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视察山东、扬州部队建设

作品:《民国的春秋

    俩人点着头,蒋秋鸣建议尽量早点开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组建党的最高机构。胡文楷摇着头否决了他建议,这时开会议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将地盘扩张到三四个省后再说,党的最高负责人先由梁启超担任。

    梁启超隔空怼上孙大炮,俩人不住的在报刊上发表文章阐述自己的政治理念。北京政府和北洋集团相续在报刊上发表支持梁启超的文章。孙大炮的理念在guo  dǎng中也有不同声音,国家不能再经受一次辛亥革命的战火。

    “兔子我说老板肯定会同意这方案的,你就是墨迹瞻前顾后的。”俩人走出胡文楷办公室时激动的交谈着。

    “蒋秋鸣你才是兔子”

    “是老板封你为兔子的又不是我说的。”

    “蒋秋鸣你要说出去我们俩断交。”

    “哈哈,兔子我肯定不说。”

    这对活宝搞到一起不知道谁吃亏,俩个都是精明的种。胡文楷身体放松瘫坐在椅子上。

    威海事件的飓风在中日两国引起严重外交纷争,日本国照会北京政府要求北京政府为此事负责,北京政府声称威海为日本的租地,在其租地上发生任何事和中国无关并且大韩 guoliu wáng政府已经登报申明对此事负责,中国政府完全不认可日本的照会。

    两国分别向国联kàng yi书,日本国声称如果此事没有合理解释将以武力。

    胡文楷在演阳军营中和金九一起看各方声明后笑起来,日本现在国内经济一团糟嘴上说说而已,让他出兵中国没几个月整个经济就会bēng pán的。

    金九身穿军官zhi fu精神气十足,站在胡文楷办公桌前一改以前的颓废样。

    “老板这次玩得够大了,日本的一名大将,两名中将,六名少将,三百多名军官一锅端。”

    胡文楷翻着大韩 guo军事组织文件淡淡的说着这事算什么伤不了日本人的筋骨。

    “金九年前运往釜山那边的武器是否发放下去了?”

    李文俊制定的计划,偷运一百只阻击枪和五百颗手 雷分发给朝鲜抵抗力量。针对性袭击日军中下层军官军曹、少佐之类,系统性破坏日军的执行力。

    “老板国内我们已经重新组织抵抗运动领导层和以前的全部隔离开,武器按地区以前分发下去了具体行动结果没有得到消息。”

    没有得到消息是正常,朝鲜那边没有电台靠渔船传递消息。胡文楷建议金九需要培植自己力量别最后复国了却被架空这在朝鲜经常发生的。

    明天天气情况适合飞行他和金九一起去山东慰问部队,金九将留下一周等下一架次飞机接回来。他希望金九多做功课别到现场没有什么话说。

    会议室里坐着同样是年初一的一批军官,每个人精神上仿佛得到了淬炼。胡文楷将手抄本递给孙晓澜说:“这是我党思想行动宗旨给你们看看。”

    孙晓澜站的笔直双手接过手抄本,扫了一眼书名《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眼睛就已经放光了但还是规规矩矩将书放在桌上。

    教员初五开始入住军营给军官们上数学、物理、哲学、地理课程。上午训练下午上课晚上讨论这是胡文楷规定的模式。孙晓澜提出想带领军官学员去南通、海门、苏南实地参观。

    胡文楷笑着说可以,不了解就不热爱,只有热爱这片生机勃勃的土地才会为她奋斗为她牺牲。建议他们便装出行营级以上军官可以先行参观考察,营级以下放在后一批。

    胡文楷没有料想到第一批学习讨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是演阳军营,一本手抄本转眼就变成了十本而后就是一百本。以致孙晓澜后来开会反驳别人时说我可是一个字一个字亲手学习《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

    龙王庙机场的早晨两架后世的安2运输机停在停机坪上,胡文楷驾驶着轿车停在飞机旁,孙明辉接过他的行李包说:“老板人都到齐了可以出发嘛?”

    “一共多少人?”

    “每架飞机上除驾驶员乘坐8人。”

    “嗯,给扬州、山东发电告知我们大概到达时间,让山东方面严格按要求做好飞机引导工作。”

    这种飞机后世跳伞训练时不知坐过多少次,起飞后声音特大说话靠吼。

    飞机起飞后胡文楷拿出一自己看起来,第一次上天的金九双手死死的抓住座椅紧张的面色发白。一个多小时后在扬州简易机场降落,胡文楷下机放松一下让机场泡一大茶缸龙井茶送到飞机上。二十分钟后飞机继续往汾水飞去,上午九点多准时降落在汾水机场。汾水机场引导标志是几十米长的红色绸缎外加一堆冒着青烟的柴火垛。

    张德全在机场迎接他们,胡文楷握着张德全的手说:“德全辛苦了,我代表复进党和龙王庙基地感谢你们。”

