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七十三章 反正我没遇到

作品:《神话版三国

    “可我仔细想想的话,他们的对手,也未必能达到您放水的程度啊。”刘桐食指按着嘴角,神色复杂的对着白起说道。

    刘桐大致是能理解白起有多强的,韩信逗刘桐玩的时候都能将刘桐打哭,换成白起这种以杀止杀的大佬,恐怕更可怕。

    说起来,刘桐和大多数正常人的认知是一样,大家都认同韩信和白起是一个级别的兵家巨佬,但所有人又都默认白起在威慑力方面远远强过韩信,这就是杀神称号自带的加成。

    刘桐也是这么认为的,她不会觉得白起比韩信强多少,但她却深刻的觉得,在切菜方面白起远强于韩信,而对于白起和韩信这个级别,他们所能遇到的绝大多数的对手,应该都是菜。

    白起听到刘桐这话,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他不否认绝大多数时候,正常人所遇到的对手绝对不会强过放水的自己,至于真正在战场上遇到自己这种级别的对手,那最正确的方式就是先祈祷自己不要死,然后想尽办法用盘外招。

    至于说打赢,在抬起屠刀,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然后整整等了一个时代,最后自己把自己搞死了的白起很清楚,很难的,他们这个水平除非是兵家根基发生了变化,否则他们就该立在顶端之上。

    “话虽如此,但罗马帝国恺撒和佩伦尼斯的教学影像,我想公主殿下应该也看了吧。”白起刻板的神色之中带着认真说道,“佩伦尼斯不过是皇甫义真那个水平,虽说强,但对于我等而言也就那样,但恺撒,就算是我,被对方抓住机会,也会非常难看。”

    白起并没有乱说的意思,佩伦尼斯的水平和皇甫嵩其实也就是半斤八两,可能皇甫嵩整体在军略上更强一些,问题在于佩伦尼斯那一身破界的战斗力也不是说笑的。

    别看佩伦尼斯天天兵权谋、兵权谋的折腾,可兵形势对于兵权谋大佬来说很难学吗?恰恰相反,并不难学,难学的是那种一往无前的气魄,至于其他的看穿破绽、把握局势、发挥自身战力极限之类的,这对于兵权谋都是基础操作。

    毕竟兵权谋核心是打算计,用极限的方式计算,那就是胜利无限度推进到一,而兵形势打的是奇迹,可以在兵权谋万分之一翻盘的概率之中打出大获全胜的局势。

    庙算全胜的对手,被兵形势锤爆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己方庙算只有撤退一条路的情况下,兵形势莽出新世界也不是没出现过。

    故而白起寻思着是个正常将帅,有那么一身战斗力,都会顺手点两下兵形势,反正点完兵权谋的一百个技能点,有多余的九十九个技能点,不说一键满级,一键九十九级也不算太变态啊。

    在这等情况下,白起很自然的将佩伦尼斯和皇甫嵩划到一个水平线,也就是人的水平,至于恺撒,则被白起划归到论外,也就是他们这个级别,因为恺撒打佩伦尼斯没尽力,故而白起也只能说对方是论外,但自己和对方交手谁能获胜,那就只能打过再说。

    因为双方的克制太严重,白起是主动出击获得胜利,压着对方打出破绽,然后一击必杀,而凯撒打的是防守反击,将进攻转化为防御,在招架当中拉扯对手,逮住破绽一击必杀。

    简单来说就是双方只要确定对手是和自己一个级别,那么就只能逼着对方出破绽,而尽可能不让自己出破绽,两个抓破绽的顶级选手,一旦对上,那真就就看谁更有耐心了。

    然而到了拼耐心的环节,那实际上就看后方的后勤了,可双方都是庞大的帝国,这种战争根本没办法打。

    刘桐闻言点了点头,恺撒和佩伦尼斯的对局刘桐也看了,虽说看不懂,但有巨佬给讲解,韩信给的评价同样很高。

    “您的意思是担心遇到这种对手?”刘桐叹了口气说道,“这怎么说呢?恺撒那个级别对手,罗马帝国这几百年下来,也就一位,实际上整个欧洲,从差不多我们春秋年间算起,也就三位。”

