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作品:《清妾

    四爷在净室里绕了十几圈,总算是将心里那点小心思压了下去,黑着脸绕过屏风走了出来,刚要说些什么就看见尔芙正坐在床上没心没肺地吃粥,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吃了么?”尔芙又吞下一大口白粥,笑着问道,“要不要一块吃点?”

    “不用了!”四爷冷冷道,随即唤过落地罩旁当背景板的瑶琴,吩咐她将晚饭摆在内室里。

    片刻工夫,几个眉清目秀的小宫女就拎着隔了热水保温的酸枝木雕喜鹊登梅食盒走进了内室,阵阵菜香似不安分的孩童般从缝隙里飘散而出。

    炒了糖色的红烧排骨配着翠绿翠绿的小葱花,焦香酥脆的糖果子……引得正在喝粥吃小青菜的尔芙一下子就从被窝里扑到了圆桌前坐好。

    “你身子还没大好,怎么又起来了!”四爷横眉立目的问道。

    尔芙嘿嘿一笑,“自己个儿一个人吃东西有什么意思,正好爷也要吃饭,咱们一道吃吧!”,说着就抬手招呼瑶琴将炕桌上吃得七七八八的饭食摆到圆桌上。

    四爷只一眼就瞧出尔芙的小心思,看着尔芙盯着桌上那道红烧排骨连眼睛都拔不出来的样子,嘴唇微微勾起,但并没有当场说什么,而是一直等尔芙将筷子抄在手里往菜盘子里伸去的刹那,才慢悠悠地说道:“这些你不能吃!”

    “阿?”尔芙闻言,手下动作一怔,随即就赖皮地蹭到了四爷身边,似赖在她脚边耍赖的百福一般,就差摇尾巴了,“就吃一小口就好,这白粥真是一点味道都没有,爷也不愿意看我愁眉苦脸地吃清粥小菜吧!”

    “愿意!”四爷的筷子灵活似手臂的延伸一般,轻轻一敲就将尔芙筷子上夹着的一块排骨弄回到了盘子里,随即对着尔芙温柔一笑,等尔芙又流露出星星眼的傻样子的时候,冷声说道。

    接下来的一瞬间,更是让尔芙跌破眼镜。

    一向是遵守餐桌礼仪的四爷,居然亲手将已经摆在圆桌中央的几道菜式都挪到了自己个儿跟前,更是毫不绅士地将尔芙推回到了原来的位子,一脸欠揍的接茬道:“遵从医嘱,不然你这粥也不知道要喝到什么时候呢!”

    卧勒个擦……

    尔芙只觉得她好像看到了一个被莫名灵魂占据了身躯的四爷,不然怎么会这么让人牙根痒痒呢。

    “今年北边让人送了几只飞龙来!”四爷小口吃了一块蘑菇笋,抬眸说道,“俗话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说的正是北边山里的飞龙,那味道真是让人吃过难忘呢!如果你肯好好的听胡太医的话,等你好了,爷就让人送过来给你尝尝,不然……”

    说到最后,四爷还很没有形象地砸了咂嘴,似是怀念飞龙肉的味道一般。

    尔芙只是听听,嘴里的口水就泛滥成灾了……

    不过为了能吃到人间美味的飞龙肉,她还是按照四爷的说法,默默的收回了飘在菜盘子里的小眼神,眼泛泪光地认命地喝粥去了。

    面前摆着几道色香味俱全的大菜,而作为无肉不欢的尔芙却只能喝粥,这各种痛苦只有她自己个儿能明白了。

    泛着水光的眸子,满是指责意味的盯着四爷,直盯得四爷都有些吃不下去了,这才扯过帕子抹了抹泪珠子,将一节腌得酸甜脆爽的白萝卜咬得嘎嘣嘎嘣响,颇为挑衅地斜了一眼四爷,“爷,您口味清淡,这泡菜萝卜倒是正和你用呢!”

    说着,尔芙便已经将一小块不如她小指肚大的白萝卜,放到了四爷眼前的小吃碟里。

    四爷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自找罪受……

    --本来,他就是想着吃些好吃的,气气这个没良心的小妮子,结果却被小妮子的眼神弄得没了胃口,这会儿还要被小妮子这么奚落,简直就是彻底没了大丈夫尊严呢!

    炖盅里熬了小半天的白粥,尔芙吃了两小碗就吃不下了,又灌了一杯大枣茶下肚,正觉得肚子里满满都是水,很是不舒坦的时候,便瞧见瑶琴捧着碗黑乎乎的汤药来到了跟前,“主子,该吃药了!”