    话音刚落张德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声音哽咽着说:“谢谢老板关心。”

    汾水这边受整编的土匪和流民有两千七百多人,控制的地域有三个县除县城外。胡文楷带来三人专门考察指导这边的zhèng án结构和发展问题,孙明辉是检查这边部队训练情况。

    两天下来胡文楷坐着装甲运兵车颠的骨头散架才跑遍了三个县的地盘。三县农民基本靠海门运来的种子复垦了,基层村民委员会建设差强人意但乡一级zhèng án建设的比较完善。部队整训勉强达标但没有凝聚力,胡文楷让张德全挑选二十名连队军官去演阳军营培训。

    金九几人泡在三百人不到的韩国士兵中问寒问暖,直到胡文楷来到团林镇韩国士兵培训处才出来迎接。

    “两天时间够吗?”胡文楷让金九在两天时间内挑选好十名政治过关,有文化,有军事素质的韩国士兵去龙王庙进行特务培训。

    “老板已经挑选好了,政治绝对过关。”

    “对我们培训满意吗?”胡文楷问道。

    “老板你是我们韩国的恩人,太满意了。”

    “这些士兵将在八月份后分批回朝鲜希望他们能交上满意的答卷我就满足了。”

    晚上胡文楷、孙明辉与韩国负责集训的负责人一起聚餐,金九貌似到了自己家一样喝的鼎鼎大醉,拉着胡文楷手眼泪鼻涕一把流,整个军营响起阿里郎的合唱。胡文楷心里有点难受中国再怎么搞也没有亡国,这朝鲜直接国家给灭了。

    李三强等三人跟随胡文楷回演阳军营培训,飞机在扬州停机加油时韩晓军率领扬州旅旅部人员在飞机场接机。胡文楷让飞机返回龙王庙自己和韩晓军去扬州旅检阅重装甲团也就是野狼200团训练成果。

    重装甲团是胡文楷打造的精兵中精锐,10辆中型坦克脱胎于后世的t34和五九型结合,100毫米线性炮,前装甲150毫米厚度,v型12缸水冷柴油机520马力放眼世界绝对是一流的。20辆装甲运兵突击车,五十辆大型卡车,火炮是105炮10门和75炮30门,迫击炮、ji qiāng配备到班,还有300匹马。

    胡文楷站在观阅台上举着望远镜,一发红色的信号弹在空中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演习前的检阅正式拉开序幕。

    一辆高插着军旗的坦克开进检阅场地,重装甲团团长高金昌从坦克仓中露出上半身对检阅台行着军礼。远处传来低低的轰鸣声,九辆坦克三台一行缓缓的开过来。站在检阅台上能感受到振动,二十辆装甲运兵突击车四辆一排五列紧随其后,卡车牵引着105炮和75炮依次通过,300匹马驮着迫击炮和重ji qiāng在士兵的牵引下走过来,最后是六个整齐划一举着二零式bu qiāng腰间挂着1911阻击枪头戴钢盔的士兵方阵。

    韩晓军骂道:“老板这狗 日 的高金昌第一次让我看见这么威武的队列,平时要看一眼都不给说是军事秘密我无权查看。”

    “给你看了还叫秘密部队嘛?你知足吧没有按窥视军事机密罪处罚你就算对得起你了。”

    “这么严重?”

    “严重?你没有发觉你们全旅不就是你一人参加检阅?”胡文楷反问道。

    韩晓军只才想起来,打了一个寒颤不敢继续辩解下去。

    演习地点是一处有战壕、地堡的平原地带,105炮先行火力打击,震耳欲聋的bào zhà声从阵地上传来,坦克、装甲运兵车踏着弹幕向阵地驶去,当坦克行驶到阵地前一公里处炮击才停止,五百米处装甲运兵车上士兵从车后开门跳下来,跟随坦克向阵地冲去,迫击炮迅速架设好开始曲线射击。

    后面的士兵跟随上来撕开阵地缺口扩大战果,整个演习就是用弹幕和坦克撕开防线,快速雷霆干净利索。

    韩晓军发憷了:“老板要是仗这样打,你给我两个师我也抵挡不了高金昌的进攻。”

    “以后战争都是这样打的,你没有看一战欧洲战场?全部都是炮击后步兵进攻,火力为王。”

    胡文楷对高金昌炮坦步合成训练成果很满意,同时指出坦克集中密度太近如果遇到敌方重炮会有很大损伤,坦克之间间距需要200米以上,士兵要紧紧跟随坦克防范敌方包袭击坦克。

    晚上扬州知事秦雪峰自掏腰包宴请胡文楷和韩晓军,酒席放在文昌阁附近的迎春酒店。扬州距离公司核心地带远胡文楷只是要求秦雪峰维持现状维护好治安,培训基层干部。听秦雪峰汇报扬州这带对公司抱怨声很大,苏南那边风风火火的搞建设这边却冷锅凉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