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着你

作品:《流年似水不负卿

    三日后凉州

    炼一袭桃色长群站在桃花树下宛若仙子下凡。

    她原想让神界的探子打探下桃夭是何许人也,没想到神界进入备战状态后便把魔界安插在神界的探子全都拔除了,原来他们的一举一动全在神界的眼皮底下。现下她只能铤而走险亲自打探情报,希望临安还在凉州。

    “桃夭。”临安站下炼身后轻声唤道。

    一连几日临安像疯了一样四处打探她消息生怕错过一点消息,就连大军撤离身为主将的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留了下来。

    “公子莫不是又认错人了”炼转过身来面对临安。

    神族大军早已撤离临安身为主将却留在凉州,可见桃夭在他心中的分量,炼心中生出来一个邪恶的念头。

    “我是小白。”临安紧紧牵住炼的手生怕她再度离去。

    “公子真是认错了”炼假意要挣脱临安。

    “我是小白,你小白”临安反复重复这一句话,只为了她能够想起他。“你跟我来。”临安二话不说便把桃夭给带走。

    中州城

    “桃夭一看中州我和你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临安满心欢喜的道。

    炼一脸懵。

    临安默念咒语手指闪耀着点点白光,以他为圆心四周的昙花由内而外的绽放。

    炼被眼前的景色震骇,身处在万千昙花中连带着心情都变梦幻了。

    “公子,真是认错人了,我并不是公子口中的那位姑娘。”炼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说出了一番不应景的话。

    无论她之前抱着这样的目的接近临安,此刻她都不想在继续,她不想利用一对有情人的感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她会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那你是谁”临安心中难掩失落,连着昙花亦相继枯萎恢复如初。

    “我不过是一位四海为家漂泊无依的孤女罢了,公子不必在意。”炼道。

    她侧身从临安身旁走过。

    临安拉住了炼。“既然如此姑娘不如从今往后便跟着我也好过四海为家。”

    “好。”炼也不知自己是哪根筋不对,竟然答应了。

    她只想陪着他,直到他找到他所爱之人。

    崇华殿

    “木槿姑娘,天君让奴婢给你送来几匹丝绸。”侍女把丝绸放在桌上。

    木槿,是很多年前梼杌师叔给取化名,日后还是需隐藏身份用得着。她为木槿,师兄为陆商,师妹为紫菀,皆是药名。

    “知道了”炼淡淡的应了一声

    “姑娘总呆在屋里也不是个事,应当都出去走走。”侍女好心相劝。

    炼没有回答她只是礼貌性的笑笑。

    九重天确实有很多魔界没有的东西炼很想多走走多看看,身为魔族的她虽说魔功很弱也不便在九重天多走动。

    说话回来,在九重天呆久了她知晓了很多事。列如桃夭姑娘的来历及过往。世人皆以为女帝身在九重天,她实着一直天涯海角一直未醒,神界军政由女帝的大哥风晟睿代理。此事在九重天早已不是秘密为什么其余五界皆不知晓神界似乎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

    “你不打算问我点什么”临安与长琴一同走在下朝的路上。

    “没什么好问的。”长琴道。

    临安敢把木槿带上九重天就说明木槿的“干净的”,这点默契他们之间还是有的。

    “她不是她”临安停下脚步叹息道。

    “你还”长琴自然明白临安的意思,却不明白他意欲何为。

    “都是无家可回之人。”

    临安脑中浮现出了那日和炼的对话,从那刻起他便知道炼不是桃夭,桃夭不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她平时日就算拒绝他人也是说得十分妥帖生怕伤了他人。

    “你说女帝还会不会回来。”长琴主动转移话题,谈起自己最为感兴趣的话题。

    长琴问道这问题也是所有神界大臣最关心的问题。

    风歆瑶能否回来关系到一众大臣的升迁大事,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兄妹俩个的行事风格又是南辕北辙,风歆瑶更善权谋诡谲之术。风晟睿行事担当更像风未兮。若是权利交替怕是要在朝廷上掀起一番风云。

    “会。”临安语气笃定,胸有成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