    “先晾一会儿吧!”尔芙嫌弃地瞟了一眼就往旁边挪了挪,指着摆着茶盅等物件的角几,低声说道。

    “已经晾温了。”四爷平静道,随即抬手从瑶琴手里接过了白玉汤碗,扯过尔芙努力往阴影里躲去的身子,将汤碗往尔芙手里塞去,“吃过汤药有蜜饯果子吃,不然……飞龙肉就没了!”

    尔芙只觉得天都黑了,欲哭无泪地瞪了眼躲在角落里偷笑的瑶琴,拧着鼻子就往肚子里继续灌苦药汤。

    “吃过药就好好躺在被窝里睡一觉,若是有不舒坦的地方就叫爷,爷明个儿还要早起进宫,这会儿就不陪你了!”说着,四爷就招呼苏培盛从外间抬了一尊绢纱屏风挡在了炕边的落地罩外,起身往临窗大炕走去。

    尔芙有些不解的看了眼瑶琴,瑶琴忙上前一步,低声解释道:“这几天,主子又是发热,又是浑浑噩噩地说着些胡话,主子爷不放心主子的身体,便一直守在房间里,只有熬不住的时候才歪一会儿,结果主子爷又担心睡着的时候碰着主子头上和腰肢上的患处,所以就睡在了临窗的炕上。”

    说完,瑶琴就有些羡慕的看了眼尔芙,随即就看向了已经窝在临窗炕上的四爷。

    尔芙顺着瑶琴的眼神看去,看四爷如虾米一样弓身蜷腿地缩在临窗大炕的可怜样,眼底不禁微微发涩,喉咙里一阵阵的发紧,“爷,你还是在床上歇着吧,我的身子已经没事了!”

    其实暖阁里两面炕的长度是一样的,只是临窗大炕的宽度上不如尔芙现在躺着的北炕宽,但是因为临窗炕上两侧都摆着炕柜,窗边还竖着厚厚的弹花迎背靠枕,所以就显得格外狭窄了些,加之四爷的身高有一米八左右,这才会弄得四爷在临窗炕上连腿都伸不开。

    “没事,爷在这里挺好的,你只管好好躺着就是了!”四爷眼睛也不睁的低声说道,随即就吩咐瑶琴让人将绢纱屏风仔细挡好,免得尔芙因为外面还大亮的天睡不着,或者是被窗边的风吹着了身子,晚间又发热。

    本想着就让四爷那么窝着身子睡算了,可是尔芙又真的舍不得,最终只能恨恨地咬了咬牙,裹着被子从温暖的炕上爬了起来,趿拉着鞋子凑到了四爷身边,似是自语,却又是说给四爷听的低声说道:“既然爷不愿意换地方,那妾身就换个地方睡好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四爷听着身边窸窸窣窣的动静,睁眼一看就看见尔芙裹着被子笨手笨脚往炕上爬的傻样子,忙招呼过在旁边看热闹的瑶琴扶着尔芙,叹气道,“行了行了,你就别折腾了,爷这就过去睡。”说完,四爷就认命地掀了被子起身,扶着裹在被子里摇摇晃晃走着的尔芙往炕上走去。

    “去给你家主子准备个汤婆子,没有比她还能折腾的了!”四爷心疼地替尔芙掖了掖被角,沉声吩咐着。

    昏睡三天三夜,虽然瑶琴每天都会喂尔芙喝参汤,但是她还是瘦了一大圈,原本就只有巴掌大的小脸便更小了,四爷垂眸盯着尔芙忽闪忽闪个不停的大眼睛,浅浅叹息,“以后出去定要小心些,这次幸亏是有惊无险,不然爷真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七她们了!”

    “我醒来还没见过小七、弘轩她们呢,她们怎么样了?”说起小七,尔芙又挣扎着要起来,嘴里更是一叠声的问着。

    “她们都好着呢。”四爷闻言,眼中眸光一暗,低声说道,“爷已经让苏培盛打发人给他们两个送了消息过去,只是外面这几天雪就没有停过,他们俩又是早起、又是去宫里请安的,这回来才歇下,所以爷就让他们不要过来折腾了!”

    “恩!”尔芙赞同地点了点头,“是不该折腾他们了。”

    只是四爷的打算很好,想着不让小七、弘轩来回来去的折腾、受冻,可是担心额娘身子的小七和弘轩怎么可能会在尔芙醒来后,不过来瞧瞧就放心歇下呢!

