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会见小幡酉吉(三)

作品:《民国的春秋

    “瘦死骆驼,日本也算?蚂蚁而已。人口少,资源匮乏,从甲午战争起家才几年,季陶兄我们国内民间散落的钱财比日本全国加起来还多。日本支撑不了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青岛他是必须要还的。”

    “老板,小幡酉吉过来主要目的是青岛?”

    “大概是的,离青岛最近的武装是我们,按我们陆空联合打击日本是支撑不住的,北方战场上的事肯定从张作霖嘴中露给日本人了。我们不站出来日本国很有可能在谈判中拖延和漫天要价。”

    “那我们要站出来?公开和日本人撕?”戴季陶有点郁闷。刚平息下来战事又要起烽火。

    “不需要公开对撕,让山东方面部队往前推进五十公里。再借剿匪名义进入济南附近保护铁路安全,剩下的让外交部门解决。”

    老伊将三杯茶泡好,又从胡文楷的柜子里摸出雪茄烟。

    “老板,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工厂那边需要加强排查和警戒防止技术泄露。”

    “老伊还亏你搞这行的,天天防备搞死人呢。就不能做一份假的能将他们引入歧途文件等他们上钩。当然排查是不可缺少的。”这套后世经常用,图纸关键部分被替换存放资料室。

    戴季陶建议:“老板,我估计天汾这边他们不会想心思,徐州那边是新建的人员杂乱容易下手。”

    “季陶兄建议的好,估计日本人明的向我们要技术暗地下已经开始动手窃取了。不止日本一家我怀疑英国、美国、法国也会如此的。来会谈要技术老伊需要拖,一个字拖漫天要价,等今年过了我们就不会在乎国外势力。”

    “老板,半年时间应该能拖得起,慢慢谈。”

    “季陶兄我记得你17年写了一篇《最近之日本政局及其对华政策》一文,几年过去了现在对日本怎么看?”

    戴季陶苦笑起来长叹一口气:“唉,我就知道逃不过去这话题,日本深受中华文明的影响已经千年历史,故在文化上两国地位和力量是不相等的。日本虽在军事上具有极大的强势,但只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短暂的一瞬间。”

    “我以前在那边时,孙先生需要日本的支持所以整个圈子里人对日本抱有不符合实际的幻想。跟随老板后,我们这圈子里人是埋头干事对日本没有过多注意,大家受老板影响对日本和西方以一种平等姿态交往。我们这圈子人从南京条约后从洋媚外的心态逐步调整过来,特别是苏南、南通这带人。”

    “但我的意见是忍一段时间,我们正在高速发展阶段不能和外部发生任何冲突,得不偿失。日本国现在是文官执政,就像老板说的那样国际准则他们还是遵守的,小的伎俩穷出不尽,只要没有根本利益冲突我方可以稍作让步换来外部良好环境。”

    “季陶兄说的透彻,我们现在采取的策略是大动一次修整两年,消化完再动一次。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发展,三个省经济上来人民安居乐业,没有战火骚扰,法治健全,这就是我们复进党的名片。”胡文楷第一次将准备统一全国的真实愿望表露出来。

    “老板按这样的速度我们可以五六年完成统一任务,现在是必须要全力以赴忙发展。我预测年底三省会迎来飞跃性的跨越,特别是江苏。”

    “江苏我不担心,关键我们的试验田安徽要是能有起色我就放心了。孙先生让我邀请他去汾阳别墅度假这事你怎么看?”

    戴季陶为难的说:“老板,我以前一直担任孙先生的秘书,这事我就不参合了。”

    胡文楷开导道:“季陶兄你真多虑了,私人感情是私人感情这点谁也不能说三道四,两党之间的事是关乎国家利益的大事,这点上不能参杂私人情感的,秉之公心谁也不能责怪。有些事放开坦诚的说出来反而是好事能求得双方的谅解。”

    “老板的话和静江所言一样,我认为孙先生过来的目的是想寻求两党合并但我持反对意见,那边的政党要员基本上属于投机者口号喊的响亮,一个个骨子里都是封建残余属于墙头草式的人。如果和他们合并将带坏我党风气,复进党也用不着借助他们的力量,近一年来复进党风生水起从力量上看比他们要强。”

    “合并不成,孙先生会要求你给一部分赞助,现在那边已经摇摇欲坠情况不太妙,介石给我的书信里已经流露出悲观的情绪。”

