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谢幕

作品:《黑帆信条

    看到那个凶名赫赫又变成一幅骷髅样子的洛伦佐登船,海妖号上的欢呼声都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几分,众水手们虽然早已听说了洛伦佐变成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的消息,然而洛伦佐以前的凶名加上他现在这样一副凄惨的姿态,就算是以胆大妄为著称的海盗们也很难不产生畏惧之心,甚至伴随着洛伦佐的前进,海盗们纷纷不由自主地让开一条宽敞的通道。

    洛伦佐对此倒是不甚在意,只是缓缓地走近罗伯茨,即使之前和洛伦佐有过几次接触,罗伯茨也拿不准洛伦佐这次是想干什么,难道说这家伙后悔了,打算把藏宝图要回去?

    在罗伯茨身前不远处站定之后,洛伦佐缓缓地摘下了自己那顶脏兮兮的船长帽扣在胸前,向着罗伯茨微微躬身,随后看着罗伯茨笑道:“你小子干得不错,虽然你这家伙看起来实在不像个海盗,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这次做的真的很不错,我替我自己也替我一船的兄弟,谢谢你。”

    罗伯茨还在对传奇海盗居然会对自己道谢感到惊愕,听到洛伦佐的赞扬下意识地回应道:“我也没做什么,只是帮了一点忙而已。”

    “别谦虚,小子,你做的真的很不错,你手下的人也不错,要不是我的船变成那个样子了我甚至会想把你抢了,再把你的船变成我的船。”

    听到洛伦佐独特的夸赞之语,罗伯茨除了干笑两声还能说些什么?谁都知道洛伦佐一向是一艘船行天下,从没听说这家伙有组织船队的打算,不过他这话之中的褒赞之意倒也是不加掩饰的,罗伯茨觉得自己还是看在这家伙已经惨到一定地步的面子上,不和他计较好了。

    洛伦佐也没多说废话,只是默默地从怀里掏出来一枚古朴的钱币丢给罗伯茨,说道:“原来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把这玩意给你,你今天的表现很不错,现在,它是你的了。”

    罗伯茨惊讶地看着这枚做工精致的银币,银币一面雕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骷髅头,另一面则雕着一只半浮于海上张牙舞爪的巨型章鱼。

    心里已隐隐有些猜测的罗伯茨惊讶地看向洛伦佐询问道:“这个就是?”

    “没错,就是那个,现在它的主人是你了。”洛伦佐点点头,算是确认了罗伯茨的猜想。

    “可是,这东西……我觉得我就算拿在手里也留不住啊。”曾经听说过手中这枚银币的象征意义的罗伯茨自然很清楚这玩意的烫手程度,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收下这玩意,之前和洛伦佐谈条件的时候,他可是一丝一毫对这东西感兴趣的意思都没有,也不知道洛伦佐是怎么想的,居然主动把这个拿了出来。

    听到罗伯茨的拒绝,洛伦佐却摆了摆手:“小子,我相信你早晚会拥有配得上这玩意的实力的,倒是我,现在这样子是真的守不住这东西了,与其让这东西被别人拿走,我现在觉得直接交给你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罗伯茨想说些什么,却被洛伦佐打断:“好了,小子,我看的出来,你的心思远不止做一艘船的船长那么简单,我相信无论你要做什么,这东西都会对你有所帮助的。”

    罗伯茨这次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了,如果不去考虑这枚银币的烫手程度,仅从这个的象征意义上来说,确实会对他目标的视线大有裨益。

    想到这里,罗伯茨便干干脆脆地收下了这枚银币,把银币放进贴身的口袋之后,罗伯茨试探着询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洛伦佐闻言没有直接回答,先是掏出那瓶已经所剩无几的酒瓶,把剩下的酒一股脑地从嘴里倒进去之后,也不管从空荡荡的喉咙部位淌落下来的酒水,略有些惆怅地说道:“老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既然我还能动,我的船还能跑,那我就还要继续当一个海盗。”

