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帕艾萨之死(三)

作品:《民国的春秋

    两人坐在客厅里抽着烟,老伊紧张的腿有点抖,胡文楷走过去递给他一杯茶,拍拍他肩说:放轻松点,这没有什么想想他贩毒害死多少人,你没有见到那些大烟鬼变卖房产可怜样?

    帕艾萨穿着睡衣和qg fu一起共进晚餐,一周的疲劳随着和qg fu的一扫而光,帕艾萨大口的吃着白斩鸡和牛排喝着葡萄酒,和qg fu说着生意场上的趣闻,两人都觉得今天的红烧鱼味道很鲜美,一人夹了一条在自己盘中很快分食掉。

    胡文楷和老伊等待的时间不长就听见对门有东西倒地的声音。胡文楷举起两根手指,指指桌上的香烟,老伊知道要等两支烟的时间。胡文楷套上鞋套,戴上手套示意老伊在房间等着他不要出去。

    用两根细钢丝轻易的打开帕艾萨qg fu的门, 帕艾萨倒在地板上,qg fu趴在桌子上,上前摸摸已经没有了脉搏。

    胡文楷仔细打量这公寓和他们租的是一模一样,抽屉一个个打开,衣柜,床垫翻开只搜到几万元和少许珠宝。

    胡文楷返回租住的公寓将手中的包裹放在桌子上,在每个房间来回走着。拍拍脑袋,从房间里取出两个旅行袋回到帕艾萨qg fu家。

    帕艾萨qg fu的卧室明显短一截,站在女主人画像前他用手仔细的摸着边框没有开关。附近四处搜索,窗帘拉绳多出一根。用手拉动听见开关提起的声音,画像很轻易的移开。

    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栋小金库,一格一格的成捆钞票,一柱一柱银元,一根一根的金条。装满两旅行袋金条和银元后关上门,叫上老伊开车回181弄3号将旅行袋台上楼。吩咐老伊找五六个纸箱和皮箱后,打开密室门将金条和银元倒进密室地板上。

    提着皮箱和旅行袋在车子里等老伊,两人开着两辆车回到贝当路公寓,胡文楷用钢丝再次打开帕艾萨qg fu房门,将两个皮箱装满钞票运到对面租住公寓,又装满四个纸箱。

    他大致清点一下钞票大概有三百多万,他没有全部清光留下十万左右小额钞票和部分银元珠宝。将帕艾萨qg fu衣物和贩毒账本放进密室和钞票珠宝在一起。

    仔细擦拭了痕迹后合上画像拉动绳索放下开关,离开房间。回到租住的公寓将所有遗留物全部带走,拆掉搭接的电话。

    两人分三次才将装钞票的箱子运送到汽车上。一前一后开车回到181弄,两人累瘫在地板上。老伊腿在抖索,嘴上叼的烟也在颤抖。

    胡文楷等他抽完香烟拉起老伊到餐厅开了一瓶茅台,一人倒了一碗酒,卡罗塔留了一桌菜,喝了几口酒后老伊才平静下来。

    胡文楷说:“老伊,你拿走五十万其中三十万交给老施算你入股5公司股份加上以前的1你总共有6公司股份,剩下的20万你自己保存好,元旦后带去美国我帮你投资。我这边的钱你分几次给汪道声让他先用来做质押业务说这是我从外面借的期限也就半年。”

    “老板,我不能要,你给我已经够多的了。再说我又没有出什么力。”老伊头摇的像拨浪鼓。

    “别腻腻歪歪的,老伊我们是兄弟,我和卡罗塔不是说过嘛,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胡文楷拿起碗和老伊碰了一下。

    “好的,文楷我收下”老伊没有再推托。

    两人喝完一瓶酒,胡文楷对老伊说他可以周二启程去越南广宁了,老伊压根就没有询问这次搞了多少钱,点完五十万腿也不抖了,喜悦的神态浮现在脸上。

    送走老伊后胡文楷将装钞票的箱子堆放在密室中,拍拍手中的灰尘自言自语说只是换了一个存放地点。

    四天后公董局董事帕艾萨和qg fu误食河豚中毒死亡登上了申报头版头条,接到杜威电话说下午到胡文楷办公室做客。杜威神色很好,进入办公室就给了胡文楷一个拥抱。

    胡文楷表示对帕艾萨不幸去世深表遗憾,杜威摆摆手说帕艾萨的事现在是个麻烦事,在他qg fu房间里搜出贩毒账本和毒资牵涉公董局和巡捕房许多人。

    公董局的几个董事已经承认受帕艾萨指使捏造了威尔敦总领事的充当黑帮保护伞的信件。此事已经上报巴黎了,在帕艾萨家搜出毒资近两百万。

    此事巴黎方面很恼火责成lg shi guǎn彻查,警察局局长已经被免职,公董局近期准备改选,lg shi guǎn意见是推荐胡文楷担任董事。

    胡文楷说还是伊万诺夫经理担任吧,我是一名中国商人年纪不占优势,伊万诺夫当选也就是兴业实业当选。杜威提出这建议时已经估计到胡文楷会将老伊推出来,笑了笑点头表示认同。

    两人聊了一会胡文楷说老伊前天已经随船去了广宁,杜威抽着烟说那边应该一切顺利。杜威心里兴奋,帕艾萨死去还扳倒一大片,公董局改选警察局局长重新任命上海法租界现在才真正落入威尔敦和他之手。

    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万元支票递给胡文楷说这是黄金荣和杜月笙孝敬的一部分,胡文楷没有推辞收下来。这事胡文楷干的漂亮原先杜威以为会是枪杀,枪杀至少会有麻烦要处理不会像食物中毒这样干干净净的了结。

    所以公董局董事、巡捕房、黄金荣、杜月笙为了保住性命和职位总共贿赂了杜威两百多万元,杜威拿了七十多万,一百万是威尔敦的五十万是按事前约定给胡文楷的,这法国人很讲信用的。

    公司的资金紧张局面在胡文楷注入三百万后得到彻底缓解。周四上午卡罗塔乘坐公司的客轮去天汾看望两个小孩,卡罗塔每天吃饭就对胡文楷唠叨要看小孩。

    胡文楷被缠的没有办法只有答应她周四随船去天汾晚上回来,昨晚两人在百货公司买了一提包糖果和零食,胡文楷又买了一百多元糕点让卡罗塔带去散发给员工。

    他对卡罗塔说你是老板娘要平时注意关心员工,这样员工才会真心拥护你。卡罗塔笑起来说就你主意多会收买人心,现在全公司上下都把你当神一样崇拜你就是小神棍。

    上午亚田南路工厂四冲程柴油机安装在履带上,胡文楷的东方红履带拖拉机终于在这时空诞生了,李丛山打电话请胡文楷去工厂观看试车。

    摇把在李丛山手上用力的摇转着,拖拉机发出突突的轰鸣声。履带拖拉机在厂区左右拐弯行驶着最终停在胡文楷面前,胡文楷跳上拖拉机示意李丛山将柴油机摇起来,胡文楷驾驶拖拉机在厂区转了一圈下来说前面再增加一个液压铲可以变成挖土机,液压铲很简单你们百吨液压机都能造,造个液压铲小意思拿张纸我画给你们。

    画完液压铲图纸后交代工厂速度生产两台送往天汾,将柴油机的生产流程优化,做好大规模生产准备,每个步奏每一个零件都要画出详细图纸标明尺寸,统计需要多少类型的车床。

    中午一人在181弄3号吃饭,躺在沙发上身体想起美香。从密室抽屉里找出钥匙心里想不知道美香在不在还会是否等他。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决定去一次,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前去大东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