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开战的第一天(一)

作品:《民国的春秋

    张大发搓着手兴奋的说:“这主意好,把工兵排叫上来先布置这块。五公里处再布置一处反步兵定向地 雷。斜坡面布置三个狙击手前方打响后半小时开始狙杀旅部指挥官。”

    参谋立即给他泼一盆冷水:“营长,我看能否伏击成功很悬,陈乐山的第四师是训练已久打过不少恶仗的部队,这山谷过兵不可能不派兵侦查的。”

    身旁的连长不在意的说:“我们伏击阵地在路两侧,离路还有五十米,正常侦查兵也就是将大路跑一趟回去汇报情况。”

    下午才接到青浦旅部的命令改在磨盘山和芳乌岭之间伏击,几个连长骂骂咧咧的说要等旅部命令任务肯定黄了,旅部td不事先勘察地形全图上作业。

    “别牢骚先想办法怎么避开第四师的前哨侦查。”张大发蹲在营指挥所地上。

    营参谋断言:“怎么可能,第四师肯定会派士兵侦查的抛开幻想吧还是正面阻敌。”

    “你怎么回事?让你们想办法不是让你们打退堂鼓。想不出办法大家都不要吃午饭。”随着张大发的火气健旺指挥所里大家一言不发。

    隐蔽阻击阵地方案被否决,兴师动众修建的阵地怎么隐藏也不可能避开侦查兵的眼睛。抛弃修筑阻击阵地利用灌木树林做遮挡做阻击阵地也被否决,宁愿被发现也要构筑阵地否则人员伤亡大回去交不了差。

    民团团长急了对张大发说:“张营长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干脆我去告诉陈乐山说一旅没有埋伏。”

    一句不经意的牢骚玩笑话让张大发灵光一现一把抓住这四十多岁的德清县民团团长说:“别说还真行。”

    “张营长别开玩笑,这不是找死嘛?”民团团长吓个半死。

    “我只需要你带着两位民团队员骑马从这到德清。途中遇到四师士兵询问时,你就说到湖州参加亲戚婚礼回德清,要是问路上有什么情况,你就说能有什么情况?不就是一条路嘛难道有土匪不成?”

    “张营长你不是让兄弟送死去嘛?”民团团长明显害怕了。

    “老兄第四师知道我们开战了?平时你遇到当兵的都是一家人会为难你?”参谋安慰着他。

    不论几个人怎么劝他这位民团团长就是不同意,开玩笑命只有一次。虽然他不同意但还是从民团队员中找出几个自愿者。

    集体力量是无穷的,五个人一小队三个民团自愿者两个士兵,从湖州返回德清任务是民团团长老母亲过七十大寿前去湖州送请帖。

    在五公里处牵马抽烟,遇到第四师前哨主动询问那个部队的。十几个军官轮流陪着这五人预演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从神态到回到问题的先后顺序事无巨细的一一作出安排。

    傍晚电台传来旅部消息,四师一部行军在百架岭露营规模大概有一个旅。张大发将流动哨前移全营处于警戒中,工兵排下半夜出发潜伏在途中爆 破点和地 雷处,阻击手天亮前就位,安排好一切后下令除哨兵外全体休息。

    五月二十日一早胡文楷还在梦乡时被不停的电话铃吵醒,接线生一般知道胡文楷的习惯不是十万火急的事不会这么长时间响铃的。

    拿起电话接线生小心的声音传来:“老板线上有六个电话找你,梁启超校长、卡罗塔、杜威领事、李满强、还有上海的长途伊经理和一个叫何其美香日本人。”

    “嗯嗯,先将李满强和老伊的电话接进来,然后再接梁老师的最后接何其美香的电话。”

    接完一通电话嗓子都冒烟抓起床边的冷茶一顿猛灌,戴季陶已经穿戴整齐推门进来递给他一根烟。

    “季陶兄谢了,我早晨九点前不抽烟。这两个外国人td比我们还关心浙江人民的幸福。”

    “无利不起早啊,人家有利益在浙江。”

    胡文楷愤愤的说:“鸟利益,不过是想等我们取得浙江后猛捞一把而已。”

    “刚才梁启超老师电话中说取浙江好取但后面的善后难,我的意思先不管这些随他们怎么说我又不是中央政府,难道不成我要开个新闻发布会公布我为什么要获取浙江的原因。”

    “文楷至少和北方的直系沟通一下,我怕搞得四面楚歌。”

