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密会吴佩孚

作品:《民国的春秋

    胡文楷手指敲着桌子沉思一会说:“李满强发报给徐州韩晓军让他准备好一百人明天空运过来补充重装甲团,你们现在的任务就是修整。等关内奉军投降后你们任务将进入东北直插奉天。”

    “具体等明天和吴佩孚见面后再说,现在你们陪同我一起慰问伤病员去。”

    受伤的一百多rén dà部分是枪伤,看着xiong bu受伤的士兵高烧中脑门发烫,枪伤引起的肺部感染需要立即救治。卡罗塔父亲的朋友约翰身穿白大褂神色疲惫的从手术帐篷中走出来:“胡文楷这里需要护理人员,药品也快不多了。”

    胡文楷解释道:“约翰院长您辛苦了,伤势重的明天飞机转运到天星镇,所需药品现在已经从上海运出明天上午会到这的。”

    约翰接过助手递过来的热毛巾擦拭脸上汗水后又匆匆进入手术室,这约翰医生主动要求上前线救治伤员,前天战斗开始就没有休息过。医务人员奇缺连天星镇医院人员也没有办法配齐,望着满地躺着的伤兵胡文楷也束手无措。

    战争是太残酷了中国不能再这么战火连天下去,最终受苦的是底层百姓。现在最关键的是将奉军堵在关内逼其投降,将这十二万部队打散整编为进入东三省作准备。

    第二天早霞刚布满天空,胡文楷起床用冷水洗漱后骑马来到原野上。大地被编织成一望无际的绿色毯子,远处地平线被笼罩在淡淡的薄雾中,紫色的霞光穿透薄雾照在树叶尖头的露珠上。马匹的奔跑惊起林子里的斑鸠扑扑的飞起,湿润的晨风荡漾在旷野上。

    他要做好姿态迎接吴佩孚,三天为奉系歼灭三万多奉军胡文楷为直奉大战直系胜利奠定了决定性的基础。吴佩孚得知胡文楷亲临前线高兴的做出来沧州见他侄儿的决定。

    胡文楷不能夹胜利而托大丢了礼节所以驰马二十公里等候吴佩孚的到来。比约定时间提前三小时来到梁家营小村子的三岔路口他跳下战马将缰绳交个卫兵,对王晓俊说:“怎么附近的村庄一点人气也没有?”

    “老板你不知道,直奉双方排兵布阵时这带人已经拖家带口的已经zou guāng了,现在是十里八村空无一人。奉军是土匪出生遇到大一点村镇就洗劫一空,这几天缴获的钱财就够两架飞机运送。”

    后世对直奉大战细节记载很少,这奉军本性就是土匪在东北没有少干抢劫的事,驻扎在华北替张作霖牟利一下就会像脱了缰绳的野马,还会有什么军纪。难怪后世河北、山东、河南这三省始终发展不起来,根基被摧毁了没有百十年时间是恢复不了元气的。想一想扬州那么繁华给清军屠城后几百年也没有恢复元气,后世不论怎么注资还是一个三线城市。

    他发狠道:“妈 的张作霖这土匪贻害百姓不浅,你这段时间给我好好审讯奉系军官有参加洗劫百姓的直接枪毙。放出话我军不收留有抢劫行为的奉军军官。”

    他看到身边的两个直系骑兵团长毕恭毕敬的像根树桩站在他旁边,俩人互换惊讶的眼神。这江苏来的长官挺暴躁的动不动就要杀人。

    胡文楷看了一眼说:“部队用来干什么的?”

    王晓俊大声回答:“保卫国民安居乐业抵抗外来侵略绝对不是用来鱼肉国民的。”

    胡文楷淡淡的说:“我不问你们以前怎么做的但我的部队里只要扰民就犯法要是纵兵抢劫肯定是死罪。我的部队每人会发足额的军饷,直接给付到个人账户长官要扣饷也是死罪。”

    “报告长官,我们部队一直是吴帅的警卫部队军纪严明不存在扰民抢劫事情和奉军完全不同。”其中一位大声的说。

    胡文楷微微点头,摸摸干瘪的口袋,李满强小跑上来从公文包里拿出香烟递过来。骑兵团长从口袋里掏出火柴帮胡文楷点上。

    胡文楷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坐在路旁的田埂上专心的看起来,李满强笑着对两个骑兵团长说:“我们长官就这样只要有时间就看书,他不怎么讲究排场怎么随意怎么好。”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田间的蚂蚁爬上他的脸庞,他用手指弹开。

    胡文楷也没有想到重装甲团打的如此轻松,吴佩孚一脸笑容拉着他侄儿胡文楷的手说:“整个北京都在传我吴佩孚有一支天兵天将打的张作霖屁滚尿流,哈哈我文楷侄儿的手笔啊。”

    胡文楷恭敬的回答:“叔叔过奖了让侄儿无地之容,要不是叔叔十万大军侄儿怎么可能取得如此战绩,侄儿是站在叔叔的肩膀上获取胜利的。”

