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北方涌动(四)

作品:《民国的春秋

    前去和曹锟交涉大家一致反对,这不是引起他警觉嘛。闷着头吃地盘反正是皖系的他曹锟巴不得呢。关上山海关大门时就是动手之日。那时所有目光都注视着直奉战局谁会在意浙江这边事。

    吞并浙江的是由落在蒋秋鸣身上,抓住王亚樵然后栽赃卢永祥,先打掉他盘踞在上海的警察力量然后就坐等直奉战局发展情况,不论战况是否如意都要吞并浙江。几个人分工后立刻返回各自的地方。胡文楷万分嘱咐梁启超这段时间不要回上海呆在远东大学防止有人对他不利,又安排了几名士兵作为警卫。

    好长时间没有去天汾工厂估计那边已经积压了一堆问题,虽然心烦但还是要去解决问题杨思亮每次见面第一句就是老板什么时候去天汾。

    还没有到天汾工厂,只是路过老皮特的发动机厂就被老皮特拦下了,十几个技术员和老皮特一起围坐在胡文楷身旁,梅林12缸发动机增压部件问题,一个下午耗在老皮特这逐张图纸分析问题一直到傍晚才脱身,老皮特还在后面追着说:“老板你一定要每周来一次,遇到的问题太多了还有v6发动机优化工程也遇到难题了等你下一次来吧,我把问题资料放你车上你回去研究。”

    杨思亮肯定知道他的到来,会议室里齐足足的坐满了四五十人,桌上堆着厚厚的资料,还在会议室里安排了话筒和音箱。

    翻阅着资料胡文楷对着他们说:“你们以为我是神啊,从冶炼到机器改造还有玻璃的透光率,看看这还有特种钢的延展性的问题,液压助力器的控制系统。”

    一屋子人笑翻了,有人在起哄说老板我们一直就认为你是神所以才把神的问题留给你。

    胡文楷笑起来说:“先赶紧要的迫切的问题,我只提出方向,有些不能现场解决的我要带回去过两天再来。大家一起讨论。”

    拿起第一个问题关于冶炼方面的钢水残渣清除不彻底问题,这是他本来强项随手粘来炼钢炉时间长了温度不能均匀散布解决方案也很好解决配置清炉料,随手将清炉料配方写在黑板上。

    一道道难题他提出解决方向众人七嘴八舌的加入解决方案否定再讨论,老规矩晚饭直接端在手中边讨论边吃。忙到夜里一点才脱身往天星镇赶。

    打开家里的门黑呼呼的安静的能听见窗外风声,拉开电灯卡罗塔趴在餐桌前睡着了。听见响声卡罗塔抬起头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看着他,餐桌上几个菜纹丝不动的摆放着。

    “怎么亲爱的宝贝你还没有吃?”

    “下午在电台忙累了晚上又不想吃,这不等你回来一起吃的。”卡罗塔起身帮他泡茶。

    明显卡罗塔等他吃晚饭没有等到就睡着了,胡文楷心里内疚万分一把抱住卡罗塔:“宝贝小猪,我对不起你让你一人在家。”

    “文楷你说什么啊,你工作那么忙又不是去玩去的。我好好的你神经兮兮,下午在长慧那录音搞一个介绍美国大学的节目。”卡罗塔在胡文楷怀里用牙齿咬着他肩膀。

    “我会错情表错意了,我收回。”

    “你敢收回!下次去哪儿必须带上我,我坐旁边看书或者我坐车上不下来。”

    紧紧地搂着她:“嗯嗯,宝贝我知道了,粘人精。”

    卡罗塔推开他端起桌上的冷菜说:“快准备吃饭吧,你晚上肯定又要熬夜。文楷这边饭菜不怎么样,食堂的菜太难吃了,我下午买了两条鱼烧了你尝尝我的手艺。”

    他拦住她说:“老婆大人去洗漱一下,热菜这等事还是为夫做吧。”

    抬手将她眼角处的眼屎抹去,拥着她去盥洗室。

    胡文楷麻利的将厨房内的剩余蔬菜和肉做了两道新鲜的菜端上桌,卡罗塔已经坐在餐桌旁开好一瓶茅台。

    卡罗塔将棕红色的秀发甩到肩后举起面前的玻璃杯说:“文楷今晚别忙了我们放开喝,你陪我喝到醉。”

    夹起盘中的红烧肉送往他嘴了被他推开,示意要她含在嘴里送过来。懒散的香味在鼻尖缭绕,张开嘴接过她嘴里的红烧肉顺势舔了舔她的红唇。

    辛辣的酒小口咪下去,在胃里扩散身体有一种á zui感在扩散。餐桌边的卡罗塔不住的移动椅子靠近他,他伸出有力的手将她拽到自己怀里。喝了一口酒渡一半进了卡罗塔嘴中,没有留神的她被呛的脸通红,这饭这酒吃的越发暧昧绚丽了。

    胡文楷色 迷 迷的提议做一次喝二两酒,卡罗塔半推不就的将衣服 脱 了,一下跨坐在他腰上,昂首挺胸的兄弟一下就被温暖包围住。椅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嘴里含糊不清的吐出一句一句煽情的话。

    做完俩人也不清洗继续喝着酒谈论哲学,卡罗塔空闲读了很多黑格尔的书连资本论也看完两遍。她一边说着哲学一边小手拨弄着他小弟,胡文楷抚摸着她耳垂说:“宝贝你正在探索哲学本质。”

    “什么?哲学本质?”

