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杨思亮叔丈人的宴请

作品:《民国的春秋

    杨思亮笑着努努嘴说:“在前面那个就是大老板。”

    李利群看着年轻的不像话的胡文楷,张开嘴惊讶道:“这么年轻啊,姐夫你不会是逗我吧。”

    李琪琪在一旁说:“你姐夫逗你?那个就是大老板,胡上将。”

    胡文楷主动走过来握住李利群的手说:“你就是杨思亮的舅头李利群吧,前段日子委屈你了。”

    “没事没事,我姐夫做的对。”李利群紧张起来,迎着胡文楷等人走进家。

    杨思亮叔丈人家是张灯结彩,院子里摆了七八桌,客堂里是主席位,胡文楷被引到客堂内。

    十几位来陪客的乡绅得知胡文楷的驾到连忙过来打招呼寒暄,胡文楷虽然年轻但在徐州这带名气很大。孙晓澜和孙明辉在徐州一带武力扫荡土豪劣绅打击封建会道门,这两人手段极其凶悍,徐州这边对这俩人是谈虎色变。

    “胡将军,久仰久仰。”

    “你好,你好”

    胡文楷机械的握着手,脸上挂着笑容。一群乡绅和他心目中的肥头大耳的形象一点也不相符,一个个面色枯黄,身穿估计从家里翻出来的压箱底新衣服一股樟脑丸的味道。

    这顿饭吃到最后变成胡文楷阐明复进党对土地政策的宣讲会,打消地主对复进党土地政策的恐惧,劝说地主老财们转型投资实业。

    胡文楷说得很吃力,他对有文化底蕴的人阐明观点很有方法但对这些顽固的地主老财却束手无策,还是戴季陶接过话题帮他继续阐明。

    对于土地胡文楷不主张收为公有,但现状让他担忧大规模的土地兼并国家的资金陷在土地上不能向工业提供流动资金,农村大量剩余劳动力处于低级重复生产中。

    这些问题是明摆着但你能对这些地主老财说明白吗?几乎是对牛弹琴,戴季陶从每个王朝的兴衰谈起,土地大规模兼并是每个王朝都头痛的事,复进党保护各位的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所以给各位缓冲时间,每户一百亩是复进党的底线当然你如果愿意多交税拥有一万亩也是可以的。

    高效廉洁的政府是复进党的执政基础,各位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复进党的政府是不扰民的,各项制度明确的告知人民,只要你不违反制度你可以活的很好,活的有保障。

    几杯"shuang gou"大曲灌下肚,他发觉这酒好烈,胃中如火烧一般。夹了一个狮子头闷头吃起来,口味一般不能和平时吃的相比,他也觉得自己这几年嘴吃叼了。

    杜紫鹃用手撕下一只鸡大腿递到他碗里,在桌子下用脚踢了踢他,小声说注意吃相。他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吃得满嘴是油,居然下巴处油水滴落下来。

    接过杜紫鹃的手绢擦拭嘴角后直接塞进自己口袋里,自嘲说忙了一天没有犒劳五脏庙,拿起鸡大腿继续啃起来。杜紫鹃让他模样给搞笑起来,用手在下面拉了拉他衣服说没有人和他抢慢慢吃。

    一只鸡腿吃下肚才感觉稍微好一点,这才仔细打量起房间来,青灰方砖铺成的地面,山墙是禾木的木制山墙,屋顶是木制小椽上加网砖。客堂案桌上方挂着“仁义礼智信 天地君亲师”中堂,这好像后世苏北这边也喜欢悬挂这中堂。

    农村的土财主再多的钱也没有用,舍不得花钱,靠田亩每年积蓄下来。胡文楷想到这一顿吃下来会不会让杨思亮叔丈人一年不吃肉,想到这不由得笑起来。

    “你笑什么?”杜紫鹃问

    “没有什么,想到一点事。”

    “是不是想到卡罗塔了?”

    杜紫鹃无意中提起卡罗塔,却让胡文楷想起来自从卡罗塔去美国后自己一直浑浑沌沌的,天星镇也好久没有去了,两个小孩答应卡罗塔照顾好的,也好久没有去看望。

    杜紫鹃看到胡文楷陷入沉思的模样,自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自己嘴贱怎么这时候想起来提到卡罗塔的。

    杨思亮叔丈人带着全家前来敬酒,杨思亮和李琪琪在一旁陪着。

    “老朽带着全家敬胡将军和胡夫人。”

    胡文楷连忙站起来说:“李叔叔,文楷不敢当。我和杨思亮是弟兄,您是我长辈。”

    杜紫鹃跟着胡文楷一起站起来,胡文楷眼睛扫了她一眼换来的是一个白眼。

    李琪琪捂着嘴在一旁偷笑,杨思亮倒是无所谓,老板有几个老婆对他来说都是正常。

    喝完酒坐下,杜紫鹃小女孩脾气冒出来,用脚狠狠的踩了一下胡文楷,心里十分得意毕竟胡文楷没有纠正李琪琪叔叔的称呼,也算是默认了。

    蒋秋鸣拎着酒瓶走过来对杜紫鹃说:“杜紫鹃你去女生桌上吃去吧,我找老板喝酒。”

