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章 异常电台信号

作品:《抗战之还我河山

    这个时间点的金山卫,炮火连天犹如炼狱,中日两军各自为自己的命运而拼命厮杀。仗打到这个份上,军令不军令的已经不重要,只要已经登上战场,退则被督战队所杀,进则被对手的子弹和炮弹射杀,双方军人朝着对手的方向打空子弹,然后再打空。

    所求的,不过是自己能存活下去罢了。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一样。

    五十公里外的松江,一万余青壮,在歌声中在各部长官的催促声中奋力挖掘,他们一样在拼命。没有完善的工事,在日军铺天盖地袭来之时,他们将会瞬间被覆灭。现在拼命干活,过了这个夜晚,自己会少流不少血的同时还能让日军多流血。

    而在距离松江200多公里外,一支由汽车和三蹦子组成的这个时代中国很少见的纯机械化部队正在公路上由南京经宜兴向松江方向狂飙。甚至,车队里还夹杂着日式坦克,那是独立团在晋东战场上缴获的第20师团战车直属大队的89式坦克和94式侦察装甲车。

    为了避免在战场上被自己人给误炸,这些日式坦克上原有的太阳标志被刮掉,取而代之的是青天白日。

    从上午十时许正式进入公路,车队就以2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向宜兴方向突进,到了下午傍晚时分,距离宜兴城也只有10公里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车队在晚上9点左右就可以进入宜兴市郊,距离松江也就剩下200公里的路程了。

    此时独立团和第23集团军警卫团全速行军已经过去了7小时,连中饭都是在行军途中自己解决的,刘浪的军令很严厉,军情十万火急,所有人没有命令不得下车,就算是要拉屎拉尿也得拉到裤裆里。

    那是因为刘浪知道,这应该是两团行军最顺畅的一天了,错过了这天,两团再也不可能以这样的速度行军了。不光是淞沪前线疯狂后撤的军队人员和物资会堵塞公路,日军的飞机也不是呆在杭州湾看戏的。

    独立团和第23集团军警卫团要去支援松江战场的军令是由军事委员会直接下发到两团团部,直接绕开了第23集团军军部也绕开了第三战区司令部,算是绝密。

    可这种秘密,对于江浙淞沪地区密布的日军间谍来说,保持不了多久的。淞沪中国大军已经开始后撤,却有一支数千人的部队在逆流而上,本身目标就很明显。

    再加上车队里还有十来辆日式坦克,就更能让日军判断出这支部队的番号,不是那支中国部队都有歼灭日军一个师团并缴获战车的履历的。浪团座就算是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是阻挡不了躲在田野和城镇角落里觊觎的目光的。

    刘浪甚至敢断定,从独立团拔营而出全军进入公路那一刻,日军上海派遣军统帅部就已经获知有支部队在向淞沪方向前进,五六个小时的时间,也已经足以让日军从各种情报分析判断出是独立团了。

    至于独立团要去哪儿,随着独立团高速向宜兴方向机动,只要松井石根智商不低于80,一定知道独立团是去增援松江方向。日军第十军十万大军已经于凌晨在金山卫登陆,那是日军上海派遣军动用的一记要人老命的“杀手锏”,中方只要不想被日军这么一棒子打死,松江地区是必守之地。

    那从南京和嘉兴的两路军队去支援松江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兵力调动了。

    位于嘉兴的第67军距离松江的路程稍短,大约只有150公里,他们虽然是纯步兵,行军速度要缓慢的多,但他们躲避日军飞机也要方便的多,听到飞机的轰鸣声,公路上行走的部队往公路两边的棉花地里一钻就完了,就算有些许损失也是可以承受的。

    可独立团就不行了,假如有日机来袭,摆在公路上的汽车和三蹦子基本就是靶子任日机轰炸,就算独立团装备的有不少苏罗通20毫米机关炮也不行,日机在高空投弹,只要有那么几枚炸弹炸中,就有可能造成极大损失。

    其实独立团白天进入公路开始行军是极为冒险的,最稳妥的方式是利用晚间行军,等到天色大亮以后,全军进行藏匿,等至夜色降临再行军,那样速度虽然慢一点儿,但能避开日机的袭击。

    事实上,第67军虽然也上路了,但经过和第67军军部电文交流,第67军是准备前行20公里即进入野地里修整,等到晚饭后再连夜行军。

    别看现在上海以外都还是国军的控制区域,但随着弱小的中国空军耗干了最后一滴血,现在的制空权已经彻底是日本人的了,昆山、嘉兴、无锡一线的城市和车站没少被日机轰炸,而杭州、宜兴也都在日机轰炸范围之内,若不是顾忌南京还有最后一支成建制空军部队的存在,南京恐怕也不会少见日机的身影。

