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大韩民国抵抗组织(一)

作品:《民国的春秋

    三百名受训后的大韩抵抗分子,自潜入回国后各自潜伏下来等候金九的行动号令。金胜友和朴成浩、邱紧良三人是一个小组,是五月中旬从龙王庙训练基地走出来的极少数的韩国特务队员。

    他们三人命运将紧紧连在一起,龙王庙训练基地帮他们准备好伪造的证件,配备电台和武器后将三人送到演阳军事学院内一处警备森严的小楼。

    大韩 guoliu wáng政府金九代表申圭植接见他们三人,金九伸出干瘪的手挨次和他们紧紧握手说:“我代表大韩 guo总理申圭植感谢你们投入复国运动。”

    “这次申圭植总理不能亲自来为你们送行,他在上海被日本人盯上了,现在只能暂住在法国大使馆。申圭植总理让我带一句话,要充分信任中国朋友,要听从中国方面的指挥。”

    “请金总长转达总理,我们一定不辜负总理的希望,为光复大韩 guo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金胜友三人行着军礼回答。

    “很好,总理听到会很欣慰的。你们此次返回故土第一条不能相信任何组织和个人,大韩 guoliu wáng政府内已经被日本人渗透,以前的人马都不能信任。”

    “所以你们这三百人按总理和中国朋友的意见单独行动,你们三人为一组负责通讯联络和组织收拢队员。你们是关键性的节点不能有任何差错。”

    金九吩咐一番后将密码本交给金胜友说:“今晚将给你们三人饯行,你们三人将踏上光复大业的征途。”

    晚上三人整理好行装跳上卡车直奔吕四港码头,一艘渔船停靠在吕四港码头。三人在特务队员带领下登上渔船,钻进夹仓。

    夹仓内三个包裹用橡胶皮捆扎成团,特务队员递上一份清单说看完还给我。四把1911手 枪,四百发手 枪子 弹,三把bi shou,一台小功率发报机和干电池另配一台手摇发电机,三把小手gong nu,十五枚手 雷,十个反步兵地 雷,若干伪造的日元和少量的银元。

    特务队员最后递给他们一人一枚戒指,戒指中央有尖锐的凸起。

    “这戒指使用时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碰到自己,里面的药水可以使用十次,无任何解药。你们每人的戒指形状都不一样但开关是一样的,用力压指环内侧会有毒针弹出。明白吗?”

    “明白,教官。”

    教官褪下手表递给金胜友说:“你们三人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可是希望在大韩 guo成立大典上看到你们三人。”

    “教官收不得,我怎么能拿你手表?”

    “别他妈的啰嗦,以后给我多搞点高丽大人参就可以了。”教官紧紧地和他们三人拥抱后,拍拍他们肩膀转身离去。

    金胜友将手表戴在手腕上说:“今天五月二十三日,我们的行动算正式开始,大家检查装备,按要求现在一律说韩语不得说汉语。”

    小渔船驳接在货轮后面晚上九点离开吕四港,海浪拍打着小渔船,渔船随着海浪起伏像一片树叶在海中飘来飘去,三人轮流趴在船弦边呕吐。

    朴成浩趴在鱼船边不停的呕吐而后迎着初升的太阳说:“让我死吧,我死前能干掉四个日本人就够本了。”

    “朴成浩你没有出息,教官说过我们只要战术运用得当一人至少可以干掉五十个日本。”

    “金胜友,我真受不了,去山东时我差点在海上吐死过去。”

    “好啦,快起来喝点生姜茶,船老大送生姜茶过来了。”

    船过山东三人才适应下来,三人坐在船头看着前方货轮激起的浪花。

    “金胜友君,我们打算在哪上岸?”

    金胜友若有所思的说:“没有打算,到时候再说吧,反正我们不能去自己熟悉的地方,先找个地方潜伏下来伺机行动。据可靠消息日本人知道我们这批人的存在,所以我们不能寻找以前的战友。”

    三人在船头摊开地图,三个人三个主意,最后还是金胜友定下路线,先去光州分散开半个月后到汉城集合。主要考虑汉城人口多不容易被发觉,小地方很容易引起注意。

    金胜友说他去汉城准备盘下一家旅社自己做老板,邱紧良没有主张说要去金胜友旅馆做伙计,被金胜友狠狠批评一顿,两个人在一起目标大,要是出问题肯定一锅端。

    “你舅舅不是在汉城警察厅吗,邱紧良你去投靠你舅舅当警察吧。” 朴成浩建议道。

    “我他妈的才不想当韩奸呢,我辛辛苦苦跑出来接受培训让我再回去当韩奸?”

    “邱紧良你忘了教官说的话?回到朝鲜不论干什么只要心里没有忘记光复就行,你去当警察我们可以得到第一手消息,你也可以用你警察身份庇护我们。”

    “金胜友就你大道理多,你怎么不去当韩奸去?”

