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开战第二天(二)

作品:《民国的春秋

    “鉴于卢督军未做过明知有损国家民族利益的事,对浙江省的发展起过正面有益的作用。现剥夺其对军队的指挥权继续行使督军职务协助戴季陶省长稳定浙江局面。卢督军有何意见?”

    卢永祥砰的一下站起来,双手伸过来握住胡文楷手说:“败军之将何来意见,我现在只想跟随你们一帮年轻人开创民族的未来。我有一个请求能否让我参观一下你们口中的天汾基地。”

    胡文楷握着他手摇了摇说:“卢督军的加入使我们的队伍更加强大,欢迎欢迎,天汾基地随时欢迎你光临。”

    送走卢永祥戴季陶、杨树青、蒋秋鸣等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胡文楷。

    “老板,卡罗塔说你是神棍我们以为玩笑话,现在我们知道了老板就是一不折不扣的神棍。”

    “老板早知道这结果,我们何必花那么大代价搞一次战争直接空降老板到杭州找卢永祥谈谈就管用了。”

    胡文楷脑门子上立刻爬上一条黑线:“尼 玛,交谈也要有方式的,不用绝对实力打趴他,你以为他会虚心和你坦诚交流?前面的行动是九成功力,最后交谈是临门一脚。”

    “能爬上一省督军位置的那个是笨蛋?只是视野不够开阔不能跳出自己固化的圈子放眼看世界,所以你们不能放松学习永远不能固化自己的思维。”

    “散了散了,各位各家各找各妈。季陶兄、树青兄早点休息明天上午九点准时和卢永祥一起出席新闻发布会。”

    等人各自回自己房间后,胡文楷摸到厨房打开灯从橱柜里取出几样菜又摸出一瓶酒直接坐在厨房里喝上了,他心情特爽特崇拜自己居然说降卢永祥这可是一方oss啊。

    谢馥香见厨房灯亮起来以为厨师提早上班了。

    “老板你怎么吃上冷菜?我来热一下再炒几个菜。”

    胡文楷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偷偷摸摸的跑进厨房偷吃被发现。

    “谢姐不用了,我习惯这样吃别麻烦了。你去早点休息吧。”

    话音刚落戴季陶、蒋秋鸣、李文俊等人兴奋的走进来。

    “老板,卢永祥通电全国了,浙江省服从梁启超先生领导的复进党管理。全省所有武装放下武器接受整编,所有知事、警察局长维护当地治安和秩序,上午九点召开新闻发布会。一旅王宏国来点第十师已经派人接洽整编事宜。”

    也不问胡文楷同意这些家伙一股脑坐下拿起小碗自己斟满酒。

    “季陶兄你就不要喝了,九点要参加发布会。”胡文楷劝道。

    “老板发布会是卢永祥唱大头,我就几句话申明老板的政策,闭着眼睛也不会说错的,难得今天高兴轻松获取浙江,我保证不喝醉。”戴季陶难得酒虫上头,一双眼睛恳求般的看着胡文楷。

    “好吧好吧,难得季陶兄有酒兴现在离九点还有一段时间,兄弟们为获取浙江干杯。”

    “啊呸,尼 玛怎么是花雕酒,这灯光太暗了,我以为是白酒坛子。”胡文楷一脸不甘的放下手中的酒碗。

    谢馥香放下手中锅铲:“老板,我去拿尹经理带来的茅台。”

    “不用了,花雕一样喝,入乡随俗。”胡文楷咂咂嘴这花雕味道很好有年份了。

    “文楷我敬你一碗,我现在还好像做梦一样。”戴季陶想到几天前老板对他说任命他为浙江省长,当时还没当回事以为还要有阵子,谁知转眼今天就来上任了。

    胡文楷喝完碗中酒,不放心的说:“季陶兄,对待卢永祥一定要有礼有节,你大意一下他就会骑在你头上。一方诸侯当惯的人是不可能甘心居人之下的。在座的都要明白一点江苏、浙江是我们的根本不容闪失。”

    众人不住的点头,胡文楷兴趣奇高拉着蒋秋鸣不住的干杯,后来还招呼谢馥香坐下一起喝。谢馥香看一群大男人们高兴的样子也受到传染整了几个菜后坐下端起酒碗庆祝老板收获浙江,说老板以后就是自己的父母官了无论如何要敬老板一碗。

    后世的胡文楷知道江浙一带女孩子上桌不喝便吧只要端起酒杯的没有一斤也有八两。

    这人高兴喝酒压根没有节制,戴季陶还好喝了三四碗后便打住不喝了。虽然自己不喝但还左右怂恿大家敬胡文楷,胡文楷喝的满脸通红,袖子撸了半截、系在腰间的武装带也解开半挂在腰间。

