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 老伊结婚

作品:《民国的春秋

    船到达上海码头王西海带着客车和胡文楷的轿车迎接他们,胡文楷心里像猫爪似的开着车飞快的往181弄3号奔去。赶到家时发现家里灯火通明,老施、詹姆斯、孙大明、陈永成、李丛山等全部坐在客厅等着他。

    卡罗塔站在弄堂口迎着他一把抱住他哭了起来。自从认识胡文楷几乎没有离开过他一天这次一下分开七八天卡罗塔实在受不了这种相思。吻了吻卡罗塔说:“宝贝,家里还有很多人别让他们笑我们。”

    卡罗塔用围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用小拳头敲着他肩膀说:“猪,今天我们家作为老伊接亲出发地点,公司人都在我们家喝酒后一起和老伊接亲。”

    客厅里一帮穿的西装革履的公司各部门负责人,在沙发上享受着胡文楷的雪茄等着开饭。看见胡文楷走进来停止了交谈都站了起来,老板回来了。

    胡文楷放下公文包:“晚上老伊接亲的事谁安排的?说说计划。”

    孙大明笑起来说:“陈永成安排的,老板这还要什么计划到时辰就去接人呗。”

    胡文楷没好气的说:“你们这群人抽我雪茄挺在行的,接亲却狗屁不通,要像你们这么接亲明年老伊也进不了洞房。”

    “李丛山立即给工厂安排十来个人,找好水桶和抹布晚上洗车,一辆卡车待命。在扎十来个红布大花球一会安放在洗干净轿车引擎盖上。”

    “孙大明你给我立即找一个西洋乐队晚上用卡车装上,奏乐去王西海家。陈永成你去买十几箱鞭炮和礼花还有糖果装在卡车上。所有的人将轿车集中到工厂洗干净安装大红花。”

    “老施你找五十个红包一个里装5元钱,再装三十个10元的和10个五十的。”

    “各自去忙去吧,今晚是通宵吃饭晚一点不要紧,一会让李丛山用大客车先装你们过来喝酒。”

    躺在沙发上卡罗塔忙着给他泡茶,回到181弄3号的感觉真好,全身都放松下来。在海门的几天每天是连轴转精神也高度集中,卡罗塔知道他太累了坐在他身边偎依着他肩膀。

    刘妈和王妈因为今天是老伊迎亲的日子留下帮忙,看见胡文楷回来忙着收拾卫生间和拖扫客厅。这少爷一走就是好几天,每天都是卡罗塔一人在家吃饭。一回来家里全是人真不知道这少爷是做什么的。

    胡文楷靠在沙发上闻着习惯了的卡罗塔的气息睡着了,卡罗塔找了一件衣服盖在他身上,坐在一旁凝望着熟睡的胡文楷心里异常温暖。日夜思恋的男人发出轻微的鼾声,在她听来像天籁一样悦耳动人。

    胡文楷也没有睡多久,客车将这帮人又运回来了。胡文楷掀开盖在身上的衣服喝了一口茶将陈永成叫到身旁。

    “资料分析科给我建的怎样样了?”

    “老板你也太急了吧,你才吩咐几天啊。不过在老伊督促下扩招了十几个人,办公地点放在亚田南路工厂内,现在在培训阶段。”

    胡文楷也知道自己太急了,遂点头说你给我加大力度。

    随意问道:“销售有什么新进展?”

    “老板你怎么知道的?前几天刚来几封电报德国寻求购买机床和液压机数量不小,捷克兵工厂订单已经下了三十台机床和九台小型液压机还有特种钢材一千吨。要购买小型化的三千吨液压机,我问了李丛山说没有时间也没有人员进行攻关研制。”

    “给捷克兵工厂回复卖了,价格要高毕竟是为他们专门研制的。”送上门的生意胡文楷不可能不做的。

    “老板你回来组织研制?”

    “要不成你搞?以后遇到这类买卖不要一口回绝,关注利润率和有没有可能打开我们没有注意到的市场。”

    孙大明在一边不满的说:“老板现在就盯着陈永成连我们请况都懒得问了。”

    “问你什么?地块选好了吗?不就是那点事嘛还需要我左问右问?”

    孙大明凑上来:“选好了我和汪道声、老伊研究好几天才定的。”

    胡文楷打住了他:“好啦好啦,地块就不要说了是商业机密,说出来会造成地价波动的。”

    都不是笨蛋胡文楷这么一说孙大明闭上刚张开的嘴。

    怎么看不见主角老伊胡文楷问众人,老伊在理发店忙着修剪他那头软金发。边吃边等老伊吧肚子饿的受不了。

    卡罗塔招呼众人上桌吃饭说道:“我和文楷这算是老伊亲人家。老伊娶亲我们出酒席。”

    “老板娘这可是老板家,你还是没有过门的媳妇。”

    “谁说的?这是文楷送给我的结婚戒指。惹的我不高兴你就没酒喝。”卡罗塔扬起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凶巴巴的展示给众人看。

