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过年(四)

作品:《民国的春秋

    “静江兄真不好意思,本来我应该去你府上拜年,你看这搞的你却提前来我这了。”

    张人杰卷缩在沙发上透着厚厚的眼镜笑着说:“文楷老弟你就不要和兄我客套了,你摊子大事多我知道。”

    胡文楷急切的想知道:“静江兄新年快乐,介石兄在上海吗?不会这么早就去了广东?”

    张静江不满的说:“介石去年下半年已经去了广东,没有等到你的邀请。文楷不是兄说你怎么一直没有邀请介石呢?难道就是因为他是guo  dǎng党员?”

    “静江兄你言重了,其实我一直等介石兄一个答复。不是我不看好介石兄应该是介石兄不看好我们兴业实业的未来,你不知道我两年中一直等介石兄和你的肯定答复。”

    张静江扶了扶厚重的眼镜,一直低头不回答胡文楷的话。室内一下安静下来,戴季陶打破沉静说静江兄今天过来主要是江浙新春会邀请公司参加。

    江浙一带商人和公司逐步开始走向kun bǎng,据蒋秋鸣汇报在上海县江浙财团至少投资了十五个工厂。估计年会是想谋取公司下一年的计划。

    本国的财力用好了是自己的一大助力,不过也不能太急切了商人让他们自己选择最好,一年多时间从购买公司债券到上海县投资办厂这帮江浙商人应该明白在江浙一带只有兴业实业能够提供他们施展的平台。

    沉思一会说:“这样好不好,戴季陶、汪道声和蒋秋鸣去参加去,戴季陶负责苏南片政策解答,汪道声负责金融宣传,蒋秋鸣和他们很熟,季陶兄此次去的任务是帮我们银行吸纳江浙一带商人的存款适当时是给点优惠政策。”

    “文楷你不参加?”张静江惊讶的问道。

    “静江兄我参加不参加作用不大,我去了反而不好。经商的重环境和政策。”

    张人杰倚在沙发上说:“文楷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现在你搞得像神秘人一样,我不少朋友流露出怀疑的想法。从没有见过你也没有见过你任何文章怀疑你是戴季陶一帮人捣鼓出来虚构人物。”

    “蒋志清走时请我转交给你一封信,这介石啊去南方很犹豫但你们不要有政治立场的人他又不想退出guo  dǎng。”说着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取出信交给胡文楷。

    胡文楷接过信放在长条桌上转身说:“静江兄,我们这群人的政治理念和贵党有分歧,贵党是抗争现有制度采取武力,我们是适应现有制度不想中国再有dong àn和财富湮灭。”

    张静江二月初在戴季陶陪同下去了天汾、南通参观回来不久便脱离了guo  dǎng。广东那边是磨刀霍霍准备用枪杆子取得发言权而天汾这边是一片日新月异百业俱兴,整个苏南、苏北人民安居乐业。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江苏已经换了样,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张静江回到上海家中闭门谢客几天后脱离了guo  dǎng。

    张静江知道胡文楷说的是一种不可调和的思想上分歧,于是笑了笑说:“文楷,我感到你的观点适合中国对国家无损。”

    张静江的靠拢让胡文楷感觉不好安排但自己不再接这话题会让他失望的,望了一眼戴季陶说:“静江兄,如果你要是不觉得委屈的话能否请你暂时在上海县协助蒋秋鸣一段时间。”

    “文楷我试试不知道能否经得起考察,不如意的话请多多包涵。”

    戴季陶打断张静江的酸腐“静江你不知道,文楷这边每个走向高层的人必须要在基层有工作经验,这边不可能让一个不知道基层情况的人担任重要岗位。”

    张静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上海县发展现状他是知道的,不少浙江商人在上海县投资办厂。

    王长慧穿着绛红的丝袄将点燃后的香插在角柜上宣德香炉内,淡淡的檀香味在客厅中传散开。

    “文楷这香炉是宣德铜香炉吧?你手笔大啊,给老师拜年竟然送唐伯虎的字画。”

    “传的这么快?我昨天刚去老师家拜年。”胡文楷惊讶的问。

    张静江笑起来:“梁先生昨晚为了这幅画可是大摆筵席,宴请在上海好友观摩,将你夸得人间少有的好学生,尊师、重情、年轻有为。不过没有提及天汾和江苏的事。”

    胡文楷哭笑不得这老师太感情用事了,倒是忙着给他们添茶水的卡罗塔解释说:“这香炉是文楷从亚田南路工厂收废铜处发现的,那副画文楷说太湖剿匪缴获的不能识别真假,字画放在仓库里没有价值不如让老师收藏。”

    戴季陶听卡罗塔这样解释强忍着怕自己笑出来低下头,胡文楷倒是没有觉得什么。

    张静江总于没有忍住笑出来:“弟妹你就这样将文楷老底给掀开了?”

    胡文楷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呵呵,这没有什么,我送之前和老师说了我不能甄别真伪,要是赝品请老爷子别怪我,反正库房内的字画都是老师的我先拿出一副孝敬而已。”

    戴季陶惊讶的问:“你还真这样和梁先生说的?”

