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七十三章 皆大欢喜

作品:《神话版三国

    刘桐捡了一个很顺眼的郡主,姬湘丢掉了一个麻烦,而孙尚香也终于逃脱了藩篱,可谓龙归于海,于是所有人都很满意。

    故而等刘桐出来的时候,白起就看到了跟在刘桐身边蹦蹦跳跳的孙尚香,不认识的人,看一眼,然后就开始当木头。

    “这是执金吾。”刘桐指着白起对孙尚香说道,她周围除了这位以外的所有人对于乐安郡主孙尚香而言,都可以以平常心对待,唯有这位大爷,必须要表现的很知书达理。

    就跟之前白起说的,自己不擅杀一样,作为一个不擅杀的人干掉了上百万的兵卒,你敢不尊重吗?

    孙尚香在看到白起的瞬间,继承自老孙家特有的直觉就疯狂的警告孙尚香,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生命的本能在孙尚香和白起对视的那一瞬间,差点让孙尚香控制不住想要跑路的行为。

    “见过执金吾。”孙尚香怯生生的对着白起施礼,施礼之后也不等白起回礼直接转头就跑,她本能的觉得自己可能受不起这一礼。

    “嘭!”孙尚香一头撞在丝娘的胸前,然后反弹将丝娘撞了一个趔趄,也亏有厚实的软着陆装甲,否则这一下孙尚香怕是得抱头痛哭。

    “痛。”丝娘嘴角抽搐的说道,而这时已经躲到刘桐身后,一副羞怯的小女孩样子的孙尚香则是连连道歉,她之前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将对方的胸撞塌了。

    “你一个练气成罡撞我一个内气离体,居然不喊痛,你是什么情况。”丝娘问询了一个很是诡异的问题,自己好歹是内气离体啊,胸都差点被撞塌了,孙尚香居然只是捂着脑袋,根本不见喊痛。

    “孙子的后裔啊。”白起瞟了一眼孙尚香平淡的说道。

    “这是乐安郡主。”刘桐指着抓着自己后襟,一副小女孩作风的孙尚香,拍了拍对方的小脑袋,笑着对白起解释道。

    “哦。”白起不咸不淡的说道,他对这些东西兴趣不大,更何况汉室现在什么情况他也清楚。

    “去下一处吧。”刘桐对着侍卫说道。

    孙尚香上了车之后,才算是安静了下来,带着几分惶恐看着车外白起的背影,然后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那个人是谁啊,感觉好可怕。”

    “哼哼,一点都不可怕,我可是打过他很多次的。”丝娘得意的说道,“他要是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揍他。”

    刘桐长叹了一口气,果然得到了一些东西,肯定就要失去一些东西,很明显,丝娘至今都没发现淮阴侯都换人了。

    “姐姐,以后你就是我的姐姐了。”孙尚香一点也不认生,抱着丝娘叫道,她确实是被白起吓坏了。

    “武安君,何必欺负小孩子呢?”刘桐带着淡淡的笑意询问道。

    “最近情况有些不太妙,我有些杯弓蛇影了。”白起平淡的说道,他能说他之前才去将孙子的棺材板钉死了?结果回头就遇到了孙子的后人,习惯性的就想看看是不是孙子的后手。

    没办法,谁让前段时间才得罪了一批人,最近正处于担惊受怕的状态,尤其是孙子这种老货,属于危险指数ax级别的存在,刚钉死了棺材板就遇到这种事情,白起不试探一下才是怪事。