    但刘浪偏偏来了个反其道而行之,自接到军令开始,全军就以摩托化方式前进,一路不歇,一口气突进了120公里,行军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那是因为刘浪知道,任何作战任务,都是得有反应时间的。你得知道目标是谁,目标的目的地是哪里,目标又要做什么,等把这些都搞清楚,日本人最少也得有五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看来,日本人比他想象的还要慢一些,他们的执行效率并不怎么样,刘浪坐在车上不停看着手表再看看天,如果日军那帮将军再蠢一点儿的话,两团或许还能以这个速度再前进一个半小时超额完成第一天的行军任务。

    但,随着一阵摩托车发动机的怒吼声响起,刘浪从副驾驶的后视镜里看到一辆日式三轮摩托正在疯狂的向自己所在的汽车追来,那是属于通信排的专用装备。

    刘浪知道,自己的梦想落空了,恐怕是有敌情了。

    “三川儿,打信号弹,命令全军暂停前进,给所有人五分钟下车修整时间,装备不离身,就算拉屎也给老子端着枪,鬼子的飞机一来可不会管你是不是还在方便,还有,十三幺,通知所有步兵营,将机枪小炮都给我搬下车,寻找适合阵地,等待团部军令。”刘浪探出头朝着站在车斗里自己的两个勤务兵下令。

    “是!”

    随着三颗红色信号弹由刘浪所在车辆里射出,一分钟后,犹如长龙一般的车队全部缓缓停下,全副武装的军人们纷纷跳下车,以最快的速度在路边方便。

    基本上都是大号,小便啥的早在车上对着外面自己就解决了。现在的这支军队几乎都没有雌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全是雄性,憋急了谁还会顾忌那个啊!一排排黑乎乎的屁股让一直跟随独立团前进的小记者根本就没下车,哪怕她也早就憋得小脸通红。

    还是负责照顾她的独立团警卫排排长急眼了,一声怒吼“都特娘的给老子滚蛋!”把周围五十米范围内“不知羞耻”的夯货们赶走,他则带着警卫排的步兵手挽着手身体站得笔直围成一个半圆,脸冲着车队,将背后的一块棉花地挡得严严实实的,给两团最后一个女性硬生生的造了个“人工女厕”。

    自然还是羞涩,虽然小记者敢断定没人会偷看,但那啥的声音让人家听见,还不是羞煞人家一个大姑娘家家的嘛!可没人敢让她跑远,刚才团座长官的军令虽然没有明说日机可能会来袭击,但独立团的兵跟刘浪多久了?多的五年了,少的也有两三年,自是从刘浪的军令中听出了危机。百分之八十,独立团就会打响自打来东南战场后的第一仗,不过不是和步兵,是和日寇的空军打。

    官兵们在以最快速度解决人体三急。

    “团座,通信排检测到电台信号激增,发射地就在右后方两公里位置。”追上刘浪的通信排少尉急切的汇报。

    “那里,是什么地方?”刘浪一皱眉,伸手拿过三川儿递过来的地图,目光在地图上逡巡着。“是个小镇。”

    “是,团座,自我军出发,经过城镇,就会监测到电台信号,但刚刚,我们监测到电台信号激增,超过平常最少三倍,并且联系频繁,连续监测十分钟,在我们来之前,还在发报。”少尉说道。“我们要不要派人去镇上看看,如果是日本人的间谍,先端了他。狗日的,要不是军情紧急没空理他们,他们还真以为自己藏得挺好。”

    “不用。”刘浪摆摆手,神情很淡然。“通报全军,将汽车全部开进树林,开不进去的,用树枝进行伪装,所有可高射机枪,构筑防空阵地,其余人员全部疏散,全军备战。”

    下达完军令的刘浪眯着眼睛看向天色正在黯淡的天空,眼中闪着难明之色。

    通信排监测电台小分队可是独立团反侦察的一项利器,老叶同志麾下科研团队的新成果,在晋东战场上就已经经历过实战,方圆十里内,他们能监测到电台信号并基本能将电台信号发射源定好方位,唯一的缺陷是不能精准定位,但这项技术也最少领先日军三四年了。这会儿的日本人倒也有监测电台信号的设备,只不过,最多定位到东南西北方向,那要到三四年以后他们才能定位到一个范围内,然后靠大量人员逐屋搜查才能找到发电报人员。

    只是,那个效率,足以让谍报人员早就逃之夭夭了。

    从两团行军开始,监测电台信号小分队就在忙碌着,一路上的电台信号频发,那很正常,有可能是军事委员会调查局的,也有可能日本间谍的,但到现在,电台信号突然激增,那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鱼儿终于咬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