    “凭什么?我不去,你少灌胡文楷酒。”

    “哎呦!杜紫鹃看不出来你管的挺宽的,难道你不知道老板最怕人家管他。”蒋秋鸣到底是胡文楷肚子里蛔虫,几句话就把杜紫鹃打发走了。

    大咧咧的坐在胡文楷旁边说:“肯定是李琪琪安排的,老板你也是太帅了到哪里女人都不会放过你的,活脱脱的唐生肉。”

    “滚犊子,蒋秋鸣你现在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老子正享受美女在旁边伺候,你过来搅什么局。”胡文楷没好气的说。

    “老板,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杜紫鹃缠住你所以才过来的,我好心办错事了。”

    胡文楷噗呲笑起来,拍拍蒋秋鸣的肩膀和他喝了一杯,蒋秋鸣知道赌对了。在家时就听崇美娟说老板对卡罗塔是海枯石烂情缘在,不会接受杜紫鹃的情感。刚才看见杜紫鹃缠住老板时就忍不住过来支开杜紫鹃。

    “秋鸣,你看李琪琪叔父家在徐州也算大户人家吧,这房子要是在苏南也就一般。”

    蒋秋鸣说:“老板岂止一般,我估计一般都算不上去。他们这带和苏南不能比,对钱抠的很。”

    胡文楷拍着蒋秋鸣的肩膀说:“中国的财富就被这些土财主硬生生的烂在床肚底下了,赚一点钱就藏一点钱。我们要在徐州树立一个典范,就杨思亮叔丈人家吧。他不是搞柴油机缸盖嘛,你回头给私下给杨思亮和周海泉招呼一下,能倾斜的就倾斜。”

    “老板我知道了,这就是你说的树立一个榜样让那些土财主跟随。”

    “孺子可教也,这事要让他们做的隐蔽点,不要说我吩咐的,莫宁两可。你去把戴季陶叫过来,我吩咐他几件事。”

    一会这张桌子变成了办公酒席,戴季陶、杨思亮、蒋秋鸣、张静江、王长荣、魏其君、田芝亮围坐过来。

    望着这帮吃的满嘴冒油的家伙,不由得将脸一拉。

    “喂!喂!你们也注意点形象,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们八辈子没有吃过肉呢。不是丢我胡文楷人嘛,我薪水没有少发给你们吧。吃的要斯文点。”

    隔壁一桌的杜紫鹃听到胡文楷说这帮人,捂着嘴低下头笑起来,刚才明明自己吃的满嘴是油转眼就批评起别人。

    一个个赶忙用手擦起嘴角上的油汁,戴季陶知道老板是故意找茬的所以笑起来,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散开。

    “季陶兄,我找你们过来是有件事提出自己想法供你们参考,杭州的浙江高等学堂是不是今年可以升格成浙江大学,南京这边也可以选一所高等学校升级为南京大学,安徽那边也如此。”胡文楷是突然想起这件事,他认为越早越好。

    “老板这件事能办成了效果会很好的,但升格为大学需要不少教授从那里来。”戴季陶明显对这建议心动。

    “我想过了,采用重金聘用和几所大学共用教授,采用六所大学教授互通教课,薪水给高点。远东大学和苏州大学、金陵大学教授数量很多了,现在交通也便利轮换着上课。”

    “公司拿出二十万资金帮你们提升硬件,你们各省自己再配套部分资金,安徽大学公司再拨五万元。”

    张静江说:“文楷这件事可行,至少将全国优秀人才吸引到江浙沪来。”

    胡文楷继续说:“九月份远东大学学生人数会突破一万二千名,我看了浙江高等学堂学生才319名,这人数太少了简直是浪费学校资源,至少要扩招到两千名。”

    “我们和欧美日本最终比拼的是科技,是每年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人数。比的是将科技转化为生产力,测算过了我们每年需要上万名大学毕业生,不通过自己培养是没有办法满足的。”

    “老板说的我深有感触,炼油厂和化工厂运转和产品深化研究我们现在已经感到没有相关的专业人员,从国外收刮一些远远不能满足。我建议在这几所大学里设立化工系。”田芝亮是深受专业人员缺少难处,四处收刮人才前段时间投入资金和远东大xué lián合办起化工提升班。

    蒋秋鸣也附和道:“我们上海县的电子管产业也是如此,靠几种电子管过日子迟早会出问题的,我前几天才去电子研究所,那里面也就几十个人,听说美国一个工厂研究中心集中的科技人员有几百名。”

    “我们要尽快建立起产学研为一体的体系,电子研究院的技术人员完全可以到大学兼职教学,大学里的教授和科研人员可以针对性的对工厂产品进行集中攻关,要建立一系列奖励激励措施。这件事田芝亮牵头负责吧。”胡文楷喜欢自己发表看法最后操作时直接扔给别人。

    田芝亮完全没有想到老板直接将一摊事情全部扔给自己,虽然感到自己有点力不从心但也不敢说什么。

    “老板我会尽力做好这件事。”

    “遇到难事就找刘文勤吧,那边我会交代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