    “你没上过战场,所以你很难想象那是什么情况。”白起摇了摇头说道,“在战场上,你永远不知道你面对的对手是谁,而且有多强,你只能靠着经验去推断这一切,所以拿打最强者的心态去打对手,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

    “那您当年出道打伊阙之战的时候,将对手想象成谁?”刘桐好奇的询问道,一边询问一边下马车。

    “想象成齐将匡章。”白起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哪怕是五百年过去了,我也依旧能记起来那个人,当年我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击败对方,不过后来就算了。”

    “噢噢噢,就是整个战国时代唯一一次打穿了函谷关,逼的秦国割地的那位。”刘桐明显有认真的看过史册,不得不说前两年那些大儒逮着刘桐让刘桐抄书,还是很有作用的。

    “不仅仅是如此,匡章的时代,桑丘之战盖过了变法完毕的大秦,之后在齐宣王的时候,逮住机会五十天将燕国覆灭,垂沙之战,诛杀唐昧,引动楚国内乱让叛军拿下郢都,让楚国四分五裂,之后函谷关之战,秦国被打入关中,战国年间唯一一次。”白起唏嘘不已的说道。

    “您没和他交手过?”刘桐好奇的询问道。

    “如果能早五年的话,应该可以交手,不过如果早五年我估计打不过他。”白起叹了口气说道,“这么说吧,算我倒霉,匡章函谷关之战的时候我连八级爵位都没有,大致也就是现在的百夫长……”

    “我在伊阙之战前因为爵位不到十级,只是中层将领,大概也就是现在百夫长,而当时的上司魏冉,怎么说呢,和现在大汉朝顶梁柱皇甫义真差不多,虽说我很感谢对方的提拔。”白起悠悠的说道。

    “伊阙之战前我积累功勋达到了十级爵位,而当时对手是公孙喜和暴鸢,水平大概能横扫这学校里面包括副校长在内的所有人,那次算是我机会,因为秦国无将可用了。”白起带着几分回忆说道。

    “是不是很嘲讽,明明有国尉司马错,又有丞相魏冉,皆是天下名将,然而当时确实是无将可用了,因为秦国又一次成了天下公敌。”白起颇为无奈的说道,“然后我被丞相提拔了两级爵位,升级为十二级的爵位左更,然后就去面对所谓的韩魏联军了。”

    “实际上作为承袭了军制的汉室应该明白,十二级爵位其实刚刚进入将这个级别,更何况我还是临时提拔的十二级爵位,只能说是中级军官,故而我是不能服众的。”白起带着缅怀的笑容说道,“然后我证明了他们统统都是垃圾。”

    “我一战杀满了二十级爵位制度,杀得伊阙血染,若非商君的爵位制度有限制,我直接可以升任列侯,故而此战之后,我便代替了司马错升任国尉。”白起平淡的说道。

    “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很无聊了,因为我那个时代没有名将,好吧,也不能说是没有名将,乐毅,廉颇,田单,庄,赵奢都是名将,可能我运气不好,每次都没遇到他们。”白起随口解释了一句。

    “早些年还没长平的时候,我打赵国光狼城,赵奢没在,打楚国,当时楚国是真强,先打了十来座城,楚国反应迟钝,我就多打了两下将楚国国都郢都顺手打下来了,可庄还是没在。”白起颇为唏嘘的说道,而刘桐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回头又开始打三晋,韩赵魏天天被我打,反正我就是没遇到过一次赵奢和廉颇,要不是时常能听到这些人,我都不知道这些人和我一个时代。”白起无可奈何的说道,“感觉我打的都是菜鸡。”

