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太湖剿匪(三)

作品:《民国的春秋

    刀光一闪开门的人已经倒地。两名队员迅速的钻进门房后就听见几声低沉的响声和东西倒地的声响。

    孙明辉押着匪首往中间的一栋四间大屋走去,这是徐长福的卧室。两只皮箱放在门前两名队员分别掩在门的两侧。

    匪首喊道:“老爷,我回来了,事情办妥了,东西带回来您过个目。”

    一会灯被点亮,一位老者拄着拐杖打开门被掩伏在门旁队员捂着嘴一把拿下。

    短短的十几分钟,徐家大院几十口壮年全部被队员bi shou解决,女眷被kun bǎng在厨房。

    孙明辉带领着队员抄家,宋志鹏逼问徐长福家里密室在什么地方。徐长福虽然岁数一把但骨头挺硬的,知道交出密室也不会有好结果。

    对于水匪公司明确规定不计后果的抄家,不顾及家人性命可以采取一切手段。宋志鹏拎出徐长福最喜爱的小老婆,用bi shou挑开衣襟。

    “徐长福你说了可以留她们一条性命,不说就便宜弟兄们。我们是求财的不是来杀人的。”带着面罩的宋志鹏恶狠狠的将bi shou在他小老婆的肚子上划来划去。

    “大爷啊,你饶我一条命吧,老爷就说了吧密室在床下面。”徐长福的小老婆奔溃了,看见队员将一具具尸体拖到院子的假山旁时。

    打开密室孙明辉眼睛被亮闪了,黄金白银什么玩意都有,字画、古玩、qiāng xiè,烟土居然还有美钞、英镑。将女眷关好后两辆卡车开到大门前开始装运财物。

    徐长福放声大哭,宋志鹏用毛巾塞住他的嘴:“妈的,你也有今天你知道你身上背负着多少条人命,杀你全家三次都不够赔偿。”

    将徐长福做水匪的证据散落在院中后,孙明辉手蘸人血在大门上写下:徐长福作恶多端,劫财杀我兄弟,血债血还。

    三名队员和孙明辉押车带着徐长福和匪首回海门,六名队员在宋志鹏带领下将两条帆船开往庙港隐藏起来。

    孙明辉一行马不停蹄,天亮前赶到了嘉定码头,两辆卡车财物在戴季陶安排下搬运到公司的客轮上,五点离开了嘉定往永安镇驶去。

    胡文楷感叹道:“一名太湖水匪,不显山不露水居然就收刮了上百万的家产还不包含字画和古董。孙明辉你责任重大,像这类大户在太湖边至少有几十家,给我一户一户的搜一户一户的灭。电告王长荣,徐长福通匪证据确凿给我变卖他房产和土地所得资金给我修路。”

    龙王庙的审讯室胡文楷亲自坐镇审讯徐长福和匪首,强光照射,疲劳审讯。徐长福可怜连自己小时候偷看大姑娘洗澡的事都一一供出来。太湖边上水匪情况大致摸清,十几支水匪在江苏境内,浙江境内有二十几支。

    吴长福家水匪基地在太湖中间绍山岛上,还有十几人和三条船留守。孙明辉请求事不宜迟让他带人乘坐公司的武装机帆船将绍山岛拿下来做为基地。

    当晚五十名特务队员乘坐武装机帆船押着匪首前去和庙港宋志鹏汇合。机帆船在小火轮的牵引下来到嘉定后自行通过水网到达庙港。

    匪首交代绍山岛上至少有四家的水匪长期驻扎上面,平时各做个的生意也相安无事。他们家的人数算最少的占的地盘也小只占据岛的东北角。

    三条船在早晨驶出庙港,一路上船只遇到他们也识相的躲得远远的。船的缆绳抛上岸,匪首站在船头大声的吆喝着:“妈的,还好老子命大,否则也见阎王了。”

    “老大我们以为你不在了,哥几个准备投靠别人去了。”

    “妈的,谁说老子不在了?老子找到一个大靠山,你将兄弟们叫过来。”匪首站在孙明辉旁卖力的说着。

    轻松的收编了十几个水匪,晚上枪声四起,孙明辉将法国75火炮架起来作为火力支援。几处水匪那看过这架势一会功夫就缴械投降。

    一处水匪是不远处的苏州坎上大户的,宋志鹏极力劝说孙明辉夜里直接洗劫坎上村:“队长,我怕夜长梦多消息走露后再攻打就不容易了。”

    “你说怎么打?”孙明辉被上次徐长福家财产所you huo。

    “队长那地方偏僻,我们直接用75炮轰开大门,等我们洗劫完了苏州那边也不会有反应。”

    “75炮太重了怎么推过去?”

