这也正常,每家生产火药的工坊都可能会用一些特有的配方,保不齐罗伯茨采购的火药就是某种独门产品。

    难道这些火药就是所谓的秘密武器?卡萨心里这么想着,目光自然也就忍不住地往还敞着盖的火药箱里看去,这一看却又看到了不太寻常的东西:火药箱底部垫着一层做过防水处理的皮革这没什么新鲜的,盛装火药的箱子里被用木板分割成了数十个小小的方格,每个方格里都塞着一个塞满方格的火药包,以卡萨的眼力来看,这些火药的包装都极其齐整,估计任何两包之间都不会相差太多。

    “船长,为什么火药要这么装?”卡萨本能地感觉这种独特的包装应该有什么深意,然而他却想不明白这么做到底有什么作用,难道是为了防止爆炸?那也没必要分割的这么细啊,而且这一个箱子里火药的总量不会太少。

    罗伯茨听到卡萨的问题,指着那些往来的炮手笑骂道:“我手下这帮废物炮手一开始训练的时候不是装少了火药让炮弹飞不远就是装多了搞到炸膛,我实在没办法就只好预先把火药装好,这样这帮笨蛋就不会再搞错了。”

    说到这里。罗伯茨还指了指两个外表被漆上不同颜色的火药箱,继续抱怨道:“为了保证发射不同的炮弹不会用错火药量,我还特意拜托工坊那边把这些火药分别装好,搞得我买一箱火药还得多花不少人工费,死奸商!”

    说到最后,罗伯茨恨恨地咒骂了一声,伸出一只脚想要踢什么东西发泄一下,但是放在他面前的除了装满实心炮弹的炮弹箱就是火药箱,这俩一个重到罗伯茨担心自己的脚踢出去就会废掉一个则贵到他舍不得,毕竟他这特别的火药箱也是定做的,买一个也不便宜。

    看着罗伯茨一副想要发泄却又无从发泄的郁闷模样,从他身边经过的几名炮手脸上都带上了几分笑意,不过碍于罗伯茨的身份都紧绷着一张脸,只是脚下的动作都快了几分,看起来这帮人渣是打算到离罗伯茨比较远的地方再好好地大笑一场。

    “这帮家伙……”罗伯茨悻悻地说道,他又怎么会看不出这帮手下的心思,不过他也不至于因为这种事就去处罚手下,最好只好狠狠地催促了一番,顺便公报私仇地在几个明显没憋住笑意的炮手屁股上狠狠地踢了几脚才算作罢。

    卡萨倒是没对罗伯茨的动作表示些什么,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些装成小包的火药出神,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还是罗伯茨催促了几声卡萨才反应过来。

    罗伯茨带着卡萨走到船头位置处,在那里正围着一圈水手,似乎在围观着什么,时不时还会从人群中饭传来一阵遗憾的叹息声,不知情地恐怕会以为这些水手们正在赌博。

    罗伯茨带着卡萨走到人群之外,以罗伯茨比一般水手略高的身高倒是可以看清里面发生了什么,不过卡萨的身高就不足以让他看到了,即使他拼命地跳起来往圈内看也看不到什么。

    罗伯茨看着卡萨跳了几次之后露出一副沮丧的神情之后,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随后拍了拍一名水手的肩膀,示意对方给二人让个位置出来。

    等到水手们腾开位置之后,卡萨总算是能够看清圈内到底在干什么了,不过在他看清之前,反而是一股浓烈的刺激味道率先狠狠地灌入了他的鼻子之中。揉了揉有些难受的鼻子,卡萨这才看清,被众人围起来的圈子里正摆着一个半人多高的大号陶瓶,瓶子里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黑漆漆的一片,一旁还正坐着一个水手正一脸嫌弃地用一个空酒瓶从一个木制水槽里舀起一瓶黑乎乎黏糊糊的的液体往那个陶制瓶子中倒去。

    卡萨翕动了几下鼻子,判断出那股浓烈的味道正是从眼前的大瓶子和水槽里传出来,不过无论他怎么看都看不出来这些黑色液体是什么东西。

    罗伯茨先是看着水手仔细地清理着残余在水槽底部的黑色液体,随后赞扬道:“好,就是要这么仔细地清理,这玩意可比一门火炮贵多了。”

    卡萨闻言不由地咂了咂舌,火炮的价值他是有点概念的,海妖号上装备的这些火炮一看就是做工精良的优质产品,价值必然不菲,而眼前这不算很多的一瓶子液体居然比一门火炮还贵。如此说来,这些液体应该就是罗伯茨所谓的秘密武器没错了。

    “船长,这东西叫什么名字?”

    罗伯茨瞥了一眼好奇的卡萨,嘴里淡淡地吐出来几个字:“地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