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有匪情

作品:《民国的春秋

    五点多天就黑了下来卡罗塔挽着胡文楷从公司出来,俩人只要是天气晴朗就不开车步行回家,胡文楷喜欢散步在上海街头。

    “文楷,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卡罗塔穿着雪花呢大衣,戴着一顶钟帽。

    “嗯?怎么看出我心不在焉。”

    “平时你路过刚才日杂店时总要评论一下老板娘的着装,还有你今天没有去摸街角那个邮筒。”卡罗塔用胳膊推了他一下。

    “亲爱的你还挺细心的,今天为夫在想公司年终财务报表的事。”

    “文楷你现在喜欢学中国古人了,动不动就为夫搞得谁不知道我们关系似的。” 卡罗塔嗔道。

    “为夫本来就是中国人,你是中国媳妇你可要好好学习三从四德。”

    “你想得美,按你们中国人那套我就是你小奴隶了,你想要的是出嫁从夫吧,四德嘛我本来就是四德典范。”

    “呀呀,俺们的卡罗塔连三从四德也知道。”胡文楷很惊奇。

    “你不知道我在中国生活了快十年这都不懂?你也太小瞧人了。”卡罗塔像德胜的公鸡一样昂着头。

    胡文楷这时期里跟卡罗塔一起,精神上达到了一种古怪的高昂的程度,跟他以前的任何经历完全不同。他从没有结识过一个像卡罗塔这样的姑娘,姿色这么妩媚,体格这么丰满,理智这么敏锐,细微的直觉又这么充沛。

    她能很快就能完全领会他的意思。她自己的思想和情感对他又非常有挑逗性。他拥着卡罗塔肩膀走着,傍晚的冷风吹在脸上感觉皮肤有点麻木,卡罗塔用戴着手套的手捂住脸颊。

    回到太仓路181弄3号的家卡罗塔上楼换掉大衣穿上花棉袄去饭厅忙热菜去了。胡文楷将长条桌上的发言稿重新看了一遍拿起笔修改几处。

    客厅留声机播放着钢琴协奏曲,焚香炉散出阵阵檀香味。卡罗塔忙完厨房的事后替胡文楷泡了一杯茶送过来,自己坐在沉香木上看着胡文楷修改发言稿。

    每当此刻卡罗塔心里特宁静,静静待在自己喜爱的男人身旁注视着他一举一动。

    12月31日是注定混乱和忙碌的一天,昨晚在书房画了一整夜炼钢废渣水泥厂图纸。

    早晨卡罗塔推开房门闻到刺鼻的烟味就知道胡文楷又熬夜了,胡文楷躺在床上揉着眼睛身旁坐着嘟着嘴的卡罗塔。

    卡罗塔也算知道再怎么说他也没有用,晚上她一走胡文楷就在书房熬夜了。看见卡罗塔生气中他不好意思的抓着头起床。

    “你要熬夜就熬夜至少也打开窗户,你闻闻这房间的气味能呆在里面睡觉嘛。你猪啊,起来去洗你的冷水澡去头发上都是烟味。”

    “好啦宝贝小猪,下次我一定注意。”

    “你再睡一下,我下去让刘妈和王妈烧水,等水烧好了叫你再下来洗澡。”卡罗塔将包挂在床头下楼去了。

    嘿嘿还是关心我不是让我洗冷水澡嘛他得意的想着。起身在阳台上玩了一会吊环后,在卡罗塔拖拽下去洗澡。刘妈笑呵呵的说:“少爷,小姐帮你烧的洗澡水。”

    “刘妈,你闻闻他身上的烟味能熏死人了。”卡罗塔手上拿着他的换洗衣服指着他头发说。

    卫生间里雾气腾腾,这个冬天天气很寒冷以前家里有空调倒不觉得天气的寒冷,上海冬天自有记录以来都是阴冷。

    躺在浴缸里考虑着是否在卫生间墙外安装一个取暖用的小锅炉,他身体强壮无所谓不过卡罗塔在这样的环境下洗澡容易感冒。

    浴巾擦着潮湿的头发,卡罗塔帮他脸上抹护肤露。拍拍卡罗塔冻红的小脸对刘妈说:“刘妈今天多准备点菜,中午肯定有不少吃货要来。”

    “好的,少爷刚才小姐已经关照过了。”