    不过说完这句话之后,洛伦佐的语气又变了变:“不过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有预感,我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久,估计过两天我就要真的葬身海底了,不过也好,我至少报了仇,作为一个船长,和自己的船一起葬身海底也不错。”

    罗伯茨闻言想要出声安慰几句,顺便还想邀请洛伦佐在他这最后一段时光跟自己一起去冒险,却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声惊呼:“船长,那玩意又活了。”

    罗伯茨只得暂时收回想要说的话,看向那边,透过复仇公主号残缺不全的龙骨可以隐约看到那头原本已经失去行动力的独角鲸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居然又活动了起来,看那架势似乎是要撞向复仇公主号。

    “这畜生!”洛伦佐低低地骂了一声,随后抓起一根绳索,双脚用力在甲板上一踩,身子就飘荡了起来,转瞬之间就荡回了复仇公主号上。

    当洛伦佐站回复仇公主号的甲板上的时候,罗伯茨隐约有种复仇公主号活过来的错觉,而在洛伦佐的指挥下,复仇公主号再度表演了一番高难度转向,船首的撞角正好对准了独角鲸。

    然而原本还对船首撞角有所畏惧的独角鲸这一次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以无所畏惧的姿态和复仇公主号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复仇公主号的撞角刺中了独角鲸的头骨,独角鲸的巨角却也刺穿了复仇公主号的船首柱。

    这番撞击使得复仇公主号的残破更添几分,那头独角鲸却还在发狂,刺穿巨木的独角不断地摇晃着,激起滔天巨浪的同时却也让复仇公主号的船身不断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仿佛随时都要解体一般。

    而站在船首的洛伦佐一边将手中的长剑刺穿甲板以稳定自己一边冲着罗伯茨这边发出了呐喊:“小子,快趁这个机会杀了它!”

    “可是这样……”罗伯茨想说如果这个时候用炮弹轰击那头独角鲸,除非运气好恰好撞断独角鲸的尖角不然复仇公主号必然要跟着死去的独角鲸一起葬身大海,然而以火炮的命中率,这样的事情简直是根本不可能发生地。

    然而罗伯茨终究还是没能说出这句话,作为一名纵横海上十来年的大海盗,洛伦佐又怎么会不明白这样的道理,既然他这样说了,恐怕这位大海盗就已经做好了沉船的准备。

    “命令!转向!”罗伯茨下令海妖号缓缓地绕到了纠缠中的双方的一侧,就在海妖号转身的这段时间,复仇公主号的凄惨程度更甚,到了这个时候,除去连接船首和船尾的龙骨还有个基本模样,其他的地方基本都已经断裂开来,看起来这艘和她的船长一样凶名赫赫的海盗船随时都有解体散架的可能。

    在看到海妖号绕到这边之后,索恩就已经明白了罗伯茨的意图,这位可靠的大副命令着炮手们装填炮弹,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个庞然大物搅动起来的巨浪使得罗伯茨产生了错觉,在他听来,一向不喜欢把情绪外露的索恩的声音中竟然蕴含着几分颤抖。

    “开炮!”

    索恩一声令下,两层火炮甲板上的四十门火炮发出了整齐的怒吼,四十颗炮弹化作上下两条钢铁之墙狠狠地击打在已经饱受重创的独角鲸身上,承受了这样一轮打击之后,那头恐怖的巨兽发出了最后一声哀鸣就不再挣扎,默默地沉了下去。

    被独角鲸的长角串起来的复仇公主号自然也跟随着鲸鱼一起缓缓地下沉,独自站在船首甲板的洛伦佐却没什么动作,这个在这片海域播撒了不知道多少恐怖的海盗终于还是和他的船一起葬身在了大海之中,只留下海面上咕噜噜冒出来的气泡作为这位传奇海盗的一生最后的痕迹。

    罗伯茨和船上的水手们一起默默地看着这一幕,等到最后一个气泡消散之后,罗伯茨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船上响起:“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