    “是啊,这不是很正常嘛?”

    张静江手指着他笑着说:“这有你们这一对奇葩师徒能这么做。一个送的说不知道真伪,一个收的说无妨你送过来就行。”

    “我哥就是这样的人,做人实在。”王长慧小心的摸着铜香炉好似从上面能摸出金元宝似的。

    送走张静江后戴季陶询问胡文楷对张静江的下一步安排,胡文楷的意思张静江没有在地方上做过事先帮蒋秋鸣一段时间,如果合适下一步安排到苏州主政。

    戴季陶的意思张静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不过一直是孙大炮的财主虽然脱离的guo  dǎng也不能保证个人感情上做出再次支持孙大炮钱财的事。胡文楷摇摇头说个人感情的事随他吧只要不做出损害复进党的行为,天下的人哪有完人我们只需要使用他积极的一面不让他将有害的一面展现出来。

    春节家里就像大食堂,蒋秋鸣、邓钧夫妻俩踏着饭点准时进屋。吴红霞刚坐下就问胡文楷昨天在演阳军营情况,胡文楷笑笑点点头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下一步是远东大学需要抽师给军官上世界史和哲学课,让他们从旧式军官转变为现代职业军官。

    老伊在一旁逗着自己的小孩打断他们的谈话,老伊说今天是大年初二好好休息等上班在讨论这些问题。吴红霞有点不好意想起来今天才初二,钻进餐厅帮忙做饭。

    老伊让保姆坐车将小孩送回丈母娘家后,几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谈论起广州那边孙大炮的事,孙中山在1921年已经得到苏俄的援助组建自己的骨干力量准备北伐。广州是群情激昂但粤系部队一直按兵不动,江浙一带年轻学子没有像后世一样涌去广州而是涌到天汾和南通、苏南地区。

    戴季陶建议在七月份举行一次招考,让几十个县拿出副乡长以上职位几百个名额提供给全国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胡文楷点点头认为可行,先行一步将人才拉过来。初步建议以梁启超为名誉负责人由戴季陶、吴红霞、杨思亮具体负责。

    午饭后吴红霞提议下午一起去豫园游玩,众人下午无事都同意这建议。胡文楷推托想在家休息,老伊也不建议胡文楷去,豫园人太多怕胡文楷出意外。

    王长慧临走片刻还帮胡文楷泡好茶,老伊咧咧嘴说有个这么勤劳的妹妹是老板上辈子的福分。王西雯用手拎袋拍打老伊的后背怪他多嘴。

    最喜欢一人待在家里什么事也不想一副葛优躺,躺在那一动不动的。不知不觉思考起来以前自己怎么会对四维空间发生兴趣,应该是受妻子的影响。以前妻子辞职在家做全职太太闲暇无事经常买一些书籍开始自学经济后来沉迷四维空间学说。

    妻子去世后自己投资失败经常闭门在家找书看才走上寻找四维空间之路。唉!过去的就过去吧,那仇恨也报不了了唯有好好过好这世不辜负身边的人。

    虽然他有点放荡好色不过在他婚姻存在期间可是雷池没有越出一步,没有精神上出轨,俩人过的日子平淡而幸福。想到这他站起身上楼打开书房的密室,打开笔记本插上移动硬盘在文件夹中寻找和妻子的合影。

    妻子偎依在他怀里,背景是广州电视塔。那时他们刚结婚不久,住在广州军营里只有两间平房。妻子随军刚到广州第二天俩人去电视台游玩时照的。一幅幅照片在笔记本上自动播放着,自己眼泪不住的往下流,最终不得不关上笔记本。

    躺在床上睡的昏天黑地直到卡罗塔和王长慧从豫园回来上楼推醒他,卡罗塔说电话不接就知道他睡着了,晚上老伊丈母娘请吃饭赶紧起来准备一下。

    真心不想出去吃饭但老伊家请客这面子要给的,翻身起床问她们下午玩的怎么样。卡罗塔笑着说那是玩啊就是人看人,买了剪纸和糖人然后就是在茶楼坐了一下午,谈论一下午的胡文楷。卡罗塔说着边帮他找衣服,从美国带回来的羊毛大衣、围巾、礼帽。

    从楼上下来王长慧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飞快的从鞋柜里将他皮鞋取出,胡文楷无奈的看着卡罗塔,卡罗塔对他挥着小拳头咬牙切齿。

    刚出门贝科夫已经把车开过来,还有一辆车上坐着几名特务队员跟随着。这架势和元首出行基本上没有区别了,胡文楷心里涌上一股恶寒,自己的自由自己的全没有了。

    对贝科夫说除了后面那辆车外还有多少人,贝科夫自豪的回答除后面车上三人外还有一辆车在前面开路,后面还有一辆支援车。公司规定的在上海只要老板和夫人出行必须全面保卫。

    望着车窗外的天胡文楷发呆起来,卡罗塔捣了捣他胳膊说也就是在上海才会这样,你不要搞的大家为难,你的安全系着上百万人的安危呢。拉过她的手拍拍示意自己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