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阿黛尔的邀请(四)

作品:《民国的春秋

    身穿方格羊毛西服,紫色灯芯绒衬衫,系了条黑白格子的丝巾开车来到威尔敦领事别墅前马路旁停下找到老伊,老伊替他买来一束玫瑰和一瓶香水。往威尔敦别墅走去时胡文楷责怪老伊害他,这玫瑰和香水当礼物会引起歧义的,阿黛尔是已婚女人别以为胡文楷爱慕她美色。老伊怂恿他将阿黛尔收了反正他不说谁也不知道,法国女人天性浪漫说不准看上胡文楷了。

    摇着头鄙视老伊一眼两人在大门守卫那交验请帖,胡文楷那天收到请帖没当一回事扔在办公桌上了,现在哪来的请帖可以交验。ān nán守卫接过老伊请帖却直接请胡文楷入内,上次走时阿黛尔吩咐过以后胡文楷来不需要通报随时可以进入,老伊快步跟上来说必定有jiān qg。

    阿黛尔没有站在门厅下迎接客人,估计这是一个随意性的晚宴。一楼客厅里六七个人在围着阿黛尔聊天,阿黛尔身穿黑色翻领小西装、白色大圆领丝绸衬衫,淡金色的长发随意自然的披在肩上。看见胡文凯走进客厅她将手中酒杯交给身旁的一位男士迎了过来。

    阿黛尔留意胡文楷很长时间了,自从埃德蒙结识了胡文楷后经常将胡文楷的观点带回来,阿黛尔本来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权主义者对胡文凯的观点很自然产生共鸣。

    第一次见面胡文楷英俊的相貌优雅的谈吐让她觉得他和想象中的他完全吻合。父亲威尔敦对胡文凯相当器重经常在家提起胡文楷对远东局势预见性的分析,说胡文楷比埃德蒙更适合当情报分析的武官。威尔敦回国前阿黛尔是厚着脸皮要求父亲让胡文楷多关照自己但胡文楷却一次也没有来过连电话也没有。

    上次杜威一家去西湖度假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写信给胡文楷责怪他,看到胡文楷的回信才想起这是中国,让一个单生男人请独自一人的她去度假是不太方便。上周埃德蒙写信说因为日本在远东地区陷入与苏俄的战争他的假期也被取消了,无望与她在上海相聚要阿黛尔去东京和他相聚,阿黛尔特别讨厌东京的氛围,前天回信说因为阿普列夫家人要来上海她暂时走不开。她无所事事的在家想着让胡文楷主动找她不知猴年马月只有她主动点,就有了这个小范围的晚宴诞生了。

    阿黛尔迎上胡文楷张开双臂搂住他脖子,在他脸颊两侧各亲一口说道:“我父亲钦定的护花使者来了。”

    老伊在不远处心想果然有jiān qg被说中了。阿黛尔拉着胡文楷手回到那群人中,介绍说这是他父亲临回国时钦定的保护者胡文楷。这群人年龄都在二十岁上下,居然一个法国人都没有,英国lg shi guǎn的文员、美国lg shi guǎn的秘书、西班牙lg shi guǎn参赞夫妇、在上海度假的两个英国女孩。这群人开始以为胡文楷是日本lg shi guǎn的人,聊了一会才知道这位就是上次报纸上刊登组队开车去西湖的组织者。

    流利的英语幽默的谈吐让两位英国女孩开始对他产生兴趣,两个女孩围着他不停的询问上海的那些值得玩的地方。对于过客胡文楷根本不想浪费时间,胡文楷也不会自认为对所有女孩有杀伤力这些情况后世见的多,两个女孩不过用自身魅力想让胡文楷为她们的度假服务。

    阿黛尔心里有点说不上酸味,自嘲的拉开胡文楷说:“你们三个年轻人光顾着说话不准备吃饭了?快入座吧。”

    胡文楷接过阿黛尔的酒杯送阿黛尔入席,阿黛尔指着身旁的座位微笑着说:“胡文楷今天让你坐在花丛中,可要把持住自己哦。”

    “有阿黛尔小姐在我身边,我怎么也不会掉落花丛中的。”他靠着她坐下随口答道。

    “哈,这话我听不明白。”阿黛尔侧身靠近他。

    “你是最美最艳的那朵法国玫瑰,我只心系着你所以哪来的花丛呢。”说完胡文楷有点后悔了,发觉自己控制不住了。

    “哎呀,老了为人妇了,即使是玫瑰也是曾经的玫瑰。”阿黛尔笑的很灿烂。

    “未婚是含苞待放的玫瑰可没有香味,已婚如你一样是盛开的花朵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他发觉自己管不住自己嘴了,象喝过酒后在夜店泡妞。

    阿黛尔低声说:“那你就好好闻香味吧。”

    年轻人的晚宴气氛总是那么喧嚣,英国人天生就是俄国人的仇敌?胡文楷有点想不明白。那个英国lg shi guǎn的文员和老伊以前就很熟悉,两人说着说着就开始比酒量。整个酒席都安静下来观看他们喝酒,阿黛尔显得十分兴奋吩咐仆人上酒,一人一瓶葡萄酒放在面前,两人举起大杯红葡萄酒开始装着绅士的模样喝着,胡文楷知道老伊不是那么想拼酒量也就是骑虎难下,慢慢喝着时间长了有人说话题转移注意力他就会装着没有发生这事。

    胡文楷建议说个笑话,阿黛尔看着他笑起来说:“不行,要等他们比出胜负来。”拿起面前的酒杯走到老伊和那个英国人中间说道:“法国人拼酒是这样的,我做个示范。”抬头将满满一杯葡萄酒喝完,将杯子倒扣在台布上。

    年轻人在一起自然起哄起来,两个英国女孩各站一边怂恿老伊和那英国人加快速度喝酒。老伊还是嫩点控制不住速度,三瓶葡萄酒下肚晃晃悠悠的走到沙发旁倒下了。英国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直接趴在桌子上被仆人架去沙发上睡觉去了。

    阿黛尔面露得意表情对胡文楷说:“你不是要说个笑话吗?”

    “刚才想到一笑话,现在搞忘了。”胡文楷回答。

    “你耍赖,要不我先说一个,轮着说你一定要说一个让我笑的。”阿黛尔在餐椅上晃着身体,示意侍从换酒,侍从换上大瓶伏特加。

    阿黛尔指着桌上的酒说:“下面轮着说笑话,一个笑话一杯酒,五人以上笑了讲述者不喝听笑话的喝,反之也然。”

    这游戏他们应该经常玩,酒桌上每人都跃跃欲试。

    阿黛尔站起来走到胡文楷身后边说边做着动作:“一个漂亮美女跑进游泳池时不小心挂破泳衣,众男生见状就瞪着她直瞧。此时漂亮美女沿着池边走,发觉有异,顺手抓起一块牌子遮住重点部位……此时男生们哈哈大笑!漂亮美女觉得奇怪,后来发现牌子上写着“男士专用”,赶快换面。

    可是当她换面的时候,男士们笑得更大声,原来——那牌子上写着“此处深二米”!”

    胡文楷喝了一杯伏特加一股热线穿过食管,他对着笑话一点也不感兴趣关键是阿黛尔模仿的动作太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