    “孙子吗?”刘桐嘴角隐约上划,传音给白起询问道。

    “嗯,没错,前段时间我将孙子的棺材板钉了,结果遇到了孙子的后人,我也有些担心是不是孙子的后手。”白起叹了口气说道。

    “武安君也是不容易啊。”刘桐带着难以琢磨的语气说道。

    “是啊,都不容易。”白起颇为唏嘘的说道。

    很快车架就到了另一处,这是长安这边很普通的一个学堂,挂名在太学下面,也是真正意义上需要国家补贴的那种学堂,面向所有百姓进行招生,并且管饭的那种。

    刘桐的兔肉也就是给这些学堂准备的,不过如此庞大的队伍抵达这边,并且没有提前告知对方,作为学堂的院正颇有些奇怪。

    至于书院之中玩闹的学生,完全没有因为外面那长长的车队而停下他们飞扑的游戏,足球就是专业给这些小孩子们设计的。

    说起来陈曦一开始搞出来足球给某些人发力,外加作为娱乐项目,结果硬生生搞成了橄榄球,而且相比于后世的橄榄球,这个时代那是真正穿着甲胄抱球往过冲,真正意义上肌肉对肌肉的碰撞。

    所以足球就被淘汰成给未成年小朋友玩的东西了,毕竟成年之后都会进军营进行军训,穿了装甲,感受了那种全装甲肌肉对碰的感觉之后,再去玩足球就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不过在这个严重缺少娱乐项目,而小孩子又扎堆,能凑齐二十多人的时代,足球对于这群小孩子的吸引力确实是非常强。

    “不知贵人此来所为何事。”老院正眼见车架下来从大到小三个女子,还以为是来这边接自家的弟弟或者侄子。

    以前也不是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某个家伙觉得自家儿子皮实,不懂得民间疾苦,于是转到这边来上了半年学,半年书本知识没学到多少,但性子却收敛了很多,故而老院正以为又是哪家大户如此行事,最多是这家更狠,来的时候都没给他通知。

    “来看看长安周围的学堂,这些是给学生们的。”刘桐也没报身份,不管是知道,还是不知道都无所谓,令侍卫将一坛坛准备好的兔肉和吃食送往书院这边的厨房,毕竟所有的书院都是管饭的。

    老院正很清楚这一坛坛油封的东西是什么,这都是肉,故而也没有阻拦,长安这边时常会有人跑过来给周边的学生送点东西,有吃的,也有用的,只不过有的人留下姓名,有的不留下姓名。

    “贵人可愿意留下姓名。”老院正不阻拦,看着数十坛的肉送了进去,从自己袖子里面掏出来一折文书,希望刘桐留下名帖。

    “不用了,我还要去下一家的。”刘桐对着老院正微微躬身,眼见老院正准备叫人一起过来,当即阻止,而后也未久留,看了看那群在西风之中踢足球的少年笑了笑。

    “送贵人。”老院正站在门口目送刘桐离开。

    大概半天之后,又有一架车架过来,这是官方的车架,从国帑出的物资,陈曦年前也会批示这些送往各个学堂的物资。

    刘桐一路将长安转了一圈,将准备好的坛肉送完之后,刘桐心满意足的往回走。

    “长安的富贵人看起来都挺重视这件事的啊。”眼见着车架往太学那边拐,白起颇有些感慨的说道。

    这一路刘桐的车架也遇到了四家和她干同样事情的,而且四家的马车她都认识,但怎么说呢,这事可没有白起想的那么简单。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底细啊。”刘桐叹了口气说道。

    “我确实是不知道底细,但我觉得在寒冬腊月,天寒地冻的时候,拉着一车煤炭,一车米面粮油去给学校送的,都不算是坏人。”白起平淡的说道,“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此事论迹不论心,是善!”

    “按说善的话,不应该用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寒门无孝子,恶的话,才应该论迹不论心啊。”刘桐不解的询问道。

    “善恶都不应该论心,法家不能以心为论证,否则上位者便是随心所欲。”白起非常认真的说道,“故而在我看来,不管之前遇到的那四家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他们的行为都是善行。”

    刘桐一路遇到了四架马车和她做同样的事情,不过不同的在于,这四驾马车却大致可以分为三种行为,刘桐能分辨出四架马车来自于哪里,故而也能分清楚这些人的想法。

    “我们遇到的那四家,官方的那个不用说,陈子川每年都会做这件事,元凤之前有没有不知道,但元凤一朝一直如此,每年陈子川会批复一大堆的东西发给各地。”刘桐平淡的讲述道。

