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开战第二天(三)

作品:《民国的春秋

    “各位记者朋友、浙江父老乡亲。今天我在此召开新闻发布会主要内容是浙江省接受复进党思想,浙江的第四师、第十师、第六混成旅、浙江师、各武装力量接受复进党整编。我卢永祥活了五十六岁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在误国误民,拥兵割据、拥兵自用、为一己私利而混战损失的是中国根基无数国家用来发展建设青壮年死于无谓的战火,各省经济错过高速发展快车道。从今往后浙江将遵循不参与内战埋头发展的原则,消除省内关卡,降低税赋,大力发展民生……”

    卢永祥的新闻发布比凌晨的公开申明更具有冲击力,省内记者都知道这一套做法完全就是搬江苏的政策。反正不管事情真相是什么但浙江变天了是确凿无疑的。

    戴季陶在卢永祥陪同下踏进浙江省政府,召开政府会颁发第一份政府令强行拆除省内关卡,张载阳的出逃让戴季陶名正言顺的坐上浙江代省长位置上。第二件事发报给吴红霞请她速度将三百名干部送来组建自己的班子。第三件事立刻清查那些人擅离职守,查出来的立即革职。

    胡文楷一觉睡到中午时分,洗漱后来到已经打烊的餐厅盛一碗米饭浇上红烧肉汁吃上了。看见谢馥香在门外一晃立即转身准备离开。

    “谢姐你过来。”胡文楷心想不解开谢姐心中疙瘩以后见面会一直尴尬的,汾阳别墅在她手中收拾的有模有样,不要为这件事而失去一个好下属。

    忸怩的声音低得像蚊子哼似的:“老板你叫我啊。”

    “坐坐,我刚好有话要和你说,昨晚谢谢你,谢姐你有心了。”

    谢馥香头低下脸红的像苹果。

    “汾阳别墅交给你管理我很放心,你知道嘛汾阳别墅是我私人财产所以谢姐你就是我私人员工。”

    谢馥香头已经快抵到桌面,两个耳朵红红的,点了点头。

    “谢姐你心意我领了,我很感激。不是你的原因是我有顾虑。”

    “这样吧,汾阳别墅对外营业收入的5作为给你的奖励,你好好帮我打理好。”

    谢馥香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本来以为老板会开除她没有想到得到的是奖励。其实胡文楷历来是对事不对人,你工作做的让他满意必然有奖赏。

    谢馥香两只手在桌子下用力的搓着:“老板工资已经够多的了,这奖励我不能要。”

    “谢姐你就收下吧,否则下次就不要你搓背了。”胡文楷鬼迷心窍的小声说出这话。

    听到胡文楷这话谢姐不住的点头说:“那我就收下,下次我还帮你搓背。”

    说完站起身来从碗橱里端出菜放在胡文楷面前。

    “老板这事厨房特地为你留的,看你中午没有起来就收在碗橱里。”

    “嗯,谢谢谢姐,你忙去吧。”

    谢馥香往外走去摸摸自己胸心里长舒一口气,想到老板没有怪她下次还能帮老板搓背,脚下的步子越发轻盈。

    浙江归顺复进党风波还在激荡中,胡文楷的车队已经返回上海。悄悄的开进在亚田南路工厂内的谍报中心与欣喜若狂的老伊交换上海、北京的情报。北京显然陷于直奉之战顾不上南方的战情。倒是上海这边异常不平静,日本人和英国佬四处出动游说美法采取行动制止江苏的战争行为,他们的意思要江苏撤离浙江恢复卢永祥在浙江的权力。

    “法国人、美国人答应了?”

    “老板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杜威的意思这状态有点措不及防已经请示法国驻北京大使馆,大使馆已经向国内发报请示但没有获得国内指示前他不好表态,美国领事回答的更绝,说这是中国内部事宜按四国声明任何国家不得干预。”

    “嗯,明天你联系杜威同意英日请求,卢永祥继续当他的督军,江苏军队撤离浙江。江苏方面绝对不会染指浙江任何利益,一切由浙江人民作主由督军卢永祥作主。”

    “老板你不会就这么放弃浙江吧?”

