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开战第二天(一)

作品:《民国的春秋

    等待四个小时后接到三团电报已经擒获卢永祥及其主要人员,三团伤亡一百多人。伤亡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胡文楷要求活捉卢永祥所以重型武器用不上,装甲车突进防御圈后只能靠士兵逐一解决卢永祥卫队拼死抵抗。

    胡文楷一行是在晚上7点左右离开青浦前往杭州,本来胡文楷打算独自一人乘飞机在杭州西湖上空伞降,遭到戴季陶等人强烈反对。这老板做法太天马行空,当今中国乃至世界也没有这号人的存在,不是戴季陶和蒋秋鸣等人极力拦住李满强、李文俊还真准备飞机安排空降了,在他们看来是很正常的一次行动。

    七八辆轿车和两辆运兵卡车组成的车队连夜疾驰在沪杭小路上,自从胡文楷组织车队从上海到杭州后这条路被报纸称为沪杭小道。

    车队到平湖停车休息,李文俊架设电台联系青浦。

    “老板,一旅在平坞伏击并全歼第十师的两个全建制团,三团已按命令前往杭州。汾阳别墅安排好酒席等候老板到达。”

    胡文楷站在车前和戴季陶抽着烟说:“浙江收复已成定局,电令杨树青必须生擒卢永祥。”

    “老板,没有想到从早晨开战到现在浙江战局几乎成定局这也太出乎意料了。”

    “季陶兄,这算正常的,浙军和我们的军队比是有代差的,实际上现在世界上所有军队和我们比都有代差。”

    “代差?”

    “专业术语,十年为一代,我们至少领先20年。作战思维、士兵装备、武器运用综合起来算一个部队的整体作战水平。”

    “浙军整体水准也就相当于欧美十年前的样子,你说这仗还需要费力嘛。”

    车队行驶在杨公提时被拦下,杨树青来到车前戴季陶打开车门让他上车。

    “老板,杭州城战事已经平息,卢永祥被软禁在督军府。”

    “杨局长你辛苦了,收复杭州你功不可没。季陶兄今晚上任浙江省省长,树青兄升任浙江警备司令。”

    “感谢老板栽培,树青一定不辜负老板,树青一定全心全意为复进党服务。”杨树青在车内坐直身体。

    “我们在汾阳别墅稍作修整后立即会见卢永祥。”胡文楷对表忠心此类言语忽略而过,话锋一转安排下一步行动。

    汾阳别墅的女主管今天过着提心吊胆的一天,上午公司设在此处的电报室滴滴的响个不停,然后不停的有警察进出电报室。傍晚离汾阳别墅不远处的督军府枪声大作,汾阳别墅被警察包围守护起来。晚上七点电报室人出来说让她准备饭菜和收拾房间老板夜里要过来。十二点前外面的警察撤走换上不认识的士兵站岗。她心拎起来这兵荒马乱的老板跑来干什么万一有什么闪失她负担的起嘛。

    外面汽车刹车声传来,她一路小跑来到大门前,卡车上跳下来全副武装的士兵,一位军官大声说:“胡长官驾到,我部奉命接管汾阳别墅禁戒。”

    敬礼交换证件,士兵换防后一辆辆轿车依次驶进汾阳别墅,消失一年的老板一身戎装出现在女主管的面前。

    “啊,老板。老板来了你们快点准备”女主管激动的对张望的员工吩咐。

    “来,谢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浙江省省长戴季陶,这位是浙江省警备司令杨树青,这段日子戴省长就住在别墅内。”谢馥香总算明白了老板是来接受浙江的,戴季陶她认识是老板的手下。

    “谢馥香见过戴省长、杨司令。”

    “谢姐准备一下吧,战时不喝酒就便餐,让人收拾一间大厅我一会要会见卢永祥,人手不够可以招呼士兵帮忙。”

    胡文楷甩下众人向必静居自己的主楼走去,和衣在床上躺了二十分钟。谢馥香敲门提醒他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身体杠杠的劳累一天短暂休息立即得到恢复。

    “谢姐,你帮我烧点热水劳累几天了想洗个热水澡,帮我找找看有谁会搓背,要是没有就算了。”他今天心情好不知怎么的放松下来觉得浑身痒痒的想找人搓背。

    精神颓废的卢永祥被胡文楷请进上次孙大炮使用雪香分春那个厅。从人生巅峰瞬间跌落到阶下囚,巨大的落差让他不能适应。破罐破摔是中国枭雄失利时普遍心理,他以为见他的是梁启超或者是苏军将领,却没有想到一位比卢小嘉年纪还小的年轻人。

    胡文楷走上前去没有握手,作为战胜者不需要握手,伸出手作出一个有请的姿势。

    “卢督军,我失礼了理应去府上接你。”

    卢永祥上下打量一下胡文楷,年轻有一股气势旁边的众人唯他鞍前马后。

    败军之将也懒得和胡文楷啰嗦直接进客堂在戴季陶引领下坐下。

    “鄙人卢永祥,请问你是何人?”