    胡文楷解释说:“吴佩孚那我已经交过底了这段时间攻打浙江,直系那边没有意见。曹锟也知道卢永祥一直挑衅江苏,为了直系和奉系战争他必须让我将卢永祥这不安定的因素去除。”

    “曹锟为了获取东北这块大肉不得不按照我们的方案操作,这个月先逐步歼灭张作霖在关内的部队后逼着北京政府宣布废除张作霖一切职务和地位。”

    “老板你已经布置好了那就放心等候收取浙江吧。”

    “季陶兄我已经命令第二旅、江苏警备旅、海军后天进军安徽。”

    “老板这摊子铺的太大了吧,不过老板决定了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早晚都要拿下的。”

    胡文楷掀起被子穿着军服说:“季陶兄同时攻打安徽是有点将摊子铺大了,不趁这机会狠狠的捞一把待到何时。等直系搞定东北还会支持你拿安徽?”

    “也是,我去和他们说一下。”

    “不用告诉他们,让他们安心将浙江拿下就可以了。安徽那地方没有什么经济价值除了一个安庆城我准备用海军攻取外别的地方用部队强攻。姚大生的炮团调上去遇到不服的就轰。”

    “老板很暴力啊,是要露一露老虎牙齿否则还以为我们停留在齐燮元时代呢。”

    胡文楷心想要是连浙江和安徽收复不了这两年部队训练和装备投入算扔在水里了,按他估算自己部队的战斗值超越二战纳粹德国早期水平。就算对上吴佩孚的精锐部队第三师,他也可以夸海口一个旅足够击垮第三师。系上武装带插上手 枪对戴季陶说:

    “季陶兄吃完早饭和我一起去天星镇送卡尔和杜威,上午还要去远东大学给党校学员动员。”

    吃着早餐时将命令发出去,将远在沧州的孙晓澜等人用飞机接回来,收复安徽行动由孙晓澜指挥。

    就在胡文楷吃早饭时第四师的先头部队搜索队遇到从湖州返回德清的民团队员。

    五个民团队员牵着马站在路边抽着香烟互相打趣中,看见远方过来的搜索队大声喝道:“你们那个部队的?是浙江师吗?”

    第四师搜索队领头是一名连长,虽然在浙江境内很安全搜素也是例行走过场但还是指挥队伍成扇状围过来。

    “我们是第四师的,你们是什么人?”

    “第四师不是在苍南县驻防怎么到这边来了?我们是德清民团的。”

    “你们证件呢?从哪里过来的?方向不对啊。”连长盘问着。

    “证件?我们去湖州邀请湖州民团的兄弟来参加我们团长侄女的婚礼返回德清,谁没事带证件?”

    “喂,你们几个谁带证件了?我们还没有盘问你们证件反倒要我们证件。”其中一个队员不高兴的说。

    “我带了证件。”民团小队长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小本子递过去。

    第四师的连长接过小本子翻看一下递还回来。

    “对不起了兄弟,检查证件是部队的规矩,这是我的证件。”从军装上衣口袋掏出红色军官证在小队长面前晃了晃。

    小队长有点尴尬的说:“我不认识字,给我看我也不认识。”

    小队长将手中半截香烟扔了笨拙的翻身上马准备离去。

    “慢走兄弟,前面可有什么异常?”连长抓住驮马的笼头。

    民团队员目瞪口呆的样子顿了好久才说:“长官这路上还能有什么异常?你没有走过?一直到湖州路都这样。”

    “你们今天早晨从湖州方向过来的?路上可有别的部队?”

    一脸惊讶的小队长回答:“什么部队?路上鸟 人没有一个。我们天刚亮从湖州出发的。我要早点回去禀告知事团长今天在湖州不回来,告辞了。”

    目送民团小队骑马离开,这连长往路边石块上坐下解下水壶喝口水说:“原地休息这能有什么情况,等后面的大部队上来,早上饭还没有吃。”

    民团小队往前骑行不到三公里遇到大队人马,同样被拦下来询问前方道路情况不过侧重点是离湖州有多远路况怎么样。

    “长官不远了,前面这样的窄路再走25里就是大路了,大路再走50多里就是湖州。”小队长抽着对方给的香烟小心客气的回答。

    “你怎么这么清楚?”

    “我们民团经常跑这条路,这条路治安归德清和湖州共管月上是我们县月下是湖州。”小队长说的是实情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通知后面队伍加快速度早点走出山间窄路。”这位军官对身旁的副官吩咐道。

    骑着马速度加快几个人怕走不到三岔路口就开火,那就,糟糕了几个人必定没有活命,到达三岔路口长舒一口气转到岔道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