    几个人摇摇摆摆的走出厨房时,戴季陶对谢馥香说:“谢主管,老板这几天太累了拜托你好好照应好老板。”

    必静居六扇大门开了两扇当胡文楷跌跌跄跄的走进必静居时贝科夫立刻上前搀扶,踏着厚实的楼梯上地毯,推开卧室门,胡文楷扭头问跟随上来的谢馥香:

    “谢姐热水有吧,我想泡一会。”

    “老板热水已经烧好我就来放,你先喝点茶解解酒。”

    谢馥香捋起袖子走进卫生间亲自给胡文楷放水泡澡。放好热水后拉着贝科夫下楼说:“这位小哥你先回去休息吧,老板这有我照应。”

    贝科夫点点头说:“有什么事记得叫我。”

    说完离开必静居并带上门,自己坐在必静居门外的台阶上抽着烟。

    胡文楷三下五下脱了衣服舒服的躺在浴缸里泡着热水澡,这自直奉大战开始后就没有如此安稳躺在浴缸里舒心的泡着,心里总是悬着未解决的事。

    酒喝的半醉身体被热水浸泡后年轻力壮的他自然起了反应。不是在天星镇也不是在1弄3号更不是在大东旅社,他放松身体回想和卢永祥的谈话自己得意的笑起来。

    谢馥香望着贝科夫关上门兴冲冲的扶着扶手回到胡文楷的卧室前,她开始犹豫了。她有点自卑毕竟是结过婚的女人不知道老板嫌弃不嫌弃。对于老板她只能将爱慕之心放在内心最深处从不敢流露。本来已经找好一个手艺俱佳的搓背男工但被戴季陶最后话将她内心的荡漾,回绝了搓背工。

    她徘徊一会打定主意,自己只穿内衣进去帮老板搓背,老板要是拒绝也好说,事情也有回旋余地。推开卧室门,将自己外衣脱了整齐的摆放在沙发上。对着镜子转动身躯,洁白的身躯上穿着一套碎花的白内衣,喝酒后的脸殷红欲滴。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虽然生过小孩却还是扁平结实,成熟shǎo fu的韵味在胸 部体现出来。25岁女人在后世处于黄金时间但二十年代已经是嫁为人妇了。

    “是不是谢姐安排搓背的?”胡文楷在浴室里听见响动问。

    他听到上楼的脚步像女性,江浙一带大户流行女性搓背所以他翻身露出后背趴下。

    豁出去了,谢馥香给自己鼓了鼓气推门走入浴室,入眼的是老板结实有线条的后背,哎呀太ci ji感官了。

    拿起毛巾缠在手掌上小心坐在浴缸边缘,用力推着毛巾擦拭他结实有弹性的后背。

    “嗯嗯,用点力,嗯就这块。”胡文楷趴在那享受的哼着。

    擦完后背谢馥香拉拉胡文楷胳膊示意该翻过身擦前面了,胡文楷顺从的翻过身来闭着的眼睛透过余缝发现居然是谢姐亲自给他擦背,某个部位腾的起来了。

    该死怎么这样反应了,不好意思的他只好闭着眼睛让谢馥香擦拭着。

    享受着谢姐搓背,可耻的念头在心中盘荡。一直竖在谢馥香眼前。谢馥香用颤抖的手抓住他帮他涂上肥皂,胡文楷这时理智占了上风不能和下属发生这样的关系。

    “嗯,好了,谢谢你搓背,我想躺一会。你跟谢姐说谢谢她安排。”闭着眼睛头一歪休息了。

    谢馥香内心好惭愧,她不太有把握老板知道是她毕竟今天喝了不少酒,退出浴室穿好衣服飞速离开必静居。

    胡文楷躺在必静居的大床上熟睡中,外面整个中国已经闹翻天了就因为凌晨卢永祥的声明。在天津的段祺瑞第一个跳出来说卢永祥必定是被人控制了才说出这么唯心的话,老匪张作霖压根不相信卢永祥的申明真实性,孙大炮在上海说如果梁启超承若遵守临时宪法他将与梁启超会谈讨论共和再造之事宜。

    上午九点卢永祥的新闻发布会准时召开,身穿北洋军戎装的卢永祥和身穿西装的戴季陶出现在记者眼前。

    戴季陶对着话筒说:“浙江督军卢永祥将军新闻发布会正式开始,下面有请 guo政府浙江督军卢永祥发表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