    刘桐陷入了沉默,到底是你没有遇到他们,还是他们根本不想遇到你,按说你白起天天打这些地方,如果对方想要拦你的话,不可能遇不到啊,为什么全程没遇到一个硬茬,为啥你一口气就是十几万人被砍死,那些能统帅十几万人的,除了赵括,貌似之前都有战绩啊。

    该不会是幸存者定律吧,凡是遇到了你的都成了死人,故而被简称为杂鱼。

    “实际上当我能有资格和匡章交手的时候,匡章都凉了。”白起无可奈何的说道,“而且当我抵达巅峰的时候,我并不觉得当年函谷关下的匡章强到无解,哪怕我再三去分析那一战,最后都觉得如果是我,我能做到的更好,可惜没遇到一个能打的。”

    恐怕不是没有遇到一个能打的,而是你把能遇到的都杀了,其他聪明人根本不想遇到你,伊阙之战二十四万,鄢郢之战二十多万,华阳之战十五万,陉城之战五万,长平之战四十五万,都不算零零碎碎的,你杀了一百多万,整个战国两百五十年,死你手上的都占了一半。刘桐扶额,由丝娘扶着往进走,真以为神这个字是吹出来?

    “停,让我冷静一下。”刘桐突然反应过来,这些没意义啊。

    “什么?”白起不解的看了一眼刘桐。

    “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解决问题啊,遇到了还是打不过啊。”刘桐无语的看着白起,丢了一个眼镖给对方。

    “所以多被我虐一虐,以后真遇到了这种对手,不求他们能打赢,只要能拖住时间,那就有翻盘的希望。”白起用余光看了看已经跑出来迎接的朱,尤其是在看到淮阴侯这张脸的时候,朱的小碎步都变得迅捷了很多倍。

    “公主殿下,贵妃。”朱欠身一礼,而刘桐和丝娘皆是回了半礼,然后朱就像个一个学生一样乖乖的给白起一礼,一副诚挚的表情邀请白起去学校参观。

    “君侯里边请。”朱非常恭敬的对着白起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公主什么,有腿可以自己走,白起毕竟年纪大啊,要恭敬。

    白起挥挥手示意朱不用管自己,然后背着手左右看了看,没看到什么好东西,“里面的那些家伙,有没有将假人打过。”

    “大概还不行,恐怕还需要三个月才行。”朱略后于白起半步,就像是面对领导视察一般,不断地进行介绍。

    “三个月?”白起算了算自己那个假人,“还行,是不是来新人了,之前那批胚子我估计得半年才行。”

    “来了几个年轻人。”朱给白起介绍道,这个时候才发觉公主没人陪侍,咳嗽两下,表示自己有些失礼,然后将自己儿子打发过去陪同公主,毕竟公主天天有,大佬不常有,自己还有一堆问题想要让巨佬解答呢。

    “行吧,我去看看。”白起咂吧了两下嘴,多了几个人就能加快这么多进程,说明里面有可塑之才啊。

    白起过来的时候,一群学生刚刚打完一局,又是全军扑街的局面,马良正在努力的鼓动士气,但是大多数的学生都有些泄气,然而说着说着发现其他地方没声了,才发现是白起到了。

    当场所有的学生都起立对着白起施礼。

    “免了,免了,其他人坐下,插班生让我认识认识。”白起随口说道,几个新来的插班生皆是有些忐忑的看着白起。

    白起看了看这群人,伸手将假人的记录回收,盯着其中两人看了好久,然后点了点头,里面有一个是他祖先公子白的后裔,不过白起觉得这孩子还是别学兵法了,因为弱的让白起都觉得有些丢人。

    “你叫王基?”白起看着花名册询问道。

    “见过君侯。”王基恭谨的施礼道。

    “好好努力吧,说不定能看看你祖先的背影。”白起看了看记录之后点了点头,这群人之中也就这孩子有点培养价值。

    王基大喜,当即从一旁掏出老王家早就准备好的束,快步走上前去,双手奉给白起,“还请老师多加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