    当胡文楷、卡罗塔离开181弄三号时,离天汾乡三十多公里的合兴镇附近的李庄四十多名沛县来的土匪窝在同伴张永福家的院子的土墙下和茅草房里。

    张永福四十岁出头本地农民,乡邻眼中老实巴交的张永福十几岁外出参加张勋的武定军,武定军复辟失败被遣散后流落在山东成为土匪。山东境内土匪成灾军匪一家号称有20万土匪。这四十多人头目是原武定军的一个哨官外号叫刘大炮使得一手好枪法心狠手辣。

    这群土匪长期在苏鲁豫皖交界处从事绑票行当,1920年山东大旱灾民遍地失去了票源。张永福离开匪窝回到南通合兴镇的家经人介绍去了天汾工地做工没多久因一身的坏毛病被工地赶走。

    张永福在工地时发现工地上物资很多,除了几个管理人员有阻击枪外几乎没有护卫武装,民团只有几十人配备了木棍。心生歹念去了一趟沛县找到刘大炮,刘大炮和手下土匪一合计认为这么大工地钱财肯定很多,组织四十多人队伍乘木船从连云港前往如东。

    刘大炮不敢走旱路江苏这一代匪患较少,四十多人的队伍目标大容易被发现。到了如东分散开在刘永福家集中,刘大炮是个胆大心细的人没有冒然行动而是安排两个土匪和刘永福一起去天汾工地转了几天,发现天汾工地已经变成了天汾工厂也有护卫了。

    原本准备放弃打劫的刘大炮获得今天兴业实业举办晚会很多主要员工下午回上海参加晚会,心想机会来了于是安排手下分为两组人马,一组抢劫工厂一组抢劫乡政府。

    杨思亮带着二十人多的员工队伍登上租来的小客轮时对留守在天汾乡的蒋秋鸣再三吩咐注意安全不能大意,民团要一半人员执勤一半在家待命。

    蒋秋鸣笑着说:“你就放心吧,除了民团我们还有二十多人在天汾呢,我让他们枪不离身,天黑后工厂区没有证件不许通行。”

    上了船舱的杨思亮伸出头喊道:“你还忘了一件事,炮艇要拿掉跳板船员在仓。”

    “知道了,你就安心的去吧,带我向老板问好。”蒋秋鸣没好气的回答道,带着留守的一帮人去了指挥部安排晚上值班的事。

    中午太仓路181弄3号内热闹非凡,一帮人聚在客厅吞云驾雾。这时胡文楷还在公司会议室与王长荣在交谈,用胡文楷的话这次交谈叫做抛开聊灵魂。

    王长荣太过于乌托邦化了,从他言语里胡文楷能感受到他为之奋斗的理想是完全英式的议会制的zhèng án,他美好的愿望是从上往下实行 zhu和选举。在胡文楷看来这和后世的愤青没有两样,根基不牢怎么能走远。

    看着穿着暗格子西装,戴着金丝边眼镜,头发梭成三七开,皮肤白白在侃侃而谈的王长荣,心中暗下决定此子以后不可重用,用他会祸国殃民,现在就是一个标准的纸上谈兵的赵括,用后世一句经典的语句:要接受再教育。胡文楷有些担心王长荣是否能胜任南通县知事,别把南通搞乱掉。

    “长荣兄,去南通上任准备带多少人的班底?”

    “哎呀,文楷你说我哪有什么班底,再说我去南通按王珊省长的意思替你代管,胡文楷我投名状都带来了你不会让我光杆司令去上任吧。”王长荣有点急了。

    “长荣兄,这样你看可不可以,你今天开始担任兴业实业在天汾工业基地的副总经理,那边总经理和董事长是我担任的,这个任命对外不宣只对中层管理人员宣布。南通班子人员等我春节前回来帮你组建好,你这几个月主要事情就是修铁路,一会杨思亮来我会当面交代对你那边后勤安排。”

    “这样可以吗?文楷我没有什么投入就让我担任副总经理。”王长荣明显惊喜这意外任命。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有职务就有义务。以后要参加公司的管理,一切等我回来再说。三号我就出发去美国时间来不及,呀!都十一点了老伊他们肯定在等我们吃饭,走把去我那吃饭已经安排好了。”胡文楷起身招呼着王长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