    这边,四爷好不容易劝着尔芙躺好歇下,正想着喝杯茶就睡下,便听见外面响起小七和弘轩说话的声音。

    “额娘……”廊下伺候的宫人自然不会阻着两位小主子,所以当四爷听见两个小家伙儿动静的同时,小七和弘轩就已经裹得好像两颗肉丸子似的冲进了暖阁。

    嗖……一阵冷风裹挟着些许雪花,尔芙瞬间打了个冷颤。

    “毛毛躁躁的像什么样子!”四爷心疼尔芙,抬手招呼瑶琴拦住两个身上冰冰凉就往炕边冲的小家伙儿,沉声说道。

    尔芙自然不会看着自家孩子被训不出声,笑着扯了扯四爷的胳膊,柔声说道:“孩子们惦记我是好事,你就不要总是端着严父的架子了!快来让额娘瞧瞧,可瘦了些?”

    最后一句话,尔芙是对着被瑶琴拦下的两个小家伙儿说的。

    瞧着两个小家伙儿红扑扑的小脸蛋,尔芙脸上扬起了幸福的笑容,连衣服也顾不上披一件就已经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小七和弘轩原本是急着见自家额娘才不顾身上冰凉就往炕边跑。

    这会儿见尔芙只穿着寝衣,两个小家伙儿当然不会不管不顾地往炕边跑,弘轩更是已经避嫌地站在了绢纱屏风的另一侧,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手道:“儿子唐突了!”

    “说什么呢?”尔芙紧了紧四爷披在她身上的小袄,揽着在炭炉旁烤热了身子的小七,对着屏风后面的弘轩,抬手招呼着,“我是你额娘,你惦记我不是应该的事情么!”

    小七也顺着尔芙的话帮腔了两句,加之四爷这尊大佛准许了,弘轩这才忸怩地从屏风后面绕了过来,对着尔芙俯身见礼,恭声问道:“额娘身子可大好了?”

    尔芙笑着让瑶琴扶起弘轩,抬手招呼过弘轩,如揽着小七一般揽入怀中,一边拿着帕子擦干了弘轩脑门上已经融化的雪花,一边满脸不赞同的嘟哝着:“别学你阿玛那副面无表情的傻样子!”

    “呃……”四爷闻言,斜眼看了眼尔芙,随即见尔芙压根没看他,更觉得受伤了,抬手拿过一面不知道谁放在角几上的西洋手把镜照了照。

    小七窝在尔芙怀里,正好抬眸看去,便瞧见自家阿玛正对着手把镜挤眉弄眼的傻样子,忙拉了拉还在和弘轩说话的尔芙,低声窃笑了起来,“额娘,你看阿玛……”

    “不许胡说。”尔芙不想四爷这位阿玛在孩子们心里没有了为父的威严感,忙抬手拍了拍小七的脑门,含笑教训道。

    随即又趁着这机会教训起了已经有些四爷影子的弘轩,“你看你阿玛在家里和在外面是不是不大一样,这就是正常人。

    若是谁成日里不管面对谁都板着一张脸,那才叫奇怪呢!

    尤其是在亲人跟前,压根不需要那么注意规矩、礼数。

    对于父母长辈的尊敬和孝顺,并不是表现在这些虚礼上的,只要你打心里是惦记着阿玛和额娘的就是孝顺,家就不是个讲究礼节的地方。”说着,尔芙就抬手扯着弘轩两腮上的嫩肉往两侧扯去,扯出了一个变形的笑容。

    “儿子知道了!”弘轩的脸被尔芙扯变形了,说出的话倒是还算清楚,只是口水却有些控制不住的往外流着,加之他正在换牙,口水流的就更凶了。

    那副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流的样子,简直就好像得了中风症的病人一样,尔芙看着自家一板一眼的儿子丢脸,笑得更欢了,直笑得弘轩脸红得好像蒸熟的螃蟹,这才松了手,将一条崭新的帕子塞到了他手里,“快擦擦吧!”

    弘轩脸红红地擦着口水,看着自家额娘笑得前仰后伏,又见小七也笑弯眼的样子,自家阿玛虽然还顾忌着他的脸面,却也是忍俊不禁,差点就羞得哭了出来。

    “好啦好啦,弘轩最可爱了!”尔芙见弘轩的凤眸里水光闪闪,心里软得一塌糊涂,忙故作黑脸地瞪了瞪小七和四爷,笑着打圆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