    宋志鹏说:“岛上不是有几头驴子嘛用驴子拉炮。”

    孙明辉下了决定连夜洗劫坎上村的大户,让宋志鹏立即提审坎上水匪摸清详细情况。

    留了部分人留守绍山岛外,全部登船奔向坎上。三头毛驴牵引着75炮,俘虏的水匪在特务队员的威压下扛着炮弹箱。船靠岸后两里路就看见一座孤零零的大宅院,将毛驴牵到远处的树林系好缰绳后,宋志鹏摇动炮身把手瞄准大门。

    轰的一声大门处冒出一团火焰后倒塌,装弹再射,四发炮弹直接穿过大门废墟进了大宅院内,里面叫喊声吵成一团。

    “宋志鹏,你将围墙给我炸掉。”孙明辉大声喊着。

    炮口转向,一发炮弹直射在围墙上,围墙应声倒塌。孙明辉举起阻击枪喊道:“弟兄们上,留几个活口就可以了。”

    三人一组往大宅院里冲去,里面的人被炮弹炸的六神无主那看过这架势的。宋志鹏抬高炮口又发了一发炮弹,炮弹在空中划了个弧线落在大宅院中。

    “哈哈,这叫炮步协同。”宋志鹏兴奋的叫着。

    队员们冲进去压根就没有抵抗,挥舞着手中的枪三人一组的往前推进。遇到不明的地方就扔,最后户主在床下被揪出来。接下来就是收刮财产,一人一个麻袋装满了就往船上运,三头毛驴被牵过来驮麻袋。

    天快亮时孙明辉下令不留活口,只带走户主送龙王庙审讯,队员虽有些不忍还是执行了命令。孙明辉点燃大宅子后扛着嚎啕大哭的户主离去,站在船上看到后方燃起冲天大火。

    “你们不要妇人之见,他们在太湖上杀人劫财时就应该想到有今天,他们谁手上没有人命?”宋志鹏替孙明辉说道。

    有队员小声质疑:“那些女人没有必要杀了吧。”

    “为了我们行踪的保密是不能留活口的,这些女的难道不知情?她们在享用着劫来的财富。”孙明辉不快的回答。

    “电报联系王知事安排车辆,明天夜里在汾湖边接货。”

    绍山岛上水匪排成一排接受孙明辉的改编,太湖湖面上出现一支新面孔的水匪,经常黑吃黑。不时地在湖面上伪装成商船勾引水匪打劫,小股水匪很容易中招。

    宋志鹏带着几个队员前去浙江地界侦探被他们掌握的大户情况。孙明辉想等风头稍微过去后,一个夜晚搞两家大户。不能采用宋志鹏那种夯货的方法用大炮,这太显眼了。还是用队员翻墙杀人越货。

    杨思亮在龙王庙的训练基地看着运回来的财物简直不敢相信。堆积如山的金条、银块、金银器皿、各国钞票。

    杨思亮说:“老板这也太有钱了吧。”

    胡文楷叼着烟指着面前的金银财宝说:“你就不想想这帮水匪从清朝末年就开始在太湖流域杀人越货,算起来已经是祖孙三代几十年的积累不算多。”

    “这么多钱怎么处理?老板”

    “杨思亮你就别打主意了,这钱一半充到公司当流动资金,一半用在三县搞基础建设。在天星镇搞个金库将黄金存起来,白银尽快兑现流通。下步搞到的钱全部用在炼油厂设备的购置上。”

    “老板难怪好多人想落草为寇,这钱也太容易了。”

    胡文楷拿起一根金条说:“地方政府不给力,太湖要不是两个省管辖怎么可能会成这样,我主要目的不是这些钱是想商路畅通人员流通。”

    “去会议室吧,准备再派出六十名特务队员带上两门炮,在半个月中我要踏平二十家大户筹足炼油厂的钱。”

    “老板只要能搞到钱我全力支持,小型汽艇我已经让人运往永安镇了。”杨思亮搓着手激动的说。

    三天后的傍晚孙明辉开着汽艇带着七八条帆船往宜兴方向开去。官渎镇大户周光辉是太湖上最大的水匪,庄子占地十几亩外面有水沟,里面的墙头有七八米高测算过用75炮轰不开。此处孙明辉亲自带队,另外两处大户十人一队。

    五六个队员抬着六七米长的圆木架在护庄水沟上,随即通过了水沟。沿着墙角下散开,一会组装出一根长八米的长杆。将包上面布的铁抓钩送上墙头牢牢的扣住,一名队员抓住绳索攀登上去,一会功夫五个人已经登上墙头。

    孙明辉挥挥手让下一组队员跟上,换了一个地方将铁抓钩固定好又上去一批队员。周光辉家的护院哪能和经过特种训练的特务队员相比,一会功夫墙头上就闪起包着红布手电筒的亮光。吊桥无声的放下,庄子大门被从里面打开。

    孙明辉低声说:“四名狙击手分散在四周不许一个人跑掉,其余的人跟我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