    “没有想到孙先生那边已经一团糟了,这样好不好汾阳别墅会面你参加,我的底线贰拾万赞助加一千条步 枪和dàn yào。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了,江浙皖沪巡阅使你需要过问,一个月至少在那边上七天班,给你划拨一架飞机,在上海县的二十六县统筹办公室全体搬迁过去。梁启超老师的大印放在两江总督府你办公桌上。你的任务是督促各地严格落实我们既定政策不走样。”胡文楷知道这任务对于戴季陶太重了,怕他忙不过来,没有等戴季陶回答接着说。

    “你实在忙不过来可以找静江兄协助,自己也该配备几名秘书了。”

    “我没有任何意见尽心尽力完成老板安排,不过老板这么重要的人事安排是不是需要开会研究?”

    “那是肯定的,我是先和你通气,规矩是不能破坏的,七月二日在公司会议上我会提出这建议。还有复进党纪律检查委员会同时搬迁到南京,具体地址你和静江兄、董启龙商定。明天一早你和我一起返回杭州,你车接梅妮娜。”

    “梅妮娜?”戴季陶不解的问。

    “一个南美女商人,想跟我去杭州游玩。”

    “梅妮娜的比老板娘还漂亮,老板当心啊。”老伊在一旁羡慕的说。

    “老伊你和孙大明俩人脑袋里只有女人,世界上漂亮女人多呢,你全部想占为己有?季陶兄你安排人员陪同梅妮娜游玩杭州,我要陪孙先生会谈。”

    老伊在一旁怪笑,戴季陶知道胡文楷在女色上很有节制有很多送到嘴边的女性都没有沾染。

    “老伊这话只能我们私下开玩笑说说,老板现在是领袖,你这样说有损老板声誉。”

    “季陶没有关系,老伊也就是私下开玩笑。时间不早了就不留你们了,季陶你和孙先生那边联系一下最好见面时间放在明天或后天。”

    小幡酉吉回到日本驻上海总lg shi guǎn,在会议室里问年轻的小野:“小野君你今天观察胡文楷有什么感觉?”

    “小幡酉吉公使,我发现胡文楷有着和他年龄不相符合的老练,所有的问题全没有拒绝但没有一个问题是做出明确的答复,对公使阁下也还真用私人拜访平等对待缺少正常的尊重,难道他真以为依靠美法就可以和日本国抗衡?”

    “你们有所不知胡文楷自从前年出现以来,一直对日本国加以蔑视,兴业实业公司从去年起对我国进行产品大肆倾销已经造成我国钢铁、机械和纺织行业冲击。他的部队按照张作霖部反应属于亚洲一流军队,山东权益会谈我们还要在意胡文楷的反应。”

    “小幡酉吉公使,我们不至于在乎胡文楷的反应吧?我们拥有远东第一流的军队和强大的国力难道还要在乎一个小军阀?”日本驻华武官愤怒的说出自己心里话。

    “吉野君,你们军人眼中只有强弱之分,从不会理智的分析国情运用国际通行准则处理国与国的事务。日本国经济已经陷于萎靡中,连续几年经济倒增长,一场战争会让经济崩溃。现在不是一战前各国可以毫无理由发起战争,经过一战全世界对战争极其反感,就像胡文楷说的那样人类渴望和平惧怕战争。发起毫无道理的战争只会让我们和全世界对立。” 小幡酉吉反感的教训着这位武官。

    小野接着说:“公使阁下,胡文楷将这次会面定性为私人性质拜访还将地点定在饭店,我想这人考虑很周全不可小看。中国国内军阀和公使阁下会面必定注重会面形式,即使我们提出是私下会面也会被对方宣扬成日本国公使访问某某地方,胡文楷是撇开和我们官方联系,强调一定要以私人拜访形式才可接受。”

    “小野你继续说。”

    “放在饭店即使传出去也就是和公使吃一顿饭而已,而且他提前安排记者拍照,我估计明天报刊上就会报道公使阁下和胡文楷私下在饭店吃饭。公使准备的和胡文楷友好会谈这条不起作用了。”

    “哈哈,我在中国算是遇到一个有意思只得重视的人了。上海方面谁负责对胡文楷调查分析?”

    上海总领事说:“公使阁下,是何其美香小姐,皇室成员,请假回日本了。”

    “多久回来?”

    “皇室那边要求她去美国有事,估计需要半年时间。不过我这有对胡文楷分析报告是何其美香做的。”

    “嗯,有劳你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