    酒刚蘸上新郎官推门进来,一身深色西服红领带,咧着嘴笑着。胡文楷站起来说:老伊今天吃了蜜蜂屎了,笑的太甜了。

    “老板回来我老伊心才定否则不知道晚上遇到什么事,老板你现在是我们的智多心。”老伊咧着嘴说。

    孙大明离席迎接老伊:“老伊你这lǎo áo子中国话学的比我还遛。”

    “lǎo áo子学中国话娶中国媳妇。”

    “老伊现在比中国人还中国人。”

    被一干人打趣着,老伊在胡文楷身旁坐下来,闻着面前的茅台酒。

    “你今晚只能喝十杯,晚上事情多明天还有很多事。”胡文楷给老伊下了规矩。

    11点留下卡罗塔在家看门,胡文楷带着十来个人赶到亚田南路工厂。一溜边擦的澄亮小轿车排成一排,车前系着一朵绸布扎成的大红花。卡车上的乐队准备就绪,胡文楷指挥着三个工人上卡车到王西海家前放鞭炮和礼花。

    十几辆车组成的车队向王西海家进发,一路上乐队奏着乐曲,喇叭狂按。

    车队到了王西海家弄堂前被王西海亲戚和街坊拦下,胡文楷下车指挥着工人下车燃放鞭炮和礼花,乐队下车奏乐,让老施发五元一个的红包和糖果。很快人群让开了,众人拥着老伊在乐队的奏乐中往王西海家走去。

    在王西海家门前,一张八仙桌堵住大门。八仙桌上放着四个酒杯,老伊估计被王西雯培训过了上前一杯一杯的喝掉,从老施那接过红包一个一个的递过去。

    进了堂屋拜见岳父岳母,老伊跪下磕头递上从自己口袋掏出的厚厚红包。裁缝岳母流着眼泪接过老伊的红包呶呶嘴示意老伊去接王西雯,胡文楷知道重头戏来了大手一挥十几个男人不停的撞着王西雯的房门。房门被撞的晃晃的里面传来话说要看红包满意不满意。

    一个五元的红包塞进去,里面传出来声音说小气,继续10元的红包,伍拾圆的红包,还是不开门。胡文楷指挥着大伙齐声唱着歌撞门,一下塞进三个五十的红包和两个十元红包。当他们再撞门时一下全部冲进房间趴在地板上。

    房间里王西雯的同学和闺蜜笑成一团,蒋秋鸣的眼睛直了盯着其中一个女孩,手指着说:“玉兰是你?”

    “蒋秋鸣?”

    一干倒地的年轻男孩站了起来,蒋秋鸣还是那个倒地的姿势一动不动。

    “蒋秋鸣他乡遇故知了?”胡文楷拉起他。

    “老板她是我初中同学。”

    “好啦,先完成老伊的婚礼跑不掉的。”胡文楷在他耳边说。

    老伊没有父母仪式就在丈母娘家完成,拜完王西雯父母后在乐队伴奏下老伊背着媳妇走出了丈母娘家。胡文楷跑着出去让人赶紧放鞭炮。弄堂又被堵了,糖果、小额红包得到许多祝福后老伊终于将媳妇背到了轿车上。

    回到181弄3号时已经是三点多了,卡罗塔和衣在沙发上睡着了。背着卡罗塔爬楼梯爬一半时就听到卡罗塔笑声这傻妞又戏弄他了,拍着她屁股嘴里说真沉啊这猪胖了。

    卡罗塔自己跳下来跑进卧室,气愤的说:“你嫌弃我了?一身烟味我还没有嫌你呢,快去洗澡吧水烧好了。”

    “我以为你睡着了呢,宝贝。”

    “胡文楷,我讨厌你在我睡着时贬低我,我哪里胖了?”

    卡罗塔借机发飙,胡文楷只得低头认错对于女孩子特别自己深爱的女人胡文楷是一点脾气都没有的。

    “宝贝我最爱你啦。”

    “不对,胡文楷最爱后面还有深爱还有极致的爱。”

    “宝贝都是你的,俺胡文楷一颗红心向日月啊,卡罗塔就是俺的日月。”

    “我怕你了胡文楷,快去洗澡吧。”

    “你怎么能让为夫一人洗澡呢?”

    “你想干什么?想做胡大爷?”卡罗塔笑起来。

    早晨九点熟睡中的胡文楷和卡罗塔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王妈和刘妈一早去老伊那边帮忙去了,俩人急忙穿好衣服,卡罗塔满脸不高兴的说:“谁一早敲门啊,昨晚不是说好了今天都去老伊那里。”

    胡文楷下楼隔着门问:“谁啊?”

    “老板是我蒋秋鸣,找你有急事。”

    “在外面等一会,我洗漱一下就开门。”

    这蒋秋鸣怎么回事?是不是海门那边有什么突fā qg况?胡文楷心里没有底。

    洗漱完毕打开门,蒋秋鸣和一位年轻女性站在门外。

    “快进来说话,秋鸣。”

    进了门坐下后胡文楷才认出来这位年轻女性是昨晚的伴娘之一,也就是昨晚蒋秋鸣为其失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