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阿黛尔的邀请(一)

作品:《民国的春秋

    送走陈永成去海参崴,卡罗塔暂时负责销售公司。这次按陈永成建议用三条小型货轮两条两千吨的一条三千吨的,先行运走核心部件,装完一条走一条。

    公司有条不紊往前发展着,招收的二十名新员工培训是胡文凯亲自抓的,每天上午三个小时的培训课程由他亲自上。

    第一步讲授世界发展进程让员工认识到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和造成差距的原因没有先进的社会制度。

    第二步说公司发展的方向,让员工心里有追求的方向和对公司的认知。

    第三步讲解公司的规章制度阐述这些制度制定的出发点,遵守制度的必要性。新职员们很喜欢他授课,他授课风趣生动整个课堂互动性强。

    这批员工来自全国各地没有一名上海本地人,公司已经发觉上海本地人很难让他们离开上海去外地工作,还好中层负责人上海本地的只有王西海。

    下午去工厂和一帮工程师亲手打造三千吨液压机,从江南机器挖来的三人很管用对机械的精细化操作很精,三维加工的机床在十几个工程师共同努力下研制成功,这机床极大方便物件成型加工。

    液压机的腔体进入最后精细研磨,长长的碳钢杆带着磨头在腔体内研磨内壁,研磨一会就要停下来用卡尺测量厚度。汽锤发出哐哐的巨响三四个工人按图纸捶打巨型吊灯组件,吊灯是为即将落成的礼堂设计的。

    虽然是深秋了车间里温度高的离奇,杨思亮tuo guāng了上衣操纵着小型液压机,一根根合金管从液压机上成型。没有探伤设备只能每个管件生产5个防止有沙眼的废件,这是现时工厂都采用的方法。

    翻砂车间按图纸生产了上百套模具准备用在大型液压机上,这边的工厂已经按胡文楷要求所有物件都必须尺寸固定标准化。螺丝实行从1号到10号的规格定型,好处立马体现出来,再不用到处找螺丝对形状直接报几号螺丝就可以了,螺丝上有ā lā bo数字表明几号。按胡文楷说法叫制定标准让全世界都按照他们的标准执行。

    从海参崴返回的一批船上,阿普列夫送来了12名远东孤儿士官学院的学生,这些孩子都是战争遗留孤儿10男2女,年龄最大的只有16岁最小的14岁。公司将他们拆散了安排在各个部门先行学习中文。

    胡文楷到他们居住的宿舍看望他们,12名孩子明显的营养不良眼睛里流露出迷茫,颁发完衣服和生活用品。胡文楷说你们到家了以后这就是你们的家,有什么需求和这里的杨经理提只要不是太过分会满足你们的。

    一名叫伊娃的小女孩对他说以后你就是我们的爸爸了?胡文楷摸着她头说不是爸爸我是你们哥哥。先学好这边的语言是你们第一任务,明天开始上班。还是让老伊管理这群孩子。

    天气越来越凉,秋雨连绵不断的下着。胡文楷手握一把日本将官刀,拔出刀身阴冷的寒光让他明白这把刀肯定是饮过很多血的。快要遗忘的美香派人送了一把将官刀来,好像及时提醒他注意她的存在。他的小腹下开始蠢蠢欲动,几次想拿起电话打给她,最终还是放下有点怕美香纠缠住还是作罢。

    老伊敲门进来,老伊这段时间精神焕发,自从上次去王西海家量身订衣和王西海妹妹认识了,俩人眉来眼去谈起恋爱,王西海一家对老伊很上心经常拖他去吃饭。用老施说的叫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

    两份请帖一份是胡文凯的一份是老伊的,阿黛尔邀请他们周末晚上参加宴会。胡文楷很为难不知能否带卡罗塔一起去,因为请帖上只写着胡文楷先生。老伊也说不好带这请帖上没有注明意思只是请他们两人。

    将请帖放在桌子上示意老伊坐下,三条船已经驶离海参崴有好几天了,日本人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动作快,按胡文楷分析日本人全部注意力在前线防御,后方海参崴按船员描述应该完全控制在阿普列夫手中。

    对老伊说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满负荷抢运海参崴的物资,天气已经开始降温12月中旬海参崴将封冻直至明年三月才开冻,这段时间太长日本人会察觉到的。不论什么物资装上船就好中国这时什么都缺,贸易公司自从上次qiāng zhi交易后直接甩开了中间人搭上线后才知道qiāng zhi交易利润多大,国际上对中国实行武器禁运,qiāng zhi运到中国普遍上涨15,大炮更是稀缺,返回的三条船胡文楷安排最好是qiāng zhidàn yào和大炮。

    老伊说公司地块已经全部脱手按上次公司会议要求,资金全部划入质押公司。经过一段时间质押公司对资金要求巨大但产生的利润也是吓人的。公司已经将第一批倒卖的物资款八十多万放进质押公司几天就告馨了。

    老伊笑着说这钱都送给了杜月笙,杜月笙大规模贩卖鸦片很多人上瘾后倾家荡产最后质押房产。胡文楷摇摇头这他还真管不了,他知道明着是杜月笙贩卖鸦片其实背后是公董局的一帮法国人在做鸦片生意。第一批家具也装船运往美国交货,家具厂现在是开足马力生产订单。木地板生产线这周也开始动工生产了,生产出的样品令公司很满意。原木是从远东用拖轮直接将原木从海上成堆的拉来的特别便宜,一次就能运输几千根。

    老伊过来主要说12个孤儿士官的,远东地区孤儿士官学校特别残酷,所有的孤儿都叫院长为爸爸唯一的命令是服从,训练很残忍一百个孤儿活着出来的不会超出三十个,这十二士官生今年刚毕业还没有来得及送到部队直接就送过来了,老伊逐一询问过他们接触过那些人是否认识阿普列夫元帅,这些孩子回答是出了学校后直接上船,学校里爸爸告诉他们以后他们的爸爸就是一个姓胡的中国人,他们会过着幸福的生活。

    老伊是个聪明人主动替胡文凯打听情况消除顾忌,胡文楷怕这十二个孩子是阿普列夫的亲信。至少现在阿普列夫元帅还是光明磊落的。