    “嗯,人的最基本需求。”说着他将卡罗塔抱上餐桌,卡罗塔趴跪在餐桌上,胡文楷跪在她身后。

    卡罗塔顽皮的抓起餐桌上酒杯喝了一小口,反着胳膊递给胡文楷说:“文楷你说的一次二两喝完它。”

    接过酒杯将酒倒在卡罗塔后背的凹陷中,在卡罗塔一声尖叫中用舌头舔上去吸到口中。

    这顿饭用时进三个小时,从餐桌吃到盥洗室,从盥洗室到书房,书房到卧室。

    卡罗塔大字型趴在胡文楷身上熟睡,可怜的胡文楷每根关节都酸痛,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拍着她光滑的后背。

    早晨的阳光从窗帘的夹缝中透射进来照在他的脸上,房间里充斥着糜烂的气息。君王不早朝自然电话响起,王长荣坐在办公室已经等候三小时也没有见胡文楷上班只得打电话催他。

    王长荣将马口铁盒子装的茶叶听放在办公桌上,淡绿色的盒子上印着: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诗句,盒盖上刻着隶书碧螺春。

    “文楷这茶叶已经在上海、北京、广州销售了,销量很好。”王长荣邀功的说着。

    “长荣你们找的销售点好啊,北上广只要打开不愁销路。”

    “北上广?”

    “北京、上海、广州不就叫北上广嘛?这三处引领整个中国的消费风向标。”

    “文楷你标新立异不过概括的很贴切,嗯北上广。”

    胡文楷指着对面的椅子让王长荣坐下:“你今天来刚好将苏州的情况说说。”

    “长荣你要知道这苏州位置很重要,是连接上海和南京的重要节点。”

    “文楷这我知道,我这次来想请你参加苏州到无锡公路通车仪式。苏州定位为轻工业和食品加工基地,茶叶只是其中一项,生丝我们已经开始着手整合,丝绸业的重要步骤是尽快将丝绸厂建成。我们苏州已经和天汾工厂联合成立生产攻关小组下半年丝绸厂就会投产。”

    “长荣兄,我发觉你现在越来越老练了本来担心你怎么打开局面呢,现在发觉你游刃有余。具体通车日期你告诉秘书室就可以了,还有你去远东大学一趟亲自邀请梁启超老师参加通车典礼由他老人家剪彩。”

    “知道了出头露面的事你不想做全扔给你老师,长慧什么时候走?”

    “你不提长慧我都忘了,这次去苏州你将你女朋友给带出来,我和卡罗塔帮你掌掌眼。”

    “什么女朋友八字没有一瞥呢。”

    “好个王长荣,弄个女朋友还藏着掖着信不信我派人将你母亲和你娃娃亲的女人接来到时候要你好看。”

    “胡文楷你敢!”

    “说吧带不带你女友出来见面?我有什么不敢的。”

    王长荣气急败坏的说:“我先声明,你小子到时候别拆我台否则我和你没完。”

    “我拆你台?你老大不小的好不容易找个女人我去是帮你将事情定下来,看你这样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动静估计连人家姑娘褂子边也没有摸上吧。”胡文楷笑了起来。

    王长荣将桌上的茶叶装进包里自言自语说:“这茶叶还是带给梁老先生,你这又不缺茶叶。”

    “王长荣你就抠吧,小时候就有这毛病现在还改不掉。”

    “你恢复记忆了?不会吧”

    “长慧说的,说你小时候能把烧饼藏起来发霉才拿出来。”

    “不和你说了我去远东大学。别忘了去参加通车典礼。”说着拎着包急匆匆离去。

    孙晓澜自昨天下午跳伞来带重装甲团后就和高金昌聊上了,这伞降是个新鲜事物可以出其不意的深入敌后方切断运输线。跳伞时眼睛睁的大大的也没有发现伪装网下的坦克和装甲车,整个小村庄沉浸在一片安详中。

    高金昌被闷在这快一个月了,好不容易等来孙晓澜。一把就将孙晓澜拉进作战室,指着沙盘说这是最新形势。吴佩孚已经将部队拉上来了,估计要不了几日就会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