    “文楷侄儿不要过谦,我们叔侄俩进房间说吧。”吴佩孚拉着胡文楷走进机场旁的一间瓦房。

    叔侄俩在八仙桌前坐下,李满强在一旁泡好茶后离开。

    “叔叔请用茶,我本来准备去看望叔叔……”还没有说完被吴佩孚打断。

    “我们叔侄俩就别咬文嚼字的,文楷侄儿你跟着梁启超先生学得文绉绉的这不好。我们关起门来是一家人。”

    “你小子知道嘛,张作霖在关内的精锐被你全部打垮了,嗯从今天早晨战报反馈的情况大成三万多奉军跑掉一万不到全部投降不过张作霖的宝贝儿子张学良让我给放跑了。奉军在关内12万多部队现在满打满算不到六万了。”吴佩孚抓起胡文楷面前的香烟叼起来。

    胡文楷点头但不接话,这是他养成的好习惯等对方将肚子里一点货全部掏出后再说。

    吴佩孚责怪道:“你这兔崽子怎么学会这么深沉,准备让老叔把话都倒出来?”

    胡文楷被说的不好意只得问:“处理完关内的12万奉军后有什么打算嘛。”

    “我就知道你小子要问这事,两种意见曹老帅的意见是休兵言和,还有一种意见将老张连根拔起。”

    “叔叔是后一种意见?”

    “嗯,不是听你小子忽悠我也想休兵言和打仗太伤元气了。”

    “叔叔,奉系后面是日本人总所周知吧,这次打败了他会甘心嘛?日本人会甘心嘛?日本人这次不干预是因为有很大把握张作霖会得胜。你们准备两年后张作霖养精蓄锐后再打?”

    “有些事我虽然明知道但老叔也不能全盘做主,曹老帅昨天开始每天都接到日本人的言和建议。”

    胡文楷喝一口茶轻轻放下茶杯说:“老叔,这曹锟不就是一心想当总统嘛,不收复东北他就是当上总统也不安稳,老叔你带一句话只要按你意思直军进入山海关,东北如囊中之物,我们叔侄全力拥护他当中华 guo的大总统。”

    吴佩孚愣在那半天不说话,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走着。

    “连你也能看出曹锟的心思?”吴佩孚这下不称呼曹老帅了。

    胡文楷说:“他搞出这直奉大战不就是想把北京的奉系力量驱逐走自己想当大总统。不过此人没有大智慧没有掌控大部分国土即使当上总统也是个坡脚总统。他要是不计余力的搞掉张作霖我江苏全力支持他当总统并且分三年支持他五百万。”

    “侄儿老叔给你说实话吧,这曹锟对我有知遇之恩但现在他弟兄俩对我也起了疑心,小人在他身旁不断的诽谤我他认为我功高盖主。”

    “当自己没有掌握力量时随时都可以被撤换掉,侄儿听说曹锟对老叔动用交通银行四百万购买军火很有意见。”

    吴佩孚一屁股重重的坐下:“别提这事想起来就窝囊,要不是老叔手握重兵在洛阳练兵,他曹老三说不准就鼓动曹锟将我撤职了。”

    “现在手下王承斌、张国溶等手握重兵的都是他曹锟的心腹,老叔再想我们即使将东北拿下最后也是给他曹锟做嫁衣。不过只要按照侄儿的提议支持他当大总统,他曹锟肯定会不许余力的进军东北。”

    胡文楷指着东北地图说:“这个叔叔不用担心,我们不要一棍子将张作霖打死,到时候叔叔出面让张作霖拥有奉天省但军队只允许他保留两万,这也是为了不让日本人狗急跳墙。当然谈这些都太远了关键是在山海关将口袋扎紧不能让关内奉军溜走。”

    吴佩孚点头说:“有你这句支持他曹锟当大总统的话这都没有问题了,你小子付出那么多想得到什么别和叔叔藏着掖着。”

    “老叔侄儿现在也困难重重,卢永祥在上海附近调集重兵随时想吞并江苏,安徽的皖系也遥相呼应。”

    “你小子想吃掉浙江和安徽吧?他卢永祥胆子真肥敢动你主意。吃掉皖系两个地方应该没有问题,他曹锟接下来的时间全部精力会放在东北,这边有老叔担着没有问题的。”吴佩孚老脸一红说出这话,胡文楷还需要他担着什么,语气一顿换了一副口气。

    “文楷你也有21岁了吧,你父亲去世的早家里也就你一个了,你给我趁早生几个孩子出来否则你对不起死去的胡定邦。”

    “这个不急吧,卡罗塔才20岁太小了。”

    “还小以前十七八岁女孩子就生几子了,算起来你们也老大不小的了。”

    “卡罗塔父母和我说了等两年举办婚礼。”

    “这我就不多说了,这你给英法美开放东北贸易和投资的事我心里没有底别最后给国人指着脊梁骂ài guo。”

    胡文楷开导着:“叔叔这个你就别担心了,取得东北后这事需要谈判的,要看这三国能给政府有什么利益再说。东北不能让日本一国专享好处,引入三国可以有竞争对东北整体发展有好处。你看现在日本人在东北搞得像自己家一样。”

    吴佩孚叹口气:“事实也如此,只要不签订ài guo条约什么都好说。”

    中午简单午饭后吴佩孚参观麻雀飞机后随即离开沧州驻地前去曹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