    “邱紧良我不是没有舅舅在警察厅嘛,要有我第一个去,都是为了光复委屈自己有什么啊。”

    “朴成浩你准备去汉城做什么?”

    朴成浩看着前方大海说:“我是在想用这张假身份去学校应聘教员,如果有可能我想进入wěi zhèng fu里做事,这样身份会最安全。”

    “嗯,这样我的旅馆就是我们的联络点。我尽快在汉城最繁华地带盘下一个旅馆。”

    三天后的夜晚渔船靠近朝鲜海岸边,夜晚海面上静悄悄的一艘船也没有。三人划着小舢板上了岸,背着包裹往内陆走去,他们知道必须在天亮前走过海岸线二十五公里处才算安全。

    天亮后三人混在前去灵光郡买菜农民队伍中,帮助买菜的农民推着大车往灵光郡走去,三人的包裹分别放在蔬菜箩筐下。

    到了灵光郡吃完早饭,三人转到马车行雇了一辆马车前往光州。一路上异常平静没有遇到任何检查,这是他们夜里通过海岸二十五公里结果,日本人在海岸边设立了三个检查哨所被他们夜里突破过去,到了内陆地带就没有安全检查哨所了。

    金胜友的行李最重里面有发报机和手摇发电机,手中拎着一个柳藤箱子,肩膀上背着一个包裹走进光州城内一家旅馆。

    按照培训要求金胜友在光州住了一周后才启程前往汉城,在光州的一周他大量时间消耗在报刊和茶馆中,对于近期朝鲜东西有了清晰认识。

    一周后他来到汉城,按教官提供的线索在汉江路左侧盘下一家拥有十来间客房的小旅馆,将小旅馆改名为仙客来,这是他们三个约定好的名字。

    手中有大把伪造的日元,金胜友请来泥瓦匠改造旅馆,在院子中央挖了一个大型菜窖和一个水井。在日本人开的商店内购买了天汾基地生产的锅炉,一个带浴室的旅馆正式开业了。

    菜窖的入口被他用泥土封死,他从水井内打了一个通道进出菜窖,两个出气孔安在厨房墙角拐角处窗台下。发报机被安装在菜窖中,发报机的天线缠绕在锅炉的铁质烟筒上。

    营业的第一天夜里,金胜友准时从水井的进入菜窖,打开发报机向设在山东汾水的总部发报:苍鹰已经就位。

    总部回电:请速和部下建立联络渠道,静伏等候消息。

    归属于他们这小组领导的队员有四十七人,整个朝鲜一共分为六个行动组。

    第二天一早金胜友叼着香烟离开旅社,向汉江边走去。按约定好的联络处在汉江边一处土地庙中。

    破落的土地庙四周空旷,金胜友心里想谁他妈的缺德安排在这空旷地带,要是被暴露跑都来不及。

    土地庙内土地老爷泥塑后面土砖下一张小纸条上写着:东湖路日杂店,门前蓝色招牌旗幡。用火柴点燃后看着纸条化成灰烬方才离去。

    联系事宜他不好出面,他是负责电台和指挥的,知道联络地点等朴成浩和邱紧良到位后让他们去联络。

    两天后一个失落的年轻人住进了金胜友的旅馆,此人就是朴成浩。朴成浩带来邱紧良消息,邱紧良已经进入汉城警察厅工作,邱紧良有一个十分有利的优势,他在日本留学过懂日语。

    朴成浩暂时找到一份工作在一所初中任教,但要九月份才能入职安排住宿。金胜友安排朴成浩第二天前去日杂店联络下属。

    朴成浩选择中午时间来到飘着蓝色旗幡的日杂店,一看就乐了。在山东团林一同训练的战友坐在柜台后,眼睛扫到朴成浩却装着不认识。

    “老板,我昨天在你家买的香烟怎么发霉了?你今天必须赔我两包。”

    “客官你在我家买的什么牌子香烟?”

    “上海产的美丽牌香烟,你不会抵赖吧?”

    暗号全对上,一同训练的战友将后屋的帘子掀开说:“客官你先进屋,我查一下。”

    进屋后放下门帘,一把握住朴成浩说:“你怎么才来联系,急死了,我等了三个星期了。”

    朴成浩连忙问:“队员怎么样?”

    “按事先计划全部潜伏下来,据说第三组在平壤搞了一次行动,在日本宪兵队门前安置地 雷炸死四五个日本宪兵。”

    “不是有命令嘛不接到指示不许行动。”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们组全部潜伏没有动静。上面有指示吗?”

    朴成浩说:“今天带来指示是静伏等候通知。你把潜伏人员地点和职业给我,制定行动计划需要,这也是按来时要求必须提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