    “那会啊,你不会不知道上午卢永祥已经效忠于我了?下午浙江议会召开特别会议选举戴季陶为省长。”

    “我知道是知道但不能肯定,发给汾阳别墅电报室询问,d说浙江消息一律不向外泄露是你的命令。”

    胡文楷这才想起来是有这回事,他嫌麻烦怕各处来电询问所以下了这命令。

    “老板还有东北方面刚传来消息,张作霖有点想妥协了,你这边把皖系狂揍一顿直系后方安定下来,他怕直系全部力量压上去所以准备谈判。”

    胡文楷想了想问道:“你这边有北方战报吗?”

    “有我就找给你,关内张作霖大概还剩两万人马在天津附近。”

    胡文楷看完战报后提笔开始写给吴佩孚电文,胡文楷建议尽快解决关内残余之敌后部队压往秦皇岛、山海关一带。如若张作霖提出谈判尽可能漫天要价,最迟在六月初他可以腾出手来进入关外。

    胡文楷将电文递给老伊说:“尽快以我名义发给吴佩孚,还有谍报中心这段时间重点给我放在浙江任何不安定因素必须提前采取行动,你可以直接指挥特务大队配合行动。你帮我联系公司客轮我今晚要赶回去。”

    老伊拿起电话要船,从抽屉里取出一信封递给胡文楷一脸奸笑的说:“老板,这是你法国女人让我转交给你的,她从老施那取钱后已经回法国了。”

    胡文楷没有搭理老伊的话,打开信封是一本法国护照,自己戴眼镜的照片下是阿塞拜疆的名字阿尔图尔?奥格雷,居住地巴黎第六大区位于塞纳河左岸。还有一张信笺用法文写第六大区她有一所居所,他的巴黎居住地就落在那里,名字是阿塞拜疆的名字,因一战前奥斯曼帝国tu shā阿塞拜疆居民造成难民涌入法国很多人获得法国籍,肤色也是黄皮肤。

    一大段甜言蜜语相思之情用红笔留下电报地址让他务必去欧洲前联系她。

    将信封糊好递给老伊:“老伊你把信放我在这的办公室抽屉里。”

    “这那有你办公室?”

    “尼玛,后面小楼不是有我办公室和会议室嘛。”

    “哦哦,我知道了?是怕卡罗塔发现?”

    “就你事多,这是我去法国的身份护照,你想我被发现路上被àn shā?”

    “知道了,我亲自放进你抽屉你也不说清楚,难怪你女人那么小心只交给我。”

    “我七、八月可能去欧洲一段时间,你给我在家盯紧一点,现在家大业大出幺蛾子的机率大。”

    “那东北事还没有落定你就放心离开?”

    “东北那点破事成也我们得不到什么,败也没有什么损失,再说到七月还不大头落地,他张作霖还有十来万人马要守三四个省。”

    “嗯也对,浙江不就一两天解决了嘛。”

    胡文楷换下军服来到亚田南路工厂培训中心,这里培训中心是集中了各工厂优秀人才进行再深造的地方。胡文楷的科技人才几乎集中在此地。胡斌一脸憨笑的将他迎进小礼堂,尼 玛几个地方一个鸟样每次见他来总要集中问题解答,现在他对问题解答越来越力不从心。很多问题他只能提供一个解决方向,迟早他要从这工作中完全解脱出来。

    徐州机场集中了江苏方面所有飞机连教练机jn-4“詹尼”双翼机也被集中在徐州机场,一队队士兵整齐的排列在机场草地上,孙晓澜看了看手表吩咐道:“起飞前三十分钟检查,告诉各队士兵集结地点。”

    “各机师检查滑翔机,各队士兵互相检查装备,伞兵检查伞具。”副官举着红旗命令发布下去。

    滑翔机长距离空降突袭原本用来进入东北空降奉天的,孙晓澜见到胡文楷后说服他先用在蚌埠,出其不意攻占蚌埠活捉安徽督军张文生。蚌埠驻军是安徽陆军第四混成旅旅长高世读率部在蚌驻节。孙晓澜对高世读非常熟悉,孙晓澜原本是驻徐州旅的副旅长时多次前往第四混成旅公干。第四混成旅那时在孙晓澜眼里就一塌糊涂,军纪涣散,平时用来对付手无寸铁的百姓尚可,在孙晓澜眼中这第四混成旅对上以前齐燮元的徐州旅都无一丝胜算就别说胡文楷武装到牙齿的精兵强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