    “此乃善举。”白起平静的说道,“乃是国事。”

    “以圆环篆柳为徽的那个马车也算是官方的吧,但她所能覆盖的区域有限,大致砸今年应该是勉强覆盖到了全国一千多县,她会在核算了利润之后,跟着官方一起发东西。”刘桐平静的开口道。

    以前陈曦没入主长安的时候,主要靠柳萝发放这些,不过现在倒是用不上柳萝发了,只不过这多年过来,柳萝核算完利润之后,还是会发钱,更何况她自己明显也有大量的孤儿院。

    “此乃仁义。”白起赞叹道,“可谓义举,无野心当推举。”

    “没有什么野心,她没有儿子,也没有后人,若非袁家疏通太常,夫人的文书都没有。”刘桐平淡的说道,白起回望远处的车架,若是这般,那便是真善人。

    “第三家怎么说呢,说不上错,也说不上对,她爹让她将非义之财全部散尽,她现在正在努力散财。”刘桐笑着说道,“一个近乎五大豪商之家,要想办法将家财散尽,还给百姓,一时半刻也做不到。”

    白起嘴角抽搐,这是谁家啊,这么倒霉。

    “至于最后一家,那是袁氏的车架,袁氏从元凤初就特别喜欢资助寒门学子,每年在这一方面的花费不少,年节送点东西也不算什么意外事情。”刘桐平淡的说道,袁家摆明了是在邀买人心。

    老袁家现在的情况是真的穷的只剩下钱了,所以本着有枣没枣打三杆的想法,然后就时不时给长公主捐点,给国家捐点,然后给学子们送点福利,反正一年挖出来的金银铜也不少,自用用不掉,那就想点别的办法呗,结果就成这样了。

    “你不是收了袁家不少的礼物吗?一颗颗的大宝石。”白起带着嘲笑说道,他明白刘桐的意思,但他并不觉得这是问题。

    “收袁家礼物的是刘桐,而巡视天下的是长公主啊。”刘桐叹了口气说道,“长安其实是在纵容袁氏,为的是让其他家族也能如袁氏那般壮大,这天下太大了,汉帝国需要这样的力量。”

    刘桐其实能看懂陈曦的规划,也明白陈曦放任袁家是为了什么,因为单凭现在汉室的力量,要分这个天下太困难了,这天下太大了,大到汉室得有五六个袁家这样的爪牙才能在这广袤的版图上站稳。

    “日后必将是隐患。”刘桐轻声的说道。

    “公主殿下看的倒是远啊。”白起平淡的说道。

    “这汉室江山需要我一个公主来背负?就算是需要,我这一朝哪怕是到此停止,也足够给九泉之下二十四朝先帝交代了,后人的事情还是由后人去解决吧。”刘桐无所谓的说道,她明白也懒得管,只是和白起言谈很有趣,故而才有感而发。

    白起默然无语,确实,他最近也在翻看历史,无论如何,刘桐若是倒下,搞不好能用崩,谥号说不准直扑秦皇汉武而去。

    “走了,到太学看看,不知道你那些学生如何了。”刘桐笑着说道,“不知道其中可有你能看上的。”

    “一个都没有。”白起随口说道,他弄了假人忽悠学生之后,王基才被弄回来当插班生,故而白起一个优秀的人才都没见到,至于马谡,白起搞的假人设定就是损失可以大一些,但马谡一定要全军覆没。

    这么长时间下来,马谡已经彻底放弃了上战场,主要当参谋帮助自己的队友,然而依旧被虐的非常惨。

    “这可是真的悲剧啊。”刘桐轻笑道,“这下一朝该怎么办呢,连个能拿出手的都没有。”

    “除了诸葛孔明,统统都是菜,诸葛孔明最多是脱离了菜这个水平。”还没等刘桐说完,白起给出了最终极的评价,然后刘桐陷入了沉默,还是算了,也许大家都还行,只是这位要求太高了。

    “您要不放点水。”刘桐暗示道。

    “我会放水,但他们的对手不会放水啊。”白起悠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