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蒋秋鸣上任

作品:《民国的春秋

    陈家祥带着近二百位海门县议员和各界代表前来天汾参观考察。一群参观者像刘姥姥进大观园,对所有的项目都感到新奇。

    参观港口后坐上才启用的火车去几公里外的发电厂参观,有些议员一辈子没有离开过海门县更别说做过火车,看到建设一半的发电厂时惊呆了,站在巨大的汽轮机前人像蚂蚁一般的感觉。工地上人头涌动机器轰鸣,卡车来回运送砖块、水泥等建筑材料。

    中午卡车运送二百多人到指挥部就餐,海门县来人议论纷纷对天汾特眼馋。有议员就提出为什么兴业实业不在海门县建厂,陈家祥解释说兴业实业投资前提是拥有绝对行zhèng án,议员们就问难道天汾兴业实业就有行zhèng án。

    陈家祥将天汾属于兴业实业他所知道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议员们说天汾能我们也能,天汾一个乡我们给两个乡反正两个乡地又跑不掉,实在不行我们将启动整个县行zhèng án给兴业实业。

    说着发现陈家祥脸色不好看了,解释说县长不是还是你当嘛他们要行zhèng án只是为建厂便利和所有权得到保证。在旁送盒饭的年轻人说除非你们上书省政府否则你们没有权力处置一个县的行政所有权的。

    下午参观天汾乡道路、水库和学校时有议员开始串联写上书给省政府的事了,陈家祥觉得这也是为海门好,再说张乡长就是镜子有什么可担心的即使他不能当县长能让自己家乡有长足发展也值得,也就装着不知道默许此事。

    guo初期地方官员对乌纱并不怎么在意,反而在意的是名声。议员也如此,对他们最重要的是怎么提升辖区内人民的生活。

    天汾的变化深深ci ji海门县参观者,天汾的道路、学校,人民脸上的笑容,治安巡逻队伍让他们抓狂,以前他们根本看不上的一个天汾乡居然在兴业实业手上起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关键的是兴业实业免除了天汾乡的税赋。

    议长是位五十多岁的大户乡绅想到税赋免除将给海门县带来的好处在回程的路上就公开邀请议员写联名书递给省政府要求将启动交付给兴业实业管理。

    在胡文楷三楼办公室蒋秋鸣坐在办公桌对面,胡文楷拿着蒋秋鸣那份中规中矩的天汾乡副乡长职位计划书看着,随手将计划书放在抽屉里。计划书毫无新意无非是帮助乡长做好工作一切以兴业实业着想勤劳工作之类。

    胡文楷抽出香烟递给蒋秋鸣一根后点燃吸了一口说:你计划书主体就是错的,你先别解释,听我说完。天汾乡副乡长干什么的?是为整个天汾乡人民服务的和兴业实业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兴业实业在天汾乡办工厂不是去剥削天汾人民的,是去为天汾人民造福的。所以你的职位是全心全意为天汾人民利益着想。

    文化程度高的好处就是不需要你费太多口舌就能懂得你意思。蒋秋鸣立刻站起来说:“老板我懂了,我去就是天汾乡一份子,表面上不再是公司的人了。”

    胡文楷点点头让他坐下来说话接着交代了几项任务:

    一是排查天汾乡是不上饭的人口立即安排在公司需要的地方解决温饱。

    二建立村级组织选举产生村民委员会主任。

    三发动天汾乡群众冬天兴修水利,四以天汾乡名义建设一家米厂,公司每个月给予天汾乡三千元资金补贴由蒋秋鸣掌握使用但账目要干净。

    蒋秋鸣从胡文楷手中接过委任书,带了两个员工去天汾乡上任去了。

    刘生福一早离开家,带着他九岁的儿子去上学。九岁的儿子背着书包在前面一蹦一跳的唱着儿歌,刘生福手中拿着木制警棍沿途和邻居打招呼。

    生福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蒋秋鸣到天汾没有几天发现刘生福为人正直有文化加上手头没有人用就提拔生福为民团副队长,民团干的是后世派出所的事,村民吵架、东西丢失、小孩放学不归家,工地巡逻、有时还要参加工地建设每天忙不完的事,但有薪水每月两块钱。

    将儿子送到村口路旁,路旁已经聚集十几个小孩了等齐后小孩就一起出发去学校。刘生福今天有重要任务要做,蒋秋鸣副乡长吩咐他将吃不上饭的困难户送到工地帮忙做饭,他还要在旁边督促这些困难户洗干净手和脸,衣服也要干净破点没有关系。

    十几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在民团团员带着洗菜、淘米、烧火、烧水,因贫穷而自卑的妇女们做事中一句话也不说埋头做活。

    下午帮着工地洗衣服打扫卫生,傍晚吃完晚饭后每人都带着十个馒头和咸菜打包回家。这些食物可以让家人明天不至于挨饿。

    第二天不用民团团员去家里去请早早主动来到工地帮助干活。蒋秋鸣专程来到天汾指挥部和杨思亮商量,工地上干活的农民很多有的地方已经开始窝工,蒋秋鸣向杨思亮请求是否能支持几十人帮助天汾乡的地窝棚住户搭建土墙茅草房过冬。

    杨思亮思考一会找来邓钧询问工地上抽出三十人影响不影响工厂建设,邓钧随口就说抽出八十人也不会影响工期。蒋秋鸣提出是否能用天汾本地的工人去搭建简易房子,杨思亮点头说我懂我懂替老板收买民心。

    三人会心一笑,邓钧出去安排工人趁天气好早点将这收买民心的事做了。蒋秋鸣坐着卡车带着三十名天汾本地的打工农民去两户地窝棚家帮助建房。

    蒋秋鸣的两件事完成后在天汾风头完全盖过了张乡长,不过张乡长也无所谓这职位是兴业实业给的他心知肚明,他的职责就是为兴业实业稳定好天汾秩序。

    蒋秋鸣每天跑一个村了解情况,他准备在年底前将天汾所有的村委会建立起来,选举产生村委会主任。

    米厂选址就在张乡长家附近的荒地上,工厂将设备运送过来,很快设备安装好了。辗米桶在蒸汽机带动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米从原料口投放进去,经过大杂筛除去杂质经过砻谷机辗压搓动稻壳分离出来,再经过米机出米最后经过碎米分离筛筛去碎米从出米口流出白花花的大米。

    米厂一百斤稻谷收取一斤稻谷算加工费。一天不到就将周边几个村的稻谷全部机成大米,出米率比手工作坊要高不少加工费却低的很多。

    第二天米厂门前开始有邻乡的村民排队机米,蒋秋鸣心里这个佩服啊,老板选个项目真是慧眼立竿见影,不但博得加工价格低的好名声还有利可图,米厂一天加工量是八十吨除去成本每天可以净落四十斤稻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