    胡文楷在他对面坐下,面带笑容语速很慢很轻但很震撼的回答。

    “我名字叫胡文楷,江苏省实际控制人、复进党实际党魁。”

    在一旁泡茶的谢馥香听得手不由自主抖起来,茶杯和杯盖发出不断的撞击声。

    卢永祥已经尽量把胡文楷往高处想也没有想到居然出来个oss,这场面不由得他不信,胡文楷身旁可坐着戴季陶、杨树青等人。

    “卢督军也是中国成名人物,文楷也不至于在职务上欺骗你。和你见面肯定是江苏方面第一负责人否则级别也不够。”

    卢永祥鼻子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他反正是阶下囚死猪不怕开水烫,最坏的事已经发生难道还有比此还惨的事嘛。

    “不过坦诚的说,我海门监狱里关押的至少有两个和你级别一样的人物,多你一个不嫌多,少你一个不嫌少。”胡文楷慢条斯理的说着一点也不在乎卢永祥反应。

    卢永祥这辈子那受过此等羞辱,脸上腾的一下红起来青筋暴现,双手握成拳头状。随即平静下来因为他听清楚最后一句少你一个不嫌少意味着事情有转机。

    “卢督军我向你通报一下战况吧,浙军第四师全军覆灭,第十师两个主力团已经覆灭,浙江师早已归顺我方,第六混成旅已经发表申明归顺我方,顺便再提一下长江舰队已于19日被我海军缴械。卢督军现存部下也就是第十师剩下的四五个团。”

    “以上是军事上的,现在说一说行政上的,截止昨天浙江境内超过60的县已经归顺我复进党。”

    “老板数字有出入了,截止今天下午超过80县向我方提出归顺请求。”戴季陶补充道。

    “我的话很明了卢督军你已经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你统治下的浙江虽然一般但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害民众的bào xg,虽有投靠日本的意图但没有出卖民族利益的实质行为。否则我们会像齐燮元一样公开审判的。”

    卢永祥听到这知道下场不会太悲催的,鼻子哼了一声。

    “我知道卢督军早年跟随袁大总统对共和作出过贡献,但我就有点不明白一个偌大的国家被你们几个军阀分而治之互相争斗不休,各省之间关卡林立对内敛收暴税全然只顾自己私欲不顾民众生死,勾结国外势力出ài guo家主权。”

    “难道你们就没有想到一天国家实质上统一,民众被唤醒你们的子孙会被审判家族会湮灭。我今天说出这些是是我肺腑之言。”

    “我所做的完全对得起自己良心,至于别人怎么评价我不在乎。”卢永祥为自己辩解。

    “你对得起自己良心,你勾结张作霖、孙大炮暗地结成三角联盟,一场直奉之战死伤多少年轻力壮的同胞,一场战争将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迎头打断。你变相的就是汉奸败类做着西方列强和日本人想做却做不了的事。”

    卢永祥激动起来:“你说我结成三角联盟我认了,我什么时候打断中国的发展,怎么是汉奸。”

    胡文楷手虚空压了压,扔出一包美丽牌香烟给他。他要的就是这效果,让他不服让他提问自己来解答。

    胡文楷从一战开始说起,西方列强这几年舔舐自己战争创口无暇顾及中国,日本陷入战后经济萧条无力进一步入侵中国。一段一段后世nèi u事实被摆到台面,卢永祥一次又一次追问,他是乱世枭雄只不过视野被局限在一隅经胡文楷长篇大论式讲述的立刻醍醐灌顶。

    话锋一转,孙大炮的孙越申明、求助日本贷款、默认蒙古事实上的独立。一系列在后世也属于禁忌的事实被拿到桌面上谈论,卢永祥听着听着身体已经前倾。有些事他是知道的但没有串联起来也没有放到国家层面和历史层面探究。

    一张全国地图和一张世界地图被平铺在桌面上,胡文楷站着说起直奉之战的起因后双方失败的后果,西方列强和日本人算盘。有些事不说不知道只要点开就豁然开朗。

    国家政治体制的选择,工业发展、道路畅通的好处、国家中军人的职责、文化、教育开始谈论辩论起来。烟头一个接一个的扔在地砖上,茶水换了一茬又一茬。

    最后胡文楷清了清嗓子说:“卢督军,现在我告知你对你的处理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