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行动的前一天(三)

作品:《民国的春秋

    “文楷每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卡尔抹着油腻的嘴说。

    “我说的是事实,否则苏州怎么能卖出早点给卡尔参赞?卡尔参赞的依着打扮怎么能嵌入苏州人眼球,说不准明年苏州能生产出丝绸西服,产业的升级建立在大流通大消费基础上。”

    “文楷你怎么越来越像经济学家?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来听你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卡罗塔及时打断他即兴中的侃侃而谈。

    参谋官兴奋的迈着快步走到胡文楷身旁俯身在他耳旁小声汇报,胡文楷立刻神采飞扬起来点头示意参谋官回办公室继续值班。

    杜威吃惊中,看样子对浙江行动顺利否则胡文楷不会这么高兴,尼 玛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诸位欢迎你们莅临天星镇,先干了这一杯。”胡文楷站起来举起酒杯。

    “胡文楷搞了半天你这酒席才开始啊。”卡尔接过伙计递过来的热手巾抹了抹嘴。

    “刚才先热身。来来一起掀了这一杯。”胡文楷仰头喝掉杯中茅台。

    酒杯刚放下王长荣和潘美琴举杯敬酒:“文楷、卡罗塔感谢你们促成我们的事,我和你嫂子美琴敬你们一杯。”

    “成!卡罗塔我们俩一起喝掉杯中酒。”一把抓过卡罗塔手说。

    喝完酒胡文楷不想放过王长荣:“长荣兄,我记得上次我和卡罗塔去苏州可给你们带礼物的,这次你们……”说一半看着王长荣。

    王长荣脸涨的通红:“胡文楷你有完没完啊,每次吃饭都要索贿。”

    桌上除了杜紫鹃和潘美琴不知道胡文楷恶习外其余都知道。桌上笑疯了,卡罗塔也被胡文楷搞的没有面子狠狠的瞪着他。

    倒是潘美琴没有在意站起身来从坤包里取出用绢布包裹的一递给胡文楷。

    “家父委托我带给文楷的,是一本王阳明的真迹。”

    胡文楷心想这才对,双手接过王阳明真迹说:“谢谢美琴嫂子,还是美琴嫂子是大户人家出身不像王长荣小门小户的不知道礼节。”

    王长荣那个气啊,脸上青筋冒出来。潘美琴接着胡文楷话说:“家父说了祖上的荣耀已是历史再说也是给满人当奴才的历史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长荣是实打实的地方长官,现在国家处于转型中我们潘家全心全意跟随胡老板做出一番为国为民有利的事。”

    这时王长荣才知道错怪了胡文楷,人家胡文楷一直为自己在潘家地位着想。

    “美琴嫂子言重了,听长荣说你准备在公司找一份工作?”人家既然服软了,其中还夹着王长荣,该给的甜枣还是要给的。

    “嗯,毕业好久一直在家没有找到适合的工作。”

    “你看远东大学搞校务工作怎么样?”

    “文楷成,我替美琴答应了。”王长荣大言不惭的dài bàn。

    他们这边喝着杜威和卡尔也没有闲着,孙大明这酒桶在这酒桌上别扭的很,想喝又不敢放开喝,不喝吧怕老板酒席冷场。

    “老板我敬你一杯。”杜紫鹃站起来举起手中的葡萄酒。

    “坐下喝酒,站起来不算的。卡罗塔也一起吧,总不能你敬我酒把我老婆甩在一边不过你讨巧了一枪双鸟。”胡文楷拉着卡罗塔是为了怕卡罗塔吃味。

    “胡文楷你才是鸟人呢。”卡罗塔立刻发现他的语病。

    笑声中阿黛尔一句法语从嘴里冒出来:les oiseaux tobent aoureux{坠落情网的鸟}

    “explicablent{莫明其妙}”杜紫鹃随口反击。

    “老板我也有个请求。”

    “但说无妨”

    “我已经申请加入复进党了,是否能进党校进一步深造?”

    “你的情况比较特殊,这样可以嘛?一边在远东大学从事翻译工作一边在党校学习。”知道她会法语能让她轻松的在党校简直是笑话。

    刚喝完酒阿黛尔和杜紫鹃俩人隔着桌子用法语说起话来。桌上只有杜威、阿黛尔和胡文楷懂法语,杜紫鹃没有想到自己心声就这么被表露出去了。

    “对胡文楷没有兴趣?”

    “也不是,只是不想做小。”

    “中国现在像胡文楷这样的人少的可怜。”

    “阿黛尔小姐确实是这样,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凡是必须要有舍去。能在一起工作不是很好嘛?省得最后连朋友也做不成。”

    俩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杜威和胡文楷对视一眼苦笑起来。

    晚上自然要会见卡尔,卡尔的事情比较棘手,美国化工企业继续购买大批量的耐酸特种不锈钢,这种钢材也只有兴业公司有售因为市场需求少价格奇高量还少。

    这种耐酸特种不锈钢胡文楷是知道的,化工工业没有发展到一定程度对这类钢材需求很少,公司也是为了扩建炼油厂和化工企业才建了一个三吨的小型炼钢炉生产。

    胡文楷将大抵情况说了一下实在没有办法满足上千吨的需求量。公司不可能为了一笔交易去建大型炼钢炉。

    卡尔退其次想购买技术胡文楷直摇手,想都别想公司不可能卖任何一项技术出去的,靠的就是技术吃饭。

    被卡尔缠的没有办法脱身最后胡文楷出个主意可以帮对方专门建个炼钢炉,但对方需按成本价的80提供一套年产三十万吨炼油成套设备支付卡尔5佣金。

    卡尔拍着胸打保票肯定行,这公司属于公用事业控股公司的关联公司,耐酸特种不锈钢是他们绕不过去的坎。

    胡文楷让他和陈永成去签合同,八月设备运来九月两千吨特种不锈钢准时运到美国旧金山。

    卡尔第二项任务是购买a3-62np气冷单排星形9缸活塞发动机和配套29a型4桨叶液压变距螺旋桨一百套,对这买卖胡文楷没有设定关卡,还是让卡尔和陈永成谈给3佣金。

    陈永成这奸商至少提价15很简单是卖方市场,除了天汾发动机厂外没有任何一家能生产出来。

    零零散散又订了百十万货,也正常公用事业控股公司关联了至少几十家大型企业。卡尔这家伙一年不到时间至少赚几十万了。不过最后这家伙提出一个建议让胡文楷很重视。

    中国从清朝一直延续到现在土匪和流窜犯罪居高不下,沪苏公路应该采用武装车辆24小时巡逻让来往客商安心。胡文楷拍拍脑袋怎么把车匪路霸中国特色忘了,十年代掌控力那么强车匪路霸一样盛行。

    好赶紧赶的十一点前赶到演阳军事学院内的参谋部,吴红霞、戴季陶、杨思亮、李丛山、陈家祥、李满强、李文俊还有被胡文楷带来的王长荣、孙大明围坐在参谋部的会议室。

    “这仗开门大吉,海军刀不血刃的解决停靠宁波港的长江舰队。现在看我们对浙江各部渗透情况的战果了。”胡文楷将一条烟仍在桌上。

    “李满强宁波那边简易飞机场修建的好了吗?明天很有可能需要从那边转运特务队员。”

    “老板,那边已经在连夜平整场地明天一早可以投入使用。”

    “吴红霞今晚12点对卢永祥的声明录制好了?可以按时播放?”

    “老板昨晚全部准备停当十二点准时开机播发。”

    “浙江师联络人是谁?”

    “老板是学员李三强,他和浙江师的副师长是同学。”

    “记住明天天一亮浙江师往第10师方向撤退,原因是我们江苏方面两个旅向他围攻,靠近第10师后待命。”

    参谋在记录胡文楷的命令。

    “下午飞机侦查第四师行军到何处了?”

    李满强指着地图:“第四师的两个旅从福建附近的驻地日夜行军前天在杭州郊外与师部汇合后未作停留直接往湖州方向行军,今天下午四点飞机侦查前方部队已经抵达百架岭附近,青浦军营已经命令一团一营赶往芳乌岭设立阻击阵地,一旅人员通过水运已经在傍晚七点青山乡附近,重型装备预计夜里三点到达。”

    “我想问你们放着好好的平路不走,这陈乐山有病啊走这山路。”胡文楷不解的问,

    “老板你不知道,平路虽好走但一路都是河流。他们比不上我们遇河有工兵将预制桥梁一放就可以过河。他们大炮和dàn yào没有办法过河,河道上全是小船运不了几个人即使有桥梁也承重不了成队的士兵和大炮。山路虽然不太好走至少没有了河道的阻挡。”

    胡文楷拍着脑袋:“尼 玛,我这思维没有转换过来以为第四师和我们一样装备呢,电令王宏国注意提醒阻击部队一营多携带清水,山区作战水源很难有。”

    吴红霞受不了会议室烟雾打开窗户但没有责怪他们,知道大